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航后代深切缅怀父辈抗战壮举——两航子女的清明南京之行
 


这是2015年4月3日在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纪念碑前,社会各界人士600余人凭吊抗日战争期间牺牲的航空界烈士,两航子女参访团打出了横幅“两航后代深切缅怀父辈抗战壮举”,告慰在垒允中央飞机制造厂、驼峰空运、对日空战中做出贡献的两航父辈!(转载南京日报图片,)

两航子女的清明南京之行
徐国基


2015年清明节前的4月3日,(美国)中国航空公司协会与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及南京航空联谊会在南京抗馆共同举办“驼峰空运专题展览”。驼峰飞行员后代陈安琪作为中航协会的代表,过去半年四度前往南京洽谈敲定;我(徐国基)参与该展览整体构思的前期策划;沈爱英总体协调国内两航子女提供父辈参加抗日时的图文。两航子女齐心协力,促成了这个突出体现中航作为民航公司在抗战中执行军事任务作出贡献、内容丰富的展览。

陈安琪多年来致力于驼峰空运历史研究考证,多次前往美国和在中国参加中航协会活动,广泛接触原中航美籍驼峰飞行员的一代和后代,由此获得大量有关驼峰空运的情节和照片等史料,对驼峰空运的基本情况比较了解。

春节前夕,我加入了两航后代这个顾名思义的群,在群里得知要在南京抗馆举办“驼峰空运专题展览”的消息,因我的祖籍就在南京,父亲还曾参与过驼峰空运,也就萌发了想去看看的想法。同时我还感受到群里其他两航后代也想前往观看,已是雀跃不已,仿佛已看到大家摩拳擦掌非去不可的念头。

4月2日,我们远隔千里之外南北的北京、广州、香港,以及南京附近的上海、镇江、无锡、苏杭的两航后代(另有一些原国民党空军后代)陆续汇聚南京,就是在这第一天的晚餐上,我们初次见面,互相握手,畅谈不已,大家激动异常,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觉。就像一位二代即兴所讲,我们就像一群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又相聚在一起了。由于饭店经营时间的原因,我们只得提前结束晚餐,回到酒店仍意犹未尽地聚在一起叙谈至深夜,并在事先采用沈爱英创意并联系制作、微群集思广益采纳罗敏建议确定横幅内容、并由参访团和群友捐助的两条写有“两航后代深切缅怀父辈抗战壮举——两航子女参访团”字样的横幅上代表自己、家人、和未能参访但特意委托的子女们签名,最终有74位两航前辈和后代签了名。

次日,我依约一早来到紫金山北麓的南京抗馆,协助抗馆人员做当天的准备工作。当天的活动,首先是在抗馆旁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下进行凭吊活动并宣布启动南京市纪念抗日航空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从南京市各处赶来的有组织的群众、部队官兵共600多人早已整齐列队,我们这些自发组织的团队显得有点凌乱,但一当我们将两条醒目的横幅展示在众人面前,马上引起在场媒体关注,各式长枪短炮、摄像机从不同方向对着我们取景,央视及各电视台记者即刻捕捉目标,对我们的成员及时跟踪采访,我们其中的一些人还拿出自己父亲当年的黑白照片,面向镜头讲述父亲们当年抗战时期的经历,一时间我们就像明星般被记者们团团围住,在场的每一家电视台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为当天的烈士凭吊活动增添了内容,我们成为当天现场被媒体跟踪最多的群体,在通常较为冷清的凭吊现场,我们两航二代确实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组委会在活动中安排了12个向烈士敬献的花篮,其中3个由两航子女参访团成员敬献:任正刚代表空军烈士亲属、沈爱英代表两航子女、陈安琪代表中航协会。凭吊活动现场,有一位97岁的老人特别引人瞩目,他就是抗战老兵朱亚泉先生,由研究中央飞机制造厂抗战史的学者谭立威推荐给活动组委会。并由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同盟负责人钱肖松陪同来到现场。朱老1935年进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为空军生产战斗机,后正式入空军成为机械士并服役到战争结束,完整地参加了八年抗战,在凭吊中代表抗战老兵敬献花篮。参访团有些两航子女的父辈如汪小源的父亲汪企远在抗战时曾与朱老共事,此刻相聚,满怀崇敬,无限感慨,两航子女们纷纷与朱老合影留念。

   两航子女参访团中有一部分是1939年—1942年中央飞机制造厂垒允工厂员工的后代,他们带着父辈的照片,将父辈为中国空军造飞机、修飞机,之后1942年—1946年在中国航空公司为飞虎队、为驼峰空运做后勤保证的这段尘封的史实讲诉给媒体和公众,

下图:胡飞霞在接受记者采访,讲述父亲在抗战时期的数年中,在垒允、在芷江所做的贡献。



下图:沈爱英接受媒体采访时展示父亲和叔叔1939年在垒允飞机制造厂的老照片。


参访团中有当年飞虎队中的中国籍飞行员后人廖韵琴,其父在抗战中取得击落日机三架、击伤一架的辉煌战果,她的讲述引起媒体的关注!

