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鞠德源先生用生命告诉我们:知识分子应该怎样爱国,知识分子应该用何种作为爱国?在禁锢不让为的年代,他是一个淌雷者,敢言敢为。他让国人知道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2018年6月10日,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不幸的消息:鞠德源教授,因心脏病突发,于2018年6月9日早晨7点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


我的心情顿时变得十分沉重,留言:鞠德源先生为保钓事业鞠躬尽瘁,噩耗传来,钓鱼岛在哭泣。

鞠德源:祖籍山东文登,吉林扶余县人,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 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毕业,毕业后留校任教。1971年调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任保管组副组长。1980年以后,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任管理部副主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等职。2000年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鞠德源先生为何对钓鱼岛独有情衷?作为学者,他在力争中国领土钓鱼岛的道路上付出了那些心血、遇到了哪些困难而努力前行呢?

2004年7月,《青年参考》记者吴珊冒雨来到鞠德源先生家采访,看到鞠德源先生正在家中的阳台上冒雨奋战。好不容易做完防雨工作,家里却断电了。在对鞠先生的第三次造访中,他们进行了一次清净的秉烛夜谈。

童年的国恨家仇

鞠先生近乎天然的保疆卫土责任感和对钓鱼岛的挂念,源于他童年经历。

鞠德源1934年正月出生在黑龙江省肇源县弥伦屯。他7岁那年的秋天,村子里忽然来了7辆架着机枪、满载日本兵的军车,半夜,日本兵回到村子里烧火做饭,把大人小孩撵到房间的两头。第二天,村里又来了两车日本兵,说要抓一个铁匠,带着汉奸、特务挨家挨户搜查。为避祸,松花江一封江,鞠德源就和父辈们回到了原住地吉林省扶余县刘学窝堡屯。19 44年,鞠德源的伯父又被特务缠住,一阵惊吓之后,伯父得了急症病逝。

祸不单行的是,那年鞠德源不知怎么就发了伤寒,哥哥和七叔也患上伤寒。鞠德源躺在床上十几天不省人事,腿上背上生满褥疮。当时全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伤寒病人,扶余县和农安县成为当时闹瘟疫的两个最严重的疫区。日本投降之后,随 着日本侵华的一些秘密罪恶被逐渐披露,鞠德源和他的家人才得知,伤寒、鼠疫都是当时日本731部队散播的疫病。

“从此国恨家仇都记在我心里,最恨的就是汉奸。”鞠先生说,“日本人再次侵占中国领土钓鱼岛,更让我满腔愤怒 。”

与钓鱼岛结缘

1955年,鞠德源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四年后留校任教,创建了中国古代文书的课程。1970年“文革”期间,鞠德源被下放到江西省余江县人大五七干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而钓鱼岛成为鞠先生念兹在兹牵挂一生的心事,就是这个时候,“那时除了毛选没有其他能读的书,一个班发一份《 参考消息》,我在1970年年末突然在报纸上发现了新华社报道的中日钓鱼岛问题,说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留心搜集这方面的资料。”

1971年2月,人民大学遭遇遣散,鞠德源被分配到故宫明清档案部从事保管、采购、接待利用等工作。当时,日本、北美等海外的留学生已经发起了爱国保钓的行动,而国内还没什么动静。鞠德源给故宫和文物局的领导提建议,把任务直接下达到明清档案部,动员查阅有关钓鱼岛的记录和资料,为外交当局提供主权证据做参考。外交部专门派了个干部来联络这件事,六七人的查阅队伍也开始了工作,而鞠德源却不在名单之中。

鞠德源心有不甘,他到北京图书馆以外交部政治任务的名义借用复印机,并主动承担钓鱼岛资料的复印工作。当时中国社科院、北京图书馆涉及边疆问题的资料,都不能随便查阅,需要有组织证明。但在故宫明清档案部工作期间,鞠德源利用各种时间搜集了边疆史包括钓鱼岛方面的资料,做了系统的阅读。

1979年,国门刚刚打开,美国几个大学组成明清史代表团来华参观故宫和明清档案部,当时的保管组副组长鞠德源负责引导和讲解。参观完留影时,美国著名中国汉学家孔飞力先生意外地走过来和鞠德源握手,问道:您是否愿意到美国参观访问?

艰难的哈佛之行

1982年春,一封哈佛大学的邀请函寄到故宫,鞠德源被邀作为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期限一年。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胡启立得知此事,亲自接见了鞠德源,嘱他此行要多了解、研究美国,甚至以他访问哈佛时的亲身经历提醒他“兜里最少要放25美金的救命钱”。

但鞠德源的访美在历史档案馆却成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人公开放言说,哈佛请鞠去访问,是为培养亲美势力。馆里拖着不给办手续,鞠的出访受阻。无奈之下,鞠德源给中共中央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写信,这封信使得胡启立最终得知此事后,档案馆才放行。

1982年9月初,鞠德源终于到达哈佛,一年的访问交流期间,鞠德源遍访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伯克利大学、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中文图书馆,搜集了西方出版的各种地图资料和中国近代史实。

1991年4-6月,鞠德源再次访问哈佛时,发现了日本御用学者新井白石1719年撰写的《南岛志》,这是日本方面系统梳理琉球历史地理的重要史料。而这部史料,和同年(康熙58年)中国册封史徐葆光撰写的《中山传信录》中对琉球岛屿的分布状况和分界基本一致。两人的书在琉球36岛中都完全没有涉及中国台湾附属岛屿钓鱼岛列屿。“这是钓鱼台列屿主权绝对与琉球(即现在的日本冲绳县)无关的重要证据。更证明了李登辉所说的钓鱼岛属于琉球是伪造的历史谎言。” 鞠先生说。

