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七月卅一日,敌机轰炸防城县防城镇。共投弹十五枚,死六人,重伤六人,轻伤十人,毁民房二十余间。其中谦受图书馆、继园和肇英堂、体育场均被炸。
 
 
 民国廿七年九月十三日,日军开来两艘军舰,第一次登陆广西北海市涠洲岛。据粗略统计,日军在登陆涠洲的二十来天内,涠洲被杀及淹死的就有八十多人。
 
 
 民国廿七年九月廿五日,日机三十一架轰炸龙州镇簸箕桥,炸死炸伤群众五十六人。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日军由钦州湾登陆,入侵桂南南宁等十九县市,至民国廿九年冬撤退。在此期间,人民财产损失严重,被敌杀害一万一千一百四十七人(其中焚杀死亡九千九百二十二人,空袭死亡一千二百二十五人),受伤二千一百六十一人,失踪三千九百八十六人(以上为日军撤退后之调查统计)。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七日,日机六架轰炸桂县县城,死伤民众十余人,炸毁房屋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日军朝准备出港的渔船开枪,当场打死一些渔民,后又用水泵向渔船喷射汽油焚船,大火从早八时一直烧到中午十二时,被烧船只达四百多艘。
 
 
 第469页
 
 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廿八年的两年间,日军烧毁广西北海的渔船四十五艘,杀戳渔民三百一十人。
 
 日机轰炸扫射龙州一百七十四次,炸死炸伤群众一千二百多人,炸毁民房一千六百多间。
 
 
 民国廿七年起,日本军飞机连续轰炸柳州市。市区房屋被炸毁甚多,居民死伤惨重。据民国卅三年《广西年鉴》不完全统计:民国廿七年,空袭八次,三十四人炸死,四十八人受伤,毁屋七十四间,经济损失达三十九万零八百元;民国廿八年,空袭五次,蒙难而死者达五百七十三人,受伤三百八十八人,炸毁房屋四千二百二十七间,经济损失竟达六百九十一万元民国卅年至民国卅一年间,日本军飞机轰炸七次,蒙难者五十七人,炸伤一百九十二人,炸毁房屋七十四间。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一月,日军第二次登陆北海市涠洲岛。在日军盘踞期间,有数可查的被日军杀害的岛上居民一百三十六人,至于在海上及渔船上被杀的不计其数,粗略估计约在一千多人。
 
 
 民国廿八年一月十五日,贵县是广西地区被日本军飞机滥炸最惨的县城之一,据国民党贵县政府军事科“敌机轰炸贵县损失统计”记载:民国廿八年一月十五日起至民国廿九年五月十五日止,在一年又五个月期间,先后有一百三十二架次日本军飞机轰击滥炸,共达二十五次之多,投弹四百八十颗,炸毁房屋三百零八间,炸死八十五人,炸伤者达一百多人,估计财产损失五百六十九万零六百元。居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第470页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六日,日军八十多人从宁明窜到上金云江村,杀害村民七人。
 
 
 民国廿八年夏,在广西灵川县沙坪乡正逢圩期,日军前来轰炸,被炸死亡人数竟达八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八月廿二日,日机九架轰炸上金荷村,投弹三枚,炸毁民房五间,炸死村民十三人,伤三人。
 
 
 民国廿八年九月十一日,日机九架轰炸玉林,炸死男女老幼三十多人,炸伤八十多人,炸毁房屋一百六十多间。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日军从企沙登陆,到民国廿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历时一年。广西防城县被轰炸有十二个乡镇,先后投弹一千余枚,炸毁民房一千余间,死亡群众达三百余人,总计损失二十五万元以上。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廿一日,龙洲第一次沦陷。日军奇川支队盘踞县城三天,烧毁民房校舍1300多间。白沙街一妇女遭轮奸后与其丈夫一起被日寇用火烧死。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二日,日机六架对平南县县城及上渡街一带进行轰炸,并开枪扫射,炸死一人,伤五人,毁民房十四户,平南初中、乐群小学也被炸毁教室二座,校具一批。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至民国廿九年十二月,思明、明江、宁明三县两次沦于日寇之手。在沦陷期间,受害民房共一万一千一百四十七户,受残害人口共六万八千零七人,其中受残害妇女三万六千七百五十六人;损失耕牛二千零三十二头,被毁房屋八千五百八十九间。
 
