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9月2日,罗荣桓、陈光率领师直属机关和343旅渡过黄河渡口,抵达山西西部重镇侯马。这原本是一个集市繁荣,商贾云集的地方,可如今却被国民党逃兵糟蹋得不成样子。杨成武带领独立团首先进入镇里,见到的是一片混乱、嘈杂的景象。几个喝醉了酒的晋军军官,歪歪斜斜地从一家小酒馆中出来,他们见到杨成武及副团长熊伯涛先是一愣,随后嘴里不干不净地问道:“你们他妈的是哪一部分的?番号是多少?”杨成武对他们的丑态非常恶心,理都没理他们,径直往前走。其中一个军官发现了熊副团长的臂章,顿时惊叫道:“他们是八路、八路!”另一个军官讥笑道:“什么八路!不就是延安窑洞里钻出来的共匪吗?你看他们那穷酸的样子。还想打日本?我们阎长官几十万大军都不是日本人的对手,这帮土八路去也是送死……哈哈哈……”杨成武听罢,怒目圆睁,真想冲上去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转念一想,又怕引起纠纷,使朝地上阵了一口唾沫,愤然离去。
    他们来到侯马火车站,向那里值班的上校寻求火车皮,以便能迅速地送战士到太原,谁知那上校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任凭你说破了嘴,他总是那两个字:“没有。”气得杨、熊二人火往上撞。就这样在车站整整等了两天,始终没有结果。到第三天早上,旅长陈光实在按捺不住了,他怒气冲冲地对杨成武说:“那车站的上校是谁?竟然如此傲慢,我去找他。”一见到上校,陈光劈头责问道:“你只告诉我,究竟有没有车皮?”上校一愣,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依旧傲慢地问道:“你是谁?敢和我这样说话?”未等杨成武回答,陈光抢过上校的太师椅,一屁股坐在上面,大声喝道:“老子陈光!我的脾气你们不会没有耳闻吧,别找不痛快!”上校闻听,立刻慌了神,连忙把烟递过去,满脸堆笑地说:“陈将军息怒,兄弟这里实在没有像样的车厢,只有十几节运牲口用的旧车皮。实在拿不出手。望将军海涵!”陈光没好气地说:“旧车皮就旧车皮,如今前线吃紧,你把所有车厢都去运你们的逃兵,老子去前方打日本,你却一节车厢都不给,究竟是什么居心?耽误了八路军的进军,破坏了阎长官的战役部署,你小子吃罪得起吗?老子要速去太原,没工夫和你磨牙。赶快让我们的队伍上车。”上校不敢怠慢,赶快去调车头。独立团则迅速收拾行李,纷纷上车。过了一会儿,随着一声刺耳的汽笛声,火车开始启动。这支奔赴抗日前线的八路军战士第一次坐上火车,他们欣喜、跳跃,欣赏着铁路两侧的景色,大家引亢高歌,一曲《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响彻云霄……
    火车到达太原时已是深夜,杨成武不敢耽搁,连忙向师长林彪汇报。此时林彪已在阎锡山为他布置的招待所里冥思苦想了两天,华北战局的不利态势出乎他的预料,日军长驱直入,晋军节节败退迫使阎锡山不得不邀请八路军进入山西,火速开赴抗日前线。林彪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个子虽矮,但长得很精干。他当时仅30岁,正处于青春鼎盛,谋于筹略之中仍不乏年轻人的锐气。他爱看地图,在大挂图前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一边看,一边静静地思考。每逢重大决策时,总是一边嚼着炒黄豆,一边盘算,还常常背着手,在屋里踱来踱去。他表情严峻,很少表露声色,让人难以揣摩。此时他似乎并没有察觉杨成武的到来,依旧全神贯注地看着地图,用红色铅笔在图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圈圈。
    此时在陕北延安,毛泽东的窑洞里同样摆放着一张大地图,毛泽东的眼里布满血丝,已是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他凝视着图中的每一战略要地,嘴里狠狠吸着烟,运筹着山西境内的游击战争。依据毛泽东和军委的最初设想,本打算让115师和120师深入到冀、察、晋、绥四省交界的恒山山脉,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山地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尽可能地避免八路军的伤亡,避免同日军展开兵力消耗战和大兵团运动战。可日军进攻速度之快,国民党军溃败之狼狈,使他不得不反复修改作战方案,现在山西大门洞开,日军从北、东两个方向压过来,如不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遏制一下日军的进攻速度,不仅太原、阳泉等大城市会很快沦入敌手,而且在山西建立抗日根据地的设想也将成为泡影。想到这里,他找来负责中共中央工作的洛甫(即张闻天)同志,同他共同商议有关115师的战略部署,并起草电文,以征求朱德、彭德怀等人的意见。