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潮州

    潮州,阿猴南部的名镇。
    台湾岛内的许多地名,与祖国大陆的某些地名是相同的。这是因为,在很早以前,移居台岛的先民出于对家乡故土的思念,便将自己原先在大陆居住地的地名也一起移了过来,以使自己和后代永远不忘家乡的根。例如台湾岛内的泉州厝、同安厝、安平等地方,就是大陆闽南泉州移民聚居的地方;漳州寮、南靖寮、芝山等地方,是大陆闽南漳州移民聚居的地方;而潮州、大埔寮、北埔、新埔、内埔、后埔等地方,则是大陆广东一带客家移民聚居的地方。正所谓血浓于水,这种一奶同胞的骨肉之情,又怎能为外人所割断!
    1897年5月8日,是日本当局规定台胞决定所谓国籍的最后期限。此前,日本于1896年8月20日公布所谓“有关台湾住民分限会”,规定凡于光绪二十一年(明治二十八年)、即1895年5月8日以前居住台湾,并没有本籍者,于光绪二十三年(明治三十年)即1897年5月8日仍居住台湾未离境者,认为取得日本国籍。此日实为国耻之日。是日,简太狮等猛攻台北。
    为了打击日军的气焰,鼓舞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斗志,林少猫亦果断地率部发动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军事进攻。4月25日,林少猫率300余人初袭潮州宪兵屯所,牛刀小试。
    此时,日军听闻民间盛传林少猫联络各路义军,将于5月2日在全台大举起事,不胜惊恐,遂命军警全面戒备,并紧急调遣警备舰艇“海门号”及陆战队,巡弋于高雄、屏东沿海,同时指令东港守备队等作海陆夹攻准备。结果不仅徒
劳无功,反而出现舰毁人亡的惨况。由此也可见林少猫的威势以及他如何善于利用心理战法,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搞得敌军狼狈不堪,惶惶不可终日。
    5月8日当天,林少猫又率部突然出现在凤山、阿猴等地,对日军交通宪兵展开猛烈攻击。在凤山战斗中,林少猫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指挥作战,其随身近待不幸中弹牺牲。战斗结束后,日军从这名侍卫的身上搜得关防一颗、印信两颗,分别为“管带福营中军左营关防”、“阿猴街金长美信记”和“林义成”。经其后调查,日军才得知,曾经威震一方的福字军中军左营管带即为原阿猴街金长美号碾米厂厂东林义成,亦即林少猫。
    乃木希典仍旧呼嘘。对于日军来说,林少猫仍然还是一个谜。他们虽然知晓了林少猫的真实身份,但却摸不到林少猫的确切行踪。有时,林少猫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枪口中喷出致命的子弹;忽而林少猫像一缕轻烟,飘然而去,无影无踪。
    6月,林少猫秘密潜回大陆,为义军寻求军械和经济援助。清廷腐败,割台无情;人民连理,援台有义。林少猫得到祖国亲人的鼎力支援。8月,林少猫返台。其时,林少猫部属郑乃吹、陈万发等出没于台湾南部沿海地带,指挥接应由大陆运输过来的武器弹药,从而使义军得到较为充足的供给。
    林少猫的部队不断壮大。“纵横剽悍,出辄有二三千人”。不仅如此,日本宪兵队还侦得消息:凡响应林少猫号召的义军,“与金二两,月俸银十两”。由此可知这支队伍并非普通草莽之“匪徒”,而是一支相当正规化的军旅。
    林少猫的部队人才济济。仅据日本当局凤山、台南、东港等“办务署管内”部分档案记录,林少猫属下抗日分子即有张管强、林金声、李福、郑乃吹、李猫吉、陈万发等。这些人或原为农民,或原为商户;或曾为“守军之将”,或曾为“防军勇兵”;或“精于武术’,或“精于文笔”;或“机警敏捷,拥有达见之本’,或“性倔强”、“经常率同党从事劫掠”;或“比肩作战”,或“从事间谍”。真可谓各路英杰,毕集旗下,其素质相当齐整。
    林少猫的部队精诚团结。在这支队伍中,有客家人,也有闽南人,还有高山族人。在台湾以往的历史上,闽南人与客家人为争田争水而发生争执以至械斗的矛盾冲突时有发生。甚至闽南人彰、泉之间,以至彰、泉各自内部之间亦常有敌对举动。而汉族移民与原住民高山族人之间同样存在着某些矛盾。此时,面对日本的民族侵略,同为炎黄子孙的闽南人、客家人和高山族人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于是,他们不计前嫌、共同携手,走到一起,走到了林少猫的抗日义旗之下。他们尊崇林少猫,因为林少猫是倾家荡产、浴血不退的抗日英雄;他们信服林少猫,因为林少猫是为民而战、为国而战的民族英雄!
