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杨建明先生是我在云南见到的最精明、最有魄力、最富于创新意识、最赋予同情心、最关心家乡的历史、和最关心抗战老兵命运的人物。我是采访抗战老兵写相关抗战题材的报告文学的作家,我当然用心思关注这种与抗战历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物。尤其,杨建明是一位中国的年轻人,他为什么要关心历史?他为什么要关心现实?他为什么要关心今天的中日关系?他有的是钱,可他为什么不去花天酒地?他为什么还要节衣缩食?我从来不理解富有的人为什么要干仁义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他们干了。抗战的时候,中国有四大伪政权,{溥仪、德王、殷汝耕、汪精卫}有三百万伪军;那时,有钱的人们干出的出卖中国人利益的事情,如果写在纸上的话,几麻袋都装不下。那么,在今天,有钱人消费天经地义,有钱人拿出钱来回馈社会、资助抗战老兵,就让人费解了。

    杨建明在今天应该算是有钱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这个稍有腐败的天下,他居然资助了100名抗战老兵,而且,每月每人100元人民币,直到谢世为止。这一举动引发了我采访他的极大热情。如果中国的富人占人口的1/1000的话,那么,还有人会拿出钱来资助参加过抗日的老兵吗?显然,绝对没有了。

    杨是复员军人,今年有三十多岁,高而精瘦,一头的黑发,一脸的笑容,一腔的热情,一口的客气话。看见他就让人联想起中央电视台《非常6+1》的节目主持人李咏来了,他们两个长的很象;难看、耐看,越看越有味道。杨老板目前在云南保山市经营一家叫金水阁的综合性酒店,他的酒店内的一切都和抗战历史有关。比方:

    他有蜚声云南的“史迪威公路酒吧”;

    他的酒店的床位有93张,刚好是应了9.3抗战胜利纪念日的数字;

    他的酒店的停车场刚好有54辆停车位的位置。

    1942年5月4日,侵华日军在保山大轰炸,有数百人在这次空袭中失去生命。保山人习惯地称呼为:“54轰炸。”杨经营的“史迪威酒吧”中还有很多美国空军、陆军在中国抗战期间援助中国的资料照片,这样的酒吧景象在中国境内是绝无仅有的。或者,与其说是“酒吧”不如说是博物馆更好。因为,喝了一次酒,就能了解了一段历史。在他酒吧的墙上,四处挂满了美军援华期间的照片、水壶、车轮、皮带等等东西,在入口的柱子上贴满1944年中国军队滇西大反攻的报纸,甚至连酒吧内放的音乐也是美军当年的二战流行乐。不少酒友、酒徒、酒客一边喝酒一边听二战美军音乐、一边歪头看柱子、门框上的1943、1944、1945年的中国报纸。??这在史迪威公路酒吧是一大景色。

    资助100抗日老兵、93张床位、54个车位。这些数字让很多滇西人也关感性趣。

    杨老板的酒店中当然还有“史迪威公路地图”和美军当年的证章。经他粗略的介绍抗战历史与他建的抗战历史酒吧的关系和意图是:

    1928年,日本关东军炸死不与他们为伍的东北军大帅张作霖。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我国东北三省。

