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进行诉讼,目的是给受害者一定的补偿,同时恢复他们作为人的尊严。更深刻的目的是:为了亚洲的永久和平
  
语录:
  在日本,作为一名法官,要做出中方胜诉的判决,不仅需要良心,还需要勇气。
  日本政府只有承担了法律责任,才能使被害者雪恨、才能恢复人的名誉和尊严、进而取信亚洲及世界各国的人民。否则,日本将不能成为国际民主社会的一员、不能恢复名誉、不能与世界人民和平共处,日本人也不能以自己是日本人感到自豪。
  对过去进行清算,大家一起发展经济,我认为这是一条最经济的道路。
  希望中国民众公开表达自己的感情,让更多的日本人知道中国的感受。

  3月18日,日本东京将进行“731部队细菌战国家赔偿请求诉讼”的二审四次开庭。
  2月14日下午,细菌战诉讼原告律师团团长、原日本律师协会会长土屋公献,和其他3位日本原告律师一濑敬一郎、山本健一、西村正治飞抵上海。当晚,中国原告团、中国法律顾问团和日本辩护团在华仑宾馆商讨了二审四次开庭的具体事宜。
  土屋公献,这位年岁已过80的日本律师,8年来义务帮助中国受害者与日本政府打官司。在华仑宾馆14、15日的会场上,他腰板笔直、思维敏捷,频频用笔作着记录。他不苟言笑的专注神情,让人联想起多年以前中国《新闻周刊》对他的描述:“土屋律师一如既往地相信,事在人为。”

  土屋公献和律师团目前正致力于准备二审第四次开庭。他说,目前,导致一审败诉的国家责任、个人成为国际法主体和诉讼时效3个技术性障碍的研究已取得进展,有望在二审中突破
  
日本法官需要良心和勇气
  早报:请问律师团目前的工作主要是什么?
  土屋:做开庭前的准备。
  中国原告团必须在3月11日前向法庭提交出庭证人和主要观点,以便法庭在3月12日最终确定出庭证人能否出庭。下一步工作,中国原告团将着力完善证据搜集和法理研究。在一审认定细菌战事实的基础上,二审中还将提交新的证据。
  早报:为什么在一审判决中已经认定的细菌战事实,二审中,原告方还必须就事实作证?
  土屋:一审主要论证了两点:日军确实曾在中国实施过细菌战,以及总受害人数达到一万人以上。
  二审需要从3点对此做进一步的举证。首先,原告是否为当时的受害者,或者是否为受害者家属,最起码需要证明他当时在细菌流行地生活。
  第二,一审法院认定了日军实行细菌战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但最终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我们辩护团认为,法官没有真切地了解到细菌战的残酷性,这可能是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因此,二审中要增加这方面的举证。
  第三,细菌战一旦实施,造成的危害是持续的。病菌有可能通过老鼠代代相传。几年或者几十年之后,疫情在中国还有可能再流行。也就是说,要补充举证细菌战对环境污染的持续性伤害。
  早报:您认为此次细菌战赔偿案的胜诉机会有多大?
  土屋:我们是抱着胜诉的目的进行此次诉讼的,但最后下结论的是法官。现在,如果要对案子的前景做出判断,并不现实。
  在日本,作为一名法官,要做出中方胜诉的判决,不仅需要良心,还需要勇气。因为日本虽然是一个实行三权分立的国家,法官应该进行独立审判,但非常遗憾,事实中法官还是会受到政府的影响。
  作为辩护团来讲,我们并不悲观,因为有相当的事实证据。但是,我们也不会盲目乐观。我只能说,我们会尽全力来做这个事情。
  我想,希望还是有的。如果这位法官真正有良心和勇气,他会做出胜诉的判决。但是,如果他没有抑恶扬善,作为一名法官,他应该感到羞耻。
  早报:在细菌战赔偿诉讼中,您如何评价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民间力量?
  土屋:我很高兴中国媒体对战后赔偿诉讼问题的关心,而且,这种关心与日俱增。相比较,日本的媒体恰恰相反。
  作为我本人,也很关心中国政府对此事的态度,关心它真正的意图是什么。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和广大民众一样,在这个事情中起到更积极的作用。
  细菌战诉讼,为我们的接触和交流创造了机会,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知道,战争由政府发动,但最终能够阻止战争的是两国的民众。
  早报:日本辩护团、中国原告团,以及中国法律顾问团如何进行合作?
  土屋:中国律师一直在参与战争诉讼。最初,我们的合作很少。现在,中国方面已经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们合作的领域已经越来越宽泛。我对此非常感谢。
  因为诉讼需要很多实地调查,这些工作以前都由日本的律师来完成。从一濑先生开始,他到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和从来不认识的人交谈,非常辛苦,交流存在很多障碍,由此获得的报告,也不充分。
  现在,有很多中国的法律专家参与其中,他们有法律知识和素养,能从专家的角度进行调查和取证工作,能够更全面地把握细菌战本质的一些东西。
  另外,中国的法律顾问在日本律师和中国原告团中也有着桥梁的作用,这种作用很重要。
  早报:您对今后中国方面的工作有何建议?
  土屋:最近,中国律师想通过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进行提案,以此解决组织和经费问题。我想这个工作是很重要的,中国法律顾问团应该向立法层次迈进。中国各地可以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这一点很好。虽然中国的法院判决在日本没有作用,但是,如果多次被起诉,日本政府还是会感到一定的压力,这对战争的立法活动也有帮助。
  另外,我希望中国律师作为法律专家,也能够多从其他角度提出自己的观点。


