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境求生

    蕴藻浜是上海市仅次于黄浦江和苏州河的第三大河,与京沪铁路和凇沪铁路共同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此外沪太公路也与其相交,形成上海北郊的水陆交通要道。而蕴藻浜的背后就是大场,若日军突破了大场防线,则可以轻而易举地西取南翔、南下苏州河。
    10月2日,日军第9师团和新增援而到的第13师团向蕴藻浜地区发动猛攻。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激战4天4夜,战场上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焦土一片。6日,日军以重兵从正面强渡蕴藻浜,先头部队迅速构筑起一条约1公里宽的桥头堡,后续部队蜂拥而至,二线阵地很快也失陷,大场直接暴露在侵略者的面前,日军此时在加紧集结部队,准备进攻大场。
    地处战略要冲的大场的守与失直接关系着整个战事的最终结局。大场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还不及罗店的十分之一,但在1937年10月,大场对于凇沪会战的双方而言则是至关重要。开战以来,南京大本营从全国调集到凇沪前线的部队大多在大场集结,然后再开赴各前沿阵地。大场就如同一个圆心,辐射到凇沪战场的每一个据点。
    蕴藻浜战场形势恶化后,担任大场一线守卫任务的中央作战军的处境也日益险恶,苦战竟日,伤亡惨重。南京大本营也已认识到凇沪战势的危急。进入10月份以来,中国政府的精锐部队已有百分之九十投入到了凇沪会战之中,而作战部队的官兵伤亡十分惨重,整营整连阵亡已不是罕见之事,每日经由兵站送往后方的伤员常在万人以上。日军也遭到了惨重的损失,前期投入凇沪战场师团的伤亡人数已占大半。攻守双方都在增兵备战,寻找战场上每一个可利用的机会,准备进行一场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的拼杀。
    日军统帅部10月20日决定,再以3个师团加1个旅团的兵力组成第10军开赴上海,其任务是在杭州湾北岸登陆,切断中国军队退路,实施分割包围的战略。
    中国军队也作出了相应的调整和部署,从西南开来的援军陆续抵沪,总兵力达70万余人。为配合九国公约国国际会议的召开,引起国际舆论的同情与支持,中国统帅部决定从10月21日开始实行全线反攻。
    南京大本营将反攻的重点选在了蕴藻浜,蕴藻浜反攻成败将直接关系到中国军队在凇沪战场上的几十万官兵的生死存亡。据战场情况分析,日军因远途跋涉,且连日猛攻而弹药体力消耗过大,大本营试图抓住这一有利战机,乘日军疲惫和进展延缓的时候,集中兵力向蕴藻浜南岸的敌人发动猛烈攻击,力争把敌人压制和消灭在江边。
    这是一次求生和求胜的拼搏,也是凇沪战场上中国军队的最后一次战机。蒋介石批准了在蕴藻浜实施反攻的计划,21日,全线反攻开始。但是,日军也看到了夺取蕴藻浜控制权的重要性,他们加紧在蕴藻浜发动攻势的布署。而10月21日这一天,恰巧也是日军计划发动攻击的日子。
    几乎是与中国军队在蕴藻浜发动反击的同时,日军也发布了进攻命令,且在时间上还提前于中国军队。双方于当日在前沿阵地上展开了空前规模的激战。在实战中,中国军队的装备相形见绌,虽竭尽全力,付出沉重代价,作战却没有取得理想进展,与战略反攻的预期目标相差甚远。
    10月24日,日军开始调集主力部队,向大场地区发动猛攻。中国军队在守卫大场战斗中,发扬军人誓死为国的精神,面对数倍于己且装备精良的敌军毫不示弱,他们斗志昂扬、冲锋陷阵、白刃搏杀,毙敌千余人。指挥部也不惜动用血本,连续组织几路大军阻止日军,官兵伤亡达三分之二,中级指挥官的阵亡数也已达到一半以上,但整个战局却没有发生决定性的改观,大场仍在险境之中。
    25日,日军以3个师团兵力猛攻大场,闸北和江湾一线完全处于日军炮火攻击之下。日军用强大火力攻击正面的18师阵地,18师虽顽强苦战,但终因阵地大部被毁,兵力伤亡殆尽,已无法继续坚守防线。师长朱耀华眼见江山被敌寇践踏,在悲愤绝望之下拔枪自杀,壮烈殉国。
    10月26日拂晓,中国军队开始后撤,随后日军攻陷了大场,沪宁铁路被切断,使中央作战军处于四面受敌的境地。
