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7月5日)

七七抗战爆发,我党即在中南各大城市进行抗战动员及组织工作。随着徐州武汉的沦陷,我党即留在敌后,由城市转入农村,去组织抗日游击武装,掀起华中人民武装抗日自卫的浪潮。一九三八年,新四军奉令东征,与江淮河汉各地之人民武装汇合,更加强了敌后抗日阵线,由零星游击武装,变为集团的抗日部队。指挥统一,地区联系,各种战争建设次第兴办,蔚为大观。而敌寇之“扫荡”,亦日益频繁。自汪逆精卫粉墨登场后,更以“反共”“清乡”为敌寇“扫荡”之前驱。战局之紧张,斗争之艰苦,物质补给之困难,诚为前此所未有。本年恰为抗战六年度,亦即新四军东征后之第五 年,抚今追昔,训诚良多。试略举敌我一年来军事斗争之诸大端,为本军同志告,并以就正于国人。

敌之“扫荡”与我之反扫荡。去年夏敌寇以独立十二旅团南浦部队为基干,向我长江下游苏中区进行“扫荡”,六月开始进攻南通、海门、启东地区,七月转至靖江、如皋、泰兴,八月九月转至高邮、宝应、兴化,并第二度进攻南通海门各地。敌之税利武器为水行利用装甲汽艇,陆行利用装甲汽车,水陆配合,且有大量土著伪军配合,运动迅速,刀锋深入每一农村角落。我一师粟裕部,经四个月血战,始于十 一月初制止其“扫荡”凶焰。北面敌寇于九、十月之间大举“扫荡”山东我一一五师地区后,十月十一月以十七师团小林部队为基干,以徐州为指挥中心,大举“扫荡”淮海地区及淮北泗水地区泗阳、宿迁、灵壁诸地,兽蹄所至,并及于津浦路西之夙阳、怀远、定远诸地。敌伪动员数达二万余人,继续“扫荡”亘二月之久。我三师黄克诚部、四师彭雪枫部、二 师罗炳辉部,均轮番与敌伪纠缠。敌虽曾占我中心地区,终在我苦战之下,不得不被迫撤退。去年十二月为战局比较安定之月份,但敌寇是时正转移兵力进攻大别山及豫南友军李品仙、汤恩伯诸部。本军决心自动配合,我二师罗炳辉部、七 师傅秋涛部在淮南路两侧及巢湖桐城之线予前进敌军之后路以袭击,我五师李先念部在黄岗黄梅及平汉线上发动游击及破击战,均收效甚宏。敌虽占领英山、潢川、罗山、商城、固始、立煌诸地,然历二十余日之激战,终在我国军抵抗及我军配合夹击之下怆惶撤退。

当大别山战役进行之际,一月初敌伪不断在南京进行“扫荡”新四军及鲁苏战区副总部韩德勤部队,公开广播东京报纸社论,连篇累牍讨论“扫荡长江下游中匪军之必要”,且谓“予韩总部苏省府及新四军军部以毁灭性之打击,是粉碎英美反攻的太平洋总力战之必要部分。”又谓“长江下游富于食盐棉花粮食等战争物质,实不容渝、共盘据其间。如让其坐大,将为皇国百年大计之祸患”云云。敌寇鉴于多年“扫荡”之失败,转而与汪伪协商对策,选定人员,专门研究中国内战经验,尤注意于江西时代围剿与反围剿的战略战术的研究。敌寇二月间草定之进攻计划纲要,其为日后攻战所证明者,其概要如下:敌寇判断鲁苏战区副总部及省府与新四 军军部均集结于旧黄河与射阳河之中间地带,东至于海,西至运河、高邮湖,两部常在该地带流转。敌寇决心以三个师团之兵力,进行大举包围,由西向东,由南向北,以实现歼灭我军于海浜之迷梦。敌寇计划之毒辣于此可见。敌寇之准备迅速就绪,于二月十二日即开始进攻,北面出动之敌为十 七师团,由淮阴、涟水进攻,南面之敌为十五师团、卅五师团及独立十二旅团,由兴化盐城北攻。十七、十八两日敌寇即在阜宁城、东沟、益林、夙谷村、曹甸一线上,完成其合击计划。本军三师黄克诚与韩总部互为角奇角,策应得力。韩部于二十日后分批突围,渡运河西移。敌寇乃以全力“扫荡”我三师部队,及于整个盐阜地区。敌方分布据点构成大小包围圈,敌人大小合击数十次,企图打网收网,以期一举而得鱼。