    1933年,占领华北的承德。

    1937年,侵华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的侵华战争。

    1937年,八一三凇沪抗战,侵华日军伤亡9万人,中国军队伤亡20多万人。

    1937年,南京大屠杀,有30多万中国军民遇难。

    1939年,占领香港。除去新疆、西藏、青海、陕甘之外的地方,都让日军占领了。

    1940年,日军切断云南到越南的铁路。盟军援助中国抗战的物资就此中断。

    1941年,中国军民修筑中国云南到缅甸的公路,号称滇缅公路。援华又开始。

    1942年,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盟国只能通过“驼峰航线”运输抗战物资。

    1943年,美国将军史迪威修建中国和印度相通的公路,号称“史迪威公路”。

    1945年,直到抗战胜利,史迪威公路都在发挥着援助中国抗战物资的运输作用。

    今天,“史迪威公路酒吧”仍然起着一种“坚决、稳健、热情、欢快、胜利”的作用。这种热情洋溢、赏心悦目、心情舒畅、欢快逾越的气氛像中国敦煌壁画上飞天的舞蹈者一样,把飘逸的欢乐丝带舞满酒吧的每一个角落。可以说每天都有去“史迪威酒吧”喝酒的人,他们在品酒的同时还在谈论抗战在云南战场上所取得的胜利;也就是说时至今日,人们还在品尝胜利的果实、分享抗战胜利美酒的醇香。我想,杨老板是聪明人,他是头一个把“抗日”领近酒店、头一个把“胜利”带近酒吧、头一个把“屈辱”留存心底、头一个通过“吃喝玩乐”而把“历史”和“现实”紧紧地拧在一起的人。

    金水阁酒店在云南保山市是新冒出来的一道“亮丽的城市风景线”,除去“抗日”的内容之外,还有建筑的瑰丽。我到云南滇西采访抗战的历史前后也不下十几次了,我亲眼看着云南一天天富足、一天天华丽起来,而金水阁酒店正是日新月异的云南保山中新钻出来的产物。这样清新的面容和雅秀气质的酒店在人满为患、人声鼎沸的昆明、北京也是难寻觅的呀。

    现在我们不提酒店了,单说我1999年去云南滇西采访时普通人中甚至还没有摩托车,如今,以金水阁酒店为例,饭局的时候,门口门庭若市,别说是摩托车,就是汽车也都停满了。经我调查停在史迪威酒吧门口的摩托车中有半数是日本摩托车的牌子。我还调查了保山市的数家驻车场面,其中,有30%是公车。而公车当中竟然有95%是日本国生产的越野汽车。中国的云南滇西地区自然风光有两绝:一是三江并流{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二是群山连绵、一望无际。在这里,只有性能极佳的日本国汽车才能以最安全、快捷、省油的方式完成运输的任务。可以说是:中国滇西地区的人物们一边开着日本汽车、一边谈着日本侵华战争历史、一边喝着中日合资生产的啤酒、一边谈论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甚至,连杨老板自己也驾驶新版豪华HONDA,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政治倾向性和对历史观点的固执看法。金水阁酒店因为在保山属于档次高的酒店,所以,政府的官员、党政的干部、经商的有钱人更是把金水阁酒店看作是消费迎客的佳处。这些人物应该算是一个地区的“上层建筑”和“文化道德”领域了,可是,这些人物去金水阁酒店消费的目的,恐怕还是和对抗日战争历史的关注、关心有直接的关联。

    自古以来,酒徒四海为家,酒馆遍地都是,酒幌子迎八面客、酒风醉无数人。但是,要想在酒的朦胧之中再现血雨腥风、再现逃难的人群、再现轰炸后的火海、再现美国援华飞机的起降、再现中国人民欢呼抗战胜利的雀跃景象,那就只有到史迪威公路酒吧去了。

    看金水阁酒店的经营气势,杨老板完全有资格“花天酒地、花前月下”地享受人生的,可这小子怎么关心起抗战历史了?怎么关心起抗战老兵来了呢?


                                         二

    杨老板资助了100位抗日老兵。可是,这样的行为,在今天的华夏,还不足百人。

    我是记录历史的,今天的华夏,还没有出现一位为了抗战老兵振臂一挥的伟人。

    我断言,即使抗战的一页翻过去了,这样的历史大人物也不会出现了。

    根据我详细调查,在中国全面抗战爆发的1937年开始有全国性的大规模资助抗战活动。该活动发起初期的提倡者有宋氏三姐妹,有海外华侨陈嘉庚,有蒋委员长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讲话,更有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卢沟桥事变以后,全体华人对于抗战将士的资助已经风起云涌,势不可挡。在敌后的广大地区,共产党领导的抗战力量牵制了侵华日军大量的有生力量,八路军、新四军之所以粉碎日寇的一次次大扫荡与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也是分不开的。可以说,中国人民对抗战将士的无私援助使抗战取得决定性、全面性的胜利。

