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清楚这场官司要打多久,谁也不敢保证最后的结果一定能大快人心,但来自浙江、湖南等地108位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国家赔偿请求诉讼原告团已别无选择??

继续申诉


?   “这是自去年8月11日提交诉讼以来的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因此格外引人瞩目。我国新华社、《光明日报》和当地《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时报》,东京电视台、富士电视台等各大媒体纷纷派出记者追踪报道。”2月18日晚,记者通过国际长途电话,从原告团总代表王选口中了解到,103号法庭为东京地方法院最大的审判庭,原只容纳78人,这天一下子增至110人。开庭后不久,外面仍有许多人争相涌入。其中,有华人、国际友人,但更多的是日本人。

    在战争结束50年后,在日本??“二战”期间最大的侵略者之一的国度上,一场没有硝烟的中国民间与日本政府之间面对面的较量又一次拉开了序幕。

?(一)

?  下午3时30分,来自中国浙江省的两名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胡贤忠和王丽君先后出庭陈述。王丽君来自义乌市崇山村。1942年在她十岁时,日军细菌战部队派飞机在崇山村撒下了大量带有鼠疫细菌的谷物。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崇山村三分之一人口约四百人死于这场鼠疫。其中有二十来户人家全家死绝。

?   王丽君在法庭上控诉说,她一家有七口人,两个姐姐和哥哥在两个星期里先后病死。不久,日本军队进村,把众多病人带到一个名叫林山寺的古庙里隔离起来。其中一个名叫吴小奶的18岁少女,被日军用刀活活剖腹,取出内脏。此后,日本军队烧毁了整个村庄,并开枪打死了不少前往抢救家产的村民。王丽君还说:“我们并不是为了钱才来日本诉讼的。首先,比任何都重要的是,我们要求日本政府承认日本军队曾经进行过细菌战争的事实,并且承担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正式地谢罪。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求把日本军队曾经干过的这种畜牲般的罪行,在历史中加以明确,让日本的年轻一代认真了解这段历史。这次,我们代表崇山村民,代表中国人民进行诉讼,我们要用赔偿金在曾经发生过细菌战争的村庄建立历史经念馆,让未来的人们通过纪念馆了解历史。”

?   来自宁波的胡贤忠也在法庭上作了陈述。他先高举原宁波原告代表钱贵法披着黑纱的遗像,愤怒地向法官和旁听民众说:“钱贵法是活下来的宁波细菌战的历史见证人,他本来要亲自到日本来出席第一次开庭,并作为宁波的原告代表在这个法庭上陈述意见。可非常不幸的是,就在钱贵法拿到护照,距赴日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的时候,他病倒了。1997年12月16日,病魔终于无情地夺去了他的生命。钱贵法直到临终之前,躺在病床上,还说不能够饶恕日本军队发动的细菌战争……”胡贤忠说到这里,法庭上唏嘘不已。然后他又指出:1940年10月下旬在他八岁时,日军用飞机在宁波市中心开明街一带,撒下染有鼠疫菌的跳蚤和谷物,他的父母和姐姐、弟弟先后染上鼠疫去世。

    最后,担任108位中国原告团总代表的王选在法庭上指出,面对如此重大的战争犯罪事实,日本政府至今仍不认罪,并多次加以隐瞒和抹煞,天理难容。她要求法庭作出公正裁决,日本政府必须向中国受难者谢罪,并赔偿经济损失。

?   “法庭气氛庄严、肃穆,按理从不允许鼓掌,但这次例外。原告团代表慷慨激昂、声泪俱下的陈述,多次赢得旁听民众阵阵掌声。”先后在日本三重大学和筑波大学留学深造的王选说一口流利的日语,法庭上长达近三千字的发言稿就是她用日语完整陈述的,效果特别好。“开庭时我非常激动。一开始,当我声明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子孙、本诉讼中日军细菌战六个受害地之一中国浙江省义乌市崇山村的原告身份时,泪‘哗’地一下子涌了出来。后来,讲到1942年,396个崇山村民死于日军细菌战引起的鼠疫,祖父一家先后死八个人,13岁的叔叔也不幸早逝时,泪又控制不住了……就这样,我先后三四次说到伤心处,痛哭不已……”听说,三个法官边听边认真地点头,其中两个还不时用手擦眼睛,他们也哭了。

