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六年
 
 民国廿六年七月七日,自是日至民国廿七年三月底,日本军飞机多次空袭曲江,计炸伤军民一百九十五人,炸沉小艇六艘,炸毁民房店铺三百五十五间、学校教室二座、十八军办事处礼堂及南韶站部分军营以及曲江火车头(今韶关站)、货仓、水塔、炸坏机车一辆及路轨。
 
 
 民国廿六年七月十七日,日本军飞机连日轰炸广州市,广东第一兵工厂遭受严重损失。
 
 
 民国廿六年七月十九日,日本军义安二型飞机十架,对广东四邑对外交通的动脉??新宁铁路进行狂轰滥炸,在牛湾投下五六十颗炸弹,将运载列车摆渡过潭江的大铁船炸沉,铁路交通中断。江会沧陷后,路轨被日本军抢走,新宁铁路从此也就不复存在了。
 
 
 民国廿六年八月卅一日,是日和民国廿七年六月廿八日、六月卅日,日本军飞机三次空袭曲江,炸死炸伤老百姓三百七十七余人。
 
 
 
 民国廿六年八月卅一日和民国廿七年七月廿三日,日本飞机两次空袭韶关,共炸死二百二十余人,炸伤十二人;炸毁房屋十余间。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二日,日本军飞机二十二架次在广州住宅区投掷炸弹六颗,炸死约三百多人,其中以妇孺居多。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三日,日机空袭广州,东山附近贫民住宅区几乎全被炸毁。路透社估计,此次轰炸死伤不下数千人。
 
 
 第436页
 
 
 民国廿六年十月卅日,十月卅日出版的上海《密勒士评论周报》刊载一则十月十二日的广州通讯,报导了日本军飞机在华南及广州地区的各种活动。迄九月十一日止,广州共经历空袭五十六次,在过去的一月内,广州每天平均要有两次空袭。据最审慎的估计,被炸死的市民至少有八百人。日本军飞机轰炸住宅区外,还轰炸中山大学和中山纪念堂,投弹数颗均未中的。
 
 
 民国廿六年十月至民国卅年六月,日本军烧毁广东花县炭步圩,强迫南海县金溪至横岗村当地居民迁出,拆毁横岗村卢家三十户住宅,修建防守阵地向汤村南、北部及元岗头周、横岗吴等村发射炮弹四十四发。日驻广州空军派飞机四架,向上述村庄投弹五十四枚,击毙男、女、儿童二十七人,伤二十六人,毁坏房屋二十四间。并到汤村南部等村抢掠鸡、鸭、三鸟和逼交枪枝,村民躲避不及,将男人集中一间空屋及一间祠堂,用火烟熏、催泪弹射击,或灌水逼交;将女人集中到南岭家塾,进行轮奸。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八日,是日至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四日,日本军飞机先后轰炸微粤北,据有数字统计者(尚有许多地区无数字统计),计炸死炸伤二百五十三余人,炸毁交通车、列车五辆,车站二座,民房数十间,水上学校一间,炸沉电船、大小船艇四十九艘。其中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四日的轰炸,仅损失货物、火油和食盐价值达二十余万元。
 
 
 民国廿六年,本年至民国廿七年,日本飞机向三水县投弹二百零二枚,死二十四人,伤四十二人,毁坏房屋二十五间。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廿八年九月八日,日本军派出飞机至少十二架及一些军舰,轰炸炮击葵潭大桥附近、澳角村及附近及神泉镇等处,炸死居民四十一人,炸毁葵潭大桥。
 
 
 第436页
 
 
 从民国廿六年底至民国廿九年止,日本军共出动飞机一百四十五架,三十一次入侵南雄县,炸毁县城房屋二百七十五间,焚毁二百八十八间,占县城房屋三分之一;全县村镇房屋被破坏十分之一。掠夺粮食二十万石。杀害一千余人。
 
 
 从民国廿六年底到民国卅一年,日本军飞机空袭南雄二十一次,出动飞机二百三十四架次,投弹五百七十三枚,计炸毁县城房屋二百七十五间,焚毁二百八十八间,炸死一百六十六人,炸伤一百一十六人。
 
 
 
            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一月卅日,据《鹤山县志》记载:从民国廿七年一月卅日至民国卅二年七月五止,日本军飞机对县城及四围乡村狂轰滥炸五十五次,计一百九十四架次,投弹一千零五十一颗,炸死居民二百六十二人,炸伤二百八十九人,炸毁民房、商店四百四十间。其中在民国廿八年一月卅日,日本军飞机轰炸鹤城,炸死六十六人,炸伤五十人;二月十一日,日本军飞机轰炸禄洞、南关、龙口、凤岗、尧溪、协华、霄乡和沙坪镇,炸死八十三人,炸伤八十八人;三月卅一日,日本军飞机滥炸沙坪、桃源、龙口、雅瑶、古劳等乡镇,五小时投弹六百多颗,损失无法计算。民国廿九年四月廿四日、五月六日及廿三日,日本军飞机三十六架轰炸宅梧,炸死三十六人,炸伤六十二人,炸毁商店民房一百三十多间。
 
 
 民国廿七年二月四日,日机八十五架轮番轰炸广州,在持续十多天的狂炸中,炸死广州市民七千余人,摧毁大批商店及民房,造成许多家庭人亡家破。
 
 第437页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七日,是日至卅日,日军飞机连日以广东第一兵工厂为目标,进行狂轰滥炸,炸毁厂房和机器设备,炸死炸伤二百多人。
 
 
 
 民国廿七年四月十二日,日军在中山县三灶岛的三十七会村庄进行疯狂大屠杀,残害平民三百八十六人。十三日至十四日,日军继续进行大屠杀,残杀妇幼六十多人,烧毁房屋三千二百六十四间以及渔船一百六十四艘。该地在日军占领的八年中,被杀害同胞二千八百九十一人,饿死三千五百多人。
 
 
 
 民国廿七年四月,是月和民国廿八年十一月、民国廿九年六月十日,日本军飞机先后三次轰炸南雄市区,计炸死一百五十一余人,炸伤二十八人;炸毁房屋十九间、烟寮十四间;炸死耕牛五头、生猪三头。
 
 
 
 民国廿七年五月六日,是日和七月七日,日本军先后出动飞机二十四架,两次空袭英德县城,计烧毁、炸毁、震毁楼房六间,民房三十间,商店六十五间;炸死十三人,伤十七人,有一百余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炸毁装满货物船一艘,价值国币二十点九万元。
 
