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

    上午8时45分,我收到了菊池先生给我的一封函件,菊池是一位谦逊可亲的日本
翻译。他在信中通知我们,从上午9时起在安全区搜寻中国士兵。

    前一段时间我们所经历的狂轰滥炸和连续的炮击同我们眼下所经历的可怕时期
相比简直算不了什么。安全区外已经没有一家店铺未遭洗劫。现在掠夺、强奸、谋
杀和屠杀在安全区也开始出现了。安全区里的房子,不管有没有悬挂旗子,都被砸
开或洗劫了。下面致福田先生的信大体描述了目前安全区的局势,信中所提到的15
起事件仅仅是我们所知道的许许多多事件中的几起。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16日
致福田德康先生
日本大使馆参赞
南京

尊敬的福田先生:

    昨天在交通银行的会晤中,我们已经向少佐先生强调过,应当想方设法尽快恢
复城市的正常生活,这是很有必要的。

    日本士兵昨天在安全区的暴行加剧了难民的恐慌情绪,许多难民甚至不敢离开
他们所待的房子去旁边的粥厂领取每日的定量米饭,因此我们现在面临着向收容所
运送米饭的任务,这就大大增加了我们向大众提供粮食方面工作的难度,我们甚至
找不到足够的脚力来装米和煤运送到粥厂。结果今天早上有数千名难民没有得到食
物。为了让中国的平民能得到食品,国际委员会中的几个外国委员今天早上想尽一
切办法避开日军巡逻队,把卡车开到安全区来。昨天,我们委员会有好几个委员的
私人汽车被日本士兵拖走了。

    现随函附上日军在安全区的各种暴行。

    不结束目前这种人心惶惶的局面,就不可能进行任何正常的活动,例如,不可
能找到劳工去修复电话局、水厂、电厂和各种商家店铺,甚至都找不到人去清扫街
道。

    为了弄清并改善局势,国际委员会冒昧地向日本皇军建议,立即采取以下预防
措施:

    1.所有搜家活动由负贵军官指挥,率领正规组织的小分队进行(制造麻烦的大
多是四处游荡的士兵,他们3人~7人一伙,无军官带队)。

    2.夜间,最好也在白天,在安全区的所有通道口安排日军岗哨(昨天我们已经
向贵军的少佐先生提过这项建议),阻止四处游荡的日军士兵进入安全区。

    3.立即发放汽车通行证,贴在汽车挡风玻璃上,以免我们的卡车和私人汽车被
日军士兵扣留(即使在城市保卫战的最艰苦的时期,中方司令部还是向我们提供了通
行证,虽然此前已有车辆被扣,但在递交了申诉后,所有车辆都在24小时内物归原
主。此外,当时中国军队的处境已经十分艰难,但仍然提供给我们3辆卡车为平民百
姓运送粮米。与此相比,日本皇军具有更好的装备,而且已经控制了全城,城内的
战斗也已经全部停止,因此我们坚信,在目前中国平民百姓需要得到日军的关心和
保护的情况下,日军会表现出更高的姿态)。

    日军最高指挥官于昨天抵达南京,我们原以为市内的秩序和安宁会由此而得到
恢复,因此昨天我们没有提出任何指控。但是昨天夜里的情况比前天还要糟糕,因
此我们决定向日本皇军指出,这种状况不能再持续下去。我们相信,日军最高指挥
官是不会赞成日军士兵的暴行的。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约翰?拉贝
    主席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秘书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937年12月16日

    (在给我们的所有报告中,我们在此仅举几起,均是已经仔细核实过的事件。)

    1)12月15日,安全区卫生委员会第二区的6名街道清扫工在他们位于鼓楼的住所
里被闯进的日本士兵杀害,另外一名清扫工被刺刀严重刺伤,日本士兵没有任何明
显的理由!如上所述,这些人是我们安全区的雇员。

    2)12月15日下午4时,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门口附近,一辆载有大米的卡车被日
本士兵抢走。

    3)12月14日夜晚,安全区第二区的全体居住人员被赶出房子,然后被洗劫一空。
第二区区长本人被日本人抢劫过两次。

    4)12月15日夜晚,7个日本士兵闯进金陵大学图书馆大楼,拖走7名中国妇女,
其中3名妇女被当场强奸。

    5)12月14日夜晚,许多人向我们诉说,日本士兵闯进中国居民的房子,强奸或
强行拖走妇女。安全区内由此产生恐慌。昨天数百名妇女搬进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的几栋建筑物,我们委员会的3名美国先生昨天夜里整夜守候在学院,保护那里的
3000名妇女和儿童。

    6)12月14日,30名显然没有军官带队的日本士兵搜查了大学医院和女护士的寝
室,医院的职员们遭到了有组织的抢劫。被偷走的物品有:6枝自来水笔、180元现
钞、4块表、2卷医院的绷带、2只手电简、2双手套和1件毛线衣。

    7)昨天,即12月15日,不论是收容所、公共场所,还是大学建筑物内,从各个
方面都传来报告,日本士兵在各个地方强行闯入,多次抢劫中国难民。

    8)12月15日,美国大使馆遭破门盗窃,若干小物件丢失。

    9)12月15日,日本士兵翻越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后墙,砸开一扇门,闯入学院
的医学系。由于该系在12月13日就已经将可移动的物品全部转移,所以没有东西被
窃。

    10)12月14日中午,日本士兵闯入锏银巷的一所房屋,强行拖走4名姑娘,强奸
了她们,2小时后将她们放回。

    11)我们在宁海路的米铺于12月15日的下午遭到了日本士兵的搜查,他们买走3
袋米(3.75担),只支付了5元钱。米市的现行价是每担9元,这样,日本军队共欠国
际委员会28.75元。

    12)12月14日夜晚,11名日本士兵闯入钢银巷的另一所房屋,强奸了4名中国妇
女。

    13)12月14日,日本士兵闯进美国女传教士格雷斯?鲍尔小姐的住所,抢走一双
皮手套,喝掉了桌子上的所有牛奶,然后又用手把糖罐全部掏空。

    14)12月15日,日本士兵闯入美国医生 R.F.布雷迪的车库(双龙巷1号),打破
福特汽车的一块窗玻璃,然后又带来1名机械师,试图发动汽车。

    15)12月15日,日本士兵闯进汉口路的一个中国居民住家,强奸了一名年轻妇女,
强行拖走3名妇女。其中2名妇女的丈夫跟在日本士兵的后面追赶,结果这2名男子被
这些日本士兵枪杀。

    如前所述,我们委员会的外国成员已经对以上事件进行过核实。

    签字:刘易斯 S.C.斯迈思
    秘书

    德国顾问的房子几乎也都遭到了日本士兵的抢劫。已经没有人敢出家门了!为
了让汽车出入,有的时候要打开院门,这个时候外面的妇女、儿童就会涌进来,跪
在地上磕头,请求我们允许他们在我的院子里露宿(我已经接纳了100多名极为困苦
的难民)。眼前的悲惨局面是常人很难想象的。

