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二月十二日,日本轰炸星子星城、海会“军官训练团”营房,居民死伤三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日,自本日至民国廿九年,日机先后大规模轰炸彭泽境内马当、县城、黄岭、老湾汪村、高屋陶村、太平关、庙前街、郭家桥等共十六处,炸毁房屋二千余栋,炸死老弱妇女儿童八百余口。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六日,日军攻陷彭泽县马当后,先后在附近村庄(以柯、毕、高、詹四姓为主),进行过两次大屠杀,死亡一千余人,妇女遭受蹂躏者不可胜数。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八日,日本军飞机轮番轰炸德安县,义峰山下博阳河畔繁华街道,仅仅一天时间,竟化为废墟。县城原有房屋八百五十一幢,被炸毁八百二十一幢。昔日繁华为赣北各县之冠的德安城竟成了灰烬瓦砾场所。日寇在投掷炸弹的同时,还投下毒气弹,使居民感染厉疫,致死致残。
 
 
 民国廿七年六月卅日,日本军在湖口之常山、周玺村、童家垅、乌林峦等地猖狂杀戮乡民。据统计,从民国廿七年六月至八月三日,惨遭日本军杀害的乡民达七百多人。其中,周棠村死于日本军刀枪之下的达五百多人。
 
 
 民国廿七年七月廿六日,日本军占据九江以后,实行了强暴的殖民统治,屠杀不肯兑换伪币和稍有非议、反抗者达一千人以上。日军还乘强逼青年绝育针和防毒针之际进行奸污,拆毁市内建筑物和大肆抢劫商店和居民财物,并活活淹死在天主堂躲难的三百难民。
 
 
 民国廿七年八月廿七日,部分难民逃至观口山上,日机投弹十二枚,继以机枪密集扫射,死伤一百二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九月廿日,十多名日军窜到瑞昌北亭,胁迫郝家、叶家、王家几村百姓集中到稻场上,用机枪扫射,七十二名男女老少惨遭杀害,其中有少数中弹未死的被活埋。第三天,日军又窜去抓村民做靶子,试弹练枪,九人被打死。
 
 
 民国廿七年九月下旬,日军飞机多架,向南义乡张家铺东南的羊虎尖山、梅山周围村庄,狂轰滥炸,数百名村民被炸死,房屋被炸毁,并施放毒气弹,使当地村民中毒烂脚,有的毒重身亡。
 
 
 四名日军窜至瑞昌横立山南山,发现山上太平庵里有避难村民,便闯入庵内,一阵枪刺刀砍,氖???迕窠鲆慌?⒍憬?腥?畔虑阶├铮?硪幻?九?阍谒朗?牙镄颐狻?
 
 
 民国廿七年九月,自本月起至次年二月,日寇在德安发射有毒炮弹三千余发,窒息性毒剂(红筒)一万二千个,造成染毒面积三十万平方米。中毒的人,有的很快死亡,有的烂脚烂死,生疥疮的很多。
 
 
 民国廿七年十月八日,自本日起至民国卅三年七月廿日,日机先后十四次轰炸万载县,共投弹二百一十五枚,全县死伤一千五百零九人,损毁房屋五百零七栋,财产损失折款六点九亿元(法币)。
 
 
 星子县新塘畈朱家港村三十八人避难于羲之洞,因晒衣暴露目标,被押至三祖庵,全部杀害。
 
 第398页
 
 
 星子县温泉地区群众避难于平峰寺,三十多人下山运粮,至中途遇日军搜山,被押至大理庵,用机枪扫射而死。
 
 
 民国廿七年十月九日,日军至五柳乡殷家畈村,枪杀三十二人,在汪家港村杀害村民十六人。次日,又杀害了五人,烧房三幢。
 
 
 
 
 民国廿七年十月,星子县清乡和家嘴三十余名乡民避难而归,被日军全部杀害,抛尸塘内,人称“血泪塘”。
 
 
 日军窜至故里垄,将农民一百四十余人分别押至铜门咀、枫树咀、柴山咀、鸡山咀等地,用刀杀、棒打、枪毙等手段全部杀害。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廿六日,日军包围星子县观口村,将五十四名村民押至沙头凹,全部杀害。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廿六日,日军窜到瑞昌县常村丰畈和尹范垄扫荡屠杀。此次屠杀计焚毁房屋三千余间,杀害男女老少三百余口。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二月十三日,日本军飞机三架轰炸渝水县新哈河下火车站,投弹二三十颗,炸死学生、旅客等一百余人,炸伤三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三月九日,靖安沦陷,至八月一日日本军经常骚扰和轰炸高湖镇,烧毁房舍
 一百三十多幢六百五十七间,屠杀乡民二十四人,强奸妇女一百余人。全乡遭抢劫的有五百多户。
 
 
 第399页
 
 
 民国廿八年三月廿二日,上午九时,日军轰炸机两架,在靖安县城上空轰炸扫射达一小时之久。中午二时许日机再犯新余县城上空,投弹近百枚,炸毁烧毁房屋三十余栋,炸死炸伤城内百姓及难民一百余人。
 
 
 民国廿八年三月廿三日,三架日机侵犯县城上空,在北门火车站投弹数枚,炸死炸伤居民二十九人,烧毁房屋十间。
 
 
 民国廿八年三月下旬,德安县塘下李村(今八一行政村)老百姓,从山上躲避回来,刚煮好晚饭,忽然日本军来了,将全村百姓四十余人,押到余村门口塘边,沿塘围成一周,用机枪扫死,尸体倒入塘中葬身鱼腹。
 
 
 民国廿八年三月,日军占领奉新县城,次年八月三日撤退,民国卅年又窜扰上富,民国卅四年窜扰甘坊。日军三次入侵,烧杀奸掠,赤岸乡庄下边村六十余人被日军强迫跳潭淹死;该乡火田村一百余村民,被日军强制跳潭淹死。上宝村有章绪达等五人,被活活烧死。全县人口死亡、失踪四万二千五百六十人,烧毁房屋二万一千七百七十栋,损失稻谷四十一万五千四百零七担。
 