    同时,作为原告团总代表的王选指出,五十多年前,日本撒下的细菌和由此引起的鼠疫,至今并没有在中国的受害地绝迹,至今仍对中国的环境和中国民众的生命产生威胁。原告团要求日本政府正视这一事实,并强调,细菌战不是历史,而是不可回避的现实。王选回忆说,当她提出这个观点时,被告日本政府的三个代表的头垂得很低很低……

?(二)

?   事后,社会各界对这次开庭予以较高评价。正出国在日本的南京大屠杀历史见证人、全国人大代表刘彩品听完王选的陈述,连连夸奖道:“说得好,非常好!”2月17日,由日本全国212名律师组成的中国受害者辩护团和中国原告诉讼团在律师团审判报告中称:“昨天,第一次731细菌战审判获得成功,预定程序全部结束。”

?   在此之前,日本律师团已与中国原告团、日本“日军细菌战历史事实调查会”一起,联合于16日上午前往东京首相府,向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递交请愿书,要求日本政府进行赔偿,并对现在仍被隐藏着的731部队和有关机构的各种资料进行公布和挖掘,让世人知道被害的实际情况。

?   请愿书最后呼吁,“恢复被剥夺了的人类尊严,这比什么都重要”。但下午开庭时,日本政府仍要求法院驳回中国原告团的起诉。

被告日本政府代表在答辩书中称,《海牙陆战条约》只规定了交战当事国的战争责任,并没有承认个人受害者对于加害国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答辩书同时指称,战前《大日本帝国宪法》有“国家无答责的原则”。依据这个原则,由于国家权力因素造成的损害不适用于民法。因此,1940年至1942年间日本军队在中国浙江、湖南等地撒播了大量细菌的行为,日本作为国家不承担任何损害赔偿的责任。另外,根据日本民法第七百二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期为20年。如今事件发生至今已过20年,原告已丧失了赔偿请求权。

中国受害者原告团的辩护人士当场提出异议:日本政府依据一百多年前、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制订的军国主义宪法来反驳一百多年后中国受害者的起诉,本身就是一个相当滑稽且明显推卸侵害责任的做法。辩护团人士指出,对于日军在中国实施细菌战的犯罪事实,五十多年来,日本政府一直是处于否认和隐瞒的态度。本次答辩书,是日本政府对于在中国实施细菌战这一犯罪事实首次公开表明的态度,这一态度证明日本政府至今仍拒绝承认对中国细菌战死难者所承担的道义和最基本的责任,同时也否认了日本的侵略战争责任。

“日本政府拒绝作为国家承担细菌战的国家责任,说明日本政府对于日本自身罪恶的纵容,也说明了这个国家的存在对国际社会的和平依然是一种威胁。”2月18日晚,原告团总代表王选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义正辞严地指出,日本政府对细菌战战争责任问题的态度表明日本不是把保护环境、维护人权作为国际社会共同的基本理念和普遍原则来遵守,而是根据自己国家一时一地的利益权衡来利用,这不是一个作为国家社会合格公民的国家应持有的态度。王选还透露,目前她正着手拟定原告团就被告日本政府答辩书的意见书,并译成中、日、英文三种语言,于2月末或3月初在原告代表大会上讨论通过后,向全世界公开发表。意见书将主要论证日本政府改变回避事实的态度,面对事实,从对事实的确认开始认真对待这场诉讼的必要性、意义等。