我军反击突围,时分时合,忽现忽隐,敌我双方极尽其纠缠、迂回、扭打之能事。当此之际,我一、二、四师粟、罗、彭诸部,出动部队援助友军,打击敌进军之后路。在路北侧翼二月二十四日彭部攻克泗阳之洋河镇据点,韩部突围路经此间,彼此配合,恰收协同对敌之效。韩楚箴先生曾驰书致勉谢。我们深感援助友军共同杀敌,乃我们应尽之责,本军愿以更大之配合期诸将来。二月二十三日我一师粟部攻克南通东北曹家城,孙窑等地。二师罗部乘虚以奇袭入淮阴城内,夺获敌马匹甚多。淮安淮阴两城闭门数日。敌寇正面进占盐阜区,既难于站稳,而翼侧又受威胁甚大,顾此失彼,乃被迫撤退,敌寇宣称之盐阜滨海“扫荡”,遂于三月中旬结束,敌寇于三月中旬,自信其可靠之侦察,判定本军军部西移皖中无为、桐、庐之线,并以另一部南移苏南之茅山地区。敌寇不顾休息,复于上月十七日以大军进攻我三师之巢县、无为地区,并在苏南茅山地区加紧其第四期“清乡”,此为盐阜地区大“扫荡”之尾声,亦即敌伪夸称对新四军之穷追计划。巢南战局至四月初略趋平稳,而苏南敌伪之“清乡”工作,则已进至所谓第五期矣。我六师谭震林部活动于苏南地区,出没南京镇江城下,穿插京沪线上,为本军斗争最艰苦之区。一 年来经过四次“清乡”,至今尚在坚持不懈中。

敌独立十二旅团南浦部队于“扫荡”盐阜区后返驻苏中,即于四月初连续进攻李明扬、陈泰运、黄逸峰诸部,我粟师迭与配合,不分畛域,使本军地区友军能够自由转移,能够获得必要供应。李陈两将军与本军抗敌合作之亲善关系,诚为敌伪所嫉视。此种抗战中的真诚团结,应随斗争的愈加紧张而愈益巩固。敌之十二旅团长南浦乃敌方专任之公共指挥官,进驻苏北已历三年,日与本军接触。三年来其所属五个大队长,保田阵亡,石井负伤,部队消灭近三分之二。发动伪方向我军清剿,为南浦得意之作,南浦亦以此自夸。今则以清剿苏中,后未完成任务,复与伪方矛盾加多,不能协作,南浦因此去职,继任者传闻为小林师团,伪方为张北君,我一师在苏中之反清剿战斗必更加紧,可以预测。

我五师李先念部队活动于武汉重镇之外围及平汉路之两侧,北则肩摩皖豫,南则襟带江汉,远出挺进,艰苦辛勤,独立支持战局者,迄今亦五年矣。今春二月十五日,武汉敌寇向长江与汉水间之三角地区进袭我国军一二八师王劲哉部,沔阳以西地区失守,我五师即在汉川天门之线进袭敌寇,给友军以支援,迄三月八日,敌寇发动长江南岸攻势,分五处于岳阳沙市间渡江,进占公安、石首、华容一带,我五师即在敌后发动全面配合对敌之破击战,五月中转战于宜都、安乡、南县诸地,复先后在潜江、沔阳、监利、襄阳等地发动游击战配合。总之,今春敌寇三次进攻我国军正面,我五师即三度在敌后痛击敌人,配合作战,其中以四月廿一日我五 师攻入蕲春城,三月十日进攻黄岗柳子港两役,对敌震撼之力最大,尤为当地绅民所称誉。

本军战斗举例:

(一)去秋九月二十五日南通战斗,我军歼灭敌保田大队长以下日兵八十五名,伪军三百余名,战斗形式为伏击。该敌于夏家渡被我待其半渡袭击之,敌退守沿岸村庄顽抗,我继攻至半夜,放火围歼,始克竞功,敌伪全部就歼,生擒三 名。战后我军检还保田尸首于南通,以示我之伟大器度。敌方收尸覆信感谢谓:“贵军战后归还战骸宽仁厚德,诚贵军政略之胜利”。是役我军由奇袭转为强攻,伤亡亦达百余名。这一战役之意义,在于阻止了敌伪下乡挺进之企图。