    抗战的胜利是中华民族团结一心、浴血奋战的结果。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都是不可缺少的,是相辅相成的。中国军人在抗战中牺牲380万人,这是所有华夏子孙都应该刻骨铭心的数字。那么,活着的呢?我们真应该善待还存留的、所剩无几的、为了祖国的完整曾经挺身抵御外国列强的老军人们。此处我们不提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传统,我们只提未来,我们的未来还要应付侵略、因为,还有亡我之心不死的敌人呀!

    抗战胜利60年了,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内战、建国、土改,三反、五反、文革。当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来临的时候,许多当年的参战者已经抵御不了自然的力量的侵袭,纷纷离开了我们。以滇西抗战为例,在1944年的大反攻时中国军队有接近20万人参战,可是今天,滇西还有不足300名抗日老兵还活着。

    杨老板资助了100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

    再过60年还会有人提起今天有人资助抗战老兵的善举!一定会是这样!

    那么,滇西抗战是怎么回事呢?

    滇西抗战是一场发生的中国境内伟大的反侵略战争的局部战事。这场战争,以日本军队对我西南后方出海通道??缅甸和滇西的进攻为肇端,前后延续近3年的时间,战争进程大致分为3个阶段:1942年3月至5月上旬为日军进攻时期。这期间,国民政府组织了10万中国远征军出国抗日,保卫滇缅国际通道和西南后方安全,但出师不利,缅甸全境和我国滇西大片国土相继沧入敌手。第二阶段是敌我相持阶段,从1942年5月中旬至1944年5月上旬,这期间,中国军队,凭怒江天堑扼制了日军的进攻,阻敌于怒江西岸,第三阶段为反攻时期,从1944年5月中旬至1945年1月下旬。国民政府为打破日军封锁,重开滇缅国际运输线,再度组建了以卫立煌上将为首的16万中国远征军,在美国盟军和滇西各族人民的全力支持下,强渡怒江,向滇西日军发动全面反攻。经过8个多月残酷的战计,毙敌21000多人,最终于1945年1月20日将日本侵略者赶出国门,取得了滇西抗战的最后胜利。

    滇西抗战中有63800中国军人阵亡。

    滇西抗战终结之时,滇西存留的中国军队伤员和不愿意参加中国国内战争的军人有6000多人,这些人放下对付日本侵略者的武器以后就再没有摸过任何枪械,没有穿过任何军队的服装。60年来,他们留在滇西的土地上和中国云南省的人民溶入在一起,荣辱在一起,生存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今天,抗战老兵的存留人数是抗战胜利时的1/20,再不去拍拍他们的肩膀,就永远、永远的失去机会了。

    在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金水阁酒店负责人杨建明先生发起以“弘扬民族精神,呼唤爱与良知”为主题的“金水阁酒店抗日老兵互助活动”,以实际行动表达对抗日老兵的敬仰之情,表达云南滇西年轻一代人对抗日战争这段光辉历史的怀念和反思。 

    说起“抗日老兵互助活动”,首先要提及《人民日报》人民网多次派记者到保山市采访,并在媒体上发表几十篇文章。采访文章又使许多北京年轻人对滇西抗战有所了解,开始对生活困难的滇西抗日老兵深表同情。宣传抗战的结果,是使一群北京的摇滚音乐爱好者自愿发起“抗日老兵互助活动”。从今年4月份起,北京摇滚乐爱好者开始资助保山市40名生活困难的抗日老兵每人每月50元现金,资助时间为3年。在各级各方面的支持下,40名抗日老兵已经逐月收到北京人的互助款。资助活动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许多老兵及亲属来信来电话咨询,有关领导给予肯定和支持。云南保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黄玉峰亲自到隆阳区慰问两名抗日老兵,并转交互助款。老兵们接到互助款,都情不自禁地高喊:

   “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感谢北京人!”