 
 日军侵入德安县塘山,房屋烧毁一千余幢,抢走耕牛二千头,生猪八千余头。共杀死、烧死、活埋、石滚压死百姓数几百人。
 
 
 民国廿八年四月廿八日侵驻上南乡大屋田日军百余人包围华山坳背田家瓦荡余家逢人杀见屋烧两村共被杀害三十八人老至八十八岁小仅三岁八家被杀绝
 
 
 
 
 第400页
 
 
 民国廿八年四月底,四月至民国卅二年五月中旬,日本军三次蹂躏修水。据全县二十三个乡不完全统计,直接受残害的总户数达二千二百五十四户,被屠杀三百五十六人,被炸死一百多人,奸杀十九人,被炸伤四十多人;房屋烧毁一千四百六十一幢,炸毁二百一十五幢;粮食损失一万五千六百零二担,耕牛被杀二百五十一头,猪被杀一千零七十五头,其他损失无法计算。
 
 
 民国廿八年五月二日,南昌莲塘镇岗前据点的日军遭到伏击后,第二天倾巢出动,对附近的黄台、罗坊、黄家、涂家、杨家、流芳等村进行扫荡,先放火后抓人,将一百多群众关进岗前村宗家祠堂,分批绑押到祠堂门前大粪坑边,进行枪杀。
 
 民国廿八年五月九日,中午,向塘据点日军十余人,分两路窜进向塘镇河湾村。一路将抓来的四十余名群众,强迫跳井,用机枪扫射,未跳的,被刺死在井台上;另一路日军,将三十余名群众,关在屋内,放火烧死。
 
 
 民国廿八年五月十五日沙潭据点日军九人借口找中国兵闯进沙潭村龙南天仙庙将住庙内三百七十余难民围住将十余名青壮男枪杀庙前随即又逼四十余青壮庙前排队用机枪扫射庙内群众奋起反抗日军则用石头把四门堵塞架柴点火将三百二十余人活烧
 
 
 民国廿八年五月廿八日,日军分兵三路包围荷埠周村,将全村群众驱赶到村旁的司马地、四川地、烟地和练武场等四处场地,进行大屠杀。困在司马地的四百余人,除一人幸存外,全被杀死;集中在四川地的五十多人,被编成八人一排的七路纵队,一枪击数人,试验子弹杀伤力;在烟地场,日军或用刀捅,或以刺刀将小孩挑起。村民们奋起反抗,日军则用机枪扫射,场上二百余人壮烈牺牲。与此同时,练武场上枪声大作,被围在那里的群众,除少数人跳水逃出外,有一百一十三 人惨遭杀害。荷埠周村历经烧劫和屠杀,烧毁房屋八百八十一栋,被杀害一千余人,有五十二户人家被杀绝。一个六千余人的大村,变成了一片人烟稀少的废墟。
 
 第401页
 
 
 民国廿八年六月十一日,奉新沦陷后,日本军淫掠烧杀,无所不用其极,在邓家村一次就屠杀村民三四十人,之后,日本军又制造了赤墩村的“四二四(阴历)”惨案。在这次惨案中,赤墩、涂家、火田、铁沙岗等地,被日本军集体屠杀一百四十六 人,其中机枪打死六十六人,铡刀铡死八十人。当时赤墩村总共四十一户三百六十人,其中有二十七户被日军杀绝,有一百七十九人殉难,有四十七名妇女被奸淫。
 
 
 民国廿八年六月十八日,日军三架轰炸机在修水梁口投弹十余枚,兼用机枪扫射,毁屋三十多间,炸死七十二人,其中炸绝四户。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八日,日机三十多架轰炸上饶县城水南街蚊虫坑、滩头等地,炸死炸伤数百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六日,日机轰炸上饶县城水南街,炸毁房子几十栋,炸死炸伤三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八月廿日,日机六架轰炸上饶县城,投弹二十一枚,炸毁民房二十一栋,炸死炸伤数十人。
 
 
 民国廿八年八月廿九日,高安县吴珠岭附近大小几十个村庄共八百七十多户,四千九百六十余人,加上从祥符、浮桥和奉新等地来这里逃难的百姓共七千多人。是日清晨,人们被隆隆巨响 惊醒,六架日机盘旋在吴珠岭上空,投下了大批细菌弹,给吴球岭一带的群众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人们沾染了细菌毒气,全身发烂,活活烂死。这里被细菌弹先后夺去了二千一百多人的性命,吴球长一家十八人全被毒死。吴珠岭下尸骨成堆,惨不忍睹。
 
 
 第402页
 
 
 民国廿八年八月,日本军侵犯德安县西北部塘山,烧毁房屋一千多幢,杀死烧死村民数百人。
 
 
 
 民国廿八年九月十八日,日军在高安芦桐村把群众集中关在屋里,放火烧死一百余人,烧毁房屋二百一十间。
 
 
 民国廿八年九月中旬,日机两架侵犯新余县城上空,先后在东门章家、魁星阁、三角洲、望城岗等地投下四枚炸弹,炸死十一人,烧毁房屋八间。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日,日军出动飞机轰炸宜丰县城。投弹二十三枚,炸死居民十八人,伤十九人,炸坏房屋一百八十五栋,致使六百多人无家可归。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四日,日军在高安县马鞍岭把被抓去的三百三十多名群众,用绳子五个一起捆绑起来,然后用刺刀一个个活活捅死。
 
 
 日军在高安县肖家村残杀我同胞五百二十余人,烧毁房屋三百多间。
 
 
 日军在高安县大族村把群众逼到一口塘里,枪杀我同胞四百余人,烧毁房屋一千六百余间。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五日,至廿七日,日军飞机连续轰炸铜鼓县城、大段街、带溪高岭,炸死七十八人,炸伤一百零一人,毁坏房屋一百七十五幢。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六日和廿八日、廿九日和十月一日、二日五天内,日军又出动四十九架飞机,大肆轰炸宜丰龙冈、找桥、碓上、会市、钩形里等地,投弹一百六十多枚,炸毁房屋一百七十多栋,死伤十九人。
 