(二)去冬十一月二十一日清晨,定远之敌松尾中队长率敌伪四百余,事前诡秘进攻,突然企图一举而歼灭我驻在定远东南老人仓之驻军和党政机关。我军仓卒应战,予包围之敌以反包围,酣战至午,定远敌大队来援,复陷我军于二度围困中。我军应战至夜,突围而出。是役敌伪伤亡五十余名,我军伤亡数目略等。老人仓虽沦为敌伪据点,然迄今敌未敢再出。又三月下旬,淮阴淮安之敌逐日向我淮宝区推进据点,企图蚕食我军根据地,四月初已进至顺河集,企图进占高良涧、蒋坝之线,控制洪泽湖东岸,对我作更大之危害。我军于四月初袭击顺河集之敌,敌退至陈集。四月十日夜我军大举进攻陈集,亘一昼夜,敌三路来援,复放射糜烂性瓦斯以自救,十五日天明我主动撤退,敌我伤亡均重,是役后敌向南推动之计亦不得不自动放弃矣。

(三)今春敌寇扫荡盐阜区之际,二月下旬即密布据点,计二月末到三月初,在不及两县范围之地区即新增据点六十 余处,妨害我军民居住活动甚大。我军乃于三月中旬复发动拔除据点之反击战。三月二十五日我军进攻阜宁西之陈家集,战斗当夜开始,敌据屋顽抗,继以火攻,战至天明,敌不支突围。阜宁城之敌来援,亦被我军截击于中途。是役敌卅五 师团之?智也中队计八十名全部歼灭,伪军一部亦同归于荆我军伤亡计营长以下百五十余名。除了此役以外,还有八滩单家港建阳诸地之著名战斗。敌不得已乃紧缩其据点,将新增之六十余据点减至十一处。敌寇密布据点,即所谓钉铁钉之政策。我军拔除据点,即所谓拔出铁钉之战术。钉铁钉之力甚大,拔出之力必超过之,始克有济。战斗之凶恶残酷可以想见。

(四)今春三月十六日淮海区敌寇分兵十一路,计敌兵千余人,包围我进驻梁岔之部队,企图以铁壁合围全部歼灭我军。我军闻讯,灵活转移,跳出包围,敌跟踪追击,复于十 七日续行第二次合击计划,双方遭遇于涟水老张集朱杜庄一 带,激战半日,我军复于黄昏后突围,转移至跞皮镇刘老庄等地。十八日晨敌三度合击,我军先头部队安全突围,而后卫陷入重围中。我军乃就田野间之交通沟进行拒抗。第一阶段,我军进行突围,屡次与敌肉搏,均无效,乃决心固守待援。第二阶段敌见我转攻为守,欺我废弱,以大队骑兵向我猛冲,为我军击退,其冲至防御工事前沿之敌,下马肉搏,均为我刃毙。第三阶段,敌悉知我仍不易与,乃选择较远距离,重新配备火力,以机枪大炮集中放射,对我进行火力毁灭。是时敌寇知我军已突围无望,乃妄想降服我军,无耻的伪军乃开始其招我投降的火线喊话。我军将士坚不为动,乃从容将机枪步枪折毁,并将文件杂物付火,将忠骸掩埋后,乃集中未伤者之廿余名进行最后之突围。战至下午五时,终全部殉国。此我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第四连全部,连长白思才、副连长石学富、政指李云朋、文教孙尊明、排长尉庆忠、蒋员连、刘登甫等以下计八十二人,无一投降者,无一生还者。鸣呼壮矣。敌寇虽歼灭我军一连,其损失亦相近。此役敌寇所获者无一可用之武器和杂物。伪方传出消息,敌军对于我军壮烈殉国之牺牲精神,深致敬佩。当地人民于战后三日内,即将忠骸举行公葬,题为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之墓,谒者无不低徊流涕。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惟本军转战敌后,长年累月,应与敌之包围作斗争,切忌陷入敌之重围。此战术上之重点,本军将士宜知所警惕者也。