 
 
 民国廿七年五月廿八日,日机七十余架空袭广州市区,炸死市民六百余人,炸伤一千余人(六月四日,日机第二次空袭广州,又炸死炸伤三千余人;六月六日,日机四十一架第三次空袭广州;投弹一百余枚,炸死市民一千二百余人,炸伤一千余人。在长达十三天的狂轰滥炸中,广州市民被炸死者达一万人,伤者无法统计。)
 
 
 民国廿七年五月,日本军飞机乘黑天夜晚偷袭广州市。仅黄华塘一处,就炸死居民一百多人。据《字林西报》报导,东山附近的贫民住宅区几乎全为炸弹所粉碎,尸体横阵,估量死伤不下数千人。
 
 
 民国廿七年六月十日,是日和十月廿一日,日本飞机轰炸黄华塘村和龙洞南社,前者炸死几十人,后者炸死数十人。
 
 
 第438页
 
 
 民国廿七年夏,日本军侵入南澳岛后,屠杀渔民二千人以上,烧毁渔船一千余艘,并烧毁房屋,抢劫财物,仅在隆东、隆西两乡烧毁房屋三千九百多间,抢劫衣物二千多件、大米三千余石。在前江的一次大屠杀中即杀害民众三百三十四人,其中八十六名妇女大多是日军奸淫不遂和强奸后杀害的。使该岛六千七百余人无家无业,八百多人成为孤儿难童。
 
 
 民国廿七年八月廿八日,日本飞机三架轰炸汤塘圩,计炸死四十人,炸伤二十人;炸死牛十头,炸沉木船二十余艘。
 
 
 民国廿七年冬,二百多日本军侵犯禄村时,有二三十名老妇人因年纪大没有出外躲避,结果被日本军赶进一间大屋,活活烧死。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日,日本飞机轰炸乐昌,炸毁店铺住屋三间,死伤一百余人,受害住户一百余家。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一日,晚十一时,日伪军一百余人进驻海口村,抢掠生猪二十多对及不少三鸟,抢谷米三担多,另有两妇女被侮辱,愤不欲生投海自尽。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三日,日军在一百余架日机掩护下,自淡水、澳头、稔山等处北犯惠州,于十三日占领惠州。日军肆意枪杀市民,并纵火烧毁最繁荣的商业区。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三日至民国卅四年一月十四日,日本军四次入侵惠州,据不完全统计,杀害三千九百余人,仅第二次(民国卅年五月三日)入侵惠州时,烧毁城内商店和居民住宅,占全市的八九成。
 
 第439页
 
 
 民国廿七年十月中旬至民国卅三年九月廿三日,日本军先后出动飞机十六架,六次轰炸郁南县,炸死五十一人,伤九十二人,毁损民房十余间、客船一艘。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一日,自是日广州失陷后,一连几天,日军飞机对三水县三水河口和西南镇狂轰滥炸,炸毁西南镇的火车铁桥、后王庙(现县委大楼)、陈家祠、牛墟及陈家祠一带被炸死炸伤四十余人。
 
 
 
 日本军侵占广州以后,划定“无人区”,东起南海县的陶坑,西至花县的文岗,在文头岭、象岗山建造炮楼驻兵据守,强令驱赶村民迁走,若有偷越封锁区者,立即追捕加以惨杀。仅文岗村就有村民二千多人流亡他乡。回家抢收晚稻的二三百村民,均被射杀。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二日,日本军向三水县杨梅墟进犯。国民党税警团一个连从伏户向杨梅撤退时,被占据屈岗的日军猛烈扫射,并遭日机轮番轰炸,伤亡过半;由伏户向杨梅逃难的村民十余人,路经屈岗时,全部被日军用刺刀刺死或用机枪射死。下午日军侵占杨梅墟后,纵火焚烧接近公路的西村小学,搜杀逃入山中的村民不计其数,并强奸妇女,入店抢劫财物,宰杀牲畜等。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三日,日本飞机三架轰炸佛冈县城及距县城一公里的石角圩,炸死民众十余人,炸伤一人;炸毁房屋几十间,并殃东闸大街两边的铺店大片倒塌起火,南闸街口的闸口被炸塌。
 
 
 第440页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五日,是日至廿七日,日本华南派遣军第五师团一支队纵火焚烧三水县西南镇,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烧毁店铺、货栈共八百余间,占全镇总数的百分之七十;死亡人数一百余人;另有一千余户五千多人片瓦不存,无家可归。昔日商业闹市,顿成废墟。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六日,是日至民国廿八年冬,日本军先后出动飞机四十二架,投弹不下六百枚,轰炸连平县城,炸死炸伤一百多人,县城各机关单位和商店被炸为平地或断墙颓垣,民房十之八九被炸毁。
 
 
 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七日,是日和民国卅三年九月,日本军飞机两次轰炸云城,炸死二十七人,伤一人。县城东街(今解放东路)之美华、绪经荣、何泗兴、广祥、锦新等商店被炸毁,百货什物尽付一炬;原日大南路(今解放中路)之东栈、云浮旅店等铺尾全部被炸塌。
 
 
 
 民国廿七年十月卅一日,是日和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廿九日、民国廿九年二月廿一日,日本先后三次出动飞机十五架,轰炸芦苞,共炸死四百余人,炸伤一百八十一人,炸毁同和米机、万祥旅店及商店一百三十多间。
 
 
 民国廿七年十月,自本月日本军占领广州到抗战结束,七年中,日本军在三水县东鲁乡杀伤一百五十三人,烧、拆房屋八百三十一间,抢掠粮食一十七万四千二百三十六斤、耕牛牲畜一千七百七十四头、衣物一万八千九百六十六件、杂物家具一千七百九十四件、树木一千一百八十四万斤、书籍八百五十册(套),总共损失约值七点一亿多元。
 
 
 广州沦陷后,南海九江镇也陷入日军手中。日本军在九江镇三天杀死老百姓三千多人,有一男子被斩成七块;奸淫妇女难以计数;店铺被抢被烧,成为瓦砾一片。
 
 
 第441页
 
 
 民国廿七年十月至十二月间,日本军在博罗县城先后屠杀七十余人,其中有的人是用浸透汽油的棉被裹住身体被活活烧死;城内的房屋是有计划的、用装有汽油的工具喷射全部烧毁。在距县城不远的下乡、三徐乡等七个乡,日本军先后屠杀村民二百二十五人,并有一人被割去睾丸,以取乐;房屋有几个乡村被全部烧毁,有三个村烧毁一半,两个村烧毁十分之四,还有几个村共被烧毁二百六十二间,炸塌石桥一座。
 
