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  日本众议院2005年8月2日下午以多数赞同的表决结果,通过了一项“战后60周年决议”(查看原文及译文)。该决议在谈到对历史的认识时根本没有提及“殖民地统治”“侵略行为”等字眼。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当日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日方通过该决议是“开历史倒车”。
  8月4日15:30,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金熙德教授做客强国论坛,以“从日二战决议出台看中日关系走向”为题与网友交流。

  嘉宾简介
  金熙德 1954年生于延吉市,1982年1月延边大学政治系毕业,1985年1月延边大学日本哲学史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留校任讲师。1986年7月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康涅狄格州立大学政治系从事研究一年,1989年3月起在日本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攻读国际政治学,1994年3月获学术博士学位。同年夏季进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1995年起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现任研究员、教授、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中日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院韩国研究中心常务理事,兼任多种学会职务,被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及证书。

  访谈全文

  【金熙德】:各位网友好,非常高兴与各位就当前日本政局和中日关系问题进行交流,欢迎各位提问题。

日本对华外交趋强硬

  【金熙德】:最近,日本有几种动向,颇引人注目,第一是8月2日众议院通过了战后决议。第二是8月2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2005年版国防白皮书。第三是8月1日自民党发表了修改宪法草案。第四是8月1日日本右翼势力呼吁发动20万人参拜靖国神社活动,而且敦促小泉于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这些问题无不令我们高度关注。

  [北方牧羊]:金老师,深表欢迎。一个问题,是否感觉到日本人近期在对外关系上表现得越来越强硬?

  【金熙德】:近几年,由于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日本经济相对萧条,日本感到十分焦躁,在加上美国对中国加大了防范力度,日本以为背靠美国抑制中国在东亚维护乃至确立优势地位,刻不容缓。还有,日本把当前一段时期作为摆脱二战后体制,走向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最好时机。日本国内思潮和舆论也越来越单一化和右倾化。在这些条件的决定下,日本的对华外交变得异常强硬。

  [舟行逆水]:老金,与日本政府相比,应该说国会众议院还是对华比较友好的,至少还存在着以议长和野洋平为代表的一批对华友好人士。而国会连这种违背史实的决议都能通过,是否说明日本这个国家已经在整体右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冥顽不灵了呢?你对今后的中日关系乐观么?

  【金熙德】:日本国会是各种政治力量斗争的地方,而政府的政治立场是比较单一的,这次日本众议院讨论通过决议是有河野洋平提议的,但决议的最后内容却由不得河野作主,因为现在日本国会反对认真反省侵略历史的势力非常强大,这次的决议比1995年的国会决议更倒退了一大步,就连这样的决议,安倍晋三等人也退了席拒绝表决。

  [愚林]:日本政府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极不负责任地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请问他的真实用意是什么?

  【金熙德】:今年日本的国防白皮书又一次渲染了中国威胁论,其主要论据一是中国的军费增长很快;二是中国的军事革命增长迅速;三是中国对相关地区的威慑能力正在提高。但其论据缺乏事实根据,我分析日本这样做一是配合最近美国的中国军事力量报告;二是对华强硬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三是为日本自己迅速增长的军事力量做掩护,寻找根据。

  [强国一派]:金教授,您是否认为中日关系目前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两国关系前景是否可以用“黯淡”来形容?

  【金熙德】:中日政治关系目前处于1972年复交以来的最低谷,而且目前中日双方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改善关系走出低谷的途径。但是,其他方面的双边关系,如经济、民间以及其他领域关系都在迅猛发展,所以,中日关系已经进入了非常复杂、丰富、大众交流的时代。今后的中日关系,将不是可用比较单一的标准来衡量的新型关系。

小泉的做法越来越不得人心

  [策马扬鞭]:小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拉拢右翼选民,为什么在像遗族会这样的组织都发言考虑中日关系的时候,小泉还要一意孤行,这只是因为小泉的个人观念问题么?请嘉宾分析下都有哪些原因?

  【金熙德】:小泉出任首相之前曾对靖国神社不感兴趣,在海外派兵还有入常等问题上也很消极,但2001年竞选首相时突然变成了鹰派。如今小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其原因一是要迎合右翼思潮和势力,二是想维护自己的硬汉形象,三是坚持对华强硬政策。那么,这种做法在日本越来越不得人心,因为日本的国家利益,特别是国际形象和海外经济利益,已经开始受到损害。所以,日本经济界、知识界还有一些政治家都提出了批评。日本遗族会的反对则是出于该组织自己的考虑,而不是出于对甲级战犯等侵略历史的认识。

  [悦耳]:金熙德教授:您认为是否因为小泉的个人行为而长期让中日关系处于冷淡地位是否明智?

