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电视台CS ASAHI辛淑玉采访918网总编老吴

    采访时间:2009年8月1日上午
    节目播出:2009年8月15日《痛快!》栏目
    小曼根据录音整理

    1、你的918网站在日本很有名,请你介绍一下设立918网站的经过。

    我们918网站的设立实际和日本的右翼势力有关,如果没有他们在2000年的1月挑起这个事端,我们根本不想去揭开这个伤疤。

    2、请你讲是什么样的事件

    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日本右翼搞了个“二十世纪的最大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的一个集会。

    因为我们在年轻的学生时代那些历史教育关于南京大屠杀这个事情讲了很少,就知道有这么个事情但具体我们也搞不清楚,也不是很明白。

    所以看到这个消息,我们也觉得想追求一种真相吧,那么我们就到网络上去搜索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史料,因为我们仅仅知道有这个事情,具体什么个情况如果人家说你这个是假的那我怎么来说服他,我去找资料结果没有找到。

    所以我们就在2000年的春节初六,我们网络上几个朋友(以前对这个历史问题都有兴趣的)就在网上讨论,要建这么一个网站,来回答这些右翼的挑衅。

    3、网站每天的点击率有多少

    最近没统计,前两年小泉在台上的时候流量比较大,一般都在1万以上。

    4、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是怎么看待日本的

    应该说从历史上来讲中日两国交往渊源流长,包括鉴真和尚东渡,包括日本吸收了很多中国的文化,其实中国在民国以前在清朝时候我们也有很多中国年轻人到日本留学,也学到了很多日本的民主思想。

    中日两国从历史上来讲应该成为朋友,不应该成为敌人。

    因为在30年代开始日本向军国主义膨胀、扩张想占领亚洲,包括想占领中国,那么这样就走上了两国对立的道路。

    实际在历届的自民党政府没有珍惜中国人民给他的这个机会,尤其90年代到2006年的这段时间,尤其是小泉当任的8年那段时间,做出了很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我们也不想再去回忆那段历史,毕竟是把我们身上的伤疤揭去枷啊——还没有全部长好却硬要把它撕开。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尤其对战争遗留问题和我们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时间遭受的这些灾难,我们这一代和我们下一代是永远不可能忘记的。

    当然我们把话又说回来,日本政府包括日本人民在恢复邦交前后为中国和中国人民也做了很多好事,包括日本政府对中国的无息贷款、日本团体对中国的一些援助。还有就是像我们8月8日在东京要搞的活动,在当年日本在那种军国主义还占主流的情况下,我们这些日本朋友、憎侣可以去做这么艰苦的挖掘受害劳工遗骨的工作,我们觉得非常敬佩。

    九十年代以来,为了中国的受害者向日本政府、企业提出诉讼,追究战争责任的这些华侨、日本朋友,他们自己花钱或是举债(包括日本律师小野寺)为中国老百姓受难者打官司,包括新美隆律师,也可以说是为了我们中国受害者讨回公道的过程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些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

    5、据我了解,对于[花冈和解]的结果,918网站一开始是反对的态度,后来了解了之后对和解的结果是赞成的,你能说下这个过程吗?

    你这个提问有点问题,原来我想和你打个招呼,说的有点太绝对了。

    6、问:那我换个问法,你怎么看待[花冈和解]?

    因为这里有个过程,我们看问题名义就是是和非,没有分析。因为我们918网站不是团体是一个媒体,是个网络媒体,网络媒体的责任就是要公正看问题,要全面的反映我们民众的呼声,实事求是的反映事情的真相。这个就要讲到当时和解到后来一些国内反应和信息的沟通问题,当时信息有点偏的。2000年年底的时候,[花冈和解]产生以后实际只有主流媒体有一个简单的报道,所有的消息包括他们回来的人,想要打听消息他们都不能说。(问:他们为什么不能说?都是哪些人?)有关部门通知的,都是和花冈基金会有关的参与会议的人。

    7、问:你是反对还是赞成?你对[花冈和解]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就是同意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傅祝慧(她在日本30多年)的看法,因为她很了解日本民族,了解日本人的思维方法。

    在07年新闻发布会上,每日新闻发了野田一篇文章,当时我也参加了这个记者招待会,我看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林先生从来不红脸,那天也发火了。

    (采访者插话:你对[花冈和解]有什么看法?)我就是说为什么会有这么件事情,我不了解而且我一点都不知道,后来我就和傅祝慧了解记者会的情况,(采访者插话:傅祝慧说了些什么?)就是说有没有中间道路?我们中国人的思维就是非黑就是白,能不能有种灰色的来借鉴这两种颜色,实际有个中间道路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思维方法。

    8、问:你对[花冈和解]有什么直接的看法?

