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你所说,倘若你真是个美国人,那末你不是我们的敌人。”一个壮健的华人这样的说。他年约三十左右,好像就是六十名光景的便衣队的领袖。他正截劫了中东铁路火车,带了九十六个旅客而去,在这些旅客中,有十一个是俄国人,有一个是美国人,便是在下。我们被驱到一座山中,后来又带到一个十英里的的小村。我们被禁在一所污秽的茅舍中。掳得我们的人便来询问我们。他们的意思是要探问我们到底能出多少的赎款。询问既毕,他们便带了其余的人跟人山中,只留了我与俄国人,及三个穷苦的华人。
  “我们决不伤害你们,你们都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以后就要释放你们,这里便是你们的行李。”那个领袖说着手指茅屋角上堆在一起的我们的行李。
  “你们也许要知道我们何以加入旧吉军罢.”那个领袖在他的部下与掳得的人众在苍茫的暮色下,急速消逝了之后对我们说。我们现在已释去捆绑,可以安适地在空场上烤火了。我们与这位领袖及其他的几个部下一起坐着。
  “直至今年二月,”领袖开始说,“我与家兄是住在哈尔滨的。我们在莫斯多瓦耶街开了一个小铺子,家兄现在,还在那里照料店务。直到二月,就是日本从长春北侵哈尔滨的时候,我始蹶然而起。那时候,我们的将军丁超统率着护路军,决定抵抗日本。你们当还记得他要求民众帮助的文告。于是就有数百人投入他的部下,我便是其中的一人。这种义勇军大抵都是学生与店员。我们这样就匆促地武装起来,受了一番训练,分成五十人到一百人的小队。我们有时,并有轻机关枪、小炮发给下来。
    “那时候正是紧急万分的日子。我们实在是没有训练的时候。我记得我们第一次与日军作战是在双城铺,离哈尔滨南三十英里的地方。我们的一队系属于第一六七团,那时正向南开。我们是在极右翼。行军很顺利,只是天气太冷了,尤其是在夜间。我们正经过一个小村,在夜的死寂中,突然听到近我们军队中心的地方,发生枪声!接着共有一阵机关枪声??我们知道我们的尖兵已与日军的前哨接触了。枪声渐渐加大,后来并发展到我们右翼,我们静待了一回,以等候情势的发展。
  “命令叫我们去截断离站一二英里地方的铁路。我们的工兵便去进行拆毁那座小桥的事。太阳刚从东方上升,我们看见一辆铁甲车,向着小铁桥的地方开来。在喜微的晨光中,看不清桥梁,我们只听见砰的一声,从日军车上发出,是日军对我们攻打车站的正式军队的应战。我们奔驰过满地是雪的田野,只有田塍,没有一株树木可以掩蔽我们。铁甲车停止了,三支炮在黑暗中直向着我们集中射击。离开小桥大约二百码的光景,桥上的守卫见了我们,就向我们开火。我们立即散开,举枪反击。这是我第一次的经验,我惊惶无主地卧在雪中,我是吓昏了,但是不久,我就神志回复过来,我开始对着那桥头的沙包射击,我觉得那后面是躲着日军的。铁甲车上的日军看清我们是向那小桥行进,也开始机关枪射击,但是目标太高了,只向我们的头上飞过。听着嗤嗤的子弹声,在头上叫着,诚未免有点心寒,使我不自禁地紧卧在地上。后来我是怎样清醒过来的,直到今日,我还不知道呢。
  “晤,很明白的,我们夺取车站的计划是失败了。但是日军却不前进,他们在等待援军。清晨,就有日机,来向我们投弹。飞机是从南方来的,一共七架,飞得很高,向着我们宿营的二个小村轰炸。因为没有高射炮我们简直是一点也无能为力。幸而日机所掷的炸弹都没有中的??日机的机师,手段太不高明了!此时,我是担任了第九分队的斥候,坐在一个地洞中,所以日机看不见我们。有几只飞机想用机关枪向我们的阵线扫射,但是毫无所用,因有我们的机关枪与排枪,使他惊惶失措,不能中的。
  “自从第一次与日军交战以后,我就开始珍惜我的子弹了。当赴战的时候我曾带了七十五排子弹,但是一小时的激战使我只剩了九排。在战壕中,我们势难得到新的供给。这使我觉得子弹是相当宝贵的。还有第二个经验,在作战的时候,敌人是不可得而见的,只有偶然可以看见他们伛偻的奔走着,从这里跳到那里。这时,刺刀还用不着。但是子弹还是竭力节省的好,因为击中的机会实在太少了。我这样自从多次的经验,便很少放枪,虽然敌人的枪声密如骤雨,我却一心计算着子弹。因为浪费宝贵的子弹,也是一种罪过呢。
  “我们的营长姓吴,是哈尔滨一战攻击敌人的坦克车而死的。这是天已黎明的时候,在我们的战壕面前。战争从黎明就开始了,主要的是在旧哈尔滨方面。我们明白的看见二部坦克疾速的驰来,后面随着步兵。其中一部立即倒在壕沟中,不能行动了。虽然日本兵立在竭力想设法弄出,但是终不可能。见了这情形,我们的左翼便从壕中跃出,向坦克进攻。我们也从洞中出来。想包抄敌军的两翼。在喊声震天,炮火匝地的战乱中间,谁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等到清醒过来,我们已不得不引退了。这次的损失,自然是很大的。但是敌军的损害也不小,??自从这一战后,他们不敢出哈尔滨者一星期。我们勇敢的营长便是在这一战,给日军的子弹打死的。祝他在天之灵,冥福无量!