  【金熙德】:日本政治文化崇尚集体决定,但小泉却开创了以个人风格左右国家政策的先例,在他之前,如果哪位首相这样做的话,很快就会被各派政治势力赶下台,小泉之所以能够长期执政,是因为他改变了日本的政治结构:第一,他打破了自民党派阀头目们选择首相的惯例。第二,迎合了大众追求大国地位的心态。第三,他以硬汉形象作为执政的法宝。他的行为对日本外交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的下任首相是否仍会沿袭他的做法,目前还要观察,要看是哪一派、哪一党或哪一个人出任首相。如果邮政改革法案在参议院被否决的话,很可能争夺小泉后任首相宝座的斗争提早到来。

  [空空如也的酒杯]:金教授??您认为日本还存在所谓“军国主义”复活的可能性吗?日本现在的政治制度,社会结构,经济状况跟二战之前还有多么大的相似性?“军国主义”是个有严格定义的政治概念,最为严肃的学者希望您能给个解释。并且,是否说,即使日本重整军备,也只是一种“正常化”的过程呢?

  【金熙德】:军国主义是同国家和政府体系到社会结构高度军国主义化的及以军事力量对外侵略的一个国家体系,该体系能不能复活,需要一系列的条件。目前日本所处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与当年有很大不同。首先,日本政治体系已确立了议会内阁制。第二,日本社会和平主义思潮还是根基较深。第三,亚洲各国早已不是当年任侵略者践踏的状态,还有很多因素可以遏制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但是,日本摆脱和平宪法逐渐扩大海外派兵的规模和手段的趋势还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因为这将激化日本与周边邻国的矛盾,难保不会出现军事冲突的前景。

  [庄生&精卫]:金熙德,您好!目前中日在东海,台湾,入常以及对二战的观点和靖国神社上全面对抗,这种对抗的前景?

  【金熙德】:中国在任何一件事情上都不是主动出击,而是依照一定的对日政策原则来行事的,日本主动挑起争端,中国当然要进行应有的反应,我认为,今后应把对日政策底线和我们的方针表达得更加清晰,让日本死了以强硬占便宜的侥幸心理。如果说中日出现对抗局面,那不是中国所愿意看到的。日本应当能够看到中国的政策取向。

   
(点击小图看大图)

我们有一个相当稳定的对日战略

  [千僖海涛]:老金啊,我一般不发问,今儿提个问题,考验考验您:您觉摸着当今中日关系谁是主导地位?目前中方的安排是否有很大的主动性和长久稳定性?

  【金熙德】:首先,主导地位的内涵各有不同,我认为,中日之间互有攻防,不同时期会有不同变化,中国总体上处于一心一意谋发展的时期,这与日本上世纪60年代的情况相类似,日本现在是一心一意谋政治大国地位,所以,中日之间显得日本更加强硬,处在攻势。但问题是,日本的做法能否得逞,中国是否会丧失国家利益,我认为,出现何种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做对日外交。我们已经有一个相当稳定的对日战略,但在具体的对日策略上,还是有不断改进的余地的。

  [老灰猫]:请问金教授:中日建交时,日方反华言论比现在多,对华援助比现在少,为什么那时候中日关系反比现在好?

  【金熙德】:中日建交时,日本主流媒体、政界决策层还是主张发展对华友好关系的,比如:读卖新闻当年曾经热情介绍中日友好局面,呼吁发展中日友好关系。社会舆论主流还是对华友好的,1979年大平首相决定对华提供经济援助时,自民党内主流基本上采取支持的态度,社会上没有任何反对意见,这反映了当时日本对华政策的国内条件以及外交考虑与现在有很大不同。现在主要是日方政策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中方也有变化的话,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了,以至于让日本人接受不了。

  [悦耳]:金熙德教授:德国是否也有和平宪法?他们现在有出兵的困难吗?