    我和菊池一起开车去下关察看发电厂和几个剩余的大米储备点。发电厂外表看
起来完好无损,如果工人们对日本人的保护持信任的态度,那么估计发电厂可以在
几天内恢复供电。我很乐意在这方面提供帮助。但是由于日本士兵的令人难以置信
的残暴行为,要想把必要的40名~45名工人募集到一起,可能性非常小。在这种形
势下,我也不愿意冒险通过日本当局从上海调一名德国工程师来。

    我刚刚听说,又有数百名已经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被拖出安全区枪毙了。其中
有50名安全区的警察也要照军法执行处决,据说是因为他们放进了中国士兵。通往
下关的中山北路上横尸遍地,到处是遗弃的武器装备。中国人放火烧了交通部。招
江门被炮火打得干疮百孔,城门前到处是成堆的尸体。日本人不愿意动手清理,而
且还禁止我们组织所属的红?字会进行清理。我们估计可能是要在枪毙那些已经解
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之前,先强迫他们来清理。我们欧洲人简直被惊呆了!到处都是
处决的场所,有一部分人是在军政部对面的简易棚屋前被机关枪射杀的。

    今天晚上来访的总领事冈崎胜雄解释说,虽然有一些士兵被枪杀,但是剩余的
人都将被安置到扬子江心的一个岛上的集中营里。

    我们原来的校工也被子弹击伤,现正躺在鼓楼医院。他被强征苦役,干完活后
得到一份证明,在回家的路上他被人莫名其妙地从后背击中两枪。原先德国大使馆
给他开具的证件现在就摆放在我的眼前,上面浸满了血迹。

    写到这里,后院里响起了日本士兵的砸门声。见佣人不开门,几个日本士兵就
在院墙边探头探脑,看见我突然打着手电筒走了过去,他们立即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我们打开大门,跟在他们后面走了一段距离,直到他们消失在一个黑黢黢的巷子里,
这个巷子的下水道里3天来也已经塞满了好多具尸体。见此状况,人们不禁恶心地浑
身颤抖。在院子里,许多妇女和儿童瞪着惊慌失措的双眼沉默地相互依假在一起,
一半是为了相互取暖,一半是为了相互壮胆。他们大家的希望是,我这个“洋鬼子”
能驱赶走凶神恶煞!!

    前面提到的日本总领事冈崎胜雄在他今天的来访中还提请我们注意,虽然日本
人没有承认我们的委员会,但是我们将受到的待遇就如同被他们承认了一般。我们
接着向负责接待我们在日本大使馆谈判的福井喜代志先生递交了我们致日本大使馆
的一封信。全文如下: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17日(译注:此信作者放在了12月16日的日记中)
致福井喜代志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二等秘书
南京

尊敬的先生们:

    昨天下午总领事冈崎胜雄先生指出,从法律角度来看,国际委员会的存在是没
有根据的。我们认为有必要对此问题作出若干说明。

    我们从未考虑寻求某种权力,与日本当局进行政治上的合作。在这里我们要指
出的是,1937年12月1日,南京市政府马市长将城市在特别时期的几乎所有管理职能
赋予了我们,这其中包括管理警务、看管公共机构、消防、管理和支配房屋住宅的
权力、食品供应、城市卫生等等。1937年12月13日,星期一的上午,贵军获胜进城
的时候,城市的管理权在我们的手上,我们是唯一尚在运行的机构。当然,我们所
获得的全权不能超出安全区的界线,而且我们在安全区也无权享有主权。

    日本驻上海当局曾向我们保证过,只要安全区内没有军队或军事设施存在,贵
军就不会蓄意攻击安全区。鉴于我们是唯一的城市管理机构,贵军进城后,我们立
即试图和先头部队取得联系。12月13日下午,我们在汉中路遇见了一位贵军大尉,
他正率部进入预备阵地。我们向他作出了必要的解释,在他的地图上标出了安全区
的界线,此外我们还恭敬地向他指出了3个红十字医院的位置,通告了解除武装的中
国士兵的情况。他当时所表现出来的配合和平静增强了我们的信念,即:我们得到
了贵军的完全的理解。

    当天晚上和次日早晨我们起草了12月14日的函件,并让人译成日语。为了将这
封信转交给日本当局,我们的拉贝先生、斯迈思博士和福斯特牧师3人一直在忙于寻
找贵军高级军官。关于这一点,日本大使馆参赞福田先生可以证明。我们一共和5名
贵军军官进行了接洽,但是他们都指出,此事要等到第二天最高指挥官抵达后和他
联系。

    第二天,也就是12月15日,日本帝国大使馆福田德康先生和关口先生来访,关
口向我们转交了“势多”号舰长和舰队军官的致意帖。我们向福田先生递交了12月
14日的函件,并向关口先生保证,我们愿意为电厂恢复供电提供帮助。

    同一天中午,我们荣幸地在交通银行和特别长官(参谋部和特务机关长官)进行
了会晤。对我们12月14日的函件,他给予了口头正式答复。他告诉我们,日本岗哨
将布置在安全区的入口处,平民警察可以在安全区内执行巡逻任务,但是只能装备
警棍,委员会在安全区内储备的1万担大米可以提供给难民,准予将原城市管理当局
指定给委员会的粮米储备运进安全区,尽快修复电话设施和水厂、电厂,此事至关
重要。

    关于12月14日函件的第4点,只作出了如下的答复,即:难民应尽早返回原住所。

    有了这个答复,我们便鼓励我们的警察继续他们的工作,向居民们保证,经过
向贵军军官的必要解释,他们将会受到良好的待遇。我们并且开始了粮米的运输工
作。

    但是恰恰从这个时候起,只要没有欧洲人陪同,我们的卡车在街上就会被扣留。
从星期二早晨起,我们领导下的红?字会开始派车在安全区收硷尸体,但是他们的
车不是被强行拖走,就是被企图扣留,昨天甚至有14名该会的工人被拖走。我们的
警察在执行警务时受阻,昨天在司法部执行警务的50名警察遭逮捕。据在场军官称,
要带走他们枪决。另有45名我方的“志愿警察”昨天下午也同样被带走(这些“志愿
警察”是委员会于12月13日下午组织起来的,因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安全区内的
“着装警察”尽管必须日夜执勤,但靠他们仍然不可能完成安全区内的譬务工作。
这些“志愿警察”既不着装,也不拥有任何武器,他们仅仅佩戴臂章,而且从性质
上看不过就如同欧洲的童子军,他们临时承担一些小型服务工作,例如帮助维持民
众秩序,做一些清扫工作,在急救时帮帮忙等等)。