    从9月末到10月所进行的蕴藻浜战斗,是整个凇沪会战中的最高潮,其炽烈和残酷程度都达到了极点。中国军队将蕴藻浜的反攻战看成是有可能缓和或扭转凇沪会战战局的最后机会,全体参战官兵虽装备和人员都不及敌人,但士气旺盛,他们抱着“一寸江河一寸血,一寸国土一寸金”的信念,在日军猛烈炮火攻击之下毫无惧色,坚守阵地,死战不退。士兵们将战死者的尸体层次垒起,筑起“人体阵地”阻击着敌人,常常是一个连、一个营最后只有几人幸存下来,但即使是只有一名士兵还活着,就仍死守在阵地上,顽强地坚持着,不让敌人通过。这是一场继罗店争夺战之后的又一场激烈程度罕见的、伤亡异常惨重的恶战。
    大场失陷对中国守军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日军开始乘机南下推进到苏州河北岸,日本飞机在上海市区上空低空飞行,疯狂地扫射轰炸闸北地区,闸北沦入一片火海之中。
    此时,在蕴藻浜反攻中担任主力的中央作战军已陷入四面被困境地,退路有随时被切断的可能,如不及时迅速撤出,这几十万官兵就面临着被合围的命运。在这样的情形下,中央作战军从10月26日起,主动放弃了从北站到江湾之间的阵地,除留下第88师谢晋元团固守四行仓库和北站外,其余人马向沪西方向转移,沿苏州河南岸经江桥镇至南翔,与在那里的左翼作战军汇合,构筑工事,设立防线,以图再阻止日军前进。

 

八、八百壮士

    大场失陷后,日军蜂拥南下,中国守军在闸北的阵地侧背同时受敌,处境艰难。蒋介石此时仍寄希望于通过“国际调停”来缓解目前的局面,他知道布鲁塞尔会议将于11月初召开,按会议议程将讨论“制止日军在上海侵略行动”的问题。蒋介石此时的想法是要在布鲁塞尔会议召开时有一支中国军队留守在上海。以此向国际社会表明闸北仍在中国军队坚守中,日军并没有完全占领上海,希望以此引起英美各国对上海局势的同情与重视。因此,为达到上述政治目标,必须要在闸北留守一支精锐部队作为象征。第3战区司令部决定将第88师524团的一部留下,再配属必要的特种部队,由团副谢晋元率领,坚守地点则选在了紧依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
    这是一座坚固建筑物,原为大陆、金城、盐业和中南四家银行共同投资兴建的储备仓库,故称“四行仓库”。它的东边是公共租界,南临苏州河,隔河相望的也是公共租界地段,西面和北面则是未被外国人租借去的中国地界,而四周则是一片低矮的民居平房。
    10月27日凌晨,谢晋元率部进入四行仓库,此时中国守军主力已经在夜色中退尽,苏州河以北逐渐为日军所占,谢晋元的部队就像是一支“孤军’,坚守着一座“孤岛”。
    谢晋元对全体士兵进行了战前动员,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是中国人,要有中华民族的志气。现在四面都被日军包围了,这个仓库就是我们的根据地,同时也可能成为我们的坟墓,但只要还有一个人在,这片土地就是我们中国的!”他的话极大鼓舞了士气,官兵们知道,最高统帅部在看着他们,全上海人民在看着他们,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也都在看着他们。在谢晋元的带领下,大家抓紧时间抢修防御工事,加固阵地,布置兵力,调校火力配备,士兵们枕戈待旦,作好了应付敌人进攻的一切准备工作。在抢修工事时,有一位欧美记者从窗外询问中国守军有多少人,谢晋元随口答道:“我们有800人!”“八百壮士”的英名就此传开来去了。
    天明后,日军发觉中国守军已经退出上海市区,便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接近四行仓库时,遭到了谢晋元部的迎头痛击,当场就有几十名日军士兵倒地毙命,其余日军迅速后退,因不明守军情况,一直没有再进攻。数小时后,日军组织兵力开始对四行仓库发起大规模攻击。因四行仓库紧靠租界,日军也怕引起国际争端,不敢轻易使用重武器,只有靠步兵冲锋。“八百壮士”同仇敌忾,英勇还击,粉碎了日军的轮番进攻。
    “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的消息轰动全市,极大地鼓舞了上海人民,他们群情激奋,成千上万的人在苏州河南岸隔水观战,默默地向壮士致敬,每当日军被击退时,人们就发出由衷的欢呼声。
