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大同六月十日电  “日本人要我死,我偏要活下去!”六十年前从山西大同“万人坑”里爬出来的幸存者钱奎保忆及往事,不禁老泪纵横:“不知是费了多大的劲、多大的毅力才从‘万人坑’里爬出来啊!”

钱奎保所指的“万人坑”,正是日军侵华时在大同掠夺煤矿资源、虐杀中国矿工留下来的铁证。

据“万人坑”展馆的资料显示,日寇侵占大同期间,惨无人道地实行“以人换煤”的政策,不到八年的时间就有六万多矿工被摧残致死。死难矿工被扔在矿区的荒郊野外,形成了一个个“万人坑”。钱奎保、任清玉、张富成、马生子、王进财五人就是被活着扔进“万人坑”又侥幸逃脱的幸存者。

累累白骨见证罪行

即使时隔半个世纪,站在大同煤峪口南沟“万人坑”前,再坚强的人也会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满坑的白骨层层叠叠,破碎的头颅、散落的骨架比比皆是。

从坑内尸骨的姿态看,有相当一部分矿工是活着就被扔入“万人坑”,他们有的正挣扎着向坑口爬去,有的则痛苦地抚摸着身上的伤痕,还有的被截掉了四肢,击穿了头颅,扭断了脊骨。

据“万人坑”展馆馆长王祥介绍,大同煤矿究竟有多少“万人坑”现在已很难考证,仅据老工人回忆,比较大的“万人坑”有忻州窑的杨树湾、同家梁的黄草洼、永定庄的大南湾、白洞的老爷庙、煤峪口南沟等。

“从一九三七年十月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侵略者从大同掠夺煤炭一千四百余万吨,死难矿工六万多人,日寇每掠夺一千吨煤,平均就有四名矿工丧生。”

九死一生痛忆当年

劫后余生的钱保奎当年正是从老爷庙“万人坑”爬出来的。提及痛苦的往事,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依然有几分惊魂未定。

一九四三年,祖籍河南的钱奎保和父亲、姨父、舅舅等三百余人被日本人抓骗到大同煤矿。“一天只发几个高粱面窝头,吃不了两天便开始跑肚拉稀,日本人就说是霍乱。一旦被认为得了传染病就别想活了,全被扔进‘万人坑’。”

钱奎保的父亲、二舅、姨父相继被折磨致死,年仅十岁的他也被外号“大灰狼”的日本监工用榔头把头敲破,伤口化脓感染的钱奎保昏昏沉沉地就被“拉尸队”丢进了“万人坑”。

“晚上我被冻醒,一看周围怎么这么多死人,心想这是不是‘万人坑’啊!”钱奎保抱定“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拖着被冻僵的双腿一寸一寸地向坑外挪动,终于爬到坑口。

“只见煤车天天走,不见矿工几个活”。在日寇的残暴统治下,大同矿工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根本没有任何安全设施,死伤率高达百分之七十。“被抓来的时候穿什么,下井挖煤就穿什么,连帽子都没有。”

正视历史 永世不忘

在煤峪口南沟“万人坑”前,记者看到由日本国日莲宗日中友好会捐立的一块纪念碑,上刻“南无妙法莲花经”、“为万人坑万灵追善供养”等字样。在“万人坑”展馆中,除了一块从日本空运到大同的铜质慰灵牌外,还有一个透明的玻璃樽,樽内是层层叠叠的千纸鹤,玻璃樽上还有高见邦雄、伊东知佐子等友好人士的亲笔签名。

据“万人坑”展馆副馆长孙国徽介绍,仅二00四年,日本就有六个社团两百多人次前来参观凭吊,如紫荆花合唱团、教职工工会代表团等。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大学生也专程前来,谴责战争,向往和平。

针对日本右翼势力严重歪曲历史、美化侵略的行为,由钱奎保、高怀秀等人组成的“大同万人坑二战历史研究会”正积极准备起诉日本政府,目前已有九十二名老矿工本人或其家属备妥起诉书。

“到我们这把年纪,钱已经不在乎了。我们只要给死去的六万同胞讨还公道,要求日本政府赔礼道歉,在‘万人坑’前专门立一个碑,让后人永远铭记这段历史。”

对于日本右翼否认侵华历史的罪行,钱奎保老人显得格外愤怒,他指着头顶的伤疤对记者说:“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