    12月14日,我们的4辆消防车被贵军征收用于运输。

    我们力争让日本大使馆和贵军明白这样一个事实:人们为了南京平民百姓的利
益,将城市的管理职能赋予了我们。一旦日本当局成立新的城市管理机构,或者其
他的组织机构,我们将移交我们的城市管理的职能。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对于我们
为了平民百姓的利益,为了维持安全区的秩序所进行的工作,贵军士兵横加阻挠。
这样做的后果是破坏了我们为维持秩序而建立的体系,从12月14日早晨起,扰乱了
我们必要的公务活动。具体地说是这样的,12月13日,当贵军进城的时候,我们在
安全区几乎集中了城市的全部平民百姓,安全区当时只遭受到轻微的炮击损失,中
国军队撤退的时候对安全区没有进行任何抢劫。完全可以说,我们为贵方和平地接
过了整个安全区,在城市的其他区域恢复秩序之前,为使正常的生活能不受干扰地
进行下去,作出了一切的准备工作。一旦秩序恢复,就可以在全城恢复正常的交通。
但是到了12月14日,贵军士兵的抢劫、强奸和屠杀等等恐怖活动铺天盖地地压了过
来,留下来的27个欧洲人和中国居民一样震惊了。

    我们一方面对此表示抗议,另一方面请求贵方首先在军内恢复秩序,只有这样
城市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我们愿意为合作作出我们力所能及的贡献。

    昨天晚上8时~9时之间,我们委员会的5名成员巡视了安全区。巡视过程中,不
论在安全区内还是在安全区交界区域,没有看见一个日本巡逻哨。在贵军的威胁下,
加上中国警察被拖走处决,我们自己的警察在街上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只在
安全区的街道上看到了两三个一伙四处游荡的贵军士兵。我写这篇报告的时候,安
全区的四面八方又传来消息,这些四处游荡、无法无天的贵军士兵正在奸淫掳掠肆
意蹂躏。

    这表明,贵军没有考虑我们昨天(12月16日)函件第2点中提出的请求,即:在安
全区入口处设置岗哨,阻止四处游荡的士兵进入安全区。

    作为恢复安全区的秩序的第一个步骤,我们特提出如下建议:

    1.日本皇军成立宪兵队,昼夜在安全区巡逻,对于偷窃、抢劫、强奸或强抢妇
女的士兵,宪兵有权逮捕。

    2.日本当局接收原中国南京市政当局移交给我们的450名警察,维持中国平民
百姓的秩序(百姓秩序一直良好)。

    3.鉴于城里各处火势昨天已经(幸好没有在安全区)形成火灾,我们建议,在贵
军的领导下重新成立消防队并提供4辆消防车。

    4.此外我们还冒昧地向贵方建议,在成立新政府之前,尽快派遣一名城市管理
专家来南京,将平民百姓的生活引入正轨(前政府职员中仅留下警察、消防队员和3
名助理员。贵军接管了城市的全部土地和建筑物,以及居民中较为贫困的人口。大
部分受过教育、有知识有职业的居民都已离城西逃)。

    我们在此重申,我们无意继续履行原南京市政府赋予我们的半行政职能。我们
期望贵方能尽快担当此任,以便我们能作为一个单纯的救济组织开展工作。

    过去3天的蹂躏和破坏如果得不到制止,救济工作的难度必将成倍增加。我们组
织安全区的原则是,鼓励每个家庭尽可能通过个人途径在安全区商定食宿事宜,以
减缓突发局面给我们的组织机构造成的负担。目前的局势如果得不到改善,那么要
不了几天大部分居民就要挨饿。各家自己储备的食品和取暖物资已经告缺,中国人
的钱、衣物和个人财产都被四处游荡的贵军士兵抢走了,人们怕上街,怕重新开店
做生意,因此正常的生意和其他的活动只能小规模进行。我们的供应也陷于停顿,
从12月14日早晨起,货车运输可以讲几乎陷于瘫痪。贵军进城前,我们的精力主要
集中在向安全区运送储备粮。我们准备过一段时间再分发粮食,因为我们已经要求
居民们带上能维持一个星期的食品储备。为了防止一些收容所出现粮荒,我们委员
会的欧洲委员不得不在夜幕降临后用自己的私人汽车给收容所运送粮食。

    如果不能尽快恢复正常的粮食供应,居民将受到饥饿的折磨。另外一个折磨中
国居民的因素是贵军无休无止的骚扰。一些家庭向我们诉苦,他们的房子被砸开,
遭抢劫,他们的女人一个晚上被强奸多达5次。于是他们第二天早晨逃离住所,找一
个希望能得到安全的地方住下来,这难道奇怪吗?

    昨天下午,贵军指挥部的3名军官前来我处交涉,请求在恢复电话通讯方面提供
帮助,就在这同时,一批电话工人被赶出了他们在安全区的住所,他们都佩戴委员
会的袖标,我们不知道他们逃匿到什么地方了。如果任这类恐怖活动继续发生,我
们就不可能提供必要的工人,从而帮助对民生至关重要的机构恢复工作。

    如果市内贵军士兵的秩序不能立即得到恢复,那么我们就无法保证20万中国平
民中无人饿死。

    我们再次保证,为了城市平民百姓的利益,我们随时愿意和贵方通力合作。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约翰?拉贝
    主席

    附件:(中文布告)

    又及:昨天中午以来发生在安全区的贵军士兵暴行报告将于近期送达。



                               12月17日

    两个日本士兵爬过院墙,正打算闯进我的住房,看见我出现后就为自己的闯入
找借口,说是看见有中国士兵爬过院墙。我把我的党徽指给他们看,于是他们就从
原路又退了回去。在我院墙后面小巷子里的一所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到了强奸,接
着又被刺刀刺中颈部。我好不容易弄到了一辆救护车,把她送进了鼓楼医院。我的
院子里一共约有200名难民,他们像供奉神祗一样尊敬我们这些欧洲人。只要我们从
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就跪下来,我们难受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一个美国人这样说道:
“安全区变成了日本人的妓院。”这话几乎可以说是符合事实的。昨天夜里约有
1000名姑娘和妇女遭强奸,仅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一处就有100多名姑娘被强奸。此
时听到的消息全是强奸。如果兄弟或丈夫们出来干预,就被日本人枪杀。耳闻目睹
的尽是日本兵痞的残酷暴行和兽行。