 
 第403页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九日,日军在高安大屋场放火烧村,烧死群众二百八十人,烧毁房屋七百余间,顿时全村变成废墟。
 
 
 民国廿八年十月,日本军在奉新县赤岸乡全家村,烧死男女村民一百三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一日,日机两架先后侵犯新余县城、罗坊上空,一边用机枪扫射,一边丢炸弹。在县城炸死六人,炸毁房屋五间;在罗坊炸死二十七人,炸伤三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五日,日机十八架,狂轰滥炸上高县城,炸死七百四十三人,县城变成一片废墟。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九架日机飞至宜春东门外笋下里(即文笔峰)上空,即分成三个小队,分别向杨家山、北门岭下、学里、东城角、蒋家花园、天主堂、垛子背、火车站等处投弹扫射,炸毁房屋十余栋,群众死伤四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从是月至民国卅一年七月,日本军飞机多次轰炸景德镇县城。据当时调查,炸死市民数百人,炸伤者无数,城中主要街道,坯房和民房被炸成焦土。
 
 
 民国廿八年至民国卅年,日军飞机炸毁丰城县城房屋二百零四幢,炸死炸伤二百三十五人,炸死耕牛九十四头。
 
 
 第404页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四月四日,上饶市皂头小学召开庆祝儿童节会议。日军飞机向会场投掷炸弹,炸死师生三人,校舍严重受损。同日,日本军出动飞机三十六架,二次轰炸皂头,炸死炸伤一百多人。
 
 民国廿九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八时半,日机五架轰炸修水县城东门,投弹二十余枚,炸死四人,伤十人,毁民房七处,铺店七家。
 
 
 民国廿九年四月十六日,日本军飞机四十七架疯狂轰炸进贤县罗溪镇,投弹二十九颗。在这次轰炸扫射中,炸死一百多人,炸伤一百多人,毁坏赶集的一百多只民船,一座繁华的、三县商品交易地化灰烬。
 
 
 民国廿九年四月廿四日,日军在奉新县赤墩村、短咀塘屠杀百姓一百七十六人。
 
 
 
 民国廿九年六月,在江西南昌,日本军和歌山第六十一联队,抓到俘虏,为了从“新鲜的恐怖感”中寻找“快乐”,不再采用砍头的枪毙的办法,而是试用“楠竹分尸”的虐杀手段。日本兵把两根直径二十厘米粗的竹子压弯在地上,把俘虏的两腿绑在两根竹子上,而后竹子猛然弹起十米高,俘虏的身体即会被撕成两片,血脏流落。
 
 
 民国廿九年七月,南昌沦陷后,日本军飞机肆无忌惮地对进贤地区进行狂轰滥炸。据当时调查统计,从民国廿八年三月十六日到民国廿九年七月,日本军飞机一百二十多架次,投弹一百余颗,炸死炸伤居民二百余人,炸毁房屋七十多栋。
 
 第405页
 
 
 
 民国廿九年九月,日机四架在修水县城上空投弹四十四枚,死伤三十余人。
 
 
 民国廿九年,日机先后十余次侵入戈阳县境,投弹数十枚,城区和城东火车站多处遭炸,全县累计:炸毁房屋一千五百四十四栋,炸死三百一十四人,重伤五十二人,经济损失惨重。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二月中旬,日本军飞机十多架狂轰滥炸上饶市大街小巷,炸毁店铺、民宅一千栋以上。炸死市民不计其数。
 
 
 民国卅年三月三日,上午十时,二十七架日机蜂拥飞侵戈阳上空,对戈阳城进行毁灭性轰炸大约半个小时,日机投下重磅炸弹一百多枚,(城区八十一枚),炸死炸伤三百余人。
 
 
 
 日军出动轰炸机二十七架对南城狂轰滥炸,炸死炸伤一千余人,炸毁房屋四百幢。
 
 
 
 民国卅年三月下旬,日军向宜丰境内出动飞机四十多架,投弹数百枚,炸死炸伤居民二百多人,炸毁房屋近四百栋。
 
 
 民国卅年四月四日,上午八时三十分,日机二十四架轰炸上饶皂头,投弹百余枚。下午二时,日机三十六架侵至上饶城上空,投弹八十余枚,师管区,专员公署、县政府、县党部、警察局、第一区署及监狱署一带均被毁,炸死军警、平民二十余人,重伤五十余人,倒塌房屋七十余栋。
 
 
 第406页
 
 
 民国卅年四月十五日,日本军飞机在本日和五月十八日,两次轰炸江西广丰县城,炸死居民一百三十多人。
 
 民国卅年四月中旬,日机十二架轰炸皂头,二十四架轰炸县城,从中街王万祥药店至上街保康恒店止,长达一里多的大街两旁的店房全部被炸毁,炸死炸伤六百八十人。
 
 
 民国卅年六月初,日军飞机十八架轰炸鹰潭,在大码头至火车站一线炸死市民三十多人,毁坏店铺民房一百多座。
 
 民国卅年六月十二日,日机轰上饶县城西大街,投燃烧弹、炸弹各数十枚,“泰山堂”药房被炸毁,房后的防空洞震塌,洞口闭塞,躲在洞内的三十余人全部被窒息而死。
 
 
 民国卅年六月十五日,自本日至八月廿日,日军践踏上饶七十天。据统计,全县伤亡人数为四千四百四十六人,其中死亡三千五百零一人,重伤三百四十四人,轻伤六百零一人;直接损失九十九万八千六百八十七点三万元(法币,下同),间接损失四十五万七千六百五十五点三万元,共一百四十五万六千三百四十二点六万元。
 
 
 