    资助活动活动给生活困难的抗日老兵提供了物质上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在抗日老兵人生最后的岁月里,切身感受到社会对他们参加抗日战争这段光荣历程的认知和肯定,使他们由此获得了莫大的精神安慰。

    杨先生从《保山日报》上看到这个消息,立即打电话给保山市宣传部及抗战老兵,询问具体情况,并表示:“这样的事我们本地人早就应该做,现在北京人先做了,我们也要马上行动”。杨随后与保山市宣传部的黄玉峰部长取得了联系,又和市、区有关领导和许多热心朋友谈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认为这是有利社会的善事,应该付诸行动。

                                       三

    杨老板早先经营太阳能热水器,经过近二十年的艰苦创业,才发展到有了象金水阁酒店这样的发展规模,用杨先生的话说:“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应该有一种社会责任感。”

    为了直接的体验和感受生活困难的抗日老兵的生活情况,杨先生和保山市委宣传部的干部李义钦一起,用两天时间,在保山市领导和隆阳区的板桥、金鸡、汉庄三个乡镇领导的帮助下,看望和慰问了7位抗日老兵。

    在板桥镇佐所村施家山抗日老兵施炳安老先生家里,杨先生和他的朋友看到老人的卧室里陈旧而漆黑的蚊帐、潮湿且破旧的被褥,厨房里没有一点油星子的碗和生锈的铁锅,杨先生几乎掉泪,自言自语地说了几遍:“真是难以想象!真是难以想象!”

    抗日老兵施炳安老先生现在每个月买不起一斤食用油!所以,他的铁锅生锈!

    83岁的施炳安说:“我参加过凇沪抗战、武汉抗战、云南松山战役。我是老掉牙的兵。”

    在汉庄镇永铸村,村委会议会主任告诉杨先生和他的朋友,昨天有一位抗日老兵去世,这位老兵的生活非常困难。

    在87岁的董启超家,董启超讲了亲身经历南京大屠杀场面,看到日本飞机来回扫射落江的中国人群,董老失声大哭。董老拜托大家,他有个儿子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出生,他随打日本的中国军队南下,时至今日,不知儿子死活。儿子叫董平西,今年也该67岁了,“谁去河北蓟县范家庄采访的话,能否找找我的儿子?”参加云南松山歼灭日军战斗的董老说,这些年,早丧失了劳动的能力,老伴儿的眼睛也瞎了。他拉着杨老板的手老泪纵横地说:“让我们这些抗战老兵怎么感谢你们呢?”

    杨先生感慨地说:“我们做得太晚了!”

    亲眼目睹了这些抗日老兵的生活状况之后,杨先生和他的朋友真正理解了北京方面给每个抗日老兵每月50元的互助款,对这些抗日老兵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50元钱实在太少了,对于许多城里人来说,只是两包烟的钱,但对这些抗日老兵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很大的帮助和安慰!

    杨先生和他的朋友商定,“金水阁抗日老兵互助活动”互助100名生活困难的抗日老兵,每人每月互助现金100元,除此之外,对特别困难的老兵还要给一定的物质互助。

    杨先生认为,金水阁酒店和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还要联合许多朋友和有识之士共同来做这件事。杨先生的几位朋友都有爱心,愿意做一些回报社会的事,只是苦于没有恰当的方式和渠道,金水阁抗日老兵互助活动将是一个很好载体。

    杨先生自信地说:“我来牵头,做些动员工作,朋友们一定会给这个面子。”