    我们的奥地利汽车专家哈茨先生同一个日本士兵发生了争执,这个日本人拔出
刺刀,但是就在同时被哈茨一记准确的勾拳击中下额倒在地上,他的另外两个武装
到牙齿的同伙带着他赶紧溜之大吉。但愿这个胜利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恶果。日本
总领事冈崎胜雄昨天要求难民尽快离开安全区,返回自己的住处,有店铺的就重新
开业。其实日本士兵已经为店铺的店主们打开了门,城里几乎没有一家商店未被日
本人砸开并抢劫。德国大使特劳特曼博士位于萨家湾的房子奇迹般地幸免于难,他
的门上有一个用日语写的禁止入内的布告。我的院门上也有这么一个布告,但是尽
管如此仍然不断有人光顾。克勒格尔陪我一块儿去了特劳特曼的住所,在回来的路
上,他在我的房子后面发现了自己的车,车是昨天他和几个日本军官在旅馆的时候
被日本兵开走的。克勒格尔执拗地站在自己的车前,后来车里的3个日本兵说了句
“朋友,你走吧”,把车还给了他。还是这几个日本兵,他们在下午跑到我的院子
里,趁我不在的时候开走了洛伦茨的车。我告诉过韩,如果他无法摆脱客人的话,
就无论如何必须让我们的客人留下字据。这次他也的确得到一张字据,上面是这样
写的:

    “感谢你的赠送!日本皇军,K.佐藤”

    这下洛伦茨肯定要“高兴”了。

    军政部对面一座挖了防空洞的小山丘脚下躺着30具中国士兵的尸体,他们是根
据紧急状态法被枪毙的。日本人现在开始清理城市,从山西路广场到军政部已经清
理干净。尸体就被草草地抛在沟里。

    下午6时,我给我院子里的难民带来了60张草垫子,他们高兴极了。又有4个日
本兵爬过院墙,我当即挡住了其中3人,把他们赶了回去。余下的那个日本人则穿过
一排排的难民来到了大铁门面前,我在门口抓住了他,客气地把他送出门外。这些
家伙刚到门外就一溜烟地跑了,他们不愿意和一个德国人打交道。大多数情况下,
我只需要喊一声“德意志”和“希特勒”,他们就会变得有礼貌,而美国人要想让
日本人承认则相当困难。今天我们递交给日本大使馆的抗议信看来给大使馆二秘福
井喜代志先生留下了持久的印象。不管怎么说他至少已经开始保证,将这封信立即
转交给陆军的最高指挥机构。我和斯迈思博士在日本大使馆和福井先生谈话的时候,
里格斯叫我们回总部去,说福田先生正在那里等我们。我们谈到了修复发电厂的问
题。在日本人的请求下,我向上海发了一份电报,电文如下:

西门子洋行(中国),上海,南京路244号

    日本当局请求由一名德国工程师负责此地发电厂的恢复运转工作。发电厂的设
备看来没有因战斗而受到损坏。请通过日本当局给我们答复。

    拉贝

    日本人已经认识到,虽然他们不愿意承认我们,但是只要和我们合作,还是能
把事情办好的。在请人转达我对最高指挥官的问候的同时,我还请人一并转告,我
对“市长”这个职位感到厌烦,非常想卸任。



                            12月18日

    我们原先期望随着最高指挥官的到达能恢复秩序,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愿望
并没有实现。正相反,今天的情况比昨天还要糟糕。今天从一大清早我就开始驱赶
爬越围墙的日本士兵。有一个日本士兵开始的时候拔出刺刀朝我逼来,但是当他明
白过来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德国人的时候,他便迅速把刺刀收了回去。只要我本人
在家,情况就还过得去。这些家伙们到今天为止对欧洲人还有些尊敬,但是对中国
人则不是这样。在总部的时候,不断有人叫我到邻近的遭日本人砸门抢劫的房子里
去。从一所已经被洗劫一空的住房里,我撵走了两个日本人。在我和一个日本军官
讨论恢复电厂供电的时候,我们一辆停在门前的汽车被抢走了。我们费了很大的劲
才把车弄了回来,士兵几乎不买他们的军官的账。一个中国人踉跄着冲进房间,告
诉我们,他的兄弟被日本人枪杀了,就因为他拒绝给闯进他家的日本士兵一包烟。
在我的申诉下,和我讨论电厂事宜的日本军官给我开具了一张用日语书写的住宅安
全证。我们开车回家,准备马上把安全证贴在门上。

    当我们回到小桃园的时候,一个士兵正打算闯进我的家,结果被这名日本军官
赶走了。与此同时,我的一个中国邻居过来告诉我,4个日本兵闯进了他的家,其中
的一个正企图污辱他的妻子。我和日本军官立即冲进邻居的房子,避免了惨剧的发
生。日本军官左右开弓扇士兵的耳光,然后才允许他离去。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
韩走过来告诉我说,我不在的时候,一个闯进我家的日本士兵对他进行了抢劫。我
实在是吃不消了,于是我走下车,让那个日本军官自己开车走了。发生了那么多的
事件,我的身体和心情都难受极了。那个日本少佐本来不承认这一切,但是现在他
向我表示歉意。并且他非常坦率地向我宣布,今天在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后,他相
信我们没有夸大其辞,表示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立即结束目前的状况。我和斯迈思
博士再次来到日本大使馆,向冈崎和田中宣布,我把日本士兵闯入我家看成是对德
国国旗的伤害,我决不容忍这类越轨行为再次出现。我们以委员会的名义要求立即
将日本士兵撤出安全区。但是没有得到答复!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
1937年12月18日
致福井喜代志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二等秘书
南京

尊敬的福井先生:

    非常遗憾,我们不得不再次打扰您。我们非常关心20万平民的疾苦和优患,为
此我们请求日本军事当局立即进行切实有力的干预,制止四处游荡的日军士兵在安
全区的暴行。

    各方纷纷送来日军暴行报告,目前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场地将这些暴行事件一
一记录在案。

    昨天有1000名妇女因遭到奸污或家中遭到抢劫逃到金陵大学。昨天晚上贝茨博
士回到在金陵大学的寝室,准备在那里过夜,保护这些妇女,但是不论在他自己睡
觉的地方还是在大学图书馆,他都没有看见一个宪兵岗哨。

    晚上8时,菲奇、斯迈思博士和米尔斯3位先生来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准备在
大门边的一问屋子里支床过夜(为了保护这里的3000名妇女和儿童,自12月14日以来,
我们中的一些人一直是这样过夜的。人们由于害怕,纷纷逃往这里,这里的人数昨
天增加到了4000人),他们遭到了日军搜家小分队的粗暴扣留,被拘禁了1个多小时。
小分队的军官命令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两位女负责人明妮?沃特林小姐和陈女士以
及她们的女友特维内姆夫人走出大门,在寒冷中日军士兵对她们推推揉揉。日本军
官坚持断言,校内有中国士兵,一定要把他们搜出来执行枪决。最终他还是放菲奇
等3人回家,但同时又不允许米尔斯留下,所以后来事情怎么发展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综上所述,并结合12月16日司法部抓人事件(即使根据乐观报告,被抓的人中至
少也有数百名平民,见“特别备忘录”),我们坚信,如果不立即采取必要的制止措
施,安全区全体平民的生命都将受到威胁,因为搜家小分队军官的情绪直接决定了
他们的生死。