 民国卅年七月初,日军飞机十二架轰炸鹰潭天主堂到火车站一线,炸死市民八人,烧毁房屋四十多座,毁坏木船一百多艘。
 
 
 民国卅年七月中旬,日军飞机十二架狂炸鹰潭市,乌黾咀至火车站一线,炸毁房屋一百多座,炸死居民六人。
 
 
 民国卅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三时,日机九架,再次轰炸南城县城,投下大量燃烧弹和定时炸弹,县城四街一片火海,西街几百户民宅和商店,除七、八户外,全部被烧光。这次空袭长达四十分钟之久,炸死、炸伤数百人,炸毁烧毁房屋无数。
 
 
 第407页
 
 
                  民国卅一年
 
 民国卅一年一月十一日,日军飞机二十八架,轰炸赣州市区,炸死市民二百多人,炸伤三百多人,炸毁房屋一千余栋,炸毁公私财产物质不计其数。
 
 
 民国卅一年五月六日,日本军侵占鹰谭以后,中国妇女深受荼毒,许多人被日本军蹂躏后又遭到杀害。五月十二日,日本军在东溪村抓到七名妇女,赤身裸体地绑在树上,然后轮奸。六月一日,一队日本军在流源彭家、余项、虎岭奸污妇女二十四人。在鹰潭路上,日本军当众强奸两名年轻姑娘后,又当作靶子开枪打死。五月至六月,日本军三次窜犯湖塘、江上艾家,奸淫妇女三十四人,奸后还用竹杆插入阴部杀害。
 
 
 日本军侵占鹰潭后,对城郊乡镇实行烧光政策。在原来很热闹的夏埠街,有一百多日元人家,上百栋房子,日本军三次进村烧屋后,只剩下一栋房子,两个猪栏。湖塘和江上艾家也是上百户人家的大村坊,日本军放火烧毁了三百一十五间房子。东溪宋家二十多户人家,二十多栋房子被烧掉十八栋。白露、杨碧、桥东、徐家、祝家等村坊共七百多栋房屋,全部被烧光。
 
 
 日本军对鹰潭城郊地区进行多次疯狂的洗劫。在夏埠、湖塘、江上、白露、杨碧、双凤、严家、东溪等地,抓走六百五十多人充当劳工,杀耕牛五百多头,猪八百多头,搞得家家逃难,村村凄凉。
 
 民国卅一年五月中旬,日军在鹰潭夏埠祝家村,抓了两个年过七十岁的老人,把他们的胡须拢结在一起,逼着互相拉扯,直到活活弄死。在夏埠前汪村,日本军闯进民宅,恣意砍杀村民。在夏埠毛源村,村民正被洪水围困在村内,日本军一百多人用机帆船登陆后,用机枪躲杀灾民十三人。
 
 
 第408页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日,日本二三千骑兵侵占宜黄县后,乱枪扫射,许多未来得及躲避的人,卧尸街头,其中被抓捕的男女学生一百多人,女生被奸淫后,尽遭杀戮,抛尸河中和饮水井内,男生亦被残酷杀死,纵火焚尸灭迹。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一日,日本军侵占南城县城,在二十多天中,淫掳焚杀,无所不为。据统计,被日本军杀死的居民达三百余人,奸后又遭杀戮的妇女难以统计。农历五月二十五日起的三天内,日本军纵火焚毁民舍店铺六千多幢。由于尸体腐烂,无人收殓,不久发生鼠疫,在两个月中,死于鼠疫者一千余人。
 
 
 民国卅一年五月,日本军把浙赣铁路路轨全部拆下,强迫各地劳工从鹰潭东站运到大码头上船装载到九江,运往日本。鹰潭被抓劳工二千多人,被折磨死去的几乎天天都有。日本军为阻止劳工逃亡,施以种种刑罚和暴戾手段。被抓回劳工,有被活活打死后抛尸信江的,有被用道钉活活钉死的,有被活活烧死的。
 
 民国卅一年五月至八月,盘踞在南昌的日军,从鄱阳沿信江东上侵入余江县,先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共烧毁房屋二千六百七十七栋,损失价值七万二千九百一十九点六万元,破坏桥梁十座,杀害百姓二千三百三十六人,杀伤八百三十九人,强奸妇女四千余人,抢耕牛四千四百零四头,扛走铁轨五船。抢夺财产折款共计七十二万三千五百九十点三万元。
 
 
 民国卅一年六月五日,下午,日军由南昌乘兵舰三艘,汽艇二十余只,向康山进犯。廿一日夜间,余干县城沦陷,至八月廿日光复。日军侵陷期间,平民被杀死六百零二人,杀伤八十一人,烧毁房屋一十一万四千六百九十二间,经济损失达五千二百五十九银元。
 
 
 第409页
 
 
 民国卅一年六月八日,崇仁县沦陷后,日本军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据有关资料记载,日本军在窜扰崇仁期间,杀害百姓三百二十多人,奸污妇女百数人,奸后被杀的女学生三十多人,烧毁民房一千九百五十二幢,杀死耕牛二千五百六十头,财产损失达四十多亿元(法币)。
 
 
 民国卅一年六月上旬,日本军窜犯鹰潭地区江上艾家,在水井中投放毒药,仅一次村民中毒死亡竟达五十五人。
 
 
 日军侵占金溪后,共屠杀七百九十八人,烧毁房屋一千七百二十余栋,财产损失总值法币二十六万零六百五十五点五万元,其中,直接损失法币一十五万五千七百二十六万元。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二日,日本军开始分批屠杀劳工。劳工们有被砍杀在龙头山上的,有被从项子岭峭壁上推入河中的。日军先后用这种手段杀害了二千多劳工。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三日,日军侵入广丰县境内。据战后统计,全县三十个乡镇沦陷二十五个,达百分之八十三点八。沦陷户二万九千一百六十八户,占总户数百分之六十六点四。沦陷期间,死伤七千七百四十人(其中死亡二千二百一十一人),烧毁房屋三万五千三百间,损失耕牛二千五百多头,粮食四十五万担。
 
 
 