 第471页
 
 
 
 民国廿八年,日军飞机前后五次轰桂平县城,炸死炸伤民众一百零六人。
 
 
 民国廿八年,日机曾两次飞抵绥绿县(今扶绥县)县城,炸死三十多人;十二月,日军又焚烧房屋滥杀无辜。杀死(含枪杀)八十多人,拉夫九百六十多人(大部分失踪,生死不明),炸毁、烧毁房屋一千多间。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二月三日,日军分三路攻入巷贤,王丈村群众逃走不及,就逃到黄华山避难,有的躲在山沟,有的躲进一个旧瓦窑里,日军搜索到此,用机枪打死窑里的二十八人和沟里的三十多人。人们称这个窑为“血泪窑”。
 
 
 民国廿九年二月五日,侵占巷贤的日军以欺骗手段将出外避难的村民骗回村,然后按男、女、老年、青壮年分别关押起来。当晚,日军把男性青壮年外衣剥光,押至村头东门边的一张小池塘边,用大马刀砍头后,推到塘里,共杀死七十二人,只有一人死里逃生。后来人们叫这池塘叫“血泪塘”。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四日,上午十时,日机六架飞抵那马县石塘圩上空,俯冲轰炸,投弹四十一枚,炸毁两列圩亭及民房二十八间,炸死十五人,炸伤十一人。
 
 
 
 大年初一,一百多名日寇,窜到灵山县旧洲乡上井墟抢掳,杀死老弱病残十多人,并放火烧毁了二十四间铺面房。
 
 
 第472页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九日,日机轰炸隆安县,那桐、那重、雁江、保守等地死二十二人,伤十五人。
 
 
 民国廿九年四月四日,即日起,日军先后派出四十八架飞机对被誉为“小南宁”的广西田东县城平马轰炸约十二次,先后炸毁房屋四百四十多间,船艇六百多艘,伤亡人数达二千一百多人。
 
 
 民国廿九年六月二日,一架日机在马山县永州永固街上投下两颗炸弹,炸死群众十三人,炸伤十多人,炸死马一匹。
 
 
 民国廿九年六月,日机轰炸北海市中心区??中山西路大水沟附近,炸死七十余人。当场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民国廿九年七月六日,日机轰炸隆安县拱阁街、陈黄村等地,炸死四十二人,伤四十三人。
 
 
 
 民国廿九年十二月九日,敌机九架轰炸防城县东兴,投弹三十二枚,炸死居民一百一十多人,炸毁民房十六间。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三月三日,日军出动海军陆战队士兵一千名,突袭北海,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在短短的六天里,日军杀死群众数百人,抢走和烧毁货船及渔船四百余艘,掠走的物资价值一千万元以上。
 
 
 第473页
 
 
 民国卅年三月十七日,日机八架轰炸防城县城,投弹十六枚,炸死居民二十四人,军士十一人。
 
 民国卅年三月廿九日,日机九架轰炸上金旧街,炸死群众三十一人,伤三人,小学校舍被炸毁。
 
 
 民国卅年十一月卅日,日机八架,分两批轰炸防城县江平街,投弹一百一十多枚,其中落在街中的有二十余枚,共毁民房三十五间,死伤民众三十五人。
 
 
            民国卅三年
 
 民国卅三年九月十四日,日军侵入陆川县清湖,占据了三天,有二个乡九个村街,四百零七户受敌烧杀掳抢,被杀一千三百二十人,重伤一百六十八人,轻伤六百七十二人,损坏房屋九十三间,其它如猪、马、牛、粮食不计其数。
 
 
 民国卅三年九月廿七日,日军十三人侵入全州县山川五福村,洗劫财物,抓去赵业钰等十四名村民,毒打后杀死。
 
 民国卅三年九月廿九日,至次年七月廿一日,日军在侵占平南县时期,全县户口减少九万一千三百二十九户,人口减少二万七千七百四十七人,其中男性减少一万六千八百零八人,女性减少一万零九百三十九人。
 