    成千上万的妇女因极度的恐惧纷纷来到我们的美国学校寻求保护,这样男人们
就越来越孤独。(如:截至12月15日,小桃园的原语言学校共安置有600人,12月15
日夜间发生了多起强奸事件后,400名妇女和儿童便逃到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结果
那个地方只留下了200名男子。)这些公共校舍原来计划安置3.5万人,但是由于妇女
们的恐惧,人数增加到了5万。这还不包括从司法部和最高法院这两个地方撤出来的
所有男人。

    如果目前的恐怖局面持续下去,不仅我们所能提供的住房会成问题,就连供应
粮食和招募工人也将变得越发艰难起来。今天早上贵方代表菊池先生来到我们办公
室,了解发电厂工人的情况。我们不得不告诉他,就连我们自己的工人都不敢出去
干活。我们委员会的欧洲成员不得不自己当卡车司机,为各个收容所运送粮食和燃
煤。粮食委员会委员在过去的两天中不敢走出自己的家门。日军士兵昨天晚上在住
房委员会的一位先生家里(汉口路23号)强奸了他家的两位妇女,日军士兵竟然强迫
他在旁边站着。粮食委员会副主任(外国人)索恩先生(神学教授)保护着收容在金陵
神学院的2500名中国人,但他又不得不自己开卡车去运粮食。只要他出去,中国人
就无人保护。结果在昨天,而且是在大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日军士兵在神学院
一个挤满难民(妇女、儿童和男人)的大厅里强奸了多名妇女。我们外国人不可能既
要养活20万中国平民,又要白天黑夜地为他们提供保护。这是日本当局的任务。如
果贵方能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我们是能够在粮食方面提供支持的!

    日军军官在安全区执行搜查任务时,一直有一个基本的想法在左右着他们的情
绪,就是他们认为安全区里到处都是穿着便服的中国士兵。我们向贵方说明过,安
全区里是有过中国士兵,他们在12月13日下午放下武器,然后进入安全区寻求保护。
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向贵方保证,安全区内已经没有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了,贵方的
搜家小分队已经将他们全部清理了出去,遗憾的是同时遭到清理的还有许多中国平
民。

    考虑到各方的有关利益,我们向贵方提出以下经过深思熟虑的建议:

    一、约束士兵

    1.我们重申昨天的请求,派出宪兵部队,昼夜在安全区巡逻。

    2.在12月16日的信函中,我们请求贵方在安全区的各通道口设置岗哨,阻止四
处游荡的日本士兵进入安全区,岗哨至今未设。不过我们仍然希望,日军能想方设
法,阻止士兵抢劫、强奸和屠杀中国平民。建议命令士兵夜间不得出营。

    3.我们请求贵方,在贵军恢复安宁和秩序之前,在18个较大的收容所的入口处
设置岗哨。必须严格命令岗哨,全面履行职责,禁止士兵爬墙进入收容所(随函附上
收容所清单)。

    4.此外我们再次请求,在各收容所张贴日语布告,便于日军士兵了解收容所的
性质,禁止进入收容所骚扰可怜的难民。

    二、搜家

    1.日本搜家小分队的军官们显然并不了解收容所的性质和作用,因此建议贵军
派一名高级军官在收容所所长的陪同下,逐一参观全部18个收容所,在白天视察了
解收容所的内部情况。

    2.我们十分清楚,目前在安全区已经没有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也不存在任何
狙击手。但是日军现在仍然不断地搜查收容所和私人住宅,而且这种搜查一直伴有
抢劫和强奸。所以我们认为,日军原来打算阻止中国士兵躲藏在安全区的计划,可
以根据我们的请求,由宪兵巡逻队来执行。

    3.我们之所以冒昧地提出以上意见,是因为我们坚信,只要平民百姓过上两三
天太平的日子,他们就能在安全区内开始正常的生活,食品和取暖物资可以得到运
输,商家店铺可以重新开张营业,工人们也敢出去找活,他们可以帮助恢复对民生
至关重要的企业,如发电厂、自来水厂和电话局等。

    三、被抓走的我方警察

    我们昨天向贵方指出,贵军从司法部抓走了50名着装的警察和45名“志愿警察”。
在此我们还要指出,我方又有40名派驻在最高法院建筑物内的着装警察被抓走。一
名日军军官对他们提出的指控是,说他们在搜查之后又将中国士兵放进了司法部建
筑物,因此必须枪毙他们。

    所附的“司法部事件备忘录”说明得很清楚,对那些被日军士兵驱赶离家的中
国平民(男女皆有),由委员会的外国委员负责将其中的一部分安置在司法部的建筑
物里。

    此外我们昨天还请求,将原中国政府分配给我们安全区的450名着装警察交给即
将组建的由日本领导的警察部队。同时我们还希望,前面提到的90名着装警察也能
编入这支警察部队。关于那45名“志愿警察”,希望能将他们送回我们总部,或者
通告我方,已将他们安置在何处工作。对这450名分配给我们安全区的着装警察,我
们列有一个花名册。如需要,该名册可提供给贵方。

    我们希望,贵方能友好地采纳我们的建议。同时我们向贵方保证,为了南京平
民百姓的利益,我们随时愿意和贵方进行合作。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约翰 H.D.拉贝
    主席


附件:

    1.司法部事件备忘录。
    2.安全区难民收容所清单。

    司法部事件备忘录

    1937年12月16日早晨,一名日军军官带领一队日本士兵来到司法部,命令带走
大部分中国人,对他们执行枪决。根据这名军官走前的说法,他来此的目的就是抓
人枪毙。在殴打了一名上尉警官后,他命令抓走全部警察。估计有50名警察被抓走,
因为当时派驻在司法部的共有50名警察。

    两天前,即12月14日,已经来过一名日军军官,对安置在这里的半数难民进行
了巡视,挑出200名~300名中国人,断言他们是士兵,并下令抓走。剩下的350名中
国人被他认定是平民百姓。这次对这一半中国难民的检查进行得非常仔细。当天这
名日军军官没有检查的另一半难民被单独安置在建筑物的一个专门的地方。该军官
保证,第二天,也就是12月15日,来对这批人进行甄别,将这批人中他认为还夹杂
在里面的中国士兵找出来,进行分离。但是12月15日没有人露面。12月16日,这名
军官来到这里宣布,在对第二批半数难民进行检查后,他又找出了一些中国士兵,
这表明我们和中国警察在12月14日的检查后私自将这些中国士兵放了进来,因为根
据第一次的检查结果,这批人中已经没有中国士兵了。其实我们放进去的人都是被
日本士兵从家中驱赶出来的平民百姓,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于是大学医院的麦卡勒
姆先生和委员会的贝茨博士才把他们带到了司法部来。12月16日经过对第二批半数
难民的检查,的确发现了中国士兵,这是事实,但是这并不是因为委员会在检查后
又私自放进了中国士兵,而是因为原定在12月15日由日军士兵对这批难民的检查根
本没有进行。

