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工业大学2002年暑期社会实践小分队

前言:
    正是在这片土地上,卧着无数冤死的灵魂。

    我们来的时候,阳光灿烂,草木繁盛,四周一片静寂。我们来的时候,60年的岁月隔在中间,让我们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无从回忆。有多少人知道,这黑暗中的血腥,这段凝固着血与泪的历史?

    2002年7月27日,由王选老师带领的金衢地区侵华日军细菌战暑期社会活动小分队出征了!我们将沿着浙赣线一路走访金华、衢州的一些的地区,了解当年日军在这些地方进行细菌战的历史。

    这一次的探寻,是一本活生生的历史教科书,这里有太多的惊叹号!

    自1940年起,日本开始了它在中国最为可耻的战争??细菌战。这场战争公然违背了世界各国共同签定的《日内瓦公约》中《禁止使用细菌武器条约》的规定,使得数千万中国人民惨遭疾病的痛苦折磨,数百万无辜百姓死在细菌战中.金衢盆地就是其中的重灾区之一。

(一)  衢州之旅??古城的风霜

    火车徐徐地开动了。我们的队伍一行十人,经过了4个小时的行程,傍晚时分,在火车站看到了衢州代表杨大方迎接的笑脸。我们到了!到了!

    当晚,大家就集中在一起,由王选老师、杨大方,还有《罪证》的作者邱明轩医师给我们介绍衢州细菌战的历史和影响。

    衢州位于浙江的西部,素有“四省通衢”的美称。从邱医师那我们了解到, 1940年,石井四郎(日本细菌战研究的主要责任者)一声令下,奈良部队的飞机携带着鼠疫菌与带菌跳蚤,以及霍乱菌对衢州这座美丽的城市进行攻击。当年的年底,鼠疫便在衢城流行。1942年,日军再次空中播撒,同时还加上了地面直接撒播投放的方针。8月19日的夜晚,当一百多万衢州人民还在梦乡中的时候,日军的15、22师团悄悄撤退了。因为,天明的时候,石井四郎要亲自指挥他的邪恶部队开始预谋已久的细菌武器攻击。一场灾难正悄悄降临。日本人是这样对待中国人的:一方面日军的飞机在中国军队防区与居民
集居区上空播撒鼠疫带菌跳蚤,另一方面,他们在地面上及水井、食品中撒播霍乱、伤寒、副伤寒、痢疾、炭疽等多种传染病菌,在水果中注入霍乱、伤寒、副伤寒菌,在居民房屋内撒播鼠疫带菌跳蚤与疫鼠,以及其他各种带菌媒介昆虫。很快地,衢州就被一场人为的瘟疫所包围,街头巷尾每天都有人死掉的消息,人心惶惶。整个城一片白色恐怖。

    日本人为什么要选择用细菌武器呢?原来,细菌武器的威力远超出我们一般的想象,细菌武器的最大特点就是有传染性,可以从人再传染给人,把死亡的灾难不断延续。据悉,当时,日本的飞机疯狂地日夜轮翻轰炸衢城,加上一些居民不懂科学,以为是瘟疫或被迫或迷信,人们四处逃窜,疫情顿时从衢城向外扩散。在会上,邱医师摊开了随 身带来细菌战受害情况示意图和疫情扩散示意图。从图上我们看到疫情的流行范围从衢县沿浙赣线向外蔓延北至龙游、金华、义乌,南至江山及江西省的玉山、广丰。此外,宁波、丽水、温州也是疫情流行的县。或许下面这些数据更能让人了解灾难的程度:据1948年衢州五县防预委员会调查统计,1940-1948年的8年中患鼠疫、霍乱、伤寒、副伤寒、痢疾、疟疾、炭疽等传染病者达30万人以上,病死者在50000人以上。那么衢州为什么会成为细菌战的重点呢?邱医师给我们讲了两点:一是衢州乃兵家必争之地,是日军进入安徽、江西、福建的咽喉;二是日军希望尽快控制衢州机场,以免其成为袭击日军本土的重要基地。 
                                