    中国守军在四行仓库的英勇行为使日军指挥官大感意外,也激怒了日军统帅部,下令要尽快攻取四行仓库。日军集中火力猛攻,并采取了白天强攻与夜间偷袭结合的战术,但在守军的机智英勇还击下都以失败而告终。日军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他们改变了战术,用高音喇叭反复向坚守在仓库中的中国官兵喊话,要他们缴枪投降,但每次都是在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高音喇叭再也发不出声音了。日军耍出新花招,他们在仓库北面放火烧房,浓烟烈火直朝着中国守军滚滚扑来,借着浓烟日军发动进攻。谢晋元临危不乱,他组织人力用仓库内的消防设备将大火扑灭,日军的进攻没有取得任何成效,反而损失了不少士兵,不得不停止行动。
    28日晨日军又恢复了疯狂的正面攻击。此时在四行仓库周围乃至在整个闸北地区,除了租界内的英国“米”字旗,就是日本“太阳旗”。正在苏州河边观战的一名中国小姑娘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立刻产生一个愿望:要让中国的国旗飘扬在四行仓库楼顶上,向侵略者表明这里是中国神圣的土地,中国人民是永远不可战胜的!当晚,她把一面临时制作的巨大中国国旗紧紧地裹在身上,外面套上童子军制服,巧妙地穿过日军的重重包围,在夜色的掩护下冒着生命危险渡过苏州河,把一面寄托着中华民族希望与嘱托的国旗交到了谢晋元手中。
    次日,当太阳升起时刻,一面中国的旗帜在金色阳光中于四行仓库楼顶上高高升起,迎风招展,士兵们在晨风中庄严宣誓:“闸北的领土和主权永远是属于中国的!我们要与国旗共存亡,誓死不投降,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
    上海人民看到了在四行仓库上飘扬的鲜艳旗帜,他们无不备受鼓舞、情绪激动,这面旗帜是上海抗日军民不屈不挠精神的神圣象征。
    日军指挥官也看到四行仓库顶上的中国国旗,他恼羞成怒,组织火力猛烈向楼顶射击,开始了又一次的攻击,但旗帜仍在枪林弹雨中高高飘扬。
    谢晋元率“八百壮士”孤守四行仓库的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受到全国爱国抗日军民的积极支持和高度敬仰;“八百壮士”爱国壮举也受到了国际舆论的同情和赞扬,英美许多报刊都及时报道了守军的情况。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任英军驻沪总司令的史摩莱特少将不无感慨地说:“我们都是经历过欧战的军人,但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比中国壮士最后保卫闸北更英勇、更壮烈的举动了!”租界的英国军人也多次表示愿帮助坚守四行仓库的中国守军退人租界,并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但谢晋元谢绝了,他坚定地说:“我是一名军人,身可死但枪不可离,没有命令虽死不退!”
    苏州河畔这座已遍体鳞伤的灰色建筑物,仍在硝烟中巍然屹立着。10月30日坚守四行仓库的战斗进入了第4天,从中午开始,日军以优势兵力,从西面和北面同时向四行仓库凶猛地扑过来,守军用机枪猛烈还击敌人,日军用轻便的橡皮艇接二连三地登上岸,壮士们居高临下阻击,许多日军刚一登陆就被击毙。敌人死伤众多,幸存者在苏州河中挣扎,进攻又没有得逞。
    这时,88师接到了南京大本营的命令:四行仓库的坚守行动已达预定目的,命令壮士们即日撤离。按照命令,谢晋元降下楼顶上的国旗,率部于31日零时从坚守了4天的四行仓库撤入英租界。“八百壮士”坚守孤楼4天4夜,共击退日军6次围攻,击毙敌人200余人,击伤者无数,还击毁敌战车2辆、小艇数艘。中国守军37人壮烈牺牲。四行仓库坚守战在战争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


九、最后防线

    10月底,南京大本营根据战局需要把凇沪战区划分为左右两路作战军,分别由陈诚和张发奎指挥,并在苏州河一线组织起新的防线。
    自从罗店失守、蕴藻浜反攻失利后,黄浦江上游的苏州河成为中国军队防守的最后防线。
    日军第9师团在攻占陈家行后,冲过蕴藻浜和凇沪铁路,直插到苏州河北岸,其最终目标则是从沪西强渡苏州河,与第3师团、第101师团汇合,从三面迂回包围切断中国军队的退路。攻占大场的日军向南推进时,中国第3战区司令部电令担任庙行、江湾和闸北的第87师、第36师和第88师撤出现有阵地,在苏州河南岸建立新的防御体系。这3个师自从八一三事变开战以来一直坚守阵地,没有丢失一寸国土,但这时只得离开坚守了70多个日日夜夜的钢铁阵地。松井石根指挥的“上海派遣军”在攻克大场后也有意放慢了速度,他们在等待第4次增援的第10军从杭州湾登陆。苏州河两岸,两军隔河对峙。