    金陵大学医院的詹姆斯?麦卡勒姆先生和住房委员会副主任查尔斯?里格斯先
生在12月16日早晨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在事件的过程中,里格斯先生一再想把事
情解释清楚,避免中国平民被当作士兵抓走,结果3次遭到这名军官用军刀威胁,他
还用拳头重击里格斯的胸部。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

南京安全区难民收容所1937年12月17日现状

    建筑物名称 难民数量 类别

    1.原交通部 l万或 l万以上 家庭
    2.五台山小学 1640 家庭
    3.汉口路小学 1000 家庭
    4.陆军学校 3500 家庭(译注:指“陆军大学”)
    5.小桃园南京语言学校 200 男
    6.军事化学品仓库(华侨招待所后面)4000 家庭(译注:指“军用化工厂”)
    7.大学附中 6000~8000 家庭(译注:指“金陵大学附属中学”)
    8.圣经师资培训学校 3000 家庭
    9.华侨招待所 2500 家庭
    10.金陵神学院 2500 家庭
    11.司法部 空置
    12.最高法院 空置
    13.金陵大学蚕厂 4000 家庭
    14.金陵大学图书馆 2500 家庭
    15.德国俱乐部(DOS协会)500 家庭
    16.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4000 妇女、儿童
    17.法学院 500 家庭
    18.农科作物系 1500 家庭
    19.山西路小学 1000 家庭
    20.金陵大学(宿舍)1000 妇女、儿童

    总数约 4.934万人~5.134万人



                               12月18日

    晚上6时,几个日本士兵爬过院墙的时候,我正好回到家撞见了他们。其中的一
个人已经脱下了军装,解下了皮带,正企图强奸难民中的一个姑娘。我走上前去,
命令他从爬进来的地方再爬出去。另外一个家伙看见我的时候,正好骑在墙上,我
只是轻轻地一推就把他推了下去。晚上8时的时候,哈茨先生和一个日本警官带来了
一卡车相当数量的宪兵,他们的任务是在夜间守卫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看来我们向
日本大使馆提出的抗议奏效了。我打开位于宁海路5号的委员会总部的大门,将逃到
我们这里的妇女和儿童放了进来,这些可怜的妇女和儿童的哭喊声在我的耳际回响
了好几个小时。逃到我在小桃园住所的院子里的难民越来越多,现在安置在我家的
难民人数已经有300人左右。我的家被认为是最保险的地方。当我在家的时候,情况
也的确如此,我会斥责每一个闯入者。但是当我不在家的时候,这里的安全状况就
很糟糕。在大门上张贴的日文布告起不了什么作用,日本士兵很少理会布告上的内
容,大部分士兵照样爬墙。张的妻子昨天夜里病得非常厉害,今天早晨我们不得不
把她再送到鼓楼医院。非常糟糕的是,就连鼓楼医院里的女护士中也有不少人遭到
了强奸。


南京
12月18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由于贵军士兵持续不断的抢劫、暴力和强奸,整个城市笼罩在惊恐和悲惨的气
氛中。1.7万多人,其中很多是妇女和儿童,逃到我们的建筑物里来寻求保护。目前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涌进安全区,因为外面的情况比我们这里还要糟糕。下面我列举
在过去的24小时中在我们的建筑物中发生的暴行,这些暴行还不算是最严重的。

    1.大学附中,干河沿:

    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被军用刺刀刺死,另一个被刺成重伤,即将死去。8名妇女
被强奸。我们好几个试图帮助这些可怜的人并向他们提供食物的雇员,遭到了日本
士兵的无端殴打。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都有贵军的士兵爬过围墙。许多中国人已经3天
睡不着觉了,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损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如果有朝一日这种
恐惧和绝望导致了对贵军士兵强奸妇女行径的抵抗,那将会发生毁灭性的大屠杀,
对此贵当局要承担责任。

    美国国旗被贵军士兵以污辱的方式撕扯下来。

    2.蚕厂,金银街:

    两名妇女被强奸。

    3.农具仓库,胡家菜园11号:

    两名妇女被强奸。

    4.系所在地,汉口路11号:

    我们委员会的人员居住在此,两名妇女被强奸。

    5.系所在地,汉口路23号:

    我们委员会的美国委员居住在此,一名妇女被强奸。

    9.农科作物系,小桃园:

    这座建筑物多次遭到日本人的恶意骚扰,因此所有的妇女都逃走了。今天早上
我去那里察看时,6个日本士兵站在我的对面。尽管我用极为客气的方式向他们提问,
询问他们是否遇到什么麻烦,其中的一个日本兵仍然始终用手指扣着扳机,多次用
手枪对着我。

    以上未经修饰的事实还没有提到那些白天被四处游荡的日本兵骚扰多达10次、
夜间多达6次的可怜人们的困难。这些日本兵出来要么是为了找女人,要么是为了抢
劫,这些情况表明了立即实施管制的必要性。

    贵方的一些代表声称,昨天夜里在所有这些建筑物的大门口,以及其他一些安
置了大批难民的地方,都布置了军警岗哨。但是我们却连一个岗哨都没有看见。由
于日本士兵到处都在翻墙越院,因此仅靠几个岗哨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除非在日
本士兵内部普遍恢复纪律和秩序。

    如果贵军士兵的行为不能重新得到控制,那么设立在原何应钦公馆的日本秋山
旅团司令部对周围居住的人就会构成极大的威胁。如果贵方的将军们能关心一下这
些事情,那么这个地方甚至能变成一个能提供特别保护的地区。

    不仅仅是在这里,在整个城市,居民们的食品和现金财物都被日本士兵洗劫一
空,这些人已经被逼到了绝望的境地。除此以外还有许多人,他们的衣物和被褥也
被日本士兵劫走,这些人因寒冷而患上了疾病。

    贵当局打算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

    在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上都有饱含着眼泪的市民悲痛欲绝,他们抱怨说,只要日
本士兵一露面,就没有一个人,没有一栋房子会安全。这种做法想必不会是贵政府
的意图吧?南京的居民希望日本人能给予较好的待遇!