 
 
 民国廿七年十月至民国卅四年七月,日本军在清朝牛山炮台遗址的一条壕坑内杀害了一万余人,故此处被称为“万人坑”。其中仅民国廿八年二月十九日,一次就杀害无辜百姓二百八十多人。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二日至民国卅年十月十一日,日本军扫荡和用飞机轰炸从化县棋杆圩、象新村、吕田等地,杀害和炸死五百七十人(尚有几十人未算在内),伤二百五十四人,拉征民夫没回来的一百六十二人,毁民房一万三千五百七十间、店铺六十五间、市场二座,屠杀猪五千五百四十二头,掠夺鸡、鹅、鸭、狗、财物、粮食和强奸妇女难以数计。日本军更令一百余青年分男女两行对面站着,强令各人脱去衫裤,一丝不挂地互相对面瞧着,不从者被当场杀害。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六日,日军飞机十五架分五组排列成“品”字形抵连县连州上空,轮番向县城投弹扫射,达二十分钟,伤亡近二百人。其中一卖柴者被炸,下半身跌在柴担旁边,上身被炸碎,头和手飞到树上,肝肺五脏挂在另一棵树上,白的脑浆、红的血肉,星星点点布满了近二平方丈,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
 
 
 第442页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廿日,是日至民国卅四年抗战结束,日本军毁坏东莞县城房屋一千一百一十六间;毁坏各乡镇房屋一万二千九百二十间,其中有的乡镇房屋全部被毁,有的被毁一半以上,有的被毁三分之一;掠夺粮食约二百四十四万三千二百市石,日军蹂躏损失粮食约因四百五十三万二千四百市石;掠夺耕牛约二万七千二百头。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廿三日,日本军飞机三架,向仁化县河边街、新横街投弹十余枚,炸死男女老幼七人,毁屋七间。
 
 
 民国廿七年十一月,本月至民国廿八年春,日本飞机先后五次轰炸并扫射五华城、横陂等市镇,炸死炸伤七十人;炸毁民房商店五十三间,震倒民房一百二十间。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二日,午夜,日本军在鹤山县古劳镇登陆,连续大肆抢掠奸淫三天,被烧死在店铺里的,被杀死在道路上的,倒毙在躲难处的,无辜的死难者八十多人。仅在江滨码头一处,日本军就集体枪杀夫役四十多人。
 
 
 广州自民国廿七年十月廿一日失陷以后,占据九江、江门的日寇经常窜犯鹤山县,大肆掳掠淫杀,无恶不作,罪行累累。据不完全统计,从民国廿八年至民国卅三年期间,鹤城县城被日本军枪杀者达三四百人,烧毁店铺民居,不可以数计。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三日,是日和民国廿八年十二月四日,日本军两次共出动飞机五十二架,轰炸南海县西樵山村民,同时还派兵几路周围西樵山,计屠杀村民约一千二百余人,其中原有三百人口的碧云村,有一半人丧生于日军屠刀下。
 
 
 第443页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是日和民国卅一年二月十七日,日本军两次入侵灶冈地区,杀害村民五十四人。其手段十分残暴。其中有三十八人是从防空洞中被驱赶出来,把他们反绑在一起,用刀把每个人的脸部、胸部、颈部砍得血肉模糊,然后用机枪扫射;有九人被活埋;有四位妇女被十七名日军反复轮奸致死,其中有年仅十三岁的少女,有年近五十岁卧病不起的老妇,有一少妇被五名日军轮奸后抛入火堆里烧死;有一怀胎十月的妇女,被日军开枪弹中腹部,连肚里的小生命一起死亡。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日本军飞机前后轰炸花县旧城二三十次,全城一百多间商店、六座茶楼、二所小学,一所中学,还有名胜古迹孔庙、关岳庙、宋大夫祠,都被炸毁,变成了一个瓦砾场。被炸死炸伤者不计其数,仅在十月廿三日,日本军飞机炸死赶集农夫不计其数,仅小桃园茶楼下的一条巷子中,就横尸一百多具。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日军纵火三水县灶岗地区夏冈及青龙冈两村房屋一百多间。次年二月六日,日军把青岐墟全墟店铺烧光。十一月十日,河口日军联合驻旧三水的江川部队,包围灶冈,在村内四处点火,大火三日不熄。民国卅年六月廿七日,河口日军放火烧毁望楼冈、大坑、始院、汉塘、丰冈等村,杀害丰冈村民六人。
 
 
 民国廿七年冬,翕源县沦陷,日本军进入县城,烧毁民房约七千间,宰杀牛、猪几百头,杀死、奸死至少十四人。
 
 
 民国廿七年,花县沦陷后,日本军勾结地方维持会强迫或诱拐农村青年女子到特别设置的慰安所中充当军妓,供日本军昼夜淫乐。
 
 
 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廿八年,日本飞机三次空袭怀集,炸死居民八人,炸伤十一人,炸毁房屋二十三间。
 
 第444页
 
 
 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卅二年,日本飞机多次轰炸高明县各区镇乡,计炸死群众一百零八人,伤四十三人,炸毁房屋、店铺、祠堂可数者六十三间,炸死生猪二头、耕牛一头。
 
 
 
 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卅四年抗战胜利,日本军在三水县安善乡等二十七个乡镇,杀一千三百五十六人,伤二百三十二人,烧毁店铺房屋八千四百八十六间,掠夺粮食三百八十四万一千六百二十九担、牲畜八千一百七十九只、杂物一十一万零一十九件、枪械一百五十七支、图书一十八万六千零五十五本、仪器六千零六十三件、国币一千三百七十五万四千七百三十七元、机器二件、金属三百六十件、船十一只、果木一千一百八十四万担(一个乡)、衣物一十七万五千三百三十二件。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一月十一日,日本军进犯甲名村,杀死五人,其中一人为八十多岁的老妇,被日本军轮奸后抛入池塘内淹死;另有一老妇被吓疯,不久死去。宰杀猪、鸡无数并撞毁屋门,砸烂铁锅,大小便撒满水缸、米桶、床上、地下。
 
 
 
