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十二年(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晚,在北京郊区芦沟桥燃起来的战火,很
快就波及华东地区上海,八月十三日傍晚,终于爆发了第二次上海事变。[1]    
  [1] 即日本帝国主义出兵上海的“八?一三”事变??译者

    日本为了增援正在同强大的中国军队进行苦战中的海军陆战队,同月二十三日,
向上海派遣陆军两个师团(第三师团〔名古屋〕、第十一师团〔善通寺〕),接着
在九月底,向上海派遣军增援了三个师团(第九师团〔舍泽〕、第十三师团〔仙台〕、
第一○一师团〔东京〕)和一个旅团。但是,对方是精锐的中央嫡系军,其抵抗出
乎意外地顽强,致使战线呈现胶着状态。为了打开局面,日本又于十一月五日派遣
由三个师团(第六师团〔熊本〕、第十八师团〔久留米〕、第一一四师团〔宇都宫〕)
与一支队合编而成的第十军在杭州湾北岸登陆, 十三日派一个师团 (第十六师团
〔京都〕)作为上海派遣军的一部分,在扬子江上游的白茆口登陆,以与正面的上
海派遣军相策应,实施包围上海地区的作战。当时,为了指挥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
的二军团,日本设置“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2] 大将
就任司令官。当时,松井曾暂时兼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十二月七日,朝香宫鸿彦
王[3]接任了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一职。    
  [2] 松井石根(1378-1948),日本甲级战犯。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
战争后, 任上海派遣军最高司令官,后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指使进行南京屠杀.
1948年12月被远东国标军事法庭判处绞刑??译者
    [3] 朝香鸠彦(1887-),日本旧皇族,故久迩宫朝彦亲王第八子,裕仁天皇
的叔父。1906年封为朝香宫。历任第一步兵旅团旅团长、近卫师团师团长、军事参
事官等职。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1937年12月
到任),后晋升为陆军大将??译者

    至此,中国军队唯恐被截断退路,自十一月十一日转向总退却。处于优势地位
的日本军急起追击败退的中国军队,十二月十三日,终于占领了中国的首都??南
京城。

                      会津若松联队抓到俘虏一万五千

    在攻打南京的战斗中,城内外的大批中国军队被俘,潜伏在城内的残兵败卒,
即所谓“便衣兵”多数被搜查出来,成了俘虏。根据随军记者的报道,大致可推测
出当时这些俘虏的人数。

    首先是城外的俘虏,如根据十三日《东京朝日新闻》的号外??它就这些俘虏
情况作了首次报道,记述了下列情况:

        据同盟社南京中山东路十三日电  城外的残兵败卒为了不让皇军发现,
    隐藏在附近的山里,可是很快就被发现,约有三千人被俘;在城墙外最后
    一战中失败的中央军精锐部队,避开了皇军的视线,潜入紫金山后山里,
    但我军采取火攻手段,向残兵败卒四周放火,我士兵仅五十人等待着从烟
    熏中逃出来的约五百名中国兵,终于俘虏了他们(照录原文。下同)。

    这样多的俘虏,是由两角业作大佐率领的会津若松的第六十五联队从镇江出发,
沿扬子江岸而上的追击中所取得的“赫赫战果”,在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
记忆犹新。这个属于第十三师团的两角部队,曾于十三日下午四时三十分占领了紫
金山东北部的乌龙山炮台,接着于翌日十四日上午十一时占领了南京北侧的幕府山
炮台。当时,第十八师、第三十四师、第八十八师以及军官学校的教导队等中国军
队土崩瓦解,从南京城内败退下来,而两角部队才得以轻而易举地俘虏了这支丧失
了斗志的部队。俘虏达一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名,东京朝日新闻社的随军记者横田曾
于十六日发来电报就这批俘虏的情况,报道如下:

        在乌龙山、幕府山炮台附近的山地里,两角部队俘虏了一万四千七百
    七十七名从南京城溃退下来的敌兵。总之,那是前所未闻的大批俘虏,因
    而抓获的部队似有点吃惊发愣,以至于我方由于人数少得无法相比,应付
    不过来。先是叫他们丢掉枪支,然后把他们押进营房。虽说是一个师以上
    的军队,就是挤得紧紧的,也塞满了二十二栋大营房,情况空前……最感
    到困难的是伙食,连部队也要在当地想办法,再来这么多俘虏,仅为他们
    解决吃饭问题也实在够戗。第一,根本不可能弄到一万五千只饭碗,因而
    头一天晚上也就不可能给他们吃到饭。部队只得尽快集中全部驮马,四出
    搜罗吃的东西。

    也有人倾向于这样一种主张:当时,在一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名“俘虏”中,有
相当数量的非战斗人员,并已释放了他们,因此实际收容的约八千名。这个说法是
否正确,我将在第二编第2节中进行论述,希予参照。

                         据说俘虏总数达四万余名

    除此之外,不消说在城外还有许多俘虏,后来参加第六十五联队的随军作家秦
贤助,他在二十年后写的回忆录中记下了这样一段传闻: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开
进南京城的各部队,都带着大批俘虏(《沾满了俘虏血迹的白虎部队》,载《日本
周报》,第三九八号)。也有一些评论者不同意这一点,他们认为不可能有带着这
些俘虏入城的情况。但我认为,秦的传闻是确凿无疑的。我的意见还是请他们看看
上述报道。