    10月30日,日军在苏州河北岸发动了总攻,一场声势浩大的攻击和阻击战沿着延绵10多里的苏州河南北展开了。
    日军先用远程大炮从闸北和江湾向沪西中国军队阵地发射,再以轰炸机低空飞行向南岸投弹。中国守军则用机枪。手榴弹等轻武器奋起反击强渡过河的日军,一时间苏州河两岸枪炮齐鸣、子弹横飞,50多米宽的河面被燃烧的烈火映红了。
    31日天刚亮,日军施放烟幕,随后100多名步兵在火力掩护下开始从北新泾偷渡。日军的行动被中国守军发现,一阵激烈的对射后,首批登岸的日本军大半倒在岸边,余下的被赶下河;午后,日军在东端周家桥附近故伎重演,但又遭失败。这一天在苏州河沿岸有多处日军偷渡,中国军队顽强抵抗,日军几进几退,双方在弹雨中拼杀争夺。有两次日军已登陆成功并展开设防,中国守军发起反冲锋,将日军挤压在河边,最后全部歼灭。
    入夜,日军在夜幕掩护下于周家桥以西的刘家宅一带再架浮桥偷渡,与守军税警总团发生激战。第8军军长兼税警总团总团长黄杰亲自到前线指挥反击,敌军以异常猛烈的炮火压制守军,掩护步兵渡河,阵地被日军突破。到天色渐渐发白时,日军的增援部队已不断登上河岸,双方转入巷战,逐屋争夺,几度肉搏,血流成河。在这一天的残酷战斗中,税警总团有2000多名士兵伤亡。
    11月1日,大本营命令第36师接防周家桥一线。交防之前,税警总团再次组织兵力反击刘家宅的登陆日军,黄杰总团长亲临前线督阵,并要求将阵地夺回后才能移交。支队司令孙立人指挥第5团在友军配合下发起进攻,与日军血战7个小时,消灭不少敌人,残余几十名日军被逼到了河边。正在此时,又有两个联队的日军强渡登陆,第5团已是伤亡大半,筋疲力尽,无力再发起冲锋了,在日军不断增援的情况下最终也没有能夺回刘家宅阵地。
    松井石根将强渡苏州河的主攻方向定在了周家桥上游约10里处的姚家宅,当周家桥战事激荡之时,集结在姚家宅的大批日军主力开始了渡河行动。
    空前惨烈的炮击和轰炸拉开了渡河战的序幕,跟着是大批日军步兵的强渡冲锋。守卫在姚家宅一线的第61师日前已筑好的工事在炮火中被毁了大半,土兵们在没有掩体的战线上英勇顽强地阻挡着日军的前进道路,在血火弹雨中个个舍生忘死,冲锋与反冲锋如同是潮涨潮落。
    61师经过近一天苦战部分夺回了被日军占领的阵地,但也遭到重大牺牲。全师参战人员4500名,其中伤亡者就达到3000人以上。这天正逢天降大雨,战场上血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每一片积水都被染成了红色。
    苏州河攻防战在激烈进行的时候,日军第10军在杭州湾登陆了,从凇沪战场南翼杀向中国守军的背后。
    指挥6万日军登陆的是柳川平助陆军中将。11月2日,登陆部队在海军第4舰队护卫下,分乘百余艘战船,气势汹汹杀向沿沪战场。同时,日军统帅部又从华北抽调了近2万兵力,从大连由水路加人“上海派遣军”,在凇沪战场后方的长江白茆口登陆,对中国守军形成南北夹击的钳形攻势。这样,到1937年11月初,日军投入凇沪战场的总兵力已达到30余万人,比在华北的兵力总和还要多,此外还加强了海上作战力量。
    11月5日早晨,日军在喇叭状的杭州湾北岸朝着金山卫一线展开了登陆攻击行动。
    日军先以飞机用雨点般的炸弹对海岸线实施纵深轰炸,随后用强击艇向海岸冲击。紧接着登陆战在全公亭、金山卫、金山嘴和清任等地同时展开。而此时面对日军6方之众登陆部队的,却只有2个连的中国守军。
    凇沪战役刚打响时,第3战区为防止日军在沿海登陆,曾专门设置了4个师外加1个旅的杭州湾北岸守备区,归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指挥,但随着凇沪战役战局的发展,特别是上海方面战事日益吃紧,守备区的几个师先后都被调往上海方面作战了,留下的只有2个连的正规军和少量地方武装,以致几十公里的海岸线防守空虚,造成了难已挽回的后果。尽管守军人人殊死抵抗,但终不能阻止日军登陆。
    日军第6师团在谷寿夫率领下,从金山卫城登陆后便急不可待地向松江城作纵深推进,冲在全军的最前面。其他各师团也相继跟进,直扑各战略要地,像野马般地向着苏州河南岸的中国军队实施大包围。
