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麾下

    像一个谜,林少猫的名号最初隐藏在“黑旗”、“乙未”、“反割台”等谜面之中。欲破此谜,须抽丝剥茧,由“蚕’说起。
    在近代东亚的版图上,中国犹如一片残破的桑叶,日本则好像一条食桑的卧蚕。
    卧蚕也想挂玉佩。日本对中国台湾的垂涎由来已久。
    1874年5月,3000名日军从长崎出发,乘5艘军舰登陆台湾榔桥,遭到当地居民持火枪刀矛的顽强抵抗。在无力占领全岛的情况下,日本豪夺软弱的清政府50万两白银“抚恤金”后撤兵。1879年4月,日本强行吞并中国属地琉球,改为日本冲绳县。这使日本其后的侵台有了更有利的跳板。
    1894年,中日两国交兵,史称“甲午战争”。1895年4月17日,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台湾及所属岛屿、澎湖列岛与辽东半岛一起被“永远让于日本”。消息传来,全岛震动。“城头城头插大鼓,苍天苍天泪如雨,倭人竟割台湾去。”320万台胞奔走呼号,遂“聚哭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风云变色,若无天地”。台湾名绅丘逢甲率全台绅民上书清廷日:“臣等桑样之地,义与存亡,愿与抚臣誓死守御。设战而不胜,请俟臣等死后再言割地。皇上亦可以上对祖宗,下对百姓。如倭酋来收台湾,台民惟有开仗!”其情其景,撼天动地。
    在屡次上书无成,软弱无能的清政府弃台已成定局之时,台湾官绅集议,于5月25日宣布成立“台湾民主国”,拥巡抚唐景嵩为总统,丘逢甲为义军统领,刘永福为大将军。
    后人曾有企图以这一史实论证“台湾独立”者。然而却不能掩盖以下事实,即所谓“台湾民主国”,只是台湾人民对于决不归降于日本统治的表示,而对隶属于祖国却绝无二心。仅以下三例便可明证:其一,定年号为“永清’,即台湾永远隶属于清朝也即中国政府的意思;其二,国旗设计为蓝地黄虎旗,它参照清朝的青龙旗,图案为龙在天上,虎在地下,以示尊卑之分,“虎首内向,尾高首下”,以示臣服于清朝;其三,有关文告,如以台湾绅民名义发给清政府的16字电文曰:“台湾绅民,义不臣倭,愿为岛国,永戴圣清。”又如唐景嵩给清廷的电奏日:“伏思倭人不回到台,台民必拒;若炮台仍用龙旗开仗,恐为倭借口,牵涉中国。不得已暂允视事……遵奉正朔,遥作屏藩。”等等。
    就这样,一场捍卫祖国领土完整统一和中华民族尊严的、悲壮的反日保台战争爆发了。
    1895年5月29日,日军向台湾发动进攻,从三貂角的澳底登岛而进,受到台湾守军和当地居民的英勇阻击。6月7日,日军攻人台北,原台湾巡抚唐景嵩于前一日离台逃往厦门。“台湾民主国”的旗帜虽倒,但台湾军民的抗日斗争并未稍减,继之而起的是各地义军及七星黑旗。
    日军自台北南下,遭到丘逢甲所率吴汤兴、姜绍祖、徐骧、林?冈、江国辉等部和刘永福所率杨载云、吴彭年、杨泗洪、王德标、柏正林等部在新竹、苗栗、台中及大??等地的节节抗击。7月末,丘逢甲在战事不利的情况下被迫内
渡大陆。台湾岛内遂由刘永福统率各路义军继续抗日。
    刘永福,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穷苦出身。20岁参加广西天地会起义,作战勇敢,渐成势力,遂以七星黑旗为帜,号黑旗军。曾率部入越南,屡次大败侵越法军。后任广东南澳镇总兵。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8月,刘永福受命至台湾任防务帮办,驻守台南,仍以黑旗为号,时年58岁。
    刘永福初到台南,仅带有福字军3个营、七星队1个营。为了更有力地布防台湾,他筹划在当地招募义勇新军。布告甫出,青壮台民蜂拥而来。