    杨先生很早就与抗日结下了不解之缘,早年去德宏州做生意,总是骑摩托车,凡是经过抗战时期中国军队和侵华日军在松山阵地时,就一定要停下来。除了休息之外,就是坐在那些弹痕累累的树下,遥想当年中国远征军和日本侵略军英勇战斗的场面,感受这一片浸透了中国军人鲜血的英雄土地的豪气,感受这片埋葬了数千名侵略者的土地上吹来的历史微风。松山阵地歼灭侵华日军1200人,中国军队阵亡7230人。杨建明先生想,如果自己生在那个时代,也一定是扛枪杀敌的勇士,否则枉活一世。对那些保家为国、血洒疆场的烈士,他的心中充满崇敬之情,对曾经为抗战胜利流过血流汗的老兵充满敬仰之情。感悟和沉思过后,杨先生又增加了对日本侵略者的一分仇恨。 

    在杨老板的史迪威公路酒吧里,不但挂满滇缅公路、史迪威公路的老照片,并悬挂了部分当年修路使用过的铁锹等物品,还有老车轮。下一步,杨先生还准备收集一部分日本侵略者的罪证,把它放在地下的玻璃框里。在另一面墙上挂上老保山的图片,挂上所互助的100个抗日老兵的简历和图片。酒吧里所刻意营造宁静、雅致的气氛是许多保山人的创意。比方保山市委宣传部的干部李义钦先生就给了“史迪威酒吧”大量的文化援助。很显然,“武人”离开“文人”的帮助是干不成事业的;“富人”只有和“穷人”绑在一起,才能发出留芳百世的奇光异彩来。另外,杨老板为人的豁达与正直,也使得保山数不清的文化人愿意为他无偿的贡献自己的才华。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保山文化人都认为纪念抗战做事情,是在为自己的家乡增砖添瓦。“??帮助一家小小的史迪威酒吧,一个小小的杨老板,何足挂齿耳?”

    尽管如此杨先生还不满足,他认为,酒店要有品位,不光是吃和住的问题,重要的是不但酒店要有文化,内涵,保山地区要做好滇西抗战文化这篇大文章,就要先把发展旅游业放在首位。

    也许有人以为杨先生想出名,事实并非如此,杨先生既不想上电视也不愿登报纸,只想通过互助抗日老兵活动奉献一片爱心,联络一批朋友,解开自己二十年关注抗日历史的情结;通过抗日老兵互助活动,赢得更多有识之士的参与和支持;更希望抗日老兵的亲属、子女发扬中华民族物传统美德,用孝心和爱心呵护抗日老兵的最后岁月。同时,要打开、并且挥舞起“滇西抗战旅游”这面旗帜。

    杨老板非常痛心的和我谈了几次:

    “看看人家丽江、大理!西双版纳!人家也是云南!每天五架航班都不够!人满为患!摩肩接踵!喝杯茶,连座位都没有地方!住宿拥挤要找市委书记批条子!哎!看看我们这里!古老的腾越文化!800年永昌文化!60年前抗战遗迹清晰可见!民房至今弹痕累累!侵华日军的慰安所、指挥所、阵地结构至今保存完好!在二战的亚洲战场只有滇西战场完好地保存这么多的战争遗迹!丽江、大理、西双版纳!是自然的美丽,可我们滇西保山除去自然风光之外,战争遗迹还可以让人毛骨悚然、让人肃然虔敬、让人回味无穷、让人反思罪恶、让人敲响警钟、让人警惕未来呀!”

    我大声喊:“打住!我不想听你瞎得得了,你有酒吗???上酒来!”

                                       四

    杨先生希望通过真诚和辛勤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金水阁酒店与抗战历史的关系,拓展金水阁酒店的文化内涵;以抗日老兵互助活动为基础,借滇西抗战这一独特的文化品牌宣传保山,宣传滇西抗战,打开“滇西抗战旅游”的线路。并且,使金水阁酒店成为保山的知名品牌,使金水阁酒店成为慕名而来保山旅游、考察、休闲的各界人士入住的首选酒店。