 民国廿八年一月十六日,在花县沦陷前后,日本军飞机一百五十七架,投弹一千颗,炸死炸伤居民二百多人,商民居房毁坏八成以上。
 
 
 日本军侵占花县后,四出窜扰,无恶不作,手段极其毒辣。或诬指为“逆民”,采用灌辣椒水等酷刑,杀害致死,或将众多民夫拉去作活靶练习。或入村骚扰,轮奸妇女,屠杀无辜。据不完全统计,被日本军屠杀炸死的居民达五百多人。
 
 第445页
 
 民国廿八年一月十九日,日本飞机三架侵入和平县城上空,投掷炮弹和机枪扫射,炸死打死十九人,炸伤二十六人,炸毁房屋一百五十九间。
 
 
 
 民国廿八年二月廿二日,日本军飞机轰炸金利区,炸死炸伤七十余人,其中三十余人被炸得尸首模糊,无法辨认。
 
 
 民国廿八年二月廿五日,日本军飞机九架轰炸罗城,炸死或机枪射死一百多人,伤二百多人,炸毁民房、商店近一百间。
 
 
 民国廿八年四月七日,日本军飞机十多架,拂晓偷袭花县近郊黄岐山,投弹数十颗,配合地面部队进犯。是日,被日本军杀戮打伤、炸死、捅死的居民一百余人。仅岐山一村,被杀害的村民就有三十五人。
 
 
 
 民国廿八年四月十日,日本军包围新开公路边的夫人庙市,强迫做买卖的38名青壮年列成一排跑在地上,又强迫一位么塾教师跑在对面,然后用机枪、步枪反复扫射青壮年,38人无一生还。私塾教师当场被吓死昏倒在地,不久也死去。同时,另一伙日本军窜入许坑、井岗、李苑、莲塘(现在的五和、李苑、莲塘三个乡)等乡村,奸淫妇女,抢掠财物,放火烧屋,残杀被捕男人,仅在井岗乡的双龙里和东兴里,残杀男人及男婴十七人。
 
 
 日本军在新会县大泽一带数十个村庄中,奸淫抢掠,放火烧屋,无恶不作。夫人庙市、德龙里、双龙里、东兴里、庙莲里、芙成里等自然村,全部被焚为废墟,被集体枪杀的村民达二百多人。
 
 
 民国廿八年四月廿八日,是日和民国廿九年六月九日、十二月卅一日,日本飞机三次轰炸兴城,前两次炸毁县立中学北楼、尊经阁(今兴民中学图书馆)、文昌祠(今法院)、县立中学大成殿、崇对祠、科学馆等,又北街张屋和巫乐宗祠被炸为平地,炸死群众若干人。第三次虽无具体数字,但从日本出动飞机十八架倾泻大量炸弹,轰炸兴城城内的城北郊区,其死伤损失之惨重可想可知!
 
 
 
 第446页
 
 
 
 民国廿八年五月卅日日军侵扰汕头澄海各乡残杀平民三百余人从金沙乡抓走七百多名青壮解往菲律宾等地充当劳工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五日日军侵犯广东潮安梅溪一带将洪厝乡民一百七十人残酷屠杀
 
 
 民国廿八年六月卅日日军占领汕头市在赐茶附近集体屠杀村民三百多人中之二百一日军官连杀村民五十多人
 
 
 民国廿八年夏,从本年夏季至抗战结束,日本飞机几乎天天骚扰英德火车站所在地大站。据不完全统计,日本飞机将一列满载桐油的火车炸成一堆废铁,车上的旅客全部被烧死;大站被炸毁的房屋至少有一百多间,其中曾屋塘全村十五户五十间房子,全被炸平,车站的吃水池也被炸坏;有一次一次就炸死四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十六日至十八日连续三天日军在广东澄海县进行大屠杀死者逾千多人仅在蜈蚣桥下一处就惨死二十八人这些罹难者被日军砍下头颅后纵火焚烧惨案三天才由地方人士派人把一颗颗头颅从河中捞起埋葬由于日军屠杀尸横遍野于民国廿九年夏天酿成瘟疫大流行每天死于虎列拉伤寒症者不下数百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十八日日军在广东澄城拉夫四十一人强迫挑行李至外砂渡口后全部杀害仅一人重伤幸免
 
 
 
 民国廿八年八月廿一日,是日至民国卅二年春,日本军入侵潮阳县海门镇,烧毁房屋一千四百余间、各种渔船四百六十七只;杀害人民七百一十人,其中有五百七十余人被活埋。并实行封锁,不准渔船出海,致使民国卅二年四、五月间闹饥荒,全镇饿死一万七千余人,另有一万五千余人流落外地。
 
 
 第447页
 
 
 
 民国廿八年八月,自是月至民国卅三年五月,日本飞机先后轰炸安铺五十三次,计炸死二百三十多人(其中十八人是学生),炸毁民房、商店四百多间。
 
 
 
 民国廿八年八月至民国廿九年二月十八日,日本飞机两次轰炸清远县,炸死三十人,炸伤八人,炸死耕牛十六头,并炸毁不少民房。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廿八日,日机轰炸揭阳城,投弹数十枚,炸死平民四十八人,伤八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上旬,自十二月上旬至民国廿九年一月中旬,日本军烧毁清远县五个村子、二个圩和几间店铺,耕牛、生猪、鸡、鸭等被抢劫一空。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卅一日,一百多名日本军途经石脚下时,杀死正在睡觉的国民党一个连队全体官兵。之后闯进望埠墟,用燃烧弹烧毁商店和民房二百九十多间;杀死病人一个,浓烟熏死老妇一个,八名日军轮奸致死一位年仅十三岁的哑妹。
 
 
 
 日本军“南支派遣第十三联队“窜至石角圩及附近四乡,杀死民众十二人,其中有六人被刺刀刺死后再用汽油焚烧,一青年妇女被轮奸致死;焚毁房屋十多间;宰杀牛、猪、鸡、鸭、鹅、狗等畜牲无数。
 
 
 
 
 第448页
 
 
 民国廿八年冬,是年冬天,日本军进犯新丰县黄竹坑村和马蹄石(今马石)村。时两村群众四处奔逃,日本军边追边开枪射杀,打死不少无辜群众。有一母亲抱着三岁多的小孩,母亲被打死,小孩惊吓大声啼哭,几个日本军抓起孩子,抛向空中,一日本军向小孩开枪,又一日本军用刺刀对准从空中落下的孩子,无辜母子被日军活靶惨遭毒手。
 
 
 一队日本军以汉奸为前导,到达洋高乡老围,将副乡长潭有举钉在松树上,用刺刀从胸部一直捅到肚脐,连心肺都挖了出来;将另两位农民压地而杀,鲜血四溅;另一位农民被一剑捅向颈侧,昏倒在血泊里。
 