 侵占上饶市后,日军到处淫抢掠,城郊三四十里路范围内之大小村庄,无不受其荼毒。日军强奸妇女,不分年龄大小,老妪弱女均难幸免。有一老妪七十多岁,因拒绝强奸,被日本军用木柴插入阴道而死。日本军杀死一个九十二岁老妪后,竟将尸体喂了狼狗。有一老妪六十二岁,被日本军戮了十八刀而惨死。仅荷叶街和汪家园两处,被日本军杀害了六十多人。
 
 
 第410页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五日,侵占上饶的日本军,在水尾村遇到外出看病的青年妇女,轮奸后又用刺刀插入阴部杀死。六月十五日,日本军到罗桥抢动时,迫令被抓来的三十多名妇女脱净衣服,然后奸淫,发泄兽性。七月上旬,一队日本军在朝阳扁担山,轮奸两名青年妇女,奸后,威胁她们在庭院中伏地作马,驼着日本军爬行取乐,如稍缓慢,即遭毒打。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七日,日军侵入洛城,进行大屠杀,死者数以百计。
 
 民国卅一年六月中旬,日军在上饶姚坪乡西山关押六十名妇女,奸后令她们赤身裸体,在庙门百级台阶爬上爬下,日军在旁观看取乐。
 
 
 民国卅一年六月廿九日,本日至七月十八日,日本军占据戈阳的五十多天中,据有关燃料初步统计,惨遭日寇枪杀而死亡的就有三百一十四人,重伤致残的有五十二人,烧毁房屋一千五百四十四幢。县城和农村所受损失极为惨重。
  
 
 民国卅一年六月下旬,日军在黄坊村将老弱群众二十六人全部刺死在福音庙前的塘内。
 
 
 民国卅一年七月上旬,一队日本军到上饶朝阳地区黄村抢劫,将未脱逃的三四十名妇女,押到一栋房屋内,强将她们衣服剥光,用锅底黑烟灰涂抹每个妇女的面部及全身,然后又用油脂涂抹,以此作乐。之后,将所有妇女赶下水塘捉鸭取乐。然后,日本军又奸淫了她们。
 
 第411页
 
 
 民国卅一年七月十七日,深夜,荷埠周村、龙口范村两个据点的日军出动一百余人,对柘林街及其附近村庄进行大扫荡。沿途烧杀抢劫后,于十八日凌晨分四路杀进柘林街。从东港头、陈家进街的日军,胁迫当地农民五十余人和街上盐店内十多人,到街东祖师坛集中,进行屠杀。当群众奋起反抗时,即用机枪扫射,六十余人全部遇难。另一批日军在张家山杀死三十余人后,窜入柘林街吴家祠堂,先强奸妇女,后杀人放火,藏在祠堂里的四十余人,全被杀害。令公庙内五名日军,在戏台上架起机枪,将住在庙内的二十二户难民叫出来,先将男人每六个绑一串,推出庙门,用刺刀捅死。对小孩,有的捅肛门,有的用石块砸死。脑浆涂地,惨不忍睹。最后,将柘林街上的二百余人反绑双手,驱赶到三面环水的西塘沟,进行枪击、刀砍、刺刀挑。除五人伤后被死尸掩盖因而得以劫后余生外,全遭杀害。据幸存者目睹,尸体填满了西塘沟,河水被鲜血染红。另据《江西文史资料》记载:此次日军残杀平民八百六十人,烧毁房屋七百二十三幢。
 
 
 民国卅一年七月廿八日,上饶朝阳地区郑村民从截杀过路的零散日本军。当夜日本军二百多人偷袭郑村,砍杀村民十四人。日军纵火焚烧迎春塘村,全村上百户人家的房屋,化为灰烬。
 
 
 民国卅一年七月底,日本军在鹰潭纵火烧街,把没有被日本军炸毁的店铺民宅全部烧毁。三条街市的大火烧了两天一夜才扑灭,没有剩下一栋完整的房屋。昔日繁荣的鹰潭市成了瓦砾废墟场 。
 
 
 
 民国卅一年七月,一股日军掠至戈阳东罗村(今城郊乡辖地),见三十多名妇女惊恐躲在厅内,日军蜂拥而入,抢抓妇女,强行轮奸,在场女子无一逃脱,皆遭蹂躏。
 
 第412页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日,日本军侵占广丰,在此后的七十天中,杀害居民三千一百多人,毁烧民房二万三千四百多间,抢夺财产六十二亿多元(法币),强奸妇女无数。其中,日本军在虎头背山上就屠戮五百多人。日本军采用枪击、刀杀、火烧、水淹、分尸、活埋、割舌、破腹、挖心肝等残暴手段,杀害了这些无辜平民。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一日,六月五至八月廿一日,七十七天中,在余干县,日本军烧毁民房三千九百九十七栋,店房二千六百六十三栋,杀死男人三百八十八人,杀死女人一百四十八人,杀死小孩六十六人。其余受伤男女八十一人。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二日,据民国卅五年四月江西省政府《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载:从民国卅一年六月四日至八月廿二日,日本侵略军在东乡共屠杀一千零六十九人,其中男性六百一十一人,女性四百零三人,儿童一百一十一人,城镇被烧毁房屋二千二百三十五栋,财产损失数十亿元(法币)。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四日,六月二日至八月廿四日,日本军侵占江西进贤县期间,据当时材料记载,在这八十二天中,日寇烧毁房屋八千七百六十栋,死伤民众六千三百三十七人,其中伤三千二百二十八人,死三千一百零九人(男一千五百九十八人,女九百四十九人,儿童四百九十九人,不明者六十三人),强奸妇女一百多人。
 
 
                   民国卅二年
 
 
 民国卅二年六月廿二日,日本军飞机轰炸光泽县山城,在西门外门市区,共炸死市民三十三人,炸伤五十二人,炸毁民房、店铺一百七十多栋,万寿宫一带繁荣街道化作瓦砾灰烬。
 
 第413页
 
 
 