    杨先生希望与抗战历史有关的三部分客人入住他的酒店。

    一,中国关心滇西的人们。抗战中,有东北军的一个师在滇西参战。有很多贵州、四川籍的兵在滇西作战。在滇西抗战中牺牲的63800名中国军人之中有85%是祖国内地的军人。而这些抗日将士直系亲属、间接亲属有60万人。他特别希望以旧战场居住民的身份接待这些战士的亲属;并且,尽地主之谊,和他们一起重走当年旧战场战场;和他们一起缅怀战火纷飞中这些中国军人抗御外国侵略者的英雄壮举。

    二,滇西战场有美军的大力支援。美国空军虽然在中国被日军击落和失事的飞机有609架,美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阵亡3300人。但是,他们击落日军飞机2600架!通过“驼峰航线”,美军给中国抗战力量输送了80万吨的抗战物资。滇西抗战中两个重要战役:龙陵歼灭战和腾冲战役中,由于美军飞机的空中支援使得地面的攻击得以顺利进行。目前,美国的二战航空联宜会有3万会员。这些人多数是二战飞行员的后代,与这些美国老兵的后代重返中国云南的“地面驼峰航线”,在“地面驼峰航线”体验中国人民对于美国人们当年援助中国抗战的感激之情。已经有美国“驼峰航线”、“飞虎队”的老兵子女去了杨老板的“史迪威公路”酒吧,中国人民的热情差点把美国老兵的后代给活活的“吃”下去。

    美国著名作家詹姆斯?布拉德里(James Bradley)的著作《飞行员――勇敢真实的故事》中译本近日在中国出版,目前在国内各大书店都能看到。该书在美国一出版,即被评为全美畅销书之一。作者的父亲是二战老兵,他就去过史迪威酒吧喝酒。

    詹姆斯?布拉德里的父亲是美国二战最著名的照片??“国旗插上硫黄岛”上的六个海军陆战队士兵之一,但是他从来没有听到父亲讲述这些引为自豪的故事,却常常发现父亲一个人在屋里独自打开一个小木箱,对着里面的文件照片喃喃自语。父亲从不允许别人动这个箱子,哪怕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父亲去世后,詹姆斯发现箱子里面全都是父亲战友的照片和文字,差不多有200多个战友永远留在了硫黄岛上,回来的却寥寥无几。母亲说,在结婚的头四年里,父亲常常在噩梦中哭喊着战友的名字……。

    作者的第二本书《飞行员??勇敢真实的故事》描写的是在太平洋对日战争中,八名年青的美国海军航空队飞行员在轰炸日军驻扎在一个小岛??父岛上的通讯设施时被击落、成为了日军俘虏,最后惨死的故事。战争结束后,美国军方处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向他们的家人公开他们阵亡的真实情况。使得阵亡飞行员的父母在巴望得知自己亲生骨肉牺牲的真相中苦苦等待、度日如年,最后一个一个忧郁悲伤地离开人间……深知军人家属内心痛苦的作者经过几年的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翻阅无数被封存的美军档案、走访死者家属情侣战友、寻找知道内情的日军老兵并由这些老兵带着来到日本父岛的现场反复核实,终于将每一位被俘飞行员最后惨死的经过调查清楚公布于世……。原来,他们被日本军人吃掉了。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当时也是这个鱼雷攻击机中队的一员,在战斗中老布什的飞机也被击落。幸运的是,老布什及时被美军潜水艇救护,这样才使得他以后有机会成为美国总统……当作者来到现场父岛时,旁边还有老布什这位当事人的陪伴。

    云南滇西抗战中腾冲歼灭战的战斗故事也吸引着这位美国军人后代的兴趣。

    云南抗战研究学者戈叔亚先生对我说:“我在研究云南二战历史的过程中和美国老兵有着深厚的友谊,今年4月12日,詹姆斯?布拉德里通过美国老兵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找到我,表示他对二战时期美军在云南和中国军民并肩战斗的历史故事有浓厚的兴趣,希望得到我的帮助。我和美军后代去保山第一天就去了史迪威公路酒吧。”