有关战略部署,毛泽东这样指出:“一、我二方面军应集结于太原以北之忻县待命,准备在取得阎之同意下,转至晋西北管岑山脉地区活动。二、我红四方面军外交问题解决后,或在适当时机进至吕梁山脉活动。三、我一方面军则以自觉的被动姿式,现时进入恒山山脉南段活动。如敌南进,而友军又未能将其击退,则准备依情况逐渐南移,展开于晋东南之太行、太岳两山脉中。四、总部进至太原附近,依情况决定适当位置。”电文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山西开展山地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这与林彪在山西地带进行大兵团运动战及局部攻坚战的设想存在战略上的区别。林彪有些坐不住了,中央的战略方针是不能违背的,而眼下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条件还不成熟,林彪经过反复考虑,还是决定在平型关打上一仗,以便扩大其政治影响,为日后根据地的建立做准备。
    此时的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也正盘算在忻口地区组织会战的计划。一个月来的日军猛烈进攻,已把这个有“山西王”之称的地方实力派打得晕头转向。自己的晋绥军太无能,南口失利、张家口失守,日军像人无人之境一样向山西扑来,而自己的部队则是一退再退。将帅无能,士兵贪生怕死,几十万大军连个小小的县城都守不住,还有谁能为他守住这山西的门户呢?深谙“存在哲学”的阎锡山,十分清楚实力的重要性。他常说自己是在蒋介石、共产党和日本人三个鸡蛋上跳舞,哪一个都不能跌破。而现在日本人已欺负到自己的家门口,老蒋又时刻在觊觎着山西的地盘,如果同中央军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借助共产党的力量来抵挡日军。他深知八路军是一支战斗力非常强的部队。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都没能把他们打垮,我阎锡山何不借共产党之手保存我在山西的实力?为此,他邀请了周恩来、彭德怀等人共同商议对敌之策。周恩来、彭德怀、徐向前从大同驱车,直抵雁门关下太和岭第二战区司令部。阎锡山拿出了他筹划的方案:以晋绥军6个军的兵力在平型关、沙河、繁峙一线布置个口袋阵,要求八路军与高桂滋军共同防守平型关。
    周恩来同意阎锡山的战役计划,但对于八路军的运用却有自己的主见,他说:“八路军可以发挥特长,运用运动战与游击战的结合,配合友军围歼日军。”彭德怀顺着周恩来的思路补充了具体的意见:以友军坚守平型关正面,八路军115师隐蔽集结于日军前进道路的侧面,从敌后伏击进攻平型关之敌。阎锡山表示同意。
    9月21日,朱德、任弼时、左权和八路军总部抵达太原。在讨论山西战局和八路军作战计划的会议上,大家一致同意彭德怀关于配合友军伏击进攻平型关之敌的意见。23日,朱德、彭德怀命令115师选择地形,进入伏击状态,相机出击。
    9月下旬的山西,昼夜温差较大。白天,秋老虎仍在施展着余威,又闷又热。夜里,秋风瑟瑟,凉气逼人。115师官兵大多来自南方,对北方的气候有些不适应。林彪则丝毫不理会这些,他一面派人打探平型关一带的地形,一面坐在地图前,谋划着这一仗的打法。9月23日,部队到达上寨镇。这里距平型关仅有数十里,在空场上,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等召开连长以上的干部会议。会上,林彪正式宣布了115师在平型关伏击日军的预备命令,他提着略微沙哑的嗓子高声说道:“平型关是晋东的一道天然屏障,我们要在此设伏,切断日军的交通补给,打他个措手不及!这两天,我派人了解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和气候,听当地百姓讲,五台山上空阴云密布,两三天之内,将会有大雨,如果这一地区果真下雨,日军的运输车就容易陷在泥沼之中,武器火力也会大大降低。我们就在平型关打它一仗,挫挫日军的锐气!”聂荣臻随即补充道:“这将是我们同日本鬼子的第一仗,不同于和国民党军作战。各级指挥员都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军纪要严,设伏要隐蔽,要注意集中火力,避免不必要的武器消耗和人员伤亡。大家要英勇杀敌,力争把日本鬼子全歼在山谷中。”众官兵听说要打大仗,个个欢呼雀跃,口号声、杀敌声响彻天空。会后,115师连夜赶往距平型关30里的冉庄。在冉庄,林彪同罗荣桓、聂荣臻等几人连夜商量、制订作战计划,他瞅准其中长达4公里的沟底公路,定下“八面埋伏”的计策。作战方案大体是:杨得志的685团,埋伏在老爷庙一带;李天佑的686团,埋伏在白崖台一带;张绍东的687团埋伏在小塞村附近,守住平型关地带的口子,以做到关门打狗。688团作为全师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