  【金熙德】:日本的和平宪法是世界上十分罕见的,其中第九条规定:日本放弃交战权,不拥有战争力量。这就是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东山再起。德国宪法的规定与日本不同,但德国对其侵略历史做了深刻反省,这种反省体现在德国的法律、社会意识和公民价值观中。日本虽然有第九条,但其他方面远远不如德国。如果日本修改宪法删除了现有的第九条,那么就等于拆除了防范日本重蹈历史覆辙安全阀,其宪法也就将不再是和平宪法。

  [大国战略家]:金主任您好,您是ODA专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中日关系的变化,近年来日本对华ODA逐年减少,并讨论在适当时候终止。您如何看待日本的这些举动?

  【金熙德】:ODA的实施应是双方都愿意和对双方都有好处为前提,1979年以来,中日之间曾经存在过这样的前提,目前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日本经济的相对萧条,日本国内对华舆论的恶化。所以,这一前提受到了侵蚀。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不断削减对华ODA,乃至将来停止提供日元贷款,都是很自然的进程。我认为,应当把这一进程的政治震荡减少到最低限度,这有利于中日双方。

自身原因造成日本得不到周边邻国的理解和支持

  [悦耳]:金熙德教授:日本是一个经济大国,谋取政治和军事大国我觉得是很正常的。

  【金熙德】:日本追求大国地位,主要问题是是否引发周边各国的疑虑和是否能够得到各国的支持的问题,而不是正常不正常的问题。这就有一个以什么样的手法追求大国地位的问题。目前日本的做法是:一、在历史问题上坚持错误的立场。二、在领土问题上采取强硬姿态。三、在国际事物上,采取轻视东亚的姿态。所以,日本的大国外交,得不到周边邻国的理解和支持,是日本自身造成的。

  [山高月晓]:对于联系如此紧密地中日来说,几年来没有首脑互访是相当不正常的。如果小泉继续参拜靖国神社,我国显然更没有让步的理由。您如何评价小泉第二次组阁以来的中日关系?日本近来蓄意恶化中日关系的举动有何目的?

  【金熙德】:战后日本多数首相采取的是在加强日美同盟的同时,注重发展与亚洲的关系,包括发展对华关系,像小泉这样一味的向美一边倒,轻视东亚的首相不是很多,小泉是其中最极端的。当前,中日首脑互访难以进行,就是因为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所以,这不是中方造成的。 日本国内已经出现了对小泉恶化与邻国关系的做法进行批判的动向,随着政权交替,最快在一、两年内,再长的话,可能在三、五年内,日本会出现对东亚外交的调整趋势。

  [飞镝鸣处]:金教授,日本最近的恶劣态度是不是与中国反对其入常有关?日本既然在这一问题上需要中国支持,为何又表现得如此不友好?

  【金熙德】:中国对日本入常问题的姿态取决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国际潮流、中日关系的走向,这三大因素。日本如果采取对华友好政策,这将是对中国决定其姿态的影响因素之一。去年以来,日本采取了不理睬中国,而是去争取美国以及非常等其他地区的支持来包围中国的策略。就是说,日本采取了根本不需要而且也不怕中国反对的姿态。
  在历史问题上,日本的做法恶化了中国民众的对日看法,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对日本入常难以表示积极支持。日本最近的恶劣态度正是使中国难以支持的原因,而不是中国没有支持的结果。

  [有生于无]:请嘉宾评价一下:合则两利、战则俱伤这句话是否适用于中日关系?

  【金熙德】: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双边关系也适用于中日关系,但这样的原理本身并不解决现实的双边关系,因为双边关系是由国力、利益、意识形态等很多因素决定的,并不仅仅由这样的抽象原理所决定。国家间的冲突是逐步升级的,控制不好就会以不以哪一方面意志为转移的趋势向前发展。就中国来说,不会选择冲突,但是在事关中国国家利益的问题上是会做出坚决反应的。关键是中日双方能够形成控制局面,管理摩擦的战略关系框架。这一点,现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二战决议”表明日本对侵略历史的认识没有进步,而是倒退了

  [风火轮]:金教授,你对日本新出台的“二战决议”怎么看?

  【金熙德】:这次决议的题目是《在联合国创建及我国终战、被原子弹轰炸60周年之际、誓约为构筑国际和平做更大贡献的决议》,从题目可以看到,这个决议的主题不是为了反省侵略历史,其内容:
  第一,比1995年国会决议倒退了一大步,删除了殖民统治和侵略等字句。
  第二,强调了日本是唯一的被原子弹轰炸国。
  第三,强调了联合国的作用。
  1995年的决议曾经因模糊侵略主体而受到了日本内外的强烈批判,本次决议比那次更退了一大步。可想而知,日本对侵略历史的认识没有进步,而是倒退了。

  [山山黄叶飞]:金教授:为什么长期以来几乎看不到美国在日本历史问题上的态度?