(五)四月二十四日我军进攻运河西岸之洋河镇,经六小时战斗,歼灭敌伪军四百余名,残敌据房屋顽抗,我军以洋油火攻,房屋全毁,敌寇无一得脱。当我军在洋河镇上向民众收集火攻材料等,均照价给钱。洋河固苏北大镇,长十余里,战斗前后我军秋毫无犯。而后洋河伪军给罗圩伪方信称,洋河一战,人心大变,并谓新四军固不仅以力服人,且能于作战混乱之际,表现其严明之纪律,如此服人以德,谁不钦佩云云。

(六)苏南我军于四月十五日奉令渡石臼湖(溧木之西高沟以北)西向游击,十七日进至明觉寺附近,当被敌寇发觉,天明时敌寇四路包围,双方遂于石臼湖东冈前堡新张家小赵王家东王?之线,发生肉搏激战。敌寇企图全部压我投入石臼湖葬身鱼腹,我军背水抗敌,士气倍增,激战至夜,我军全力突击明觉寺方面之敌,敌不支溃退,撤围而去。我军当夜安全执行渡湖西进之原定计划。

战局平衡,分散兵力,巩固其占领之点线,集中兵力“扫荡”其攻击之目标,此敌寇战法之大要也。全面出动,以包围我军之根据地寻求我主力决战,此敌寇“扫荡”初期之动作也。密布据点,进行封锁,布署不断之大小合击,以肃清其占领地区附近之我军,巩固其已得阵地,此敌寇“扫荡”中期之部署也。“扫荡”末期,则进行所谓篦梳式之“清乡”,其目的不在打击我之主力军,而以全力摧毁我方之党、政、群众组织,厉行其归化运动,即所谓政治“清乡”是也。

敌寇进军之初,先以军事镇压,火烧掳掠,无所不至,继则进行其怀柔政策,以“反共”口号掩饰其毒谋,妄图使居民健忘而堕入其彀中,伪方上下,则为虎作伥。敌寇之分区“扫荡”,为敌寇兵力不足之证据。敌寇“扫荡”时期有继续至二月以上者,虽较过去为更持久,但终不能弥补其时间之中断。敌寇之施用毒瓦斯以及所谓三光政策怀柔政策等,均为敌寇外强中干、力量不足,对我无可如何之表现。此一年来敌寇“扫荡”之规律也。敌寇之所得,在予我根据地以极大之破坏,予我部队以相当的损失,但不能予我以根本歼灭。

敌寇之所谓胜利,盖暂时之胜利,军事掳掠之胜利,战术上之胜利,而战略政略上之失败则与日俱增。敌寇亦自知之矣。

分散游击以削弱敌集中之优势,集中兵力以突击敌之薄弱部门,此我军反扫荡之战法也。“扫荡”初期避免正面恶战,而必予前进之敌以阻滞。“扫荡”中期,相机击敌而必予敌新建之据点和封锁以适当平毁。“扫荡”末期,则必予敌以有力反击,并痛击伪部,以剪除敌寇之羽翼,歼灭敌寇以动摇伪部之心胆。我军抗敌有方,则伪部人心思汉,此乃事理之必然。

我主力为反扫荡的骨干,灵活转移,在适当时机予敌以致命打击,地方军之时隐时现,零整互化,民兵就地游击,就地坚持,神出鬼没,及于敌伪之卧榻居室,构成敌伪之日常恐怖。三者互相配合,互相转化,使敌伪难于捉摸。敌伪虽强大,终必低首于此。在军民联合打击之下,“清乡怕不清,扫荡白费心。”此为敌占区人民之民谣,实为对敌寇扫荡之正确结语。“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新四军,新四军,你为人民死,人民得你生,大家来参军,”此为华中人民要求参军前线之歌谣。盐阜区士绅慰军大会,其传单有云:“运用游击战术,不断打击敌人,时分时合,神出鬼没。或攻或守,将卒用命,民族精神,发挥无余,民气鼓励,收效甚宏,于此足知中国之不会亡。”阜宁国民党书记长某君称:“敌寇以泰山压顶之兵力‘扫荡’新四军,新四军能保全主力,已属难能可贵,不料又大举反击,恢复失地,足抗战必胜之前途。”