    “我对课堂里面的教学不感兴趣,而是希望面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采访经历过战争的老兵和中国老乡,希望用自己的双脚踏遍崇山峻岭走在士兵的路上,希望抚摸着阵亡者的石碑和他们对话,希望寻找美国军人和中国姑娘的爱情来讲述我们两国的友谊!”这个美国兵的后代在电子邮件中这样对我提出要求。

    戈叔亚接着叙述:

    “于是,我带着这位美国作家在滇西的边远山区一个一个采访老兵老乡,到云南驿机场看石碾子和吊唁莫尼中尉,在松山的残坑断壕里感受当年士兵的辛苦,甚至钻进腾冲原英国领事馆内部慰安妇躲藏的地洞里去挖掘秘密。最后,他停留在腾冲国殇墓园的一块石碑前久久不能离去……

    石碑记载着在腾冲战役牺牲的十四名美国官兵,但是仅仅只有一个军人的名字。腾冲人至今都在寻找着其他十三人的名字和他们的亲人,腾冲人希望将他们的英名全部完整地刻在石碑上告慰英烈。

    詹姆斯?布拉德里深深地被感动了。目前,他已经开始在美国??云南之间穿梭寻找这十四名牺牲的美军官兵的线索,如同他寻找父亲的战友和阵亡的飞行员的线索一样,并以此作为自己第三本书的开始。

    由于这位美国军事纪实文学的畅销书作家对中国云南抗战历史的关注,这将有助于美国读者对中国抗战的了解、对中国抗战历史的研究和国际交流无疑也有推动作用,所以他对云南二战历史的兴趣应该得到我们的尊敬和帮助,他的著作《飞行员》的写作特点和他的研究方法应该引起我们中国民众和学者的注意和学习。

    在云南,为了能够听到90多岁的飞虎队中国云南女护士黄欢笑的微弱的话语,詹姆斯?布拉德里先生可以跪在地板上把头尽可能凑到老人脸前;为了说一声谢谢,他在泥泞的山路上步行,来到救护美国飞行员的腾冲界头老人黄明高的屋檐下;为了听一句“顶好!”他来到腾冲最边远的山区??猴桥去看望当年和美国工兵一起修路的傈僳族老人。为了寻找到最感人最精彩的战争和友谊的故事,他不厌其烦地接受云南的报纸电视的采访,呼吁大家和他联系。9月底10月初,他还要来腾冲,再次看一看那些长眠的中美烈士,向云南、向腾冲人民表达一个美国老兵后代的情谊。”


    2004年9月20号,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给保山市市长亲笔写信,以感谢保山市政府在腾冲国殇墓园为日本国对于中国所发动的侵略战争中,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美国军人树碑立传的行为大加赞赏,其中,带信的美军后代就在“史迪威公路”酒吧喝过酒。并且,这位美国兵后代一再感谢中国人中的杨老板:“你没有忘记我们美国军人对于中国人的援助!我感谢你!美国人民感谢你!美国的历史感谢你!”

    听说,能说会道的杨老板此时只会说:“保山、云南、中国,大家都记着你们哩!”

    杨老板特别希望美国援华空军的3万直系亲属、间接亲属能重返当年他们长辈的战场参观、浏览、采访、探索。

    三,杨建明老板特别希望在他的酒店接待来自日本国的观光客。他认为,侵华日军的子女、家属、亲属、朋友、友人的子女、友人的亲属、侵华日军在云南部队的日军家乡人都应该到中国云南保山地区看一看。不为别的,原因就是:

   “战争是一把双刃剑,战争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也伤害自己;

    战争有必然性,不正义的战争迟早会以失败告终;

    对战争的评价只具有单一性:侵略战争的“正确”与“错误”评价只有一个选择;

    战争胜负在于:一时胜负在于力,一世胜负在于理。

    在战争发生过的地域可以更清楚地说明、分析战争的起因和结果。

    在战争发生地目前还有战争的亲历者、经历者、受害者、目睹者。

    战争加害国的国民应该看望受害国国民,因为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人。

    战争是人民的敌人,只有接受战争的教训才能有效地抵御战争再一次爆发的可能。”