 
 
 民国卅三年秋,至次年三月,日军两年侵犯上林县,杀害无辜平民二千零六十一人,致使百姓重伤三百二十九人,轻伤一千三百一十六人,财产损失达二十二亿,烧毁房屋一千五百一十四间。
 
 
 第474页
 
 
 民国卅三年十月二日,日军于本日、三日和十一日三次入侵广西资源,所到之处烧杀抢掳,滥杀无辜。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三天中,日寇杀死群众二十一人,打伤七人,抓走二十三人,抓走者有些中途被杀,有些杳无音讯,至今未归。
 
 
 民国卅三年十月十六日,自本日至民国卅四年四月廿七日,龙州第三次沦陷,日军在县内盘踞九个多月,全县三分之二乡村被烧杀掳掠。
 
 民国卅三年十月卅日,下午,日军发现在钟山县城北面的黄竹山寨的黄竹岩里躲有人员和藏有财物,即动手放火,浓烟滚滚灌入岩中,大人小孩惨叫不止。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在岩中被烧死熏死十八人,在岩外被杀死六人;谷物、财物一无片存。
 
 
 民国卅三年十月,自本月至民国卅四年九月,日军入侵凭祥。杀害百姓四百五十九人,染病的三千人(其中死亡五百四十九人),受重伤五百九十九人,受轻伤三百九十七人,失踪八十人,人民财产损失总计一百二十七万五千三百二十四千元。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二日,日军以枪榴弹连射藏物躲人的广西平乐县东宫岩,致使岩内着火,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有二十多人被熏死。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四日,阳朔县观桥岩塘村的村民为躲避日本鬼子,纷纷躲到山上。其中,硝岩躲了一百多人。日寇发现了岩内所藏的财物,放火焚烧,浓烟滚滚,并用风车吹进洞内,熏死二十七名村民。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五日,从即日至民国卅四年五月廿日,在沦陷期间,日本军盘踞贵县县城,肆意劫杀,城乡十室九空。据不完全统计,被日本军杀害的无辜居民共达三千五百二十人,重伤二百八十人,轻伤二万七千零一十四人。全县损失八十万零九千五百四十六点六万元。
 
 
 第475页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七日,从即日起,日军侵占柳城县城凤山镇,至民国卅四年六月时达八个月之久。日军盘踞期间,群众惨遭杀害的不下数十人,另抓走挑夫六七十人,炸毁和烧光西门、南门、沙街三条街道共二百二十五户,劫后有二千多人无家可归。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九日,日军攻占凤山镇,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全县被敌杀害一千五百余人,伤一千三百七十余人,战后大瘟疫患病六千三百三十余人,染病死亡一千七百七十人。
 
 
 
 几百名日寇窜至广西阳朔县笔架山,发现了老百姓藏在笔架山后岩里的粮食、衣物等,便放上辣椒烧起来,烟雾滚滚,致使藏在岔洞里的十四名村民被烟熏死。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十日,日寇三百多人窜至阳朔东瓜寨,到处牵牛捉猪抢东西,用烟熏后山岩,杀死七名村民,另五人被日寇抓去挑担,从此下落不明。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上旬,日军路过平乐县八路,放火烧湖洋村民藏放财物的老虎岩,将守岩的十多人熏死在岩内。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日军占领宜山城,并到宜山西郊八公里处的仙女岩烧杀,共枪杀三名村民,并放火烧岩,身体衰弱的老人和小孩未能及时撤走,被窒息而死者达十一人。
 
 
 宜山县城被日军镜卫师团攻下,师团长是镜晴川一,总兵约五千人。直至民国卅四年六月十四日我军收复宜山县城。在此期间内,日军共杀死宜山县百姓六千六百六十八人,杀伤一万零四百九十三人(其中重伤二千零九十九人),失踪二千八百九十人,染病死亡八万五千二百一十二人,焚毁房屋四千四百六十二间,全县损失总值一千二百八十一万三千一百九十六元(国币,以当时价值计算)。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日军到平乐县安隆掳掠,遭民众抵抗,日军恼羞成怒,疯狂报复,十六日清晨,从义和的竹坡脚处到保和的牛头山的六华里地段,就摆放着日军枪杀死的七十三具尸体。
 