在日本搜集证据

1989年9月到1991年7月,鞠德源应国际交流基金的邀请得以赴日本京都大学文学部访问。鞠先生的调研课题是日本国集藏明清档案之状况,从事教学之外,他每天到图书馆阅读各种资料,在调查日本集藏明清档案的同时,发现了很多有关中琉、中日、琉日关系的重要史料。

由于在东京外国语大学一次论文演讲中举证了中琉档案关系的重要史料,引起琉球史学者的重视,1990年6月, 鞠先生应冲绳大学的约请来到当地,赴琉球大学访问,报告了明清档案和中琉关系史之构成,成为第一个登上琉球大学讲坛的北京学者。但是,访问期间,鞠德源在冲绳各地见到的日本地图、冲绳县地图和各种旅游手册中都把钓鱼台列屿划入日本版图 ,感到非常愤懑。因此暗下决心,在日本期间,尽量多地搜集日本出版的有关中琉、日琉关系的出版物、论文、地图资料等等。他的工作得到了当地中国留学生的帮助。

冲绳之行后,鞠德源找到中国驻东京大使馆询问某外交官:我在冲绳看到钓鱼岛列屿都被划为日本领土,大使馆有没有向日本政府提出正式交涉?外交官答:钓鱼岛问题过了很长时间了,没有必要再提了。鞠德源又找到大阪领事馆说明情况,孙领事答复说:“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应该引起重视”。为此,鞠德源顶着压力将在日访问期限延长为两年。

在此期间,鞠德源在京都大学图书馆的支持下,系统地搜集了1874年以来日本侵华的全套档案文献,拿到了日本在东亚实行以中国为首要目标的侵华窃土战争的证据。

“有理不说等于没理,外交当局不摆证据是失策的,日本是个讲求证据的国家。在发现权、命名权、经营管辖权3个方面我都已经系统梳理了钓鱼岛的主权证据,其中,以命名传承证据最为有力,因为这个证据日本人根本拿不出来。”鞠德源说,“现在的中国学术界不去做钓鱼岛问题的研究,甚至把它列为敏感问题和官府之学不去触碰,我感到不可理解。现在到了非拿证据出来说话不可的时候了,我要急国家之所急,向媒体和公众传播有关钓鱼岛问题的重要法律依据。”


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上、下)

潜心著书为主权

1994年,鞠德源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退休之后,将自己在哈佛大学、京都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和从其他渠道搜集到的有关钓鱼岛主权问题的重要图籍资料反复研读,潜心十余载,终于在2001年完成110万字、举证120余幅历史地图的《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上、下)专著,该书甫一出版便被外交部拉走5部,曾以钓鱼岛法律问题作为毕业论文的台北市长马英九读后致信鞠先生说:“钓鱼台主权争议是中日两国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大作清楚阐释我国拥有钓鱼台主权的历史脉络,进而凸显钓鱼台主权问题上最基本也是最关键的部分,令人印象深刻,受益匪浅甚为感佩。”

鞠德源,从1971年以来就不间断地搜集主权证据的保钓学者,到2004年已有三十余年。在那个年代,钓鱼岛问题被有关方面列入敏感问题,面临压力可想而知。

《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这本著作的问世,尤其艰难。出书的大部分费用是鞠德源先生自掏腰包。紧接着,卖书问题又困扰着他。2000册书,他只“卖”出了400册,剩下的书在家里堆着,几乎占满了一个房间。无奈之下,不擅电脑的鞠先生只好请助手帮忙上网卖书。不过,效果并不好,几年下来,也没有卖掉几本。

的确,不少人虽很热衷于讨论中日关系,但是,却多注重情绪的宣泄,而不太关心学理的研究。这正是这本书以及许多严肃探讨中日问题的书籍卖不出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互联网上发表的反日帖子铺天盖地,抵制日货、谩骂日本的言论往往能引起很多跟帖,可是,民众中能真正静下心来、认真研究中日关系问题的却实在不多。

2003年8月25日上午,日本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的9名成员再次登上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中国外交部例行地向日方“进行了严正交涉,提出了强烈抗议”,中国民间的抗议声浪也再掀高潮。

鞠德源,这位潜心于故纸堆、文静而平和的学者。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他多次一字一顿地强调:“保钓,中国已没有退路!”

2012年8月15日,保钓人士冲过日本拦截,成功登上钓鱼岛,插上五星红旗,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

2012年9月10日起,中国政府部门对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开展常态化监视、监测。9月11日起,中央气象台把钓鱼岛及周边海域的天气预报纳入到国内城市预报中。9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颁布了《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白皮书。

鞠德源,这位有着强烈爱国心的历史学专家,长期默默无闻地研究钓鱼岛主权的历史脉络,用专著维护我国海疆主权,向国人传播钓鱼岛的重要法理依据。用史实揭露日本窃取钓鱼岛的野心。

“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军国主义未受到彻底清算以前,中国不能赞同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否则这样没有责任感、身负反人类罪的国家一有机会将再次扼杀国际正义。”鞠德源先生生前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认为,这也是他告诉所有爱好和平人士的真切遗言。

“走的太突然了,鞠老师的信仰没能完成,他的心愿是举办钓鱼岛展览。”保钓志愿者陈福乐痛惜不已。

鞠德源老师的逝世,是中国民间保钓的重大损失!斯人已逝,壮怀不已!忠魂不散,鞠老千古!世界华人保钓联盟

鞠德源先生走了,保钓学者,风骨长存。钓鱼岛为你悲鸣。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