下图:廖韵琴(右)在接受媒体采访


接着在抗馆“正义之师”雕塑广场上举行“驼峰空运专题展览”开幕式,在各位领导、主办单位代表讲话之后,南京抗馆馆长向(美国)中航协会、两航子女参访团分别颁发捐赠证书,感谢他们为抗馆捐赠了珍贵的历史资料,为公众提供了爱国主义的重要教材!


上图:陈安琪代表(美国)中航协会接受南京抗馆颁发的捐赠证书

之后,各媒体人员随同我们鱼贯进入处于地下的展厅。在各个展板前,我们又是重复被各媒体追访。沈爱英、胡飞霞、黄爱伦、我(徐国基)、陈安琪都分别指着墙上自己父亲的照片,讲述他们抗战期间在异地他乡的飞行、维修飞机经历,字字句句都催人泪下。在中航103名抗日烈士(主要是在驼峰航线上牺牲)的英烈榜展板前,我们巧遇了中航烈士龚式忠的女儿龚萍和孙子龚卫群,即时与我们融为一个整体。


上图: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驼峰空运”展厅内,两航子女参访团合影,表示对父辈的无限怀念和永久纪念!
(后排左起) 陈华堂 柯哓峰 陈安琪 宋新德 陈虹 王惠德 沈爱英 陈效平 罗敏 徐国基 汪小源 朱海兵 龚萍 黄爱伦 沈红 廖韵琴 杨鹏 徐铭莉 胡飞霞 陆敏 王敏
(前排左起) 林丽 林黎东 张正心
    
也许是祖籍就在南京的我、父亲在南京生长的陈安琪与展出所在地的南京有关,就更是受到媒体追捧,当地媒体的镜头、话筒一个接一个地停留在我们面前,导致我们在之后的电视片中频频出镜。



南京航空联谊会尽地主之谊,设宴招待我们并为我们安排好当天下午到大屠杀纪念馆和总统府的参观。在总统府的孙中山像前,我们再次展开“两航子女参访团”横幅集体留影。

当今社会上甚少知道两航是什么,我们两航后代通过此次亮相,起码让从事媒体工作的这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大概知道两航的含义。此次南京之行既看到展览,又让社会知道从不为人所知的两航,真是一举两得。据抗馆人员介绍,以往类似活动还从没有这样热闹过。这次两航子女参加此活动,使两航父辈在抗日战争时期做出可歌可泣贡献的史实公之于众,使这段被埋没的历史浮出水面,给父辈们的在天之灵一个莫大的安慰!

(文中部分内容由陈安琪、沈爱英补充)

-----------------------------------------------------------------------------------

 永远的铭记        2015年4月14日 杨 鹏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作为当年东方主战场的中国战区,中国人民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美、苏等国的空中英雄为战胜凶残的法西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英勇不屈与日本法西斯抗争直至牺牲宝贵的生命。70年后的清明前夕,由南京市政府统战部、市政协主办,南京各界人士、抗日航空英烈的遗属以及来自全国各地、港澳和世界各地的两航子女聚集到南京钟山北麓的抗日航空英烈纪念碑前,深切悼念长眠于中国大地上的中、美、苏以及韩国等国的抗日航空英烈。
            

            
    抗日航空纪念碑坐落在南京钟山北麓,山门入口的小亭上一幅“气壮山河”牌匾悬挂在上,厅内的墓碑上有中国民主先驱孙中山先生题写的“航空救国”四个大字,随登山台阶拾级而上,满山的苍松翠柏和各种灌木花坛,把烈士的墓地装扮的美丽而肃穆。纪念碑的建筑风格别具一格,象两把利剑直指苍天,两侧是航空烈士的奋勇向前的雕像,在纪念碑的后面由多座黑色大理石建筑的纪念牌,上面镌刻着为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英勇牺牲航空烈士的英名。