    第二天,我们的行程是:罗汉井(铭记碑)、岳王庙、西大门。

    铭记碑前黄运兴老人向我们回顾介绍了1940年10月4日,日军飞机撒播在他家中及门口地面上的跳蚤和物品的情况。“因为姐姐是学医的,父亲也有点文化,当时从防空洞里出来后发现院子里、天井里满是跳蚤、小麦、粟米,他们说这些东西一定带有细菌,叫大家扫起来烧掉,还用药水消毒。这样一家人才未染上鼠疫。而邻里有些觉得粮食可惜,粒粒皆辛苦,就捡起来喂鸡什么的,结果有的一家人全染病身亡。”或许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在罗汉井巷与目击者黄运兴老人的促膝长谈发人深省,而岳王庙里受害者家属陈绣枝奶奶的倾诉则是感人至深。岳王庙曾经是隔离室。心脏不好的绣芝奶奶执意要见见我们,她指着一块地说:她当时就站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隔离间里自己的亲姐姐垂死挣扎,用脚踢墙,有气无力地连声喊叫,床上床下地跌打滚爬,到后来没有了声音,也没有了呼吸……

    在走出岳王庙的路上,我发觉衢州有很多的庙宇、祠堂,而在当时又大都用作医疗队驻地、隔离室。王选老师走在我身边,说道:这是一场落后时代的中国人与日本现代化武器之间的抗争。她说的时候带着股硬气,给人一种虽弱犹强的感觉。小米加步枪把日本鬼子赶回了小日本,中国人很多时候是很有志气的。当然,历史也告示我们落后就要挨打,科技强国。铭记碑上的“今虽时殊势异,仍当“前世不忘”勉励后人:牢记历史,振兴中华。字字恳切,确非说教。西大门是以前的旧城门,现在的衢城早已向外扩展了好几倍。城门外的衢江在古代是护城河,日军侵华时被用作扔尸体的地方,而现在则是船来船往,一派建设的气象。河的变迁,是一段中国史的演义,沉沉浮浮。

(二) 兰溪考察??过目难忘的“炭疽”

    这天, 王选激动地告诉我们:兰溪又发现日军细菌战的新罪了!于是,我们的队伍决定向兰溪出发。为了节省车费,我们分成3批行动。经过一路的探询,我们赶到了重大发现的现场??兰溪唐家村。我到的时候,看见人潮涌动,我们的调查组几乎惊动村里的所有人。多少年来的心头恨啊,今天总算有人能来听听他们的申诉了。     
             
    对于半个世纪前的这场灾难,村民们都还记得很清楚。你一言,我一语,尽诉莫齿难忘的血海深仇。我们立刻开始拿出调查卷,录音机开始工作。而此刻的王选正忙着记录着??记下日军细菌战的又一铁的罪证。我听她说过,每当这个时候,她会特别地激动,正是这一次次的调查给了她站在日本法庭上的勇气和力量。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工作者最有价值的时候。我的目光停留在王选身边77岁的章阿花身上,她是全村唯一的一名“烂脚”幸存者(42年,“瘟病”发作的时候,全村95%患病,大多数是恶性疟疾,也有不少烂脚的)。章阿花左小腿大块腐烂,用布包着,还能看到一些脓水,时不时地有苍蝇来叮,据说还经常化脓、出血、溃烂。60年来,年年如此。60年,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60年?从风华正貌到白发苍苍,年年都要接受这种身心的煎熬。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是日本细菌战鲜活的罪证!

    还有一位很好的历史见证人??88岁的退休医生吴金品。当医生的他,当年就在染病的村民中奔波,曾救了不少人。当时,他就知道村民们肯定是染上细菌了,他原先在中华红十字会防疫站工作,回家乡探亲时,看到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乡亲,就留了下来,给村民看病。他说,当时买药十分困难,鬼子一见到药就要没收。他每次进城买药都要冒很大的危险。村民们对这位善良的老人都十分尊敬。 

(三) 义乌行??那一片血腥地的冤魂

    翻开义乌方志:“难忘一九四二!日寇铁蹄踏碎了美丽的义乌;

    难忘一九四二!民族的耻辱,激起了宾王、宗泽的后代拿起刀枪,救亡图存,保卫家乡!”1942年的义乌,那是怎样的一幕啊!