 民国卅二年八月十九日,日本入侵贵溪的暴行。轰炸:自民国廿六年八月十五日至民国卅二年七月,日本军飞机七十二批次,出动四百零四架,投弹一千二百三十六颗,炸死一百九十三人,炸伤二百二十五人,炸毁房屋一百零八幢。抢劫:日本军侵占贵溪、鹰潭期间,抢劫烧毁的财产损失总值达一百四十一亿元。民国卅二年八月十九日,日本军遁逃时,纵火烧毁贵溪城内房屋一千九百多幢。屠杀:全县被屠杀六千六百五十八人,其中男三千七百零七人,女一千九百二十八人,儿童一千零一十一人,尸体不明二十二人。重伤九百七十九人,其中男七百零八人,女二百三十人,儿童四十一人,轻伤一千二百三十三人,其中男八百七十一人, 女三百二十四人,儿童三十八人。日寇在刘家店桥、盛源洞、太岩洞进行了三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仅在太岩洞一处就枪杀、毒死二百多人。奸淫、奸后被杀的妇女,不计其数。
 
 
 民国卅二年十月一日,江西龙南城,先后遭受日本军飞机轰炸三次。第一次在民国廿七年六月廿日,炸死炸伤二人,炸死牛马牲畜三十多头。第二次在民国卅年十月十六日,炸死城乡居民八十我,炸伤一百三十二人,炸毁店铺、民房八十三栋三百一十九间。第三次在民国卅二年十月一日,炸死城乡居民九十三人(其中中小学生三十七人),炸伤一百五十七人,炸毁的房屋十八栋四十七间。
 
 
             民国卅三年
 
 
 民国卅三年六月廿日,从民国廿七年八月到民国卅三年六月廿日,日本军飞机先后空袭轰炸波阳县城、石门街、谢家滩、漳田渡、万家圩、香炉心等地八十三架,炸死炸伤居民三百七十四人,焚毁房屋一千一百三十七幢。其中“永发”号客轮上旅客被日本军飞机炸死三十多人。
 
 
 
 第414页
 
 
 民国卅三年六月和七月,日本军两次侵犯萍乡,奸淫掳掠无所不用其极。据当时的统计,共死亡人口达二万九千零一十七人(其中被日军杀害一千三百一十八人);妇女被奸辱六千三百八十九人,房屋被毁八百零一栋,谷物被损四十万零七千七百零六石,杂粮被损一十九万六千二百九十六石,棉花被损一万八千八百八十五担,其余服饰、食品、耕牛、猪鸡鸭鹅、农具等物损失达二十亿元(法币)。
 
 
 民国卅三年七月廿一日,日军窜扰万载县的黄茅、获富、株潭、白水、白杨店、潭埠、高城、蓝田、大桥、白良、茭湖、三兴、罗城、卢洲、丁田、康乐镇等,至七月卅日离境。日军在县盘踞十天,三兴街店铺几乎全被烧毁。据统计,此次烧毁房屋九百三十栋,杀死、伤一百四十人,宰杀耕牛四百四十头,猪二千二百四十八间,俘民工一千零七十五人,多数音信无回。
 
                  民国卅四年
 
 
 民国卅四年一月廿日,至三月一日,日军侵占江西永新县城共四十一天。全县三十三个乡被日本军骚扰二十二个之多,屠杀居民三百五十三人,伤残一百七十八人,被捕去五十四人,另有五百四十人失踪,烧毁房屋三百九十二栋。乡间有一些妇女进县城,被日本军捉去,有的充当营妓,有的供日酋泄其兽欲。
 
 
 
 民国卅四年一月廿三日,日本军侵入拿山地区前后历时四十八天,村民受尽日寇蹂躏,被枪杀十九人,烧毁房屋二百一十七间,被奸污妇女十五人,被抓夫十九人。
 
 
 民国卅四年二月十二日,永新城外的清塘、南株等二十余村,二千余人为躲避日军,日夜宿于山草棚山洞,受惊月余,有三百二十余人染病而死。
 
 
 第415页
 
 
 
 清晨,日军一百余人突然包围永新县汴田肖家村。二百余户村民东躲西逃,退到禾水河边,顾不得天寒地冻,纷纷跳入河中,三十余妇孺活活淹死。
 
 
 民国卅四年六月十四日,日本军侵占全南县后,轮番到金龙乡陂头村进行烧杀抢掠。全村房舍被烧毁,村民财产被洗劫一空,日军奸淫妇女二十多人,残杀村民十多人。
 
 民国卅四年上半年,江西泰和县曾于一月和七月两度沦陷,日本军烧杀淫抢暴行累累。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军侵占泰和后,共屠杀居民二百多人。
 
 
 
 三架日机由分宜方向窜入宜春城区,在菜市场投弹五枚,并开枪扫射,群众死伤三十余人。又在岩婆街投弹,群众死伤二十人。
 
 
 民国卅四年七月十九日,败窜南昌的一批日本军,一路烧杀淫掠赣县、万安、泰和周围的村庄,在均村地区的山坑村,无法躲逃的老人和妇女及小孩,身罹其害。仅仅山坑、上坑两个村,被抓去作挑夫的一百多人中,侥幸逃脱的只六十多人。此外,还有二十多名妇女惨遭日本军蹂躏后死去。
 
 
 民国卅四年七月廿五日,日军窜入宜春南坊、四溪、大宇、横塘,杀死群众十六人,致使七人残废;强奸妇女四十多人,有的仅十二岁,有的是孕妇。
 
 第416页
 
 
 日军三万余人由万载窜入宜丰,八月四日始离县境。此次全县十四个乡镇受到骚扰,死亡六百五十七人,受伤一千四百六十一人,被掳二千九百九十人,毁房一百七十三栋,损房三千四百零三间,损失耕牛二千九百零八头,猪八千五百六十五头,毁禾一万九千八百九十三亩,损失稻谷二万七千八百四十一石。
 
