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两张遗照拍摄于2015年6月14-15日.厦门



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中午,中华保钓协会秘书长黄锡麟先生在家中昏倒,送医不治辞世,享年五十六岁。

记得第一次同黄先生通话,还是在十四年前。其时倭寇正兴,边患甚急,一群志愿者天南海北,凭电话结识联络,相约出战东海;黄先生虽然生于台湾,讲话却没有台湾口音的绵柔,而是吐字铿锵有力,充满行动的决心。我那时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难免有些不切实际的冲动,他丝毫没有摆架子的意思,总是认真地讲解现实条件,以及政治上的束缚。从这个角度上讲,黄先生不光是志同道合的先行者,更是一位耐心宽厚的良师益友。

同黄先生神交数年,后来几度赴港,策划两岸联手,终于有了会面的机会。黄先生非常热情,对行动更是全力支持,只是说到台湾的情形,总不免有些黯然神伤,我也只能相对无言。那时台湾已有族群分裂之忧,不少政客奴颜媚骨,无心护岛,大陆正逢郭徐二位上将当值,也是全军成虎的年代;两岸相互猜忌,都忙于给自己捞资本,能分出多少精力抵御外侮,实在不可描述。大家凭一股纯粹的信念努力坚持,临行时依依惜别,期望能以一已之力,尽力完成那些几近无法完成的任务,却不料这一分开,便再没有机会相见。

今天是元旦节日,我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静静整理十几年的往事,籍此纪念离去的战友。黄先生为了民族利益多次出海,同日舰冲撞搏击,慷慨壮烈之情令人动容;而岛内媚日气氛渐浓,国民党、民进党打压有加,暗箭疾烈,也令人不忍直视。虽然在钓鱼岛海域奋战多年,黄先生却不算政要,也不是富豪,所以没有媒体或官方的关注;不过在我看来,中国损失一位黄锡麟,实在比失掉一个省长、总裁甚至常委之类人物,要可痛惜得多。后者没有了,无非是名单上少一个名字,不久后便会从一堆挤破头的人里,选一个名字填上空缺,甚至有些人早点离去,对国家民族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唯有黄先生这样坚定正直的志士,离开了才是重如泰山的损失。一个人声名地位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正直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回顾十余年风雨历程,心中感想万千,却总难成一言,只能在黑夜中高声吟诵那首无曲的葬歌,为多年的前辈和战友送行。愿黄先生在天堂一路安好,我们相约来世再战东海,不见不散!

越千山兮野茫茫
野茫茫兮涉大江
涉大江兮绝天海
与子同征兮路漫长

越千山
涉大江
绝天海
路漫长
收我白骨兮东海旁!
挽我战弓兮射天狼!

——朱文征





「黄锡麟弹打日寇图」
显示2003.10.09港陆台保钓人士从厦门出海往钓鱼台海域宣示主权,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船舰阻挠。黄锡麟(黄定为)使用强力弹弓用柏青哥的钢珠打击日本海保警察。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