  整个日本社会在右翼化。土屋主张,日本向相关国家谢罪,并做出赔偿,才是永久地放弃战争、实现和平的捷径
  
日本应该谢罪,以换取和平
  早报:细菌战诉讼在一审中通过了东京地方裁判所的认定,日军确实有细菌战行为。但是,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没有对此事做出承认。这样的态度,让人联想起最近日本向伊拉克派遣军队的行为。
  土屋:日本的军国主义分子又在开始战争行为。对此,细菌战辩护团不能容忍。
  我认为,应该让日本谢罪,赔偿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让日本人对过去的战争进行反省。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有助于中日人民的友好。但事实上,日本政府走了相反的道路。为了克服日本政府在危险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辩护团会尽全力让这个案子胜诉。
  早报:您是否认为,日本派兵到伊拉克是为了伊拉克的重建?
  土屋:自卫队去伊拉克并不是为了实现人道活动,而是去进行战争。
  美国的政策对日本的影响很大。日本自身也在走军国主义道路,为了生存的需要,日本需要扩张。
  日本政府派兵去伊拉克,实际上与美国的中东政策有关。作为日本来讲,在亚洲有它的政策,比如敌视朝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美国亚洲政策的根本所在不是朝鲜,而是中国。这一点,日本政府也很清楚。
  早报:也就是说,日本现在向伊拉克派兵,也暗示了它未来的周边政策?
  土屋:事实上,日本政府一直采取敌视朝鲜政策,认为它对日本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媒体肆意渲染这种威胁,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了防止这种威胁,我们必须和世界头号大国美国联系在一起,遵守“安保协定”。因为美国在伊拉克作战,需要帮助,日本政府出于这样的考虑,向伊拉克派兵。
  实际上,要永久地放弃战争、实现和平的最近的道路只能是:日本政府对包括中国、朝鲜在内的所有亚洲国家过去所实施的犯罪行为,有直接的承认和谢罪行为。这样,亚洲的各个国家才能携起手。
  对过去进行清算,大家一起发展经济,我认为这是一条最经济的道路。
  早报:这也是日本辩护团进行诉讼的最终目的吗?
  土屋:是的。
  我们进行诉讼,直接目的是给受害者一定的补偿,同时恢复他们作为人的尊严。更深刻的目的是:为了亚洲的永久和平。
  我们决定,一方面进行诉讼,另一方面和有良心的一些国会议员进行合作,也就是说,通过国会立法的方式进行战后的清算。诉讼和立法就像战后赔偿的两个轮子一样,两条腿走路,通过这些方法,给日本政府一定的压力,改变日本政府现有的一些不正确的方针。实现战争的赔偿问题,实现亚洲真正的和解。
  早报:小泉首相多次参拜靖国神社,他身后应该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社会基础。现在,日本似乎有泛右翼倾向,这会对细菌战赔偿诉讼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土屋:可以说,整个日本社会在右翼化,这与日本政府的主导和推动有直接关系。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日本媒体对此并不反对也不抵抗,我很少听到批评的声音。日本的媒体,对包括战后赔偿的立法活动,并不是很重视,也很少进行大量报道。从这点来说,我倒是希望能够听到国外的一些声音。这些声音由国外再反馈到日本国内,我相信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土屋公献认为:只有日本早日彻底清算历史罪责,才能为受害者恢复尊严,从而也给日本本身恢复尊严。受害者的苦难和日本政府拒不赔偿的顽固态度,是激励他坚持把诉讼进行到底的最大动力
  