    第3战区司令部和南京军事大本营令负责右翼作战的张发奎调兵阻击。张发奎急调第62师主力、独立第45旅和第79师前去阻击日军,同时又命令时在青浦的第67师迅速向松江靠近。
    这一切应急措施都为时已晚,日军在几乎没有有效抵抗的情况下源源登陆并大步长驱北上。此时松江已经陷落,日军正向青浦和昆山推进,从南到西对上海实行迂回包抄,切断上海守军后路,同时又控制了杭州湾至太湖一线的战略要地,随后位于太湖南岸的南浔镇也落入敌手。如此一来,切断了京沪铁路和沪杭铁路的日军就控制了长江下游的水陆交通线,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松江是沪浙两地的咽喉,日军攻克松江,就等于断掉了中国军队从上海战场向西、向南的退路。日军南北夹击,对中国军队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局势更为不利。凇沪战局急转直下。
    11月13日,从华北调来的日军第16师团在中岛今朝吾陆军中将的率领下也乘船进入长江口,在长江岸的白茆口、浒浦口一带登陆,直接进入到中国守军背后。
    左翼作战军总司令陈诚派第40军阻击日军,双方在白茆口、浒浦口发生激战,但最终还是被日军突破了防御,南翔、嘉定、太仓、福山、昆山和常熟相继陷落,19日,日军进占了苏州。也就是在这一天,吴福国防线为日军突破,23日,日军开始向锡澄国防线发动进攻,其目标直指南京。
    从日军在杭州湾登陆成功后,南京最高统帅部已料到日军的企图是从太湖西攻南京,蒋介石令刚抵达湖沪战场的川军第7军向吴兴推进,并把主力放在广德,这里成为凇沙战场的最后一个堡垒。
    在广德担任正面防守任务的是145师,11月27日,师长饶国华刚将部队布防完毕,日军就发起总攻,向中国守军的阵地倾泻了成千上万吨的炮弹、炸弹。地方部队的武器装备本来就落后于中央军,而比日军就差得更远了,但全体官兵们都怀着一腔中华民族的热血,面对凶残疯狂的侵略者毫不畏惧,以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殊死抵抗。日军在广德遭到了自登陆以来最猛烈的反击和最惨重的伤亡。
    日军指挥官调集强大火力向守军阵地发动持续不断的野蛮轰炸,致使中国军队损失巨大,并且被切断了补给线。这时日军又侧面实施包围。饶国华的指挥部三面都是敌军,不得不全线后撤。
    11月30日,广德失守,饶国华率仅存的一营土兵仍在顽强组织反击,最终被包围在十字铺据点内。日军派出军使劝降,饶国华手握军刀对部下庄严说道:“我从此事变之日起,就渴望能到前线杀敌,洗雪国耻、收复失地。八一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我幸能如愿,奉命出川抗战,引为平生快事。我们一定要血战到底,收复失地,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绝不能在日本人面前屈膝示弱,给中国人丢脸!”饶国华提笔写了绝命书:“军人胜则生,败则死,绝不投降敌人!望我部官兵奋勇杀敌,驱寇出境,还我国魂,完成我未竟之志!”随后饮弹报国。
    攻克广德后,日军继续北进,一部直指宣城、芜湖,主力则经郎溪直扑南京。至此,凇沪会战结束。


十、永远铭记

    凇沪会战自1937年8月13日始,至11月下旬止,历时百余日。
    这次会战是中国军队首次采用大规模集团军作战方式对搞日本侵略者。在凇沪会战中,中国方面先后共投放20个军、50余个师,加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税警总团和部分地方保安团队,共计70多万兵力,伤亡20余万;日军投入2个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队14个师团,加上其他直属特种部队,总共30万人,伤亡5万多人。此外日军还使用了各种先进武器装备及军舰百余艘、飞机400多架,战车和大炮也在数百以上。
    在会战中,中国军队的广大爱国官兵们,以英勇的气概、不屈的精神和誓死卫国的使命感,同仇敌忾,凭借顽强的毅力和意志,在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抗敌沙场上,前仆后继,用鲜血和生命筑起了一道道血肉的长城,在中华民族后侵略史上留下了令人难以忘怀的光辉一页。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