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感动中国?2004年年度人物”评选活动正式启动,《辽沈晚报》作为评选活动在沈唯一合作媒体,将推选沈阳读者认可的人物进入后选人行列。我们推荐张一波为心目中的感动人物,请大家配合??地址:沈阳市沈和区中山路339号辽沈晚报特刊部收(请在信封上注明“感动中国”字样) 邮编:110014 邮箱地址:syblackboy@vip.sina.com

                                       
   “得知开会我高兴极了,但我去不了。”9月6日,张一波对记者说。
 
  9月18、19日两天,“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美国“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等民间组织将在北京召开“九一八战争(旧称“九一八”事变)73周年战争遗留问题暨中日关系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9月初,大会组委会向家在沈阳的“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张一波发出邀请函,邀请他做主题发言。

  “800元会务费加上路费什么的,一个人要一千四五。”张一波解释了去不了的原因。

  从9月初开始,各路媒体也在不停地“寻找”张一波。
  
  “间歇性发作”???张一波调侃每年临近“九一八”时人们对他的关注。

  张一波,77岁。1980年,张一波53岁时开始了对“九一八”的研究,在这些岁月里,张一波以学者的固执,坚持“九一八”是战争而非事变的观点,并为之寻找证据;固执地为“二战”受害者进行民间索赔;固执地卖掉了房子……

  青年大街312号

  他斜靠在门厅里那张小碎花布面的旧式躺椅里,徐徐地说:“我相信历史是可以看见的,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我看到了发生在沈阳这块黑土地上的事情。”
  青年大街312号,77岁的张一波就住在这套租来的房子里,既是起居室也是办公室。
  狭小的门厅是张一波会客的地方,里面有些凌乱,一块刻着“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字样的树干贴墙而立,它的对面是一张曾经非常时髦的“一头沉”,上面摆着3个绿色塑料外壳的暖水瓶,瓶口插着曾风靡一时的“热得快”,七八种报纸散放在“一头沉”上。水泥窗台上有20来个已起皱的西红柿。
  “噌、噌”,脚在地面拖的声音从里间传出了来,过了有一会儿,拄着拐杖的张一波蹭到了门厅里。他先是从上到下摸了一下“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的牌子,见没有灰,微笑着向我们道:“小同志好。”
  记者:您自己的房子呢?
  张一波:卖了。
  记者:为什么?
  张一波:研究会没有经费。办九一八战争网站也没有经费。
  记者:只能卖房子吗?
  张一波: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把单位最后的福利分房卖了。
  记者:您卖房子做什么?
  张一波:够办网站用的,研究会也能打电话、发传真、上网了。
  记者:办网站用了多少钱?
  张一波:16万。
  张一波的“九一八”战争研究会是一个二级社团组织。当初成立研究会时申请的是一级,到有关部门跑了14次都没办下来,最终只能办一个不准设账号的二级协会。
  张一波靠每月2600元的离休工资支撑房租和研究会的运转。
  张一波租的是单位的房子,月租一个月1500,从他的工资里扣。“我打了报告单位就租给我房子了,还满足了一楼的要求,我是全校独一份。”张一波对此很感激。
  张一波的夫人去世后,他雇了一位保姆,工资是每月500元。张一波每天都要通过电脑给各地的支持者回大量的信,发各种资料,但他不会打字,他就又雇了只替他打字、复印材料的帮手,每个月给400元。
  2600元就剩下了200元,这是他每月的生活费。保姆说:“先生在生活上要求不高,我刚来时先生买了400斤大白菜,80斤葱。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
  另外,研究会每月的电话费是笔不小的开销,张一波搜集证据打的都是国内、国际长途,最多的一个月电话费就1800元。
  两个月前,张一波的支持者们发现,张一波给他们打电话时只让电话响两声,随即挂断。“他们打过来,我可以不花电话费。”张一波说出了他的“小伎俩”。
  实在周转不开的时候,张一波还有一招,把发给保姆的钱再借回来,然后给打个欠条,张一波已经给保姆打了10000元的欠条。
  早上4、5点起床,7点上网查资料,发帖子,回信,晚8点看完新闻后睡觉,是张一波每天雷打不动的作息安排,周而复始。
  他斜靠在门厅里那张小碎花布面的旧式躺椅里(门厅里唯一一张有靠背的椅子)徐徐地说:“我相信历史是可以看见的,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我看到了发生在沈阳这块黑土地上的事情。”