 
 
 是年,日本军进犯小塘岗村,用机枪扫射仓惶出逃的村民,共杀害六七十人,全村粮食几乎被搜掠一空。
 
 
 民国廿八年,广州沦陷后,日本军一个警备中队在广州西北约十公里处的石门村安下一据点。从那时起,凡经过河面的船只,日本军就乱放枪炮;凡有人在路上经过,日本军即呼近检查,随便毒打杀害。几年间,盘踞石门的日本军枪杀无辜村民约二十余人。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一月八日,日本军放火焚烧了周陂新街和盐埠楼等八个围屋的店铺五十多间,民房六百间;烧掉菜油、花生油几千斤(包括豆腐商和行商存油),大米六百多担(其中有商人收购经营的出口粮),稻谷几千担;搜杀大猪几十头和许多鸡鸭(在新兴围和牛角围),其它布匹衣服、京果杂货,难以其数,并刺死一个不肯做夫役的烟丝店老板,烧死一个有病走不动的老人。
 
 第449页
 
 
 民国廿九年一月十一日,是日和和二月六日,日本军飞机空袭徐闻县城,炸死十三人。有一些群众被炸烂下肢,睾丸飞落到药店的门板上,另一群众的大腿被炸飞,挂落在街边的缅茄树上,炸死一人,烧毁民房三十四间,炸毁义诚商号、潮州会馆门楼、太和号和锦华号商店,并炸塌县府邻近的民家围墙。
 
 
 民国廿九年一月下旬,日本军占领清远县城,杀死六十三人,其中一人为德国教堂牧师,有十多人被绑在榕树头用火活活烧死;强奸妇女三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三日,日本军侵占新会古井地区前后达六年之久,据战后调查,沧陷前古井区有十多万人口,战后仅有八九万人,因战祸被日本军残杀或逃亡外地躲难者达数万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五日,是日至民国卅一年十月,日本军飞机先后多次轰炸徐闻县并投放燃烧弹,有数字可据者,炸死四人,烧毁民房九十余间,尚有许多被伤群众和烧毁民房无法统计。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七日,日本军飞机空袭松岗村和大坝村,炸毁房屋二十三间,波及六十九间;炸死十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廿二日,是日至民国卅一年夏,日本军多次进犯芦苞,用飞机轰炸、放火焚烧、枪炮扫射、推入海口浸死,以活人作靶、有军马踏死、封用渔船搭浮桥饿死船民等残酷手段,杀人二千一百余人,焚烧商店、住宅一百五十余家,炸毁房屋一百余间,掠夺渔船一千一百余艘(包括从外地强抢来的)。
 
 
 第450页
 
 
 民国廿九年二月廿四日,日本军飞机两次袭击黎洞墟,投放炸弹、燃烧弹,并用机枪扫射,计炸死、烧死二十七人,伤二人;有十多间房屋被烧成灰烬,河街瑞兴祥店全部被毁,黎洞小学花园墙基被炸毁,一农户两楼棚、砖墙、瓦面被炸得粉碎。
 
 
 民国廿九年二月,自是月至民国卅三年十月,日本军飞机多次轰炸梅,计炸死炸伤四十人,炸毁教室二座,民房一间,竹木商店、茶馆、杂货店四间,满载稻谷的驳船二艘。
 
 
 民国廿九年五月,日本军飞机三架对三水县刘寨市场轮番轰炸,在不足半平方公里的地面投下炸弹十多枚(多是三十磅杀伤弹,还有少量燃烧弹),炸死炸伤不下三十人(多为外来商人),被炸者或脑浆迸裂,或肚穿肠断,或四肢残缺,惨不忍睹。
 
 
 民国廿九年六月,是月和民国卅年五月,日本军扫荡从化县上罗沙下洞村和轰炸和平村庄,计杀害炸死二十五人,其中四人被害后,其家老少生活无依靠,也先后死去。
 
 
 民国廿九年夏,有五十人起作用黑夜分乘三只木船,到富湾墟购物,行至“波子角”江面时,被龙池岗上的日本军开枪扫射,结果四十五人罹难,仅剩五人得以幸免。
 
 
 民国廿九年七月,日本军南派遣军司令部在广州市内建筑军事工程,日军将所雇用的九百余人秘密枪杀。
 
 
 民国廿九年秋,是年秋天,日本军飞机轰炸武溪公园关帝庙,庙被炸塌,炸死、压死三百余人,另外有四人躲在一条船上,也被炸死。
 
 
 民国廿九年十一月十日,是日和十二月九日,日本军飞机十五架,先后两次空袭水坑;死伤群众七十余人,毁民房无数。第二次袭击水坑时,并先在下莲塘村、九坑凤凰圩轰炸,死伤群众数十人,毁坏房屋甚多。
 
 
 第451页
 
 
 民国廿九年十二月廿七日,下午,日本军飞机三架飞抵三水县芦苞上空,以百磅巨型炸弹(直径六七寸,高约二尺多,弹外壳刻铸着“昭和X年制”字样)进行“地毯式”轰炸,炸死炸伤七十多人,委店铺、民房三十多间,财物损失无法估计。
 
 
 民国廿九年十二月,日本军飞机轰炸设在惠州的若瑟医院。该医院由意大利人创办,故许多市民听到防空警报后到该院避难。共炸死炸伤二百余人,有十余人被炸得血肉横飞,连尸体都找不到。
 
 
 民国廿九年,日本军为修建一条栈桥公路和日清货仓,将溶口烂桩塘近一百户民房夷为平地,拆除货仓以西甘家园到毓灵桥一带大小民房二百余间。
 
 一队日军开进西坑坑山庄,将一百余人口的村民全部赶走,拆平所有房舍,以其砖石木材建筑炮垒。并有准村民回来,违令者杀。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二月十一日,两支日军将蚬肉洲抓获的十余名村民关入牛栏,二月十二日押往岗全部杀害。是日,还有的村民是被日军搜出杀害和逃跑中被开枪射杀,计死四人,受伤多人。
 
 第452页
 
 民国卅年三月三日,日本军侵占阳江城,至八月退去,前后五天时间,仅从塘背村一鱼塘内捞出被日军杀死尸体八十多具。日军将县藏书最多的图书馆里的书籍撕毁遍地,并在馆里遍撒粪便;城中猪、鸡、鸭、鹅,宰杀殆尽;还集体奸污妇女,逐户搜劫财物,焚烧房屋。
 