 
 民国卅四年八月四日,日本军窜逃新余县城与罗坊、水北、新桥等地,历时七天七夜。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军在县城等地,强奸妇女数十人,烧毁房屋二千余间,烧毁粮仓十几座,稻谷近万担,炸死杀死七十九人,炸伤刺伤七十多人。
 
 
 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投降前夕,日寇从赣州撤退南昌,途经万安县,实行疯狂的“三光”政策。据统计,全县被日寇烧毁房子一千多栋,县城几百栋店房都被烧成废墟,被杀害二十多人,被奸污的妇女不计其数。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卅四年,抗战期间,日本军在德安县造成的灾难情况:据《江西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记载:全县被杀害四千八百七十二人,其中男二千八百九十一人,女一千九百八十一人;重伤一千四百六十四人,其中男一千零一十人,女四百五十四人;轻伤七百四十四人,其中男六百一十六人,女一百二十八人。烧毁房屋六千三百九十七栋,其中县城烧毁八百二十一栋(原有的房屋八百五十三栋)。财产总损失八十万零九千零五十六万元。
 
 
 第417页
 
 
 据民国卅八年三月《宜春统计》第三期中“宜春县抗战期间被灾损失情况表”记载,在民国廿六年七月到民国卅四年九月期间,江西宜春地区被日本军屠杀者共五百六十人,受伤者二百三十五人,流亡者六万三千七百七十九人,财产损失三百四十六万五千八百二十五元(按民国廿六年七月以前币值计算)。
 
 
 在日本军占领江西武宁期间,烧毁房屋一万零五百九十九幢,屠杀一千五百六十六人(男八百五十七,女六百六十二人,儿童四十五人,不明二人),直接损失为九十七万一千一百八十二万元(法币,下同),间接损失为四十四万五千四百五十四万元,粮食三十七点七四万担,耕牛四千七百二十一头,生猪二万五千三百零七头。其它财物不计其数。日本军杀人手段极为残酷,采用步枪射击、机枪扫射、狼狗咬噬、棍棒乱打、割头示众、活人作靶、破肚挖心、溺水活埋等等。
 
 
 
 江西新干县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遭受日本军轰炸和骚扰,伤亡人口一千零五十九人,其中重伤二百零七人,轻伤六百六十人,死亡一百九十二人,财产损失总值四十一点零五亿元(法币),损坏房屋二千七百九十五幢,耕牛二千四百五十四头。
 
 
 日本军经常到九江农村进行“计伐”,实行“三光”政策,肆意屠杀无辜百姓。民国廿七年农历七月初十,在沙河曹家垅村,集体屠杀七十五人。八月中下旬,在赛阳刘家大屋等村庄,用机枪射死七十二人,又在庐山广殊寺,枪杀七十多个逃难者。据《江西抗战损失总报告》记载,日本军屠杀九江百姓达二万三千五百三十七人,重伤一千五百五十六人,轻伤三千二百三十九人,烧毁和拆毁房屋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三幢,各种财产损失为二百八十点八六三九亿元(法币)。
 
 据《江西抗战损失总报告》记载,日本军屠杀星子县民众八千三百一十六人,伤二千六百六十四人,烧毁房屋四千三百零九幢。
 
 
 抗战期间,日军在丰城县共烧毁房屋二千零一十五幢,其中店铺六百二十四幢,民房一千三百九十一幢,群众伤亡一千六百二十九人,其中死亡八百三十三人,重伤二百五十七人,轻伤五百三十九人。另外,损失稻谷杂粮一十万零五百八十七担,家禽家畜一十万零八千六百二十七头(只)。
 
 
 
 抗战期间,日军侵占丰城县城,全县被日军奸淫的妇女达九百四十四人,其中年迈老妇八十四人,幼女三十二人。
 
 第418页
 
 
 民国卅五年七月七日,彭泽县全县召开各界“七七”抗战死难军民追悼大会,宣布抗战铜鼓人民生命财产人口伤亡统计,死七十五人,其中儿童重伤致残二十九人,炸毁房屋八百八十九栋。财产损失法币二十点零六八八三亿元,直接损失六十点九六九九七亿元,间接损失十三点零九八八八亿元。
 
 
 抗日战争期间,永修县被日军惨杀者共达二万零五百二十三人,其中男一万六千五百零五人,女二千六百二十人,儿童一千三百九十八人。全县被掠抢去稻谷六十万零五千八百三十四担,麦子四万零三百三十七担,油脂二千五百二十二担,杂粮七万二千七百六十四担,牲畜一万七千四百六十一头。全县财产直接损失,以民国卅四年九月物价为准,达一百一十九亿元,间接损失达五十八亿元,合计一百七十七亿元,按抗战前(民国廿六年上半年)物价折合,仍高达二千零三十万元(当时物价为战前二千八百七十二倍)。
 
 
 民国廿七年七月至民国卅四年十月,据战后湖口县政府统计,日军在湖口烧、炸、拆公共建筑六百零三栋,四千八百零八间,民房一万一千七百零五栋,四万七千九百四十四间。伤亡人口二万九千四百一十二人,其中伤一万五千七百七十一人,亡一万三千六百四十一人,抢劫商店货物七十四万九千九百万元,滥伐树木四十七万六千四百四十立方,掠夺六十四万六千七百石,食采一万一千石,油菜籽一十九万零一百六十石,食油一千七百八十万,棉花四十八万四千一百七十八担,麦子五万六千六百石,黄豆一千九百七十石,芝麻一十一万零二十石,猪一万三千三百二十头,牛四千一百六十头。征用劳力四百七十九万六千五百人次。
 
 
 
 抗战期间,本死于战乱和被日军蹂躏摧残死至死者三千零五十五人,房屋被炸毁烧毁六千六百三十七栋,各种财产损失折当时货币共达一百一十二亿元。
 
 
 据统计,修水县被日军炸死、杀死、强奸和作毒菌试验被杀者五百一十四人,烧毁房屋六千五百五十六栋,财产损失总值约一百五十四万六千零三元,猪、牛、犬、鸡、鸭等被杀死或掠夺不计其数。
 