  53岁的选择

  张一波告诉自己:不能沉默,不能再局限于学术上的研究,要告诉公众“九一八”为什么是战争而不是事变。张一波说,“以后的岁月不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了。”
  1980年,本来对张一波来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份,作为中共辽宁省委党校的党史教授,过着早八晚五的生活,安逸舒适。
  直到他参加一个指定任务:年初,辽吉黑三省开始编纂《东北抗日联军斗争简史》,张一波是辽宁省编写组副组长,负责编写辽抗联后期史。“它改变了我形成已久的‘抗战八年’的观点。”
  让张一波改变观点的是124位当时还健在的抗联战士。
  一位抗联战士告诉张一波:“我们每天都在爬雪山过草地,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被抓走的都让日本人做实验用了,把皮管子接到大腿动脉上,再把有细菌的血排到木桶里去,让人失血而死。没被抓走的和日本人打了十四年。”
  几个月下来,124位抗联战士各不相同的故事,让张一波已记不完整了,但124位抗联战士几乎相同的开场白让他震惊不已:“我是‘九一八’以后开始抗日的。”张一波用“颠覆”形容他当时的感觉。
  这种颠覆对张一波来讲是震撼的,从他开始讲党史那天起,他对学生们讲的都是抗战八年,但是当他听过抗联战士的讲述后,他疑惑了,抗战是八年还十四年?他写道:“我要弄清‘九一八’对抗日战争所起的历史作用。”那天是1980年9月18日。
  53岁的张一波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选择的路口。
  张一波遍寻记载“九一八”的文献资料,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九一八”后奔逃的沈阳难民,被砍头的义勇军战士,丛林里以树皮、草根、冰雪果腹的抗联战士,捆绑起来遭受屠杀的年轻人???字里行间凝住的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张一波说,“历史是可以看见的,我感觉我可以清晰地触摸到那段历史。我愤怒,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愤怒,我明白了自己要做些什么了。”
  两个月后,张一波找到一些“九一八”的亲历者,他们向张一波描述了当时情景。
  对“真相”越加深入的了解,张一波的疑问越大。这种疑问来自约定俗成的对“九一八事变”的称谓。在张一波看来,用事变是涵盖不了“九一八”性质的,他和别人争执。人家就问他,“九一八”不是事变是什么?“是战争!”张一波被自己的观点吓了一跳。谁都清楚,战争和事变的本质区别,在当时约定俗成的定论下,张一波的观点被认为是学者的哗众取宠。
  张一波告诉自己:不能沉默,不能在局限于学术上的研究,要告诉公众“九一八”为什么是战争而不是事变。张一波说,“以后的岁月不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了。”
  为了还原那段历史的本来面目,张一波开始了寻找当时的被称作“还原真相”的历程。
  从1980年至今,一找,就是24年。

  24年的事业

  张一波说他坚持“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的原因是要“消除日本对我们的殖民文化烙印的影响;事变的称法是日本人叫的,他们的目的是在帮助日本模糊战争性质”。
  “我是友日派,我不是反日派。我办研究会、办网站,我认定‘九一八’是战争,是因为历史???真的不可以遗忘。”张一波强调。
  张一波说:“这不是工作,这是事业!”
  “日本人将‘九一八’称为事变是有用意的,是在掩盖历史,我们为什么也跟着这样叫?”张一波很愤怒。
  在查阅史料过程中,张一波发现在各国反法西斯战争文献中,对“九一八”都是蜻蜓点水,再后来的调查过程之中,他发现人们只是对“九一八”的背景有所了解,而对于“九一八”的实质很多很多的中国人都不知道。
  愤怒的同时,张一波开始了他的行动:
  1985年9月13日,张一波在《沈阳晚报》上发表了《九一八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开始》的文章,就此打破了“九一八事变”的垄断称谓,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但,仍然只算是没有得到官方认可的坊间学者的观点。
  1988年,张一波从党校离休了,时间更自由了,他开始筹备“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的同时,又自找了一项工作???组织“二战”民间受害索赔。
  张一波“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的观点真正引起瞩目是在1998年。这一年的9月,香港《大公报》加编者按全文刊登了张一波《“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二战”始于“九一八”》的文章。至此,认同此观点的人也越来越多,张一波的观点开始在国内有了市场。“我很兴奋。”张一波说这是自己当时的心情。
  张一波利用一切点滴机会,宣讲他搜集的证据:张一波翻开他随身携带的一本发表于1948年11月4日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在这份长达48万字的《判决书》中,查找到了他第一条论据。原文如下:“从‘九一八事变’到战争结束为止,日本历代内阁都不承认在中国的敌对行为是战争,他们坚持称它为‘事变’。”判决说:“日本把‘九一八战争’称为‘九一八事变’、把七七战争称为‘七七事变’是违反1907年海牙国际战争法,是犯罪。”
  张一波说他坚持“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的原因是要“消除日本对我们的殖民文化烙印的影响;事变的称法是日本人叫的,他们的目的是在帮助日本模糊战争性质”。
  “我是友日派,我不是反日派。我办研究会、办网站,我认定‘九一八’是战争,是因为历史???真的不可以遗忘。”张一波强调。
  张一波说:“这不是工作,这是事业!”事业的意义???“为了民族尊严。”
  张一波举办展览、作演讲、参加讨论会,贡献出所有时间、精力,努力让人了解他的事业:2001年3月,张一波将“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的提案,通过市、省、全国三级“两会”提出。出版了《918战争》一书;发起全国隆重纪念“九一八”提案;发动网上签名。张一波记不清组织了多少次学术会议,参加过多少次海内外国际学术研讨会。
  张一波努力的结果是,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对“九一八战争”问题的正面答复:提出“九一八事变”改称“九一八”战争是可以理解的,应先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充分讨论,待有了统一的意见后,再审定。
  虽然没能一步到位,但张一波认为“官方对九一八战争观点的认可,在可预见的时间里是可以期许的”。
  每当有人认可他的观点,张一波都高兴极了,尽管他的支持者大部分来自民间,大部分来自海外。他提及了几乎每一个给予他各种支持的人。
  张一波说他很想参加北京那个国际研讨会,但他去不了。付出了这么多,却参加不起一个会?“自从搞这个事我就没难过过,看到自己的观点正在被一点点认同,我高兴。”张一波如此回答我们、回答自己。
  张一波隔着窗户和我们道别,房间的光线很暗,有些看不清先生的脸,走出很远回头看,张一波还站在窗口。

  【张一波简历】

  1940年13岁,参加八路军。
  1949年进入辽宁省委党校,后留校任教。
  1985年9月13日在《沈阳晚报》发表《九一八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开始》
  1988年离休后,致力于“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的筹备工作,并组织“二战”民间受害索赔。
  1998年6月22日筹备已久的“九一八战争研究会”正式运作。
  1998年在香港《大公报》上撰文,再次提出:“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二战”始于“九一八”。
  2001年3月将“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的提案,通过市、省、全国三级“两会”提出。
  2001年创办918战争网站。
  2001年出版著作《918战争》、《二战中国民间受害???状告日本国》。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