    如果贵方有机会,我建议,和我一起去查访一些地区,就在贵方院墙之下发生
的一个个恐怖事件给这些地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就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被7个来我们这里检查的日本士兵打断了,我必须和他
们打交道。所谓检查,无非就是看看有没有女人能让他们晚上拖出去强奸。

    我夜里就睡在这栋楼里,而且我还将继续在此过夜,希望能给这里无依无靠的
妇女儿童多少带来一些好处,能给他们提供一些我所能提供的微薄的帮助。

    我和我的朋友们(欧洲人和美国人)在进行我们人道主义工作的时候,多次遭到
贵军士兵的威胁。如果在此过程中我们被酗酒或失去纪律约束的贵军士兵杀害或伤
害,那么谁应当对此承担责任,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我一再努力本着友好和谅解的精神来书写这封信,但是却无法掩盖字里行间所
反映出来的自贵军5天前进城以来我们所经历的绝望和悲痛。

    只有贵方迅速采取行动才能整治目前的局面!

    您忠实的

    签名:M.S.贝茨
    金陵大学救济委员会主席



                               12月19日

    今天夜里我们房子里很平静。在我们宁海路总部旁边一栋房子的防空洞里有约
20名妇女,有几个日本士兵闯了进去,想强奸这里的妇女。哈茨跳过院墙,赶走了
闯入者。广州路83号和85号的一个收容所写来求救信,内容如下:


致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

    我们这些签署本信的540名难民被安置在广州路83号和85号,拥挤不堪。

    从本月的13日到17日,我们的房子多次遭到三五成群的日本士兵的搜查和抢劫,
今天日本士兵又不断地来抢劫。我们所有的首饰、钱财、手表和各类衣物都被抢劫
一空。每天夜里都有年轻妇女被抢走,日本人用卡车把她们拉走,第二天早晨才放
她们回来。到目前为止,有30多名妇女和姑娘被强奸。妇女儿童的呼喊声日夜不绝
于耳。这里的情况已经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请救救我们!

    难民
    1937年12月18日于南京


    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来保护这些人。日本士兵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可能为恢复发电厂发电招募到工人的。菊池先生今天为
发电厂工人的事情来拜访我们,我就此向他指出,工人们都跑光了,因为他们根本
不相信他们合家上下能够得到保护。此外就连我们欧洲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幸免于
日本士兵的兽行。对此,菊池回答道:“这和当年的比利时没有什么两样!”



                           12月19日,18时

    6个日本人爬过我的院墙,想从里面打开院子的大门。我走上前去,用手电筒照
着其中一个匪徒的脸,他接着便拔出了手枪。我严厉呵斥了他,并把?字袖章举到
他的眼前,这时他便迅速放下了手枪。这6个人后来在我的命令下又原路翻墙而去。
院子的大门是不能给这些匪徒们打开的。

    我们房子的南北两面都发生了巨大的火灾。由于水厂遭到了破坏,消防队员又
被日本士兵抓走了,所以我们爱莫能助。国府路整个街区好像都烧了起来,天空被
火光映照得如同白昼。住在我院子里的300名~400名难民(我已经根本弄不清楚在我
的院子里究竟有多少难民了)为了御寒挡雪,他们用提供给他们的草席、破旧的门板
和金属板搭起了小棚子。非常危险的是,他们也开始在小茅屋里生火烧饭。为了防
火,我不得不禁止他们这么做。我非常害怕发生火灾,因为在我这里存放有64大罐
汽油。根据我的安排,在院子里只能在两个地方生火烧饭。


大学医院,南京
1937年12月19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在此请允许我向贵方指出12月18日夜间发生在大学医院的事件。这所医院里除
了有医护人员和员工,还有150多名病人。这所医院以前曾经享有特权,为日本大使
馆的工作人员提供医疗护理。

    晚上将近8时的时候,3名日本士兵从医院的一个后门闯入,放肆地在医院的走
廊里跑来跑去。医院65岁的护士海因兹小姐接待并陪同了这些闯入者,尽管海因兹
小姐一再声明她的手表属于私人财产,他们仍然抢走了她的手表。此外被偷走的还
有6块怀表和3枝钢笔。3人中有2人离开了医院,而另外一人则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
了。

    晚上9时15分的时候医院方面得知,剩下的那个日本士兵强行闯进了护士的寝室。
我对这问房进行了检查,发现这个日本士兵和6个护士在房问里。当我赶到时,其中
有3名护士已经被强奸。全体护理人员对此感到极大的震惊。

    我们原先一直以为,医院能受到保护,免遭这类事件的侵扰,因此没有急于向
贵方提出要求给予特殊保护。现在我们不得不提出这种要求,并请求在医院的入口
处设置岗哨,或采取其他措施,防止这类暴行再次发生。

    致以崇高的敬意

    签名:罗伯特 O.威尔逊
    医学博士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19日17时
致日本国大使馆
南京

    非常遗憾,我不得不再次报告日军士兵在安全区内的暴行,暴行序号为16号~
70号。如附件清单所述,这些事件仅仅是我们收到的众多报告中的一部分。施佩林
先生(委员会总稽查)、克勒格尔先生、哈茨先生以及里格斯先生,他们一直在忙于
将闯入的日军士兵赶出去,这占去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问,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时间
来记录这些事件。

    我非常遗憾地向贵方报告,目前的局势比以前更为恶化。

    贵军的一名军官先生来到宁海路,将大量参与暴行的日本士兵狠狠训斥了一番,
但是没有奏效!

    拉贝先生必须保护逃到他院子里的300名妇女和儿童,他不能在危难之际离开他
们,所以今天不能出席,他请我代为表示歉意。

    我们寄希望于贵方能满足威尔逊大夫今天早晨的请求,在医院的入口处以及我
们昨天提供的清单上列出的18个收容所的入口处设置岗哨,这样在洗掠抢夺的汪洋
中,我们至少可以开辟出19个安全岛,向大约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居民提供保护。

    谨致我本人的问候

    您忠实的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秘书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937年12月19日

    (以下事件系由我方工作人员提供的书面报告。另有大量我们了解到的日本士兵
的暴行,由于缺乏足够的时间,我们无法进行笔录。今天的这份暴行记录紧接12月
16日的报告,那份报告已将暴行1号~15号通告给贵方。)

    16)12月15日,一名被刺刀刺伤的中国人来到大学医院。他报告说,日本士兵将
他和另外5名中国男子从安全区抓走,要求他们往下关运送弹药;到达下关后,他们
6人都被日本士兵用刺刀戳杀,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来到了金陵大学医院接受治疗。
(威尔逊大夫)

    17)根据在福建路6号德国公司何中记(音译)联合公司工作的王郁辉(音译)先生
的报告,12月15日早晨8时左右,好几个日本士兵闯到他那里,抓住他,将他在德国
机构注册的工作证轻蔑地扔在地上,而且还扯下了德国国旗。日本人强迫他将物资
运到军官学校,塞给他一张纸条后将他放走,纸条上证明他完成了交付给他的工作。
在回家的路上,走到珠江路时,他被其他日本士兵无端地从背后击中两枪。他现在
正躺在大学医院,愿意作进一步的陈述(我一块儿带来了他浸满血迹的工作证。??
拉贝)。(麦卡勒姆)