?   “拒绝承担责任,虽然只是被告在法庭上公布的答辩书的主要内容,但说明政府已经定下了有关对待这次诉讼的基本框框。但请放心,我们将一直坚持下去。”王选听说国内有关媒体,已经以“日本政府拒绝承担责任”为题发表消息,认为“欠妥”。“这标题容易让人误解,不了解情况的中国人民,以为日本已经作出了拒绝承担责任的判决。但事实上,这次不过是首次原告陈述,5月25日、7月13日还将有两次原告意见陈述的机会,原告分别来自浙江义乌市、衢州市、江山市以及湖南常德市等地的被害者代表。开庭还将继续进行,一次、两次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          (三)

?  在结束为期五天的日本之行后,2月19日凌晨,王丽君回到阔别多日的义乌。

?   “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说来奇怪,赴日前我的心情还挺沉重的,就怕自己在法庭上讲不出话来。但到了现场,面对济济一堂的旁听民众,竟什么也不怕了。”66岁的王丽君没读过什么书,当年日军肆意践踏崇山村青山绿水时,她年仅10岁。本正是读书的好年光,却随着受煎熬的亲人、乡邻一起东躲西藏,到如今甚至连普通话都听得嗑嗑碰碰。“这次,幸好有日本律师做翻译,不然……”

?   王丽君深深惦念着在日期间,日本友好人士和她以及所有原告团成员之间热情、友好的氛围。“我在法庭上的讲话由一位日本律师逐字逐句翻译,他个子不高,对我很是鼓励。看我起先有些紧张,就劝我:别慌,想什么就讲什么,没事的。”后来,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王丽君果然镇静地站在原告席上,向旁听民众、向全世界再次控诉了那段地狱般的岁月。

?   历史如昨,沉重而清晰。当听王丽君说到将用赔偿金建细菌战纪念馆时,会场突然变得很静很静,仿佛可以听到法官挣扎的心跳,以及民众呐喊的心声。王丽君一番话音刚落,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我们三个原告陈述意见,无论是谁结束时,听众都拼命鼓掌,法官竟也没有干预。”第一次聚焦在世界的镁光灯下,王丽君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一个人尊严的无价。

?   第二天,在完成记者招待会、证人证言集会等一切预定程序后,原告团还集中游玩了东京的名胜古迹。“因为前一天报纸、电视台都登了照片、出了形象,所以每到一个景点,都有人像老朋友一样向我们点头、握手致意:‘噢,你是中国人,是为细菌战来日本打官司的。很好,很好!’许多人还争着要求和我们拍照合影、留念,有人还真诚地希望我们能胜利、成功。”

?  同为66岁的胡贤忠此次是代表宁波细菌战受害者前往日本东京的。2月19日8时20分,在他前脚刚刚下飞机跨进宁波家居时,记者拔通了他家的电话。除了一如王丽君所说日本友好人士的态度、掌声外,他还特别讲了开庭时一个惊而不险的插曲:“16日下午5进30分左右,开庭快结束时,中国受害者原告团辩护人士问被告日本政府代表:‘请问被告,承不承认日军731部队对中国浙江、湖南等细菌战的史实?’被告代表竟答非所问:‘现在还没必要答复这个问题。’顿时,旁听席轰动了,有人开始大声喝斥……”胡贤忠向翻译打听,才知道旁听民众义愤填膺,骂被告日本政府代表“不是人,是猪、畜牲”,“在中国杀了那多人,还不肯承认”。场上开始出现骚动,场外七个法警连忙冲进来,维持秩序。“当时,场上气氛有些紧张,我心里也捏了一把汗,但很快就平静了。总之,首次开庭开了个好头,在日本形成了广泛的舆论影响。提供无偿支持我们原告团的律师由提起诉讼时的七位增至212位。这是没有胜利的胜利。”

?   日本之行让王丽君、胡贤忠久久不能平静,“日本的空气好,树木茂盛、房子清爽,连地上也干干净净的,看上去很繁荣,很现代”。这也许让他们,特别是一辈子土生土长在农村的王丽君打心眼里感到耳目一新。但他们是否意识到,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战争、屠杀,这样的现代、繁荣也可能会流淌在自己的脚下。
                            (李 艳)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