 
 第419页
 
 
 彭泽县在抗战时期死亡五千三百四十四人,其中男三千一百四十五人,女二千零七十七人,儿童一百二十一人;下落不明者一人。重伤五百九十三人,其中男三百三十人,女二百一十四人,儿童四十九人。全县财产直接损失一百零五万二千三百八十一点万元(法币),间接损失三十万零八千九百零五点四万元,共计一百三十六万一千二百八十六点七万元。
 
 
 抗战期间,瑞昌伤亡和下落不明人计六万一千二百九十三人,受害人占抗战前民国廿四年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四点七,其中死亡达一万八千六百五十四人,下落不明六人,占战前民国廿四年总人口的百分之十点六;重伤一万六千七百九十八人;轻伤二万五千八百三十五人。财产直接损失为二百三十六万九千七百三十五点四万元,间接损失为三十四万八千六百七十五点六万元。
 
 
 人民国廿八年至民国卅四年,日军在高安共杀害我同胞四万九千零一十八人,其中杀死三万六千五百三十六人,杀伤一万二千四百八十二人;奸淫妇女一万五千三百余人;烧毁房屋三万零一百栋,合一十八万六千五百五十七间。总共直接损失达五千八百三十万零六千七百三十一元。
 
 
 赣县在日军侵占期间,损失惨重:死亡一千零七十人,重伤五百三十四人,轻伤三百二十人;损失合计一百二十八万六千六百九十九点八万元(法币)。
 
 
 
 抗战期间,日军向进贤县出动飞机二十七架,投弹百余枚,炸毁房屋五十余栋(军火库六栋),杀害无辜群众二千零四十九人,烧毁房屋五千四百九十八栋,抢劫财产无数。
 
 
 抗战期间,崇仁县各地被枪杀、轰炸、溺死或抓走而死者计二百六十六人,重伤二十四人,轻伤三十人;全计三百二十人;烧毁房屋一千九百五十二幢;杀死耕牛二千五百六十头;其他禽畜无计,财产直接损失二十七万八千二百万元,间接损失一十二万八千四百万元,合计四十万零六千六百万元(法币)。
 
 
 第420页
 
 
 抗战期间,,新干县一百九十二人(其中儿童十人)被日军杀害,受伤八百六十七人;被日军毁坏房屋二千九百九十五幢,杀死耕牛二千四百五十四头。
 
 
 抗战期间,日寇对铅山的直接残踏和空袭河口所造成的直接、间接损失如下:死亡八十二人,重伤四十六人,轻伤四十三人;损失房屋八百四十六栋,财产总损失三十三万七千七百三十三点八万元,其中直接损失额三万四千九百八十五点三万元,间接损失额三十万零二千七百四十八点五万元。
 
 
 抗战期间,乐平县被日军炸死五人,重伤八人,轻伤三十三人,毁坏房屋二百五十三幢。财产直接损失达三十二点一亿元(法币),财产间接损失达四十八点一八亿元。
 
 
 日军在侵犯新余期间,杀(炸)死七十九人,伤害七十人,强奸妇女数十人,烧毁店房三百二十余间,烧毁民房二千七百余间,烧毁粮仓十个,烧毁粮食一百余万斤,宰杀猪牛二千头。人民财产损失达百万元。
 
 
 江西省政府组织力量对八年抗战损失进行调查,统计结果:宜黄县抗战期间死亡八百零九人,重伤五十四人,轻伤一百零五人;损失房屋二千一百九十六栋(其中店房四百六十四栋),船二百三十七艘,手推车一百七十六辆,农具一点二五万件,鱼具五百六十三件;损失木材一点七万根,毛竹三点一九万根,稻草四点零 三万担,杂粮一千二百一十四担,植物油三千八百九十五担;生猪六千四百九十三头,耕牛一千四百八十二头,鸡鸭一点二一万只。财产损失金额五十一万五千二百点八元(按民国卅四年九月物价计算),共计直接损失二十九万二千四百五十二点四万元,间接损失二十二万二千七百四十八点万元。
 
 
 据战后不完全统计,南昌县被烧房屋三万九千九百四十二栋;死亡四万三千三百七十六人,伤残一千七百五十三人;损失牲畜一十五万三千八百四十一头;损失农具三十三万八千四百六十件,手推车六千三百二十五辆,船一百五十七艘。损失财产总值达七百五十三万八千一百七十七点九万元(其中直接损失五百九十一万零八百八十二点万元,居全省第二位;间接损失一百六十二万七千二百九十五点八万元,居全省第三位)。
 
 
 第421页
 
 兴国县在抗战期间损失:人口伤亡四百一十五人,其中死亡五十七人,重伤二百七十二人,轻伤八十六人;财产损失达十八点八万元,其中房屋七栋、耕牛八百二十五头、农具八万五千二百七十件、稻谷六千七百六十一担、植物油一百九十二担、杂粮一百二十一担、木头二千六百根、水产品二十五担、猪三千五百零六头、牛二百八十五头、鸡鸭一千零四十三只,衣物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件。
 
 
 抗战期间,日军先后三次进犯清江,造成的损失惨重:杀死三百五十五人,重伤一百一十一人,轻伤八十九人,强奸、轮奸妇女一千零八十三人。烧房三百二十五栋,抢劫樟树镇商业财物,价值十九点二二万银元;牛一千零四头,价值一千八百九十二万元(法币下同),猪二千五百零一头,价值二千八百八十三万元谷一万九千三百七十九担,价值一千九百九十五万元;麦八百三十六担,价值二百九十二万元;食油六百六十一担,价值九百六十五万元杂粮二千七百一十三担,价值三百五十四万元。加上其它被抢、烧、炸毁财物,全县总计损失六十一万八千七百六十三万元,间接损失五十五万四千八百一十万元。
 
 
 据江西省抗战胜利后调查统计:战时全省人口伤亡五十万零四千四百五十人,其中死亡三十一万三千二百四十九人,伤一十九万一千二百零一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