良心就是正义之心
  早报:日本社会对细菌战一事的主流态度是什么?
  土屋:过去的历史随着不断地研究和揭露,很可能会被进一步地认定,并公开。因此,过去的东西并不会彻底消失掉。作为日本政府,包括整个日本社会,包括教科书,很多事情没有谈及。日本青少年对过去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与此相反,中国各地有纪念馆,有各种教育,中日两国对历史意识的反差越来越大,非常不好。我们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历史,我们希望中日两国的真正友好,建立在正确认识历史的基础上。
  早报:您说过,“我们站在超越时空的正义和公平的立场,期待着有良心和勇气的判决”。您是如何具体理解“良心”这个抽象概念呢?
  土屋:我和大家的理解是一样的,非常清楚。良心,也就是正义之心。
  一位法律专家,一位律师的本分就是以法律的利剑维护正义和公理,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只是,具体到行动上并不容易,特别当施害者是自己的政府时。
  我想:只有日本早日彻底清算历史罪责,才能为受害者恢复尊严,从而也给日本本身恢复尊严。否则,日本会依然停留在否定侵略的谎言甚至是侵略有理的谬论中,这对有良心的日本人来说,也是一种很大的痛苦。
  早报:您对正义感的判断非常清晰。
  土屋:我很小就是这样的性格,如果有人欺负弱者,我会冲出来,拔刀相助。我喜欢夏目漱石和?口一?。后者是一位女性作家。她作品中的主角,以弱者的女性为主,她描绘她们,让大家知道她们的痛苦。
  早报:您认为,“名誉”在日本孩子的价值观中,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土屋:年轻人喜欢自我表现,喜欢出名,打扮漂亮。他们对名誉更多的理解是这些,并不包含很多正义方面的内容。但是作为人,我想,都应有必要的耻辱之心。


{链接一}
  背景:土屋公献和细菌战诉讼
  土屋公献1923年4月出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日本著名律师。曾任日本律师协会会长。现为倡导日本战争赔偿立法运动领袖,担任日本战后处理立法联合会会长、清算日本战争责任国际协会日本委员会负责人和国际战犯民众法庭检察团团长、细菌战诉讼原告律师团团长。
  “一丝不苟”,年届耄耋的土屋先生在任何工作场合都保持了良好的精神状态。细菌战诉讼中国法律顾问团成员、浙江初阳律师事务所主任楼献用了这个词来评价他。
  在一些日本人看来,日本民间人士赴中国调查受害事实,日本律师免费为受害者代理,是一种“政治利用”,是某些日本人在鼓动中国受害者与日本政府打官司。土屋公献,是这些人眼中的“挑动”者。
  土屋公献曾多次表白自己的意志:“只有日本早日彻底清算历史罪责,才能为受害者恢复尊严,从而也给日本本身恢复尊严。否则,日本会依然停留在否定侵略的谎言甚至是侵略有理的谬论中,这对有良心的日本人来说,是一种很大的痛苦。”
  在日本,被财团操纵的右翼势力很大,但也有爱好和平的人民力量。在东京开庭的几十起二战受害者对日索赔案中,每一诉讼背后都有日本左翼社会团体的支持。日本左翼团体,致力于遏制日本右翼势力战争意识的膨胀活动。日本在战后确立的《和平宪法》,基本条款就是“无论政府态度怎样,日本国民坚决反对战争”。
  有些人还记得,1999年底,在追究日本战争责任的国际论坛之后,各国代表组成的游行队伍。年过古稀的土屋公献拿着标语牌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连续游行了几公里。他的口号是:日本政府,道歉!赔偿!追究战争责任,促进友好和平!
  也就是在这次国际论坛上,土屋公献第一次受到了来自日本右翼团体指名道姓的攻击。
  按照惯例,右翼攻击反战和平活动家的事常有发生,而直接攻击律师的事情并不常见。
  日本某右翼团体发来“质问书”,点名要求土屋公献回答质问。之后,日本某著名右翼杂志著文攻击这一国际论坛,并指责土屋律师“引狼入室,协助海外的反日分子反日”。
  作为此次国际论坛的总代表,土屋律师的回答是:要说爱国,我自信比他们更爱国,那些拼命否定战争责任的人,才是真正的害国。

{链接二}
    《土屋公献的民事第18部最终意见书》节选
  20世纪前半段,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各国进行大规模的侵略、迫害,尤其是其实施的种种不人道的残酷行为,是决不容抹杀的历史事实。作为加害国的日本,通过自己的认真努力使过去的那段历史事实更加明了、将其公之于众、明确承担责任、对众多的牺牲者进行谢罪、并支付赔偿金以示谢罪的诚意,是日本政府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日本政府只有承担了法律责任,才能使被害者雪恨、才能恢复人的名誉和尊严、进而取信于亚洲及世界各国人民。否则,日本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国际民主社会的一员、不能恢复名誉、不能与世界人民和平共处,日本人也不能以自己是日本人而感到自豪。正是基于此种认识,我们才针对种种迫害行为中最惨无人道的细菌战提起诉讼。
    为何必须选择审判这种手段呢?因为战后,日本政府一直没有端正的态度并采取上述有效措施,反而继续对卑鄙可耻的行为加以隐瞒,美化侵略战争,妄图逃避责任,并误以为这符合日本的利益。没有认识到这种卑劣的态度招致了国际社会的鄙视、非难,使自己陷于孤立。如果继续这样出丑,将严重损害日本的利益,并且这种损害是无法估量的。(杨琳桦)

    东方早报    2004年02月20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