    义乌有个崇山村,日本人叫“松山”。30日,我们的小分队来到了这个村庄,了解了这里惊人的内幕。42年9月初,时年24岁的村民金仙兰在塘边洗衣服,抬头看见一架飞机飞得较低又慢,从西向北穿过崇山村向北飞行,飞机后面有烟气样的东西冒出,她大喊 :“你们快看,飞机冒烟气!”其他一些村人也都看到。但人们万万没想到那所谓的烟气就是撒播的细菌!!过了一二十天,崇山发现了许多死老鼠。接下来,就是这样的事件:50多岁,身体强壮的农民王焕章,清早去买毛竹,半路发病,急诊无效,第二天死亡。10岁的王善余,头一天还在听姐姐讲故事,第二天发病,第三天就死去了。65岁的陈春玲,白天劝邻居把儿子送到外面去躲避,谁知当晚她自己就染鼠疫而死。

    ……

    生命就象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成倍地越倒越多.而此时,日本人在做什么? 日本军医穿着白色的鼠疫防菌医和长筒胶鞋,只露出两个眼睛,来到崇山村,从新坟里挖出尸体,切取肝脏作标本.这且不算,他们还做活人体解剖!18岁的吴小奶被捆在凳子上,蒙上被单。刽子手残忍地剖开她的胸腔,剜割她的心肺内脏。据悉,敌人把林山寺(当作活人解剖场,先后约有40多人被骗了进去。有的被挖去眼珠,有的被切去子宫,有的被掏去内脏,多数当场死亡,有的活了几年,有的抱残终身……

    如果不是那些历史的见证人,拖着一把老骨头向我们如泣如诉,如果不是这一次社会实践的亲目亲闻,这一桩桩撼天的血债,恐怕真的就这样被静消呼声了。我放眼望去,草木在微风的轻拂下摇曳,我站着的泥地上透着青草的气息。而60年前,这块地上,是中国人的斑斑血迹,滴滴泪痕……无数的冤魂在控诉,在哭泣。我们需要一个来自灵魂的呐喊,让世人听见,更需要用正义的行动,讨回公道和中国人的尊严。
 
    参拜靖国神社,窜改教科书,日本右翼的嚣张告诉我们历史还没有结束。没有清楚的历史,就不会有清楚的未来。只有清算历史,才可避免悲剧的重演,才能迎来中日两国的和平友好。

    崇山村村民王锦悌老人(年轻时,是部队测绘员)在一片开阔的晒场上(当年被烧的房子的遗址),摊开他绘制的历史图纸,给我们讲解。他本人和这张图纸,我曾在浙江台的一个相关的节目中看到过。他依然是那么认真地讲解,一个一个地回答我们的提问。

    我知道他一定很想大声说一句话:年轻人啊,这就是你的祖国真实的历史,决不要忘记它、背叛它!
 
    王锦悌老人还带我们参观了劫波亭和林山寺。我觉得应该感谢那些为挽救和整理历史资料而默默工作的人们,是他们的努力让我们不会在面对历史的时候一片空白。

    王选与原告团??用行动质问日本政府的良知。1998年起,一个极具正义感和爱国心的坚强的中国女性带着108位(后发展到180名,现在已经有25人死亡)幸存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寄托,带着亿万中国人民的夙愿,在日本东京法庭提起诉讼,状告日本政府。她就是我们的领队老师??细菌战诉讼团团长王选。  
    崇山村是王选的故乡。当年,王选就是看见了乡亲父老为讨回公道而奔走告急的情景,才萌生了为这一正义的事业而奋斗的想法。我们走在这个乡间的街巷上,一股纯朴的民风扑面而来。时不时,在村宅的墙上,我们能看到一些温馨而又平朴的字眼. 或许这个经历过日军摧残的村庄,更懂得了团结一心的必要和力量。但我想,更重要的,是因为全村的人都明白他们在为一个共同的心愿而奋斗??为60年来中国人的屈辱寻回一个公正的答复,澄清一个要求日本人正视的历史事实。

    就王选个人而言,她已将这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她为之投入了余生。而对整体中国人而言,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8月27日,诉讼案最后判决的日子。许多人都在期盼着这一天。希望这一天不会让我们失望,不会让所有中国人,正义的人失望。王选说:如果败诉,我将继续,年轻人将继续,我们要世世代代继续下去,直到彻底清算的那一天。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