    杨老板作为战争发生地的居住民关心、研究战争历史多年,他也请教过许多学者。

    日本国所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自1942年3月至1945年1月,滇西战场共歼灭日军21057人,中国远征军伤亡、失踪共67364人。只看这一组数据,足以见得当时其战事惨烈与一斑。在中国云南滇西作战的侵华日军是日本第33军18师团的《菊》部队和56师团的《龙》部队。叫做《龙》的部队于1941年{昭和16年}在日本国福冈县的久留米组成,兵源全部来自于日本福冈、长崎和佐贺地区。叫做《菊》的18师团是在同样时间在日本国北九州编成的。根据滇西的抗战学者调查,他们之中以煤矿工人居多数。从滇西战场的日本军战壕遗迹看,许多57年前的战争工事虽然经历数十载风雨依然保持完好、实用,足以体现日本国煤矿工人的坑道挖掘技术。还有学者认为日本北九州是煤炭基地,所以士兵当然有不少矿工。另外则是渔夫。加上民风粗暴,所以是很能打仗也很不老实的。

    由此看来,在云南参战的侵华日军官兵集中在日本国的福冈、长岐佐贺和北九州地区。他们直系亲属和间接亲属牵扯到50多万人。多年来,日本国福冈、长岐、佐贺、北九州的观光客有200人左右人次到中国云南保山的滇西抗战地区采访、观光。故地重游的侵华日军老兵也有六人。在这些观光客当中,95%的人作为日军家族踏上滇西抗战的土地。

    目前,保山市关于“滇西抗战旅游”的大旗还没有摇起来,左证这一句话的证据是:中国旅行社不知有“滇西抗战旅游资源”,国际旅行社不知道“滇西抗战旅游资源”。

    北京有53家国内、国际大旅行社。我给其中15家打电话调查、问讯是否知道“滇西抗战旅游资源”这回事情?其中15家被我调查的旅行社回答基本一致:不清楚。反过来,旅行社都问我:“旅游资源是什么?有调查报告吗?飞机场?高速路?宾馆?旅客的安全?衣食住行?自然风光?地方政府态度?战争遗迹?风土人情?少数民族?------?”

    有一家旅行社在我不厌其烦地介绍云南滇西抗战旅游资源后,更是心平气和地告诉我:

    “什么?你是作家?!你一直推销什么?你一直介绍什么?你在调查什么?!作家和记者有几个是好东西?骗子一般才自我介绍是作家、记者哩!你给我们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知道骚扰罪吗?知道诈骗犯罪吗?知道经济犯罪吗?知道公安局的干警各个都是好样的,知道吧?------,------即使你是真的作家,关于旅游的事情你为什么感性趣呢?”

    我大声说:“不是我感性趣!是云南保山的杨老板感性趣!他不但希望国内的旅行者去!还希望美国参战家属去!希望日本国参战家族的后代去当年的中国云南滇西旧战场去看看!”

    “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旅行社调研开发部的小姐将信将疑地问。我急忙说:

    云南保山市政府的联系方式是:0875-2122893(值班室)

    保山市委宣传部的联系方式是:0875-2122439(办公室)

    保山市公安局的联系方式是:0875-2143110(值班室)

    金水阁酒店和史迪威公路酒吧的电话是:0875-2221577

    他们在工商所注册的经营证件号码是:5330012000459

    金水阁酒店的地址是: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永昌文化园内,邮编:678000

    金水阁酒店的伊妹儿是:jinshuige168@sina.com

    保山市委宣传部抗日老兵网页,网址是:www.baoshan-yunnan.com

    保山市委史志委刚刚出版一本叫《见证历史》的书,该书概述的几乎全部是今天幸存的抗战老兵!如有需要,请与作者李义钦先生联系:伊妹儿是 :liyiqin@xinhuanet.com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