    一日,报有数百义勇投军,刘永福大喜,出而迎之。只见为首者年纪30出头,两眼炯炯,脸瘦如猫,行动敏捷,气宇不凡。问其姓名,他说叫林义成。
    刘永福十分器重林义成,不仅委其福字中军左营管带(即营长)要职,还倚为心腹,曾派他渡海前往厦门为部队采购枪支。
    日军疯狂,英雄犹在。1895年8月底,日军占领彰化。刘永福命副将杨泗洪率福字军援兵前往支援,林义成部就在其中。
    9月3日,日军先锋部队深入至彰化以南、嘉义以北的大莆林,立足未稳,即遭杨泗洪率部星夜攻击,林义成等领数千兵勇参战。是役极为惨烈,双方展开激烈的拉锯战。日军初遭袭击,败退而逃,林义成等急追;不料日军反扑而来,杨泗洪中弹而殁;林义成等冒死抵抗,复又反攻,日军再溃;林义成料敌先着,率部包抄,敌军窜逃之际又遇阻击,陷入腹背夹击;一时间火光冲天、杀声四起,激战中福字军一营长朱乃昌又中炮战死。最终福字军毙敌数百,收复大莆林。
    此役胜利后,福字军士气大振,乘胜进逼彰化。9月5日,林义成率兵3000人与其他各部到达云林,再次与日军接战。战斗中,日军窜入观音堂庙,林义成等将其包围,猛烈攻击。日军突围,误入山谷,被林义成部切断归路,消灭殆尽。9月6.7日,林义成部利用险要地形接连出击,歼敌数百人,直打得敌军心惊胆战,草木皆兵。
    10月初,嘉义南部十八堡民众万余人结盟抗日,刘永福特派林义成部予以协助指挥。10月上旬,黑旗军在当地义军配合下,与日军在斗六(云林)附近再度交火。某日,七星军后营攻敌炮台,激战中营长黄丑中炮身死。次日,林义成率部再攻炮台,受重伤。
    10月中旬,日军向嘉义南部进兵,指向台南。林义成带伤率部与十八堡抗日民众拒敌于急水溪、铁线桥一带,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在一次战斗中,林义成指挥部队抵御大队日军的进攻,再次身负重伤。两日后,义军首领林?冈父子壮烈殉国。同日,义军首领徐骧在距台南仅20公里处的曾文溪与敌拼杀,虽身负重伤,仍跃起高呼:“大丈夫为国而死,死复何憾!”直到牺牲。黑旗军将领柏正林、王德标同时战死。
    10月19日,黑旗军已断粮数日,士兵饥饿不能战,刘永福被迫离台南赴厦门。10月20日,安平炮台守军仍顽强抗敌,游击将军李英左腕中弹、左膝断折,犹跪地指挥战斗。10月21日,台南陷落。
    历史将永远记住那悲壮的一页。从1895年5月至10月,日军为占领台湾付出了巨大代价。入台之初,他们曾狂言:台湾“不过手掌大小之地,以一旅之众即可一举歼灭”,叫嚣“一个半月内加以平安”。
    的确,当时清政府在日本压力下,下令封锁沿海口岸,严禁大陆各省支援台湾抗日;而台湾陆军不过百营,兵员不满3.5万,且武器落后,大多为土枪、鸟铳,甚至是大刀长矛,不啻孤军弱旅。
    然而,日军不久便发现:在台湾“人民就是士兵,其数不得而知”,“看来仿佛全台皆兵”。
    为此,侵台日军先后多达陆军三个师团共70049人,装备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村田式连发步枪及山炮、野炮、机关炮等武器;马匹9434匹;出动了海军的大部分常备舰只,计军舰40余艘,汽艇数百,人员亦达万余;以及武装警察700余人。
    结果,日军以近5个月的时间才勉强宣布“全台占领”,同时阵亡中将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少将旅团长山根信成及4800多名官兵,伤、病2.7万人。这一数字,比日军在“甲午战争”中的总伤亡人数多出将近一倍。
    七星黑旗隐没了。血腥的太阳旗杂着数万台胞的鲜血,刺人眼目,痛人心肺。黑旗军麾下尚未战死的勇将,你在哪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