    18)12月15日夜间,一批日本人闯进小桃园旁边的金陵大学的大楼里,强奸了30
名妇女,其中有些妇女遭强奸达6次之多。(索恩)

    19)12月15日,一名中国人来到大学医院。他报告说,他背着60岁的叔叔到安全
区的时候,日本人开枪打死了他的叔叔,他自己也因此而受伤。(威尔逊大夫)

    20)12月16日夜间,7名日本士兵闯进美国大学(译注:指金陵大学,为美国基督
教会在旧中国(南京)办的大学)的楼房里,砸碎窗户玻璃,抢劫难民,由于大学方面
不能提供手表和姑娘,他们便用刺刀刺伤了好几名大学职员,他们同时还强奸了楼
房内的一批妇女。(贝茨博士)

    21)12月16日夜间,日本士兵闯入大学由美国人居住的两栋房子,一栋房子里的
一扇门被打破。在其他暂时由中国职员居住的美国人的住处,日本士兵也以极端非
礼的方式强行闯入。(贝茨)

    22)12月16日夜间,日本士兵在金陵大学附近殴打了多名安全区警察,并要求他
们从难民群中为其寻找姑娘。

    23)12月16日,日本士兵在五台山附近强行抓走了14名红?字会的役工。(菲奇)

    24)12月16日,日本士兵从红?字会(中国的一种慈善机构,类似于德国和美国
的红十字会)粥厂的役工手中抢走了一个用来烧饭的铁锅,并将锅中的米饭倒在地上。

    25)12月16日,日本士兵偷走阴阳营徐氏奶场的两头奶牛并抓走两名男子。(菲
奇)

    26)12月16日,日本士兵将40名佩戴我方袖标的志愿工人强行从位于赤壁路9号
的住所中赶走,并且不允许他们携带行李和被褥等用品,我们的两辆卡车也同时被
抢走。(菲奇)

    27)12月16日,日本士兵闯入我方卫生委员会总稽查位于牯岭路21号的住所,偷
走1辆摩托车、5辆自行车和1个垃圾桶。(菲奇)

    28)12月16日16时,日本士兵闯入莫干路11号,强奸了那里的妇女们。(菲奇)

    29)12月16日,日本士兵试图偷走大学医院的救护车,被约翰?马吉牧师(安全
区美国委员)及时制止。(马吉)

    30)12月16日,四处游荡的日本士兵5次闯入斯迈思博士位于汉口路25号的住宅,
找寻姑娘。(里格斯)

    31)12月13日,我查看了德国孔斯特-阿尔贝斯公司位于中央路的房子,中国士
兵早已撤离这个地区,这里一切正常。我在12月15日中午再次来到这里时,发现房
门是敞开的,所有的门都被砸开,窗户被破坏,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搜查过,抢走了
哪些东西已经无从查实。(克勒格尔)

    32)12月17日,日本士兵从停在沅江新村6号住所前的克勒格尔先生的汽车里偷
走一部蔡司-伊康牌6×9相机。(克勒格尔)

    33)12月17日,日本人闯进珞珈路5号,强奸了4名妇女,偷走1辆自行车、被褥
用具和其他物品。当哈茨先生和笔者来到这栋房子的时候,他们迅速地跑走了。(克
勒格尔)

    34)在陵园路11号博尔夏特和波勒的住所遇见了日本士兵。这栋悬挂着德国国旗
并贴有德国大使馆证明的房子已被闯入者翻遍。我赶到的时候,日本士兵正在发动
博尔夏特先生的汽车,见我来了,他们便丢下了汽车。但是在12月17日他们还是偷
走了博尔夏特先生的汽车。在我12月15日第一次去的时候,一名日本军官给我留下
了一张名片。12月16日,这栋房子又遭到了其他日本士兵的洗劫。(克勒格尔)

    35)12月16日约11时,一名日本军官请求我为电厂和水厂重新开工一事提供咨询。
这时我向这名日本军官指出,在我们这会儿会谈期间,我的汽车停在大门外面(中山
北路244号)没人看守,很有可能会被偷走。结果会谈结束后,我和3名日本军官离开
屋子时,汽车果真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好几本书和4罐汽油。12月17日上午 11
时左右,我在西门子洋行办事处的附近发现了我的汽车,我没花很大的周折就让日
本士兵把属于德国财产的汽车归还了我。(克勒格尔)

    36)今天下午,12月17日4时,一名中国平民在我们位于大方巷的房子附近被3名
~4名日本士兵枪杀。住在这所房子里的除了我以外还有3个外国人,他们是E.H.
福斯特牧师先生、波德希沃洛夫先生和齐阿尔先生。(马吉)

    37)12月17日,在我的小桃园住处后面的一栋小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强奸并被刺
伤。如果她今天能得到医治的话,或许还有救。这名妇女的母亲由于头部被击而受
重伤。(拉贝)

    38)12月17日,两名日本士兵爬过围墙,试图闯进委员会主席拉贝的私人住宅,
当时拉贝正巧在家。见到拉贝出来,日本士兵从原路退了回去。他们声称是为了搜
寻中国士兵。(拉贝)

    39)12月17日有人报告说,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对面田祥(音译)先生家的附近
(第二条街),日本士兵犯下了强奸暴行。(王)

    40)12月17日,一名年轻姑娘在琅?路(珞珈路25号对面)上被拖到一栋房子里遭
强奸。(王)

    41)12月17日,一名年轻姑娘在司法部大楼附近遭强奸后被刺伤下身。(王)

    42)12月17日,一名40岁的妇女在仙府洼(音译)被强行拖走后遭强奸。(王)

    43)12月17日,在三元巷附近有两名姑娘遭多名日本士兵强奸。(王)

    44)12月15日晚,多名日本士兵强行进入三条巷的一座房子,强奸了相当数量的
中国妇女。(王)

    45)12月17日,许多妇女被从五台山小学强行带走,遭到了通宵的强奸,第二天
早晨才被释放。(王)

    46)12月17日,吴家花园内两名中国人遇害,两名妇女被强行拖走,之后便音讯
全无。(王)

    47)12月16日晚8时,两名日本军官和两名日本士兵闯进干河沿18号,将房内的
男子全部赶走。几名妇女得以逃脱,没能逃脱而留下的妇女遭强奸。其中一名日本
士兵将内衣忘在了房子里。提供报告的人名字叫吴仙琴(音译),30岁,她本人也遭
强奸。(王)

    48)12月17日,住房委员会第四区稽查员王有成报告,日本士兵天天闯进他在徐
府巷4号的家,大肆抢劫。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逃到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他的母亲
和三儿子留了下来。王也感受到了危险,所以自己也不得不离开家。(菲奇)

    49)12月17日上午11时,日本士兵来到安全区的警察总部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
一个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