  “我们的军队这样零乱的退到宾县,我的一部是担当防卫左翼之责,为的恐怕突然遭受敌人的袭击。这时候,虽然数日之内不见敌军一人,但心中到底有点惴惴然。第二天清晨,我们停扎在一小山上,看见三架日本飞机在表我们山下的队伍。但是损失并不大,只毁了几辆载辎重的车,并因炸弹片,毁了一尊炮。以后,有了上次的经验,对于飞机的袭击,我们也知道怎样处置了。我们常把队伍立即散开,仍旧继续行进。我们不把飞机放在心上了。因为飞机的危险,只有在我们队伍密集的时候。并且飞机也不敢飞得太低,怕的我们的排枪与机关枪,可以向上击它。诚然,飞机上也有机关枪,但我觉得他要袭击地下的军队是不十分有用的。但是日本的机师不管这些,常见了树木就放枪,他们的用意很显然,要把子弹用尽了回去,然后勇敢地说杀了多少的义勇军或“匪贼”。在飞机上,看了我们那种寻求掩蔽的情形,也难怪他们有这样的妄想。他们以为这是兵匪们着了慌,所以四散奔逃了。其实那里是这回事,固然,我们免不了有死伤,但这是战争,不是儿戏啊!
  “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们与第十五十八两队义勇军联合,从满洲国军队手中夺取全部军火的故事。这事情,在报纸上也有记载,但是没有那样的严重,我们觉得好像是闹着玩似的。我们将永久记住不会忘记。
  “那时候,旧吉军在李杜的统率下,围攻宁古塔,一个中东路上的小城。战事非常激烈。因为这个城与铁路相隔很远,要去城中,只有走一条绕过山岭的路。我们非把这条路扼住不可。我们上马驰了三日夜,以与李杜的军队会合。我们潜伏在一个离路约一二里的山间的小村中_我们知道援军将从铁路向宁城而来,于是便守在山上树丛中,注视着路上的交通。第二天约午牌时分,有三辆车子载了辎重来了,我们让它过去,并不加以攻击。但是随后的十五卡车,却给我们截获了。我们用机关枪、小炮像雨样向着那卡车射放。敌军惊跑了,那样子真令人说起来也不信。我们这样好像干了一回游戏的事。
  “我们知道这是某旅的运送队。??我们获得了三架机枪、五尊炮、许多的军火及卫生用品、汽油、军装、皮鞋等等,都是很有用的东西!我们于是审问俘虏,他们对于宁古塔的情形,竟一点也不知道,他们以为可以安抵宁城的。在俘虏中,有不少会开汽车的,他们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因为他们服务很好,直到现今,我的队伍中,还有他们呢。
  “因为我们的每一队都是独立行动,每队的领袖都有全权处置,所以我们的活动,常给人误会,说完全是匪贼。若从被掳者的经验来说,我们诚不能逃此恶名,但这也是没有法子的,因为我们非掳得富人,不能得到他们赎身的款子。战争是需要钱的,既然没有人给我们枪械军火服装食物,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有人说抢劫沿路乡村的事,都是加入义勇军的真正土匪干的,在他们,抢劫已是第二天性了。诚然,他们免不了有这样的事,但我们的结合为时很暂,我们一定要用力去驯服他们。我们须知这是战争,为了使我们能从强寇的铁蹄下解放出来,我们觉得一切都是对的。根本,战争便是血泪交流的惨事啊!
  “你说这样的苦战可以继续到若干时,这是谁也不能答复的。我个人觉得在北满,因了山岭的阻隔与广大的森林,这苦战至少可以继续数年,五年或者十年以上。我们全国已都起来反对倭寇及他们背后的汉奸了。这里的人民,大都是移入者,来自河北、山东。河南及关内请省,他们决定不使满洲成为倭寇的领土。这决心,甚至我们的小孩已都有了。诚然我们这样的战争,这样在山林间驰骋着,确是件艰难困苦的事!”领袖说着以手作势,目光炯炯地又继续下去说道:
  “讲到援助,我们是很多。记住俄国,走过境去,就有万千的华人韩人都愿意援助我们这正当的战争。他们一定会援助我们的。并且,我们知道世界的同情也在我们,虽然目前没有人来给我们以助力。
  “明天,你们就可回转文明的世界去,请为我们转达我们那些在南京。北平、广东自称为领袖的人们,我们不管给人怎样的叫作  东北义勇军,叫作匪贼!我们是恨死了他们!请你们想一想呢,一国政府的领袖,竟全不知道敌人是怎样的在摆弄我们!打倒这些无耻的领袖!”
  领袖实行了他的诺言??第二天就引我们到铁路线。我们这样搭了车回转文明世界,一点也没有损伤。这至少是日本通信社所谓北满匪贼的,一部分的故事,敢就个人的经过,记之如此。
  一九三二年八月一日,哈尔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