淮海士绅见农抗会领导之民兵活动,使敌不敢下乡滋扰,盐阜区士绅见民兵作战得力,土匪乘机窃发,为民兵削平,交口称誉“党政方面有远见”,并谓“始知减租减息扶助工农政策为抗战建国之大端。共产党能担负艰巨,又能让人民同享其成,乃知我等以前之不满,属于浅见”云云。救国会领袖邹韬奋先生适来华中,亲见反扫荡军民合作情况,指出“新四军与士绅朋友密切配合,能于生死之际互相信托,于敌伪高压之下,毫无背离,此乃中共统一战线政策之伟大成功,绝非谄言。余不亲到敌后根据地,余亦不信能做到如此成功之地步。”苏中有九十老人某君自言:“几十年来,数经世变,凡大战兴起于城市,匪乱必起于乡闾,战祸之直接损失尚小,战祸引起之兵荒匪乱使人民受祸甚大,不料苏北处在经常与敌伪对战中,大军转移吾村,月必数至,甚有日必数至者,而乡闾秩序井然,无跑匪畏兵畏匪之累。此乃党政办事之得法。

战后之天下太平可于此卜矣。”沪上文化界某君等获悉反扫荡中我军与苏北友军配合作战的情况,为之大乐,远道驰出,申其敬佩。以上为人民对本军之评论,其于本军之缺点或略而不言,或嘉其长而宥其短,或言其大而忽其校以本军之实况当之,自省仍有愧恧之处。然而反顾国人中间,亦有人以“游而不击”的蜚语,诋毁本军。古人云,止谑莫如不辟,止毁莫如自修。本军素以此义自励。但上述人民之言论,固系公正之判词,当为国人所共鉴。

克服困难,迎接胜利,抗战第七年,时局对日寇必日益不利,其疯狂镇压敌后,必日益加紧,严密扫荡必然来临。本军决心不惜重大牺牲,换取坚持敌后支撑全面抗战之代价。本军损失固无可避免,而敌寇亦不能不付出重大代价。战局之必趋更加严重,此困难之一面也。

抗战第七年,华中根据地平原地区甚大,战局时紧时驰,尚有喘息余地。今则敌我战区趋于狭窄地带,寸土必争,进退皆非易事,游而不击者必亡,击而无力者亦必亡。既游且击,击必得力,此本军在敌后生存发展之道。违者必降,为敌寇之降虏。其证例甚多,无庸列举。惟本军在武器拙劣和弹药缺乏的条件下,向强大之敌寇作战,故战斗之夜间性、白刃性、流动性、短促性、群众性表现最为明显,伤者多重伤,重伤者多死亡,此医药缺乏之所致,此困难之又一方面也。

自皖变以来,迄今仍有友军不断予本军以高压,我五师六师方面完全处在两面被夹攻之地位,我四师亦常在被友军袭击状态之中。本军忍辱负重,不愿轻启事端,扩大事态,一 切仅限于严正的不得已的自卫。去秋浙赣路战役爆发,苏南皖南友方千里撤防,本军无一兵一卒南进,此为铁铸之事实,为江南友军官兵地方绅民所目睹者。如何加强民族团结,援助敌后抗战之孤军,撤消摩擦方案,放弃特务政策,此本军所馨香祈祷者也。国内关系僵持不决,友军煎迫迄未停止,此本军处境困难之又一方面也。

近年法币贬值,百物飞腾,敌后部队给养更见困难,去冬以还,本军即采“寓兵于农”之旨,从事生产,力求自给自足。比者黄梅初熟,麦黄菜青,荒地辟而水利兴,耕耘多而收获大,官兵生活略有改善,人民负担亦为减轻,此我军生活之困难,以及如何克服困难之又一方面也。

以上仅就内部外部之困难条件大体言之。本军将士身经数百战,出生入死,一心一德,政治觉悟和战斗能力均历经考验,加以当地各界人民同情环绕于本军者数百万人,人民乃本军之父母,本军乃人民之卫士,故本军虽临万难,信心坚定,始终如一,盖困苦艰难之来,既无可避免,惟奋斗不息,尽其在我者,足以克之。最后之胜利,盖属诸最后之搏战。孟子云,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本军对国家民族之忠悃,庶几近此。如何以民主方策澄清时局,外以适合国际民主之潮流,内以解决多年内争之纠纷,万方有罪,反躬为上,是非混淆,民意是从。是在明达者一转念间耳。抗战六周年,胜利在望,克服困难,以迎接新时代之胜利,本军将士谨以此自勉,并待教于国人。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