 
 民国卅年五月三日,日军第二次侵入惠州,在蓬瀛村残杀该村村民及城内避难群众四百多人。同是四处放火焚烧,城内被烧毁民房和商店,占全市的八九成,整个惠州城区成为一片废墟。
 
 
 民国卅年六月十九日,日军清剿沙溪孙厝洋村,三次屠杀村民一百三十余人,幸存者流落他乡。
 
 
 民国卅年七月八日,是日和十一日,日本军进犯澄海县东陇、樟林及苏南,杀害居民四十三人,伤十七人,烧毁民房、商店五百余幢又一千五百余间。
 
 
 民国卅年,日本军从三水县西南镇西及杨梅等乡抓捕民工修筑工事,工程完成后,残暴地将二十多个民工活埋。
 
 
 日本军制造了火烧花地海傍街的惨重事件,大火烧了一天一夜,不少人葬身火海,整条海傍街成了一片灰烬。
 
 
          民国卅一年
 
 
 民国卅一年一月,日本军田中久一中将率二十一师团在惠州城集体射杀、活埋、刺死民众竟逾五百人。
 
 
 民国卅一年二月四日,日本军大队窜犯广东惠州半径乡附近,遭到中国部队截击,打死日本军联队长。日本军恼羞居怒,几天后派出飞机掩护大队军队进犯,逢人便杀,以资报复。日本军大队进抵惠州城后,将未逃出城的老人及小孩统统押至水门沙下空地集体屠杀,抛尸江中。此次被集体屠杀的居民达六百多人。
 
 
 日军第三次侵陷惠州城(惠阳),在城内大烧大杀,头三天集体屠杀、刺死或活埋居民达三千人。
 
 
 民国卅一年三月一日,早上,一支有十一人的日军到草塘下村,抓获五位村民,往肚子里灌水,然后再用枪托压在肚子上把水压出来。还把两个妇女抱起来左抛右扔,差点摔死。临走时强迫村民杀鸡宰猪给他们做饭,强迫几个村民替他们挑运枪支和在村中抢掠的财物。
 
 
 民国卅一年五月,是月至九月,日本军第二次进入清远县,杀害群众三百余人,其中有二百余人是集体屠杀;另外活埋十七人,烧死一人,轮奸致死一人;烧毁商店民房三百多间。
 
 
 民国卅一年夏,日本军对南?村进行水陆四面包围,将村内来不及逃避的男丁二十七人集中押到南?涌口,逐个用刺刀捅死,把尸体抛进珠江河;并割掉一位儿童的耳朵。
 
 民国卅一年十一月,日本军抓捕广州市民五百多人,押至阳江县东平附近的南鹏岛挖掘钨砂,此外还有从海南岛和沦陷区抓去的劳工七、八百人。至民国卅四年八月,广州被抓去的五百劳工,除三十六人逃出生还外,都被残害致死。
 
 
 第454页
 
 
         民国卅二年
 
 民国卅二年四五月间,由于日军封锁海面,不准渔民出海捕鱼,适逢潮阳荒年,广大渔民生活毫无出路,海门镇全镇有一万七千多人饿死,一万五千多人流落他乡。当时有一万二千具尸体为群众埋于海滩“红沙坑”。民国卅五年各界募捐,适葬花峰“万人冢”,立碑曰“海门陷倭癸未夏死难同胞之墓”,碑文记述经过颇详。
 
 
 民国卅二年五月初,日本军飞机四架空袭光镇,先投炸弹,继以机枪扫射,炸沉船三艘,炸死八人,炸伤多人,炸毁房屋二间。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十三日,一千多名日本军在汉奸的带领下,来到官硕,用刀刺、枪击、火烧等残酷手段,杀死四百多人,打伤三百多人,烧毁民房一千二百多间、大祠堂三座,村民财物(包括金银、首饰、钞票、布匹、肥猪、耕牛)洗劫一空。遇难者有一怀孕八个月的青年农妇,被日本军刺死后,还剖腹取出胎儿连刺几刀。
 
 
 
           民国卅三年
 
 
 民国卅三年一月十七日,是日晚上,日本军分三路冲入南雄城,将广东省银行、南雄县银行、粤北茶楼、丽华金铺、华南旅店、雄华书局、保行钟表店、元亨利布店等,尽劫一空,损失不可数计。是夜,还烧毁房屋一百余间。次日,又将县城附近纵横十五里之村庄,抢掠一空,鸡犬不留,并见妇女就强奸,见男人就拉充夫役。
 
 第455页
 
 
 民国卅三年一月十八日,日本池田部队包围黄竹湖村,杀害村民三十二人,并以毒打、灌水、指使狼狗扑咬等手段迫害村民,还奸污妇女。离村时,日军抢走大量猪、牛、鸡、鸭等,并将一家八口押回台坑村,严刑审讯后,押至千人潭杀害,尸首掉进潭中。
 
 
 民国卅三年二月廿六日,日本军数百人包围中山县南萌圩,将抓捕的店户商民五十多人,驱赶至西桠山上,然后用刺刀捅死青壮年三十多人。制造了“西桠惨案”。
 
 
 
 民国卅三年三月,是月和九月,日本军分路窜犯开平县和台山,沿途杜澄、桉冈、长沙塘、苍城、赤坎、塘口、四九、马冈等地乡民,普遍遇到抢掠、奸淫和屠杀。其中九月一次,惨遭日军屠杀竟逾二百多人。
 
 
 民国卅三年五月下旬,日本军第四次进犯清远,活埋、打死二人,烧毁民房四十余间,将两个村的村民驱赶出村,以做营地;拆掉四个村子的全部民房,用其木材建筑工事和弹药仓库。
 
 
 民国卅三年七月一日,是日至四日,日伪开抵三灶,焚毁民房五百三十一间,学校三所(益谦、良洞、知用小学)、祠堂五间、华安圩商店四十一间,死亡七百余人,受伤四十四人,财物损失无法估计。其杀人手段十分残:妇女怀抱的小孩被日军强夺过去,向空中高高抛起,随即用军刀迎空一劈,将小孩劈成两段,母亲见而晕倒于地,日本军却在旁边哈哈大笑;有一山坑陈尸二百多具,受伤者四十余人;有一家十六口、一家十一口、一家五口全家被活活烧死的。
 
 
 