 民国卅三年十一月,阳朔沦陷,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占领阳朔期间,群众被杀和抓走的达三百余人,房屋被烧毁、拆掉八千九百余间;稻谷被抢走三百五十万斤。此外日军还抢走各种衣服六万六千一百三十多套、被子、蚊帐四万九千一百六十四张、棉花棉布一万六千五百多公斤、耕牛一万头,破坏农具五千多套,损坏种子五万多公斤,烧毁公有林木一万株、油菜林二万五千亩、油桐林一万五千亩。
 
 
 民国卅三年十二月三日,日军一百多人袭击了马山县上龙塘头村,村里的一部分百姓逃到村后半山腰悬崖下的一个岩洞内躲藏。日军一名曹长带七名日兵追至洞边,点燃禾草及谷物,以烟火焚熏深藏洞里的百姓。此次被日军焚死在洞中的男女老幼计有九十五人。
 
 
 民国卅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即日与十六日,日军先后侵占罗城、天河、在盘踞期间,到处奸淫烧杀,劫掠拉夫,残害百姓。据统计,天河县有一千八百零二人被杀,三千九百三十九人受伤,其中重伤七百五十二人,一百三十人失踪。罗城县有一千一百五十八人被杀,二百八十人受伤,其中重伤五十六人,四十人失踪。
 
 
 民国卅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深夜,日军包围了全州县两河茅坪村,打死七人,抓走七十八人。第三天,这七十八人被分批处死,其惨状真是目不忍睹。
 
 
 民国卅三年十二月,日寇进驻阳朔县竹桥村后,发现半山腰牛岩中躲藏着的老百姓及稻谷。于是在稻谷上洒毒药,加辣椒烧了起来,被毒烟熏死的村民有二十六人。
 
 第477页
 
 
 民国卅三年冬,日军在平乐县马河玉米地里,将抓来的二十多名自卫队员,当靶子开枪打,没打死的就活埋。
 
 
 民国卅三年,盘踞明江县左易村的日寇,把瘟疫苗注入牛体,牛瘟后传染到人,致使该村瘟疫流行,人畜死亡。
 
 
 日军两次入侵隆安县境,所到之处,烧杀奸掳,无恶不作。使全县百分之八十九点六村街(一百三十八个)和百分之四十四点二的户(八千四百二十一户)蒙受重大损失。计被杀害或炸死三百一十七人,重伤四十二人,轻伤一百六十三人。损失大米二点六九万担,杂粮三点八七万担,牛三千二百二十三头。
 
 
 日军三十多人侵占镇流村时,拆民房修工事,日军占领一个月,将镇流村全村三百多户洗劫一空。
 
 
             民国卅四年
 
 民国卅四年一月廿六日,日军窜到阳朔飞鼠岩村,抓走村民莫如型兄弟四人,以通抗日自卫队为罪名,将他们押到穿岩村白露园坟场挖坑活埋。
 
 
 民国卅四年二月四日,日军数百人从越南窜入我国境内袭击水口街,枪杀居民四十多人,刺刀戳伤二十多人,强奸妇女十多人,一名十七岁少女被轮奸致死。
 
 
 民国卅四年二月廿六日,元宵节前一天晚上,日军出兵把柳城县沙埔乡大滩村新南屯围住。这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遭到了灭绝人性的洗劫,损失惨重:全村被抓去七十二人,被杀害十九人,妇女被奸污四人,被劫耕牛二十多头,肉猪十多头,鸡、鸭无数,粮食几千斤。
 
 第478页
 
 
 民国卅四年三月十二日,日军包围宾阳县上雇村,所到这处烧杀、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全村被杀一百一十七人,打伤三人,被抓走下落不明的四人。
 
 民国卅四年四月十七日,日军进犯上林县光全上、中、下三庄。杀死村民十九人之多,劫走小孩一人,猪、牛、鸡、鸭和其它财产不计其数,损失惨重。
 
 
 民国卅四年五月一天,在广西柳城县上漏、下漏,村民韩三被日兵抓住。日兵牵来五匹马,把韩三的头、四肢分别绑在五匹马的后脚上,随后,同时抽打这五匹马,韩三顿时活活被尸分五处,其惨状目不忍睹,之后,日兵又从马脚上解下那碎尸,挂在树枝上用火烧。
 
