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保钓大本营

  保钓!保钓!正值我国民间保钓活动日益高涨之际,昨天(10日)上午,来自网络上的一条消息,突然将祖国南方边陲的厦门,推上了保钓活动的前台。消息说,最新的一批保钓人士,是于本月7日,从厦门东渡渔港出发,踏上保钓旅途的;岸上协调工作人员则至今还在厦门,以厦门为“大本营”,向全国各地关心保钓的热心人士,发布保钓行动的最新进展情况。
  昨天下午,经过一翻曲折,记者终于走进了这个“大本营”。
  这是位于厦门老市区一栋居民房三层顶楼上的两个小房间。
  房间外就是阳台。阳台再古朴不过:六角形的红色地砖,朴素的花盆寻常的花卉,一张开始掉色的旧茶几,几张造型年龄差距都挺大的塑料椅子……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附近安装着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也可以看到闽南风格的老房子。阳台边的两个小房间,每间不足10平方米大。外间靠墙摆着两张沙发及一些杂物。内间有三台电脑、两部电话--这是保钓人士与外界联系的主要渠道。保钓人士告诉记者,几天来,不分日夜,他们就在这两间房里度过: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吃盒饭,也在这里睡觉--每间房睡中间铺上席子,各挤两人。说这话时,他红着眼圈,一副要上火的样子--实际上,抵厦两天来,由于吃不惯厦门的饭菜,及不适应周围的环境,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睡觉了。
  说这话的,是李南--中国民间保钓活动的发起人之一。在今年6月23日的首次大陆人士保钓行动中,他在船上吐得七荤八素;一天一夜的行程中,什么也没有吃进去;下船时,是别人把他架下来的。与他相比,此次行动的岸上协调负责人周文博的脸色要好一些,记者采访其他人时,周文博总是不停地接电话、打电话。据悉,从保钓人士在网上公布此次行动及电话号码开始,他们的电话就没有停过,许多人打电话来表示支持,有的说要捐款,有的说也要赶来参加。哪怕凌晨一二点、清晨五六点钟,都有人打入电话。李南清楚地记得,在网上第一次发布消息,说夜里有关于此次保钓行动的消息发布后,论坛便显示,当晚有一百多名网友等着不睡觉,一俟消息出来,立即将信息转贴到各个bbs上。就在昨天上午,还有两位上了年纪的人来电(其中一位是现役军人),称从网络与媒体上看到他们驾着一艘普通渔船与日本飞机舰船对峙的消息后,十分感动。老年人按说不容易动感情,可这两位老人说着说着就哽咽了,最后只好放下电话,但是,李南他们懂得了老人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此时无声胜有声啊。说到这,李南本来就红的眼圈更红了。

殊途同归保钓路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保钓人士来自全国各地,囊括各行各业。但是你可以从他们穿着的T恤上找到他们的共同语言:这些衣服据说是网友们自发设计、自行印制的,一个系列共5种图案,上面无一不印着“保卫钓鱼岛”、“日本人滚出钓鱼岛”等誓言。
  就留守厦门的人而言,李南是记者,周文博是工程师,彭国辉是汽车修理工,高熊飞是大学副教授,涂华峰是私营企业主……他们与前方出海的人一样,都是第一次保钓行动的“战友”,都是中国几大爱国网站的发起人或骨干。
  他们中的许多人原来并不认识,但因了共同的“保钓事业”,走到一起。即使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长得啥模样都不知道,仅凭着这份“保钓”的志趣,他们就可以将一份信任,交给了对方。而网友们在网上互相转帖相关帖子,也完全是自发行动,这是特别令他们感动的地方。
  此次行动祖国大陆方面的负责人张立昆是前海军航空兵,现在某投资公司工作。不过,周文博笑言:他觉得张立昆的职业是“保钓”。
  周文博自己是北京某公司的研发人员,在第一次保钓行动后,他就不得不辞职过一次,此次他可能再度因保钓而辞职。
  李义强据说曾打算自己租船去钓鱼岛,此次的保钓行动之所以从厦门出发,就与李义强的组织与发动工作有关。至今,保钓人员留守厦门的大本营,就是李义强帮忙安置的。
  彭国辉走上保钓之路的历史不长。今年1月份,他看到日本强行租借钓鱼岛的新闻后,非常气愤,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讨论大家除了发牢骚外,还可以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这个帖子引起了网友们的讨论。1月底,在辽宁的他与杭州的朋友们成立了中国保钓同盟网。又经过一段时间,因“保钓”而与爱国者同盟、原中华红军网(后该网与抗日同盟合为龙腾中华网)、反日货同盟网站、918爱国网等网站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今年4月份,各网站的负责人在北京碰头,结果就有了6月23日的保钓行动。
  涂华峰是广东的私营业主,引发他的爱国热忱的,是老人们给他说的一个故事:半个世纪前的一个小村庄,一个日本人端着一把枪,竟然把一个村子的80多号人给镇住了。鬼子在村子里横行无忌,全村竟无人敢于起来反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在大唐盛世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涂华峰说他绝不是一个盲目的反对日货者,但是对日本民族性研究的结果,让他认为,如果当前世界上有一个民族可以让中国亡国亡族的话,那这个民族就是日本民族。因为日本民族对中华文明太了解了。他会让你被同化了还不自知,曾经被日本统治过的少数台湾人就曾经比日本人还日本人即是一个例证。他对当前众多的“哈日”族深感担忧……
  昨天上午才乘飞机从杭州赶至厦门的高熊飞教授今年已经64岁了,由于他和他母亲的右手在1943年的日本对永春轰炸中失去,几十年来,他走过了一条艰辛的对日索赔路。回顾几十年来的对日索赔历史,他几次老泪盈眶。保钓,是他不悔的选择。