 第456页
 
 
 民国卅三年八月中旬,日军经过高明,七天时间,奸淫抢掠,无恶不作。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对川和白管村强拉民夫八十多人,有十多人一去不复返。在田村和白管村抢走生猪八十多头,鸡六百多只,田村全村百分之九十的门户被撞开,白管村全村门扇被打烂;日军烧饭时有柴不用,故意烧掉学校桌椅二十多张,且吃了农民的米粉,还把大小便拉到农民的粉塔、饭锅、水缸中。对川有四名妇女受辱致死;良村八十余岁和七十余岁的老妇也遭污辱,另一六十余岁的老妇被轮奸,以致不能走动。
 
 
 民国卅三年九月中旬,日本军分水、陆两路进犯德庆,陆路日军至怪圩时,烧毁铺户房屋三十多间。九月廿二日德庆沧陷后,有一百多日伪军在江底、江面、山竹根三村庄抢掠耕牛、生猪各数十头,鸡、鸭、鹅及财物无数。日本军在南田村等三个村子轮奸了两位老太太和一位少女,并强拉农民做挑夫,修工事,连女人也不放过,逃跑被抓回者,身首异处。
 
 
 民国卅三年九月廿一日晨,日本军分兵分路进犯郁南县城,其中一路到达合水村时,把村中的水牛、鸡、猪、鹅、鸭等掠杀一空。占据县城后,纵火焚烧,城内店铺及大片民房俱成灰烬;县城附近的沙头村、莱地村亦被烧毁殆尽。同时屠杀留家老人多人,掠杀猪、牛、抢劫财物,强奸妇女,城内有一妇女被十多名日军轮奸。
 
 
 民国卅三年九月卅日,日本军轰炸机在阳山县黎埠圩上空疯狂轰炸约半个小时,投下炸弹三十六枚,炸死三人(两女一男),炸伤二人;炸死耕牛一头,同聚园内杨氏小学教室四壁被打得弹痕累累。
 
 
 民国卅三年九月,本月中下旬,日本军第二十三军侵入郁南县。该军第二十二师团步兵第八十四联队及二十二旅团先后在连滩等处放火烧毁店铺三十余间,掠夺大小舟艇三十九艘、汽船九艘,将八人用铁线穿住手掌或嘴唇,用火烧须发,然后丢进鱼塘,除一人逃生外,七人全部淹死;开枪打死农民一人,两名日军轮奸妇女一人。
 
 
 第457页
 
 
 日伪军在安铺组织伪政权后,向商民勒索钱财。其手段以铁箍箍商民的头,逼其家人以银币赎人,无钱者集中监禁,加上“反对天皇”的罪名,集体屠杀。共计惨杀民众一千一百多人(包括各地被捉民众)。
 
 民国卅三年秋,日本军侵犯怀集县,前后八天时间,践踏二十七乡二百五十三村(街)五千四百五十六户,杀害四百六十一人,伤八十四人,患病三千六百七十九人,病亡四百七十八人,失踪二百七十七人。各乡村损失房屋一百九十八间,棉纱三百二十担,布料一千八百三十一丈,稻谷一十三万二千零二十四担,大米二万二千六百一十八担,杂粮一万零五百一十二担,成油五千五百七十九担,油子二千四百九十三担,牛三千零九十七头,马四百八十九匹,猪一万一千六百四十五头,犁耙锄三千一百一十六件,水车六十三架,人力车、牛马车二百五十九架,民船十四艘,损失家具值国币二十一万四千九百五十千元,衣着三十五万一千零六十四千元,寝具五万零六百五十八千元,木材四万四千七百六十七千元,鸡鸭等家畜二万七千五百七十五千元,水产品八千九百六十千元,林产品二千零三十五千元,农具三千七百三十六千元,渔具一千一百四十九千元,药品一千五百二十二千元,图书古玩二千二百一十千元,金银币钞八千二百五十四千元,其它四万九千八百零一千元。县机关团体间接损失迁移费九万八千六百五十四千元,防空费五万二千零二十五千元,疏散费六万七千八百五十四千元,救济费七万二千零五十五千元,抚恤费三万三千零六十九千元。机关役员损失财产五十二万零二百一十八千元。县道、乡村道损失四百六十七公里。乡村电话损失二万八千五百七十五千元。民营矿业损失锡三十八万二千四百四十千元,钨矿三十六万零六百七十五千元,锰矿二十一万零三百零五千元,金矿一十四万七千四百零四千元。所有损失金额合计六百四十万零三千九百三十九千元。
 
 
 有六个农民逃难避入一石洞中,被日本军发现后,往洞中投掷盛满毒气的瓶子,又在洞口塞满松丫、稻草,点着火,用风柜鼓风,硬是以毒气、浓烟把这六人活活闷死洞中。
 
 第458页
 
 
 民国卅三年十月间,日伪军进犯揭阳城一带,沿途大烧大杀,官页、梅北、锡场、汤坑等地被杀群众近一人。
 
 
 民国卅三年十二日廿二日,是日至廿六日,日本军井上联队进犯南雄县城及附城农村,烧毁城内丽华金铺、广东省银行、雄华书局、华南旅店等一百余间房屋,杀死七三医院来不及躲避的重伤兵。日军在荆江、落下等村庄,屠杀猪牛,强奸妇女(有许多妇女为免污辱,被迫自杀、跳井、投塘),强拉夫役(老弱体力吃不消者,当胸刺死)。有一家十九口人,先后被推掷河里淹死,连尸首都找不到。天平水村全村房屋被烧毁过半。灵坛房屋烧毁二间,牛、猪、粮食掠夺一空,妇女受辱十多人。
 
 
 民国卅三年冬,是年冬天,日本军飞机两次空袭望埠莨菰的独山桥和龙子尾,炸毁一列国民党军用火车和一列货客混合车,仅第二次炸死旅客几十人,炸死牛、马几十头。
 
 
 民国卅三年,日本军侵犯惠来县后山乡(今溪西镇)后,各村田园抛荒一千五百多亩,掠走村民当挑夫的有七百五十多人,劫掠三鸟一千五百多只,杀猪一百二十多头、牛五头,拆烧房屋十三间,枪杀村民一人。
 
        民国卅四年
 
 民国卅四年一月十四日,日本军第四次侵入惠州,残杀居民四五百人。
 
 
 民国卅四年一月廿六日,大站再次沦陷后,日本军将花园村十六户人家的房门、订板、桌凳全部烧光,来不及带走的牛、猪、鸡、鸭宰杀无余;在黄石漫、曾屋塘杀死二人,并到处抓民工、挑夫,女人也不放过。
 