    直接看法不能就用那么一两句话就能概括的。

    你要我换种说法也行,需要全面了解花冈和解的整个背景。因为当时2000年的时候在全国的媒体当中只有反对的声音,没有支持和解的声音。实际我的观念有所改变在信息比较畅通的2001年的4月,张国通把林先生的一篇文章发给我,后来我是在2001年6月份发到了论坛上。当时正好中国有两件事:一件是中美飞机撞击,另一件是日本历史教科书,所以张国通给我林先生的文章要我们开坛讨论,结果被两件事给耽误了,后来拖到6月才发出来。

    当时国内没有一个媒体敢发林先生的文章,这是2001年的时候。人民网是比我们整整晚了一年,而且也是林先生找他们里面的领导人,同时我也在和他们做工作,结果他们是02年的6月24日才发林先生的这篇文章。

    所以林先生的文章发表以后,应该说很多人了解到了[花冈和解]的真正背景,以前根本听不到正面的声音。就是你问我对[花冈和解]的看法,我可以明确的一句话不太好说,但我很欣赏傅祝慧说的那句话:怎么看待[花冈和解]?就是要怎么样用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日本的战争遗留问题,而不是用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关键所在。

    9、问:傅祝慧说的那句话是[花冈和解]的意义还是什么其他方面(答:看法),你说用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战争遗留问题,为什么要用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呢?

    我们中国人就是非黑即白,没有中间道路,她的意思就是要有这么一条中间道路,之所以要用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是因为说中国人太绝对,你们只有是和非,中间没有调和余地。

    如果要我比较明确的来评价这个[花冈和解],通过这几年参与了日本朋友和林先生组织的一些活动,包括看了他们写的一些文章,这信息就比较畅通了,而且在我们网路上也全部公布了,应该说2000年的[花冈和解]在解决战争遗留问题过程中是个“里程碑”。

    10、问: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个“里程碑”呢?

    因为我们经过了十年,在07年日本高院关闭了民间对日诉讼的大门,我们再回头看十年走的路,可以说[花冈和解]起码走出了第一步,而且在十年前能走到这一步是相当不容易的。

    11、问:请教你今后中日两国关系如何处理好?

    请教不敢当,只能谈谈看法。我想中日要解决两国问题,第一个就是要解决战争遗留问题,遗留问题如果不彻底解决,我们中日两国民族之间的恩恩怨怨始终就在这里。因为这些日本政治家要明白,这个战争遗留问题造成这么多平民伤亡,是我们家里的老人从小就教育我们的,我们也教育了下一代,所以这一代又一代的等于把这个中日两国人民恩怨如果始终留下来,我想对两个民族没有好处,尤其对日本更没有好处。

    如果不在我们这一代解决这个问题,到我们下一代再解决问题,我个人觉得对日本更没有好处,更不利了。

    最明显能说明问题的,就是05年3月开始的“全球反日入常”签名,都是网络上那些年轻人,这3个月里面征集了4200万的签名。

    12、问:是你们发起的吗?

    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这里作为大陆的协调。

    最后在9月把所有的数据集中刻成一个光盘递交给联合国秘书处。为什么要反对,就是日本否定历史,不承认战争责任,不向亚洲人民道歉、赔偿,就这一个原因。

    13、我们的节目播出的时候正好是改选的时候,如果日本执政党如果改变了,日本会不会有变化?有什么改变?

    网络上对自民党和民主党有些评论,好像感觉民主党的态度,包括对华的态度、对战争遗留问题的态度、接触的一些民主党人议员好像要比自民党要强一点,如果民主党可以上台的话,好像感觉上挺好,但我个人也不能对外进行什么评判,就是感觉态度好一些。

    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搞网络的人,也可以说是代表了大部分中国年轻人的想法。不管哪个政党上台执政,我想解决战争遗留问题是他们当务之急,只有向德国那样做到了取得亚洲人民的谅解,取得中国人民的谅解,才能成为正常的国家。我都觉得这些政治家要学习在这几十年来为中国受害者,协助诉讼搞友好活动的民间人士和华侨。我觉得这些友好人士才真正是为了日本民族着想,当然他也为了我们中国人,我想他们主要的出发点还是让日本民族早日放掉这个战争的包袱,让他们能轻松的上阵,能够和这些世界大家庭的国家一样。那么,如果中日韩三国能和睦相处的话,我想有朝一日现在有“欧共体”,以后我们就有可能有了“亚共体”,我希望我们有这么一天,这样的话世界和平就永远了。

    14、最后我想再讲两点:

    一、中华民族是个恩怨分明的民族,会知恩图报,中国有句古话叫: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是炎黄子孙的美德。

    二、中日两国人民不应该对抗,需要沟通和交流。增进民族了解,倡导人类和平是我们的手段和目标。尤其我们中日两国的青年之间要多相互沟通相互了解,增进友谊。

    15、非常感谢你们采访,我也想能够通过你们向几十年来为我们中国受害者、为我们中国人民做出巨大贡献的日本朋友、华人华侨表示敬意!另外也祝愿日本国家昌盛,但是还得要解决中日战争遗留问题,这是我最后再次提出的一个希望。

      本文于8月15日在“中国918爱国网”发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