在这些纪念抗日航空英烈的团体和个人中,有一个特殊的团体也来到这里,他们不仅是参加纪念为中国抗日做出牺牲的中、美、苏航空英烈;也是纪念在抗日战争期间为祖国贡献生命和鲜血的父辈们,他们就是两航子女参访团。当得知南京将在清明前夕由官方主办的纪念抗日航空英烈活动和驼峰空运英烈历史照片和遗物陈列展时,他们自费从全国各地、香港、加拿大聚集到钟山脚下,为悼念所有为中华民族献身的航空英烈;悼念过去为国人所遗忘他们的父辈们——中国航空人。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他们高唱着“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许多人甚至是流着泪唱完国歌。在祖国遭受日寇侵略;山河破碎的年代,父辈们怀揣着中国民主先驱孙中山先生“航空救国”的理念,舍弃小家;义无反顾投身抗日前线,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考核才进入笕桥航校和笕桥中央飞机制造厂,在两航子女参访团中有的父辈是亲自驾机击落过日本飞机的空中英雄,有的是为抗日前线制造飞机的技师,他们都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奋斗过。在参访团成员中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两航的代表朱亚泉先生,他住在南京;已经98岁高龄,他曾在杭州笕桥中央飞机制造厂工作多年,为中国空军的抗战而造飞机修飞机直至抗战胜利,为了参加这次活动,他清晨3-4点钟就起床沭浴更衣,他希望穿戴整齐去看望曾与他一起工作的兄弟,来到钟山脚下,他不愿家人和朋友的搀扶,一直前行登顶到航空烈士纪念碑前,当看到那些曾与他一起工作兄弟的子女,他老泪纵横;紧握的手久久不能放下,他亲自整理两航子女和美国中航协会敬献花篮上的缎带,亲吻着缎带以寄托对并肩工作的兄弟们的哀思。两航子女参访团在活动现场打出了“两航后代深切缅怀父辈的抗战壮举”的横幅,上面有74位两航子女的签名,他们的一举一动受到了中新社和当地媒体的广泛注意,多家媒体现场采访参访团的部分成员,听他们讲述父辈们在抗战时期为祖国免遭日寇蹂躏奋勇抗争的事迹,父辈们在旧中国为航空救国投身航空事业,当新中国成立时他们又义无反顾回到了祖国,为新中国航空事业快速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尽管在特殊的年代里他们曾遭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但是他们从不曾为此抱怨,因为他们相信祖国;相信人民会理解,今天的纪念仪式就充分说明祖国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我们为父辈们艰辛多彩的人生充满着骄傲和自豪



之后两航子女参访团参加了驼峰空运历史照片和遗物展的开幕式,驼峰空运自始至终均只由中航与美军空运部队两个部门共同承担,而且中航的飞行员早在1942年5月驼峰空运正式开始之前1年多就成功探索了驼峰航线,并且中航于1941年11月正式开通驼峰航线的货运。民间流传的驼峰航线由飞虎队开辟以及驼峰空运由飞虎队承担的说法是错误的,其实被泛称为飞虎队的中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和美军十四航空队所用的战斗机不可能用于空运,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空战,有时为驼峰空运保驾护航。
 
中国航空公司作为民用航空公司参与“驼峰空运”(以航线的地势险要、气候恶劣、几无导航著称的一条死亡航线),由印度将各盟国援助的抗战物资通过空中航路运往昆明,再将中国输外物资运往印度转运给各盟国,利用有限的100架运输机往返飞行驼峰航线43611架次,载运了74809吨物资和37422人员的运输(大部分是中国远征军),中航的驼峰空运占整个空运12%的运输量。对于只有仅有几百名空地勤人员保障空运工作的航空公司来说能承担如此的空运量实属不易。在展厅里一张张照片无声地诉说着那段艰辛的日子父辈们工作的记录,件件实物让我们又回到了那烽火的年代。许多两航子女看到当年父辈的工作照片和遗物不尽潸然泪下,父辈们当时的工作条件太艰苦了,老式机械操控的飞机,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受到飞机性能的限制,山谷中不稳定气流的影响,缺少助力和先进的导航系统,还不时要提防日本飞机的袭扰,每一次飞行都是一次死亡之旅,是拿着生命去完成空运。而能保障每一次的飞行安全也与中航机务的精心维护是分不开的,在如此缺乏基本航材的当时,中航机务人员想方设法地保障飞机的签派率,中航在整个驼峰空运中损失飞机最少,而同比载运量最大的空运成绩,这在今天的空运中也是很难做到的,父辈们的聪明智慧有理由让我们为他们骄傲。

我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参观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缅印”国家记忆照片展,今天我有幸参加了南京各界清明纪念航空烈士和驼峰空运展览。每一次展览对我而言都是一次心灵的洗涤,过去我们的父辈们很少讲述他们的历史,今天作为两航子女有义务为父辈们发声。

亲爱的父辈们,过去为了航空救国你们努力过,今天你们为新中国航空事业奋斗过。你们是新中国航空事业的铺路石,因为新中国最早的飞行人员;航务人员;机务人员以及其他人才与你们无私的传帮带是分不开的,你们使新中国的航空事业少走了许多弯路。祖国不应忘记!人民不应忘记!两航子女不应忘记!。

你们值得永远的铭记。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