 第459页
 
 民国卅四年一月至六月,日本军先后到发始兴各地村庄行凶,仅在水晶寨、千家营、大夫村等村庄,计打死九人,打伤六人;抓夫六十人;捅死生猪二十头,掠夺鸡鸭四百多只,耕牛二十六头;烧毁民房四幢,稻谷四百多担,围楼三座,民船数条,并将船内货物(铁制品)尽沉江中;掠夺村民财物,仅沈北村民损失财物价值白银万元以上。
 
 
 民国卅四年二月五日,日本军一千人入侵大余,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奸淫,人民不堪其苦,至七月八日,日军撤退。本县被日军杀死三百三十五人,失踪六百一十三人,烧房一千二百四十七栋,抢掠耕牛三千五百九十三头,稻谷六万三千一百三十九担,米六万六千九百九十二石,其它财物无数。
 
 
 民国卅四年二月十三日,日本军十一第五师团坂田旅团一百余人火烧东湖坪窑背大围楼。围楼建于清朝乾隆初年,年代长久,规模宏伟。日军用几十桶火药点燃,烧了一个通宵。日军撤出后,在村民的尽力抢救下,仍被烧毁房子三十多间,围楼四周走廊、楼梯、炮楼全部烧毁,损失财物、衣服、粮食,价值白银万元以上;围楼内一老者被割掉耳朵,妇女被强奸,猪、鸡被宰杀。
 
 
 
 民国卅四年二月十八日,自日至抗战胜利,半年时间,日本军在大塘、枫湾烧毁民房四百多间,杀害九十余人,捉去坐牢四十多人,活埋十二人,另有七名妇女强奸后被活活吊死。
 
 
 民国卅四年三月下旬,日本军将二名老百姓缚在乐昌旧体育场侧边(今汽车站围墙)的两棵树干上,将其中一人胸口割开,二十多名日本军名持杯子上前接血喝。饮完血,一日本军又持刀从此人胸口刀口处往下拖刀,剖开肚皮,抓出肝脏,一小块一小块割下放入玻璃缸,搀上一些无色液体,搅拌后,供在场的日本军吃。日本军一边吃,一边笑,一边跳,一边乱叫。另一百姓因有病,日本军才没有喝他的血、吃他的肝,但也把他杀死了。
 
 
 民国卅四年春,是年春天,日本军围困李梓园村(今重阳小学校址),将两个村四十名男女老少的手心用一条铁线穿起来,关入一间房子,堆上柴草,点着火,房子和四十个村民被烧成焦炭。
 
 
 
 第460页
 
 
 日本军进犯连县,俘杀群众四十二人,焚毁民房三十八幢,屠杀耕牛五十五头、肥猪一百三十五头,抢掠其它油、盐、柴、米等,不计其数。
 
 
 民国卅四年四月一日,一支日本军进犯青南地区,新和隆、举子岩等村一百五十多个农民闻警向下官石岩避难。日本军将一位岗哨报警员剖腹生剥后,即将被子、草席、衣物和粮食、树皮、树叶堆在洞口,纵火焚烧,并用风柜把浓烟送入洞内。洞的右边是个不通气的岩洞,躲在此的十七位农民被浓烟熏死,有七位中年妇女爬出洞口,昏倒在地,被日军剥光衣服逐个轮奸,轮奸后,竟用木棍条从阴道捅进腹部致死。
 
 
 民国卅四年五月,日本军将李子园男女老幼四十七人,禁闭在四间房内,放火焚烧,房屋和人均被烧成灰烬。
 
 
 民国卅四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八时许,日本军飞机四架从广西八步向广东英德含光方向逃去时,对沿途所经圩镇、渡口狂轰滥炸,并配以机关枪扫射,计仅在阳山县境内就炸死、炸伤群众二十余人,炸毁房屋多间,炸沉船二艘。
 
 
 
 民国卅四年七月廿三日,自是日至八月底的半个月时间内,日本军六次窜扰恩平县圣堂圩、歇马林带,杀害农夫十八人,掳走挑夫数十人。
 
 
 民国卅四年七月廿五日,日本军两次抢掠恩平县牛江莲塘,杀人放火、奸淫抢掠。先搜山掳去七十人,后打死打伤村民三十多人。
 
 
 第461页
 
 民国卅四年八月,据民国卅八年三月《民会报》编印《奋斗的一年》一书记载:在日本军侵占新会期间:“在敌蹄下,惨死虐死者,以江会区为最酷。战前江门有八万人,会城有六万人,光复后三月居民渐归,经过调查,江门亦仅得二万人,会城一万五千人。由此推想沦陷期间,为数更少。七年中,死于国难者会城总有五万人,房屋拆毁者过半,约一万户。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卅四年,广州沦陷期间,日本军松岗部队驻所龙洞村。在进驻前,日军派大部队围村,打死村民数百人。进驻后,日军滥杀无辜,而且手段十分残忍。手段有杀死、打活靶、集中枪杀、强奸杀人、先刑后杀等种。一位农民被当做活靶,身上连中七枪;三十多名村民被排成一列,用又长又粗的铁线穿过每人的两个手掌,再把铁线两头缠在两棵树上,被集体枪杀,还逼迫村民去观看杀人情景:一农民被日军抓去,先让他站在一块厚木板上,把一枚大铁钉从脚背钉入木板中,三天后拉去砍头,此谓“先刑后杀”。
 
 
 抗战期间,日本军飞机多次轰炸青塘(此地为墟镇,日机轰炸多在四乡村民赶墟赶集日),计被炸毁民房和商号二百八十多间,另有一百五十多间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炸死群众三百多人,有父子俩早上抬猪肉上墟卖,下午父亲被日本军飞机炸得尸首分离,肢离存碎,其子一块一块拾起来,用箩筐挑回去埋葬,其情景甚是悲惨。
 
 
 
 抗战期间,日本军在三水县芦苞镇炸死五百多人,杀死二千多人,炸毁商店民房一百余间,并有六百余人失踪。其杀人手段十分残忍:日军把捉到的群众拉往芦苞镇外的晒布塘,绑在木桩上进行活靶刺杀练习。还将捉获到的七十多人,用铁丝捆手脚,尽数抛入江中淹死。
 
 
 抗战八年中,日本军飞机三百五十六架(次),先后在台山县各圩市乡村轰炸一百二十七次,计炸死三百三十九人,伤四百七十一人,炸毁厂房、铺户五百六十五间,炸沉船艇五十二只。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