    其次,在南京城内无疑也有许多俘虏。中国军队死守南京城,抵抗到底,最后
无法逃脱而不得已潜伏在城内,这些中国兵也有相当数量。对此,东京朝日新闻社
特派记者平松和藤本在十五日拍电报道说:“残兵败卒换上了便衣后,潜伏在市内
的估计有二万五千人,我军努力进行清除,审问残兵败卒一类的可疑分子,而对老
少妇女加以保护。”

    人们认为死守首都、驻扎在南京的中国兵大约有十万人。在南京陷落时,也有
士兵从北门和西门逃出来,企图脱离日本军的战线,打开一条退路,然其大半被俘,
或遭到被歼的悲惨命运,或当了俘虏。在十万防守南京的军队中,除在上述退却时
被打死、被俘乃至顺利逃出者外,估计还有二万五千多名残兵败卒潜伏在市内。日
本军彻底驱逐了这些残兵败卒。

    仅从上述介绍的资料来看,也可以知道,在南京陷落前后,在南京城内外被俘
的中国兵,其数量是很大的。对此,《东京朝日新闻》和其他各报也都刊登了如下
报道:

        据同盟社上海十五日电  我军攻占南京后,在城内外,仅从大野、野
    田、助川、片桐等由右翼北面进攻的各部队来看,被俘或被歼的中国军队
    也不下一万名,总人数估计至少有六、七万名,另外,还缴获了无数战利
    品。

    这里说是“攻占南京后”,所推测的是在十三日至十四日这段时间。报道说,
企图逃脱日本军的捕捉而被扫射致死的士兵,加上已被俘的士兵,可达六、七万名。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准备在南京城死守到底而坚持不走的防守部队,有五万名。如
果这一说法正确的话,那末上述报道所说的六、七万名这个数字估计过多了,但认
为死守南京的军队大约五方名,这实际上是估计过少了。我们从已掩埋的遗弃在南
京城内外的尸体数字来看,似乎也可以这样说。这些情况,将在下一节作详细叙述。
可以认为,把战死者和俘虏加在一起,似乎不止六、七万名。

    在攻打南京的战役的最后阶段,对于俘虏的总数有多少,近来可以看到值得注
意的证词,那就是前几年重版的、有一定评价的《野战邮政旗》(原版于昭和十六
年由私人出版)著者佐佐木元胜提出来的,他在这次新版中,按原稿恢复了这样一
段话:“当时,我听说南京城内外的俘虏大约有四万二千名”(上册,第二一六页)。
佐佐木列举的数字,有二千名这个零数,由此可推测他所说的四万二千名这个数字
是军队当局俘虏的实际数字。

                      综合战果则发表说“俘虏数千”

    这样,在攻打南京的战役中,俘虏当达四万名以上;但究竟情况如何呢?十七
日那天举行入城式,第二天,即十八日就攻占南京的战果发表消息如下:

        当攻打南京时,敌军遗弃的尸体不少于八、九万,俘虏达数千。缴获
    武器参军需物资甚多,包括二十四英寸口径的榴弹炮等等,并有步枪、弹
    药及其他。

    报上的这些报道,是由上海军发布的,但此“上海军”并非上海派遣军,不消
说,是指挥系统比它更高的“华中方面军”,因而它所发表的战果是攻打南京的战
役的综合战果。这里说,俘虏的中国兵仅数千。这也许只是一部分,我们通过新闻
报道所获知的俘虏数,与上海军发表的数字出入很大。据报道,仅上海派遣军所属
会津若松第六十五联队就俘虏了中国兵近一万五千名。

    暂且不提遗弃的尸体有多少,但俘虏的实际数字,上海军理应大体上掌握。可
是,它为何含糊其辞地发表说“达数千”呢。我不寒而栗地感觉到,当时可能已对
俘虏进行了大屠杀。

        关于当时的俘虏人数及其处置问题,当时有关人员在提交远东国际军
    事审判的宣誓供词中提到如下:“华中方面军”参谋中山宁人作证说,听
    说俘虏大约有五千名,但没有屠杀,据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报告,说是已
    将这些俘虏释放到扬子江对岸(辨证一三四五。《远东国际军事审判速记
    记录》 〔以下简称《远速》 〕 二一四号,载洞富雄编日中战争史资料8
    《南京事件》 1,第二○四页)。上海派遣军参谋?原主计说,进入南京
    城后,大约收容了四千名俘虏,但把其中一半送住上海,一半留在南京供
    一般劳务使用,如无事可做,就予以释放(辩证二二三七。《远速》三一
    ○号, 载前引资料1,第二五八页)。上海军十二月十八日发表说“俘虏
    达数千”,正好与上述证词中的数字相符,但俘虏的实际数字不全少到这
    种程度,这是不言而喻的。尽管如此,俘虏没有全都被斩尽杀绝,可能有
    五千名左右幸免于死。

    可见,关于屠杀俘虏事件,当时已大体有个眉目,然而我们知道南京大屠杀的
真相,是在日本战败后,在东京进行远东国际军事审判、检察官方面对此接连提出
论证的时候。

    其实,南京大屠杀事件在当时早已为世人所知。完全被蒙在鼓里,并歌颂圣战
的,那只有日本人了。从战场上回国的士兵也受到言论控制令的严厉约束,几乎没
有人泄漏此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