 
 民国卅四年六月十七日,日本军五百多人深夜窜犯柳州沙埔街,包围正在圩亭观看桂剧团演出的五六百市民,进行大屠杀,约有三十多人惨死在刺刀下,还有三十多名年青女子蒙受日本军轮奸,受伤者不计其数。
 
 
 民国卅四年六月十八日,一百多名日军分三路包围柳城县鸡母岭,并掷放毒气弹,群众立刻乱成一团,因毒气太重,昏迷甚至死去的群众也越来越多,日本趁机攻进大门,把没有昏死的群众逼到地坪上。这一天有21名青壮年相继惨死在敌人的刺刀下,倒在血泊里。
 
 
 
 民国卅四年六月,日本宪兵队将囚禁的爱国人士三十六人,押至梧州女中球场,进行血腥屠杀。
 
 
 第479页
 
 
 民国卅四年七月十八日,日军在全州县万二乡鸭婆殿村(今龙水乡同安村)遭乡自卫队伏击后,追至石塘屋、辛田一带抓人。日军用石块将王润六等八人砸死在白石脚石灰窑中,另有七人被日军抓去后下落不明。
 
 
 民国卅四年八月廿三日,日军数百人到全州县龙水乡百福、小洞、小竹、辛田、舒家一带抓住避难群众二十八人,于下午四时许,在磨头江东岸将其全部用刺刀残杀。
 
 
 民国卅四年八月,日军撤退时,实行“三光”政策。在广西全州县龙水乡井头村烧毁十三座民房,放火烧掉稻谷,洗劫财物。用枪托打死、刺刀捅死数人。在高墙边挖一深坑,将已杀害的群众及被抓的人一齐推入坑中,推倒高墙掩埋,被害者有五六十人。另抓走七人下落不明。
 
 
 民国卅四年十二月,梧州九坊路百福堂药房被日机炸毁,躲藏在该药房防空洞内的职工及群众四十九人,因水管被炸断,洞口又被炸塞,全部被水浸死。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卅四年,抗日战争期间,上林县被日军杀害二千零六十一人,染病死亡三千人,受重伤三百二十九人,受轻伤一千三百一十六人;财产损失共二十二万二千九百九十三点六万元(国币)。
 
 
 抗战八年间,日军侵占平南,全县四十乡(镇)、四百九十八村(街)、七万六千七百零八户,遭受日军蹂躏的三十五乡(镇)、三百八十九村(街)、二万六千三百一十八户。被日军杀害一万零二百七十人,被日军迫害致染病者四万三千四百二十人,其中死亡八千零九十人,被日军掳掠下落不明九百人,还有数千人流落他乡。日军抢掠焚毁财物(价值以民国卅四年秋冬调查时为准)八十七万九千零二十二点七万元。
 
 
 第480页
 
 据民国卅四年十二月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的《广西省抗战损失调查统计》记载:抗战期间日军三次侵犯龙州,给人民带来极大灾难。县内(包括上金县)原有的二百零一条村街,二万三千二百零四户,遭受日寇烧杀掳掠损失的有一百五十六条村街,九千二百八十户。被毁坏房屋三万一千六百三十一间,被杀害民众一千八百九十三人,重伤十四人,轻伤二千二百五十六人。损失物资财产折款六十四点四七亿元。(国币)
 
 
 广西省省政府于民国卅四年八月底开始对抗日战争期间日军侵略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调查,调查范围八十个县市局。据统计全省被敌杀害二十一万五千一百零八人(其中男一十三万八千六百九十九人,女三万六千四百四十八,幼童二万七千一百八十三),因病致死二十八万二千二百五十六人,受伤四十三万一千六百六十二(其中男三十万零六百一十,女六万一千五百五十五,幼童四万四千七百六十三),失踪五万四千四百七十人。财产等损失,房屋二十九万二千二百三十间,谷米杂一千七百三十七万八千八百四十七市担。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