    林少猫的部队纪律严明。作为一名统率千军的领袖,林少猫深知兵民关系及军令如山的重要。尽管日军不断污蔑林少猫为“匪徒”,指责其“横暴”,然而也自知这只是对他抗击日军的评价,斥骂越凶,则越见其高大。日本官方的《警察沿革志》中也不得不承认:“观此匪变,土匪人数多达数千名,号令严格毫不侵害良民,概以屠戮日本文武官员为旨。”不仅如此,林少猫“且常赈恤附近诸庄巧售私恩”,以致“淡水溪畔人民暗自以少猫为德者甚多,竞相掩护其踪迹,几无寻觅之方向。”
    林少猫的部队令敌敬畏。在侵台日军的眼里,林少猫无异于一支锐利的芒刺,使其痛楚万分,年复一年,必欲将其拔除方能安歇。然而,林少猫不仅使敌畏,且不能不使敌也产生出一种“敬意”。日本官方所著《台湾宪兵队史》在指斥林少猫的同时,也流露出一连串无奈的评语:“台湾南部最剽悍豪勇、最令日本官宪头痛的抗日领袖”;“抗日义军盟主,指挥联闽、粤、番人为一气,成员庞杂的抗日战争却号令甚为严明”;“骄傲桀黠,胆大无比”;“富机略、胆气”等等。林少猫之勇之猛之智之谋,于此亦可略见一斑。
    敬难远之,侵略本性。1897年11月5日,日本当局以“六三法”为依据,公布所谓《匪徒刑罚令》,其中第一条就规定:“不问目的为何,凡借暴行或胁迫以达其目的而结合众人者为匪徒罪。”日本当局一定忘记了正是他们自己的暴行和胁迫,纠集军队达到了占领中国台湾的目的。否则,为什么会指责自己犯了匪徒罪并宣布一律处以死刑呢?
    畏仍近也,怎得以逃。林少猫双眼如炬,识得谁是真正的匪徒,谁又应受到死刑的惩罚。1897年11月12日,林少猫又一次率部出击,一举击毙台南管内大目降之宪兵屯所长。日军援兵,亦被击溃。《匪徒刑罚令》既出,侵台日军大小头目反而顿感自危。玩敌掌股,以毒攻毒,林少猫之拿手戏也。
    1898年2月16日,日本第四任“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到任。这位陆军中将较之几位前任,对待抗日义军更加凶狠毒辣,也更加阴险狡诈。上任之初,他企图采用软的手段对付抗日义军,即以甜言蜜语引诱抗日首领“归顺”日本,但终未得逞。转而便采取硬的手段,即调集武装力量“讨伐”抗日义军。
    经过一番策划,日军的“讨伐”作战在台湾中、南部分三期施行。
    第一期“讨伐战”于1898年11月12日开始,其“讨伐”对象为云林铁国山的柯铁虎部。然而熟悉地形、消息灵通的抗日义军化整为零,避其锋芒,不与其正面作战。据“讨伐队”报告:“日方并未遇到可称之战斗的冲突。”该期“讨伐”遂于当月23日结束。
    第二期“讨伐战”于11月27日开始,“讨伐”对象为嘉义温水溪的黄国镇部。日军虽遇若干抵抗,但大致情况与第一期“讨伐”相似。该期“讨伐”遂于12月14日结束。
    第三期“讨伐战”于12月20日开始,“讨伐”对象为凤山一带的林少猫部。日军仍然没有真正见到抗日义军的踪影。该期“讨伐”于同月27日结束。
    如此说来,日军总计38天的三期“讨伐’,岂非空无所获、战绩全无?然而,当人们看到以下资料,不禁就会大吃一惊:原来日军的“战果”是如此的“赫赫”:仅据日本“台湾总督府”发布的公报,以上三期“讨伐战”中,台胞“被杀者共达2053人,伤者不计其数,房屋全毁者2783户,半毁者3030户,家财损失、禽兽亡失总共价值约38000余圆”。
    原来,在这38天中,日军实在是非常“忙碌”,即使是对付无辜的平民,他们平均每天也至少要杀50余人,烧房150余户。这是日本侵略者欠下台湾人民、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在此期间,日军在阿公店(今冈山)的滥杀最为暴烈,而此兽行恰恰被侨居此间的英国和西班牙传教士亲眼目睹,遂投书于香港每日日报,于是“阿公店事件”公诸于世,震动了国际社会。
    与此同时,在台湾北部,日方军、宪、普亦联合行动,企图一举“围剿”北部抗日势力,同样也未能得到简大狮的下落。