  【金熙德】:美国对二战结论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是不会改变的。美国之所以对日本不一一做出反应,是因为日本正在采取紧紧追随美国的政策。如果日本改变这一政策,美国的对日政策也会发生改变。

  [sophia1280]:金教授,您看过《菊与刀》吗?能不能谈谈日本的民族性格?

  【金熙德】:这本书,最主要的观点就是指出了日本文化的基本特征是:耻感文化。这一文化与基督教文化中的“爱”和儒家文化中的“仁”的价值标准不同,耻感文化以外部对自己的评价为判断标准,而不是以出自内心的是非或良心观念来作为判断标准。
  二战后,这本书在日本受到了很高评价,有一些人对该书的观点提出了质疑,但主流是给予了肯定评价。用该书的观点看当今的日本,那么日本之所以对侵略历史不能做出发自内心的反省,就是因为外部的压力还不够大。
  顺便再说几点,日本民族性格:一是强烈的集团主义,跟随某种权威一窝蜂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少数人对此提出异议是要被碾得粉碎的。二是强烈的内外分别意识,日本人自以为是单一民族、是非常独特的民族,其他民族根本不可能理解本民族。对内对外有完全不同的判断、反应方式。在外交上日本表现出崇拜强者、等级制国际秩序等观念。日本至今对美国是一味追随,对亚洲各国则依然未能摆脱优越心理。但在东亚各国迅速发展的现实面前,日本这种心理开始出现与现实不符的局面。这是百年来日本首次遇到的局面,也是极难适应的一种局面。

未来中日关系是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

  [山山黄叶飞]:请问金教授:日本近年社会气候有向右转的趋势,至是否说明了日本整体失去了发展的方向感?

  【金熙德】:是的。日本90年代以前,存在过相对多元化宽松的言论和舆论环境,某一种意见出来后,另一种意见会出来进行反驳和讨论,大家相安无事。但近几年,日本所有主要电视台、主要报纸都或多或少的“向右转”。我2003年在日本讲学,每年看日本电视,其内容十分单一,涉及到朝鲜和中国问题,强硬的多、歪曲事实的多、感情用事的多。特别是朝鲜问题,每天都在妖魔化朝鲜,谁要是出来说一句比较公正客观的话,就会受到电话恐吓乃至更严重的攻击,被骂为“非日本人”或“非国民”、“叛徒”等等。和平团体的人士对我说,现在日本舆论氛围让人感到窒息。

  [龙根]:金先生好,提问:中国三十年的“中日世代友好”的的对日外交政策是否失败?中日关系的大战略是什么?谢谢。

  【金熙德】:中国1972年形成的对日政策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相结合的产物,从前者来说,是当时对日政策的正确选择;从后者来说,这是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对日政策的理念。如今,中日关系出现了重新调整的局面,首先是日本各界出现了“不要中日友好”这句话的倾向。紧接着,中国舆论中也出现了“中日友好是一厢情愿”的说法。这说明中日关系是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评价1972年形成的对日政策,不是以现在的观念来评价,而是应评价30年来,我们通过实行这一政策,实现了哪些外交目标。平心而论,30年来中国的对日政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今后对中日关系用什么语句来定义?这是包括各位网友在内的社会舆论和中央政府以及中日两国相互作用中逐步形成的。各位也可以提出其他一些界定的语言。

  [屋大惟]:金教授,请概括以下你对中日关系的展望,未来中日之间将是一种什么关系?

  【金熙德】:未来中日关系是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合作如果大于竞争那就是比较良好的关系了。至于中日关系向日益改善的方向发展还是相反,这取决于每个时期中日双方的相互作用,当然也取决于中国的对日政策是否得当。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中日关系不会再是单纯由政府和高层往来所构成的。而是越来越丰富多彩,越来越以社会对社会、民众对民众这样的全方位交流为主要内容的。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双边关系的含义将日益发生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势必随之发生改变。

  【金熙德】:今天的交流时间已经结束了,我很高兴看到了很多富有创意的问题,希望今后还能有这样的交流机会。再见!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