    以暴易暴,血债血偿。对日军暴行最先作出反应的就是林少猫。“猫豹”大怒,台湾民众大怒。就在日军三期“讨伐战”宣告结束的同一日,林少猫的反攻拉开了序幕。
    “猫豹”就是“猫豹”。从其行动部署可以看出,林少猫在震怒之际,仍然保持着冷静的判断和机敏的行动。战役之初,就使出一招“声东击西”。
    这天,由林少猫亲自率部,攻打阿猴宪兵屯所。黄文星、陈发等300余人猛烈冲击,气势极旺。然此役只是为了达到吸引日军注意力的目的,遂于攻击3小时、伤亡20余人后撤出战斗。
    紧接着就展开了日军侵台以来抗日义军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行动。行动的目标选择为潮州。为何选择潮州?作为一名高明的军事指挥者,须当懂得在敌强我弱之时,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实就虚,避敌之锋税,击敌之薄弱,一味蛮干是不能取胜的。林少猫正是一位高明的“捕猎者”。潮州此时正是敌之薄弱所在。这一点,日方自己在事后才“醒悟”过来:“我们探讨这次战端的原因,有如下几点:一方面是日军作战错误,因其位于规划的地区之外,太忽视了;一方面则是因为当地的办公厅征收苛税,引起居民的不满(办公厅署长已在事发当日被杀),再加上阿公店事件的谣言及林少猫的鼓动,终于酿成此次的事件。”
    事发“突然”,大批义军犹如天降。1898年12月28日晨,潮州之役打响第一枪。在林少猫的召集下,闽南人、客家人和高山族人均参加了此役。其中客庄有:中万峦庄、四沟水庄、五沟水庄、新北势庄等庄;高山族部落有:万金庄、赤山庄、清仔乾庄等;闽庄有:凤山厝庄、九块厝庄、打铁店庄、小势尾庄、竹围内庄等庄。此外,还得到潮州附近居民的参与和援助。日军很快便发现:“这次抗日军的特征是:虽由中南部败兵加上居民所组成的大部队,但意料之外的是行动整齐、军纪严明,他们的目的是诛杀驱逐日人而已,并不侵犯一般百姓。总督府也认为有其政治作用,而不是一般的财货掠夺而已。”
    战斗的总指挥为林少猫、林天福、林德庆,三林均为阿猴一带望族。3000余名义军在其部署调动下行动井然有序、配合有方。林少猫主攻北门,林天福主攻东门,刘安记主攻西门,吴老漏主攻南门。总攻于拂晓时分同时发动,一时间潮州四围杀声震天,枪炮齐鸣,硝烟滚滚,战火纷飞。
    经过激烈战斗,义军攻人潮州城内,潮州办务署大楼被火烧毁,署长濑户及巡查后藤等日本官员全部被杀。愤怒的百姓将平日里横行霸道、欺压人民的日本署长砍头挖心、拔骨割阴、暴尸街头。其后日方有关记述不得不叹曰:“由此看来,居民发难之心情可想而知。”
    义军占领潮州后,遂在林少猫等指挥下分头痛击日军援兵。时日军急调各地军警驰援,甚至调动军舰“葛诚号”及陆战队助战。经过苦战,从凤山方面前来“救援”的部队在30日清晨才“好不容易的逼近了城墙”。
    血战潮州!血洒潮州!血染潮州! 30日中午,日军攻入潮州,两军在街道内展开了白刃相接的血战肉搏。一个又一个日本兵倒了下去,一个又一个义军战士倒下去了……数小时、面对面的战斗惊心动魄,人与兽、灵与肉的搏斗悲壮惨烈。太阳终于落山了,鲜血将它染得红红的。
    日军复占潮州,次日在潮州附近展开大搜查。然而此时大部义军早已退入山区,日军不得不承认此战完全失利。日军更未料到的是,战事并未就此结束。早在义军占据潮州时,林少猫就已确定了下一个行动目标??恒春。
    兵贵神速,兵胜奇袭。潮州战事尚未结束,林少猫便率卢招元、林春带、陈掌等700余人向台湾最南端的恒春急进,并于12月29日向恒春日军守备队发动攻击,战况依然极为激烈。一连三日,双方相持死拼不下,日本驻军已阵亡13人,几乎陷于绝望,其办务署官员家属均携带短刀集合,“准备于陷落时自杀”。五日,日军援兵从海路而来,林少猫方率部而去。
    血战潮州,将永远铭刻在台湾人民的心中,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纪念碑上!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