保钓归来不眠夜

    昨天清晨7时整,晨光熹微中,早报记者与所有的保钓热心人士一起,迎来了闽龙渔F861号。此前,记者与留守厦门的保钓协调组成员一起,共同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大约在昨天凌晨2点,记者在忙完前一天的稿件,安排好第二天的工作后,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到大本营去,与保钓人员一起守夜,一起迎候勇士们的归来!此刻,离保钓人士抵厦只有两个小时了!(后船只回来时间推迟至7点)在这样的夜里,除非我的血是冷的,否则,我怎能睡得着!
    走出屋子,但见遍地银光。一抬头,天上一轮朗月流光溢彩,在彩云间印下一个活动的七彩光环。清风徐来。多美好的夜啊!但愿保钓勇士们航行的海上,也是这样祥和宁静的夜!
    进入大本营,记者发现,大本营变挤了,原来,6名上海保钓志愿者刚刚乘飞机“空降”厦门,专门前来迎接勇士回归。其中有本报昨天报道的“中国918”爱国网总编吴祖康先生。老吴虽年过半百,但精神健旺,从抵达厦门起,就不停地用随身携带的袖珍电脑,把一个个最新动态发到网络上:
    ……
    10.11 01:00 后勤组人员正在检查迎接的准备 
    10.11 05:30 保钓船用手机通知后勤组7:00到港。
    10.11 07:05 保钓船平安抵达,120在船上对朱幼麟先生进行救治,目前无大碍,香港其他成员下午返港
    …… 
    室内,电话铃声一次次响起,不时有网友及热心人询问保钓船何时抵厦。保钓协调人员就一次次拿起话筒,耐心地回答同样的问题。室外的阳台上,各地保钓人员促膝而坐,低声讨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灯火彻夜不熄。
    与此同时,几百海里外的保钓船上,保钓勇士们同样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朱幼麟先生受伤后,保钓人员就把朱先生从二楼的驾驶舱,抬到船头,让朱先生享受海风的吹拂。后来,海浪大起来了,浪花不时溅上甲板,他们又为朱先生搭起了遮挡风浪的篷布。至晚上九时许,风更大了,室外气温偏低,大家才把朱先生抬回二楼的船舱。随后,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开起了碰头会,总结此次活动的经验教训,讨论今后该做什么、能做什么、有哪些事可做等。港台的保钓人员还分别介绍了港台的保钓情况……
    回顾“回家”的路,保钓人员也是激动不已:与第一次远隔三五海里(1海里=1873米)、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钓鱼岛的轮廓相比,这一次,他们与钓鱼岛近在三五百米之间,从面向祖国大陆的西侧看去,钓鱼岛特别美,主岛与附岛有如一只大海龟带着三只小海龟,岛上一片青翠,海里一片蔚蓝。更令他们感觉痛快的是,他们刚刚与日本人短兵相接,奋战了一场,那种“抗日”的豪情,在他们的心头挥之不去。而老天爷似乎也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一路顺风相送,风轻浪小,明月清辉,直教人神清气爽……

五星红旗的威力 

    在保钓浪潮中,网络上总有网友问:我们的政府在哪里?海军在哪里?当记者看到保钓人士时,也曾拿这两个问题来问他们。结果恰恰是这些冲锋在“保钓”一线的勇士,对政府与海军的立场十分理解。他们说:政府与民间的职能不同。我们是在尽自己的一份公民职责。政府的外交行为不能意气用事,必须讲究策略与效果。我们理解政府的难处。
    他们给记者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台湾保钓人士黄锡麟告诉他们的:台湾有一位船主是民进党,也是保钓人士。第一次去保钓,这位船主在船上插了面台湾的旗子,被日本人赶回来了。第二次去保钓时,民进党已经当权了,这位船主很高兴,插上民进党的旗去,又被日本赶回来了。第三次,这位船主插了两面旗子去保钓。这一次,他没有被赶日本人回来,但回到台湾后,他受到了台湾的处罚。原来,第三次,这位船主插的两面旗子中,一面是台湾旗,一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因为船上有五星红旗,所以,日本人不敢撞他。但日本方面照会了台湾当局,使他一回台湾就因为悬挂五星红旗而受到处罚。
    同样的一艘船,挂不同的旗有不同的遭遇,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五星红旗是有威力的。以此次日本撞击我保钓船为例,黄锡麟先生说,如果船上没有五星红旗,如果这是一艘台湾的保钓船,日本在远离钓鱼岛二三十海里的地方,就会撞了,不会等到拦截不成,眼看保钓船离钓鱼岛不到一海里、再不撞保钓人士有可能登陆成功的情况下,才开始撞。
    黄锡麟先生还就此总结道:前不久,马英九先生说:“保钓不分政党、不分统独。”钓鱼岛作为历史上的台湾附属岛屿,台湾没有主权;祖国大陆有主权,但在地理位置上又没有优势(隔着台湾)。可见,两岸人民携手合作保钓,才是最佳途径。

我为丈夫的行动骄傲
  昨日,记者通过渠道联系上,此次保钓行动的保钓船??“闽龙渔F861”船主蔡飞全的妻子陈意琴。陈意琴告诉记者,他丈夫和5名船工驾船出海,带着1名台湾保钓人士,5名香港保钓组织成员和4名大陆民间保钓人士,在7 ·15:10 从厦门东渡渔港出海。他能够参加此次行动全家感到非常光荣。
  据了解,蔡飞全他们是龙海市港尾镇浯屿村村民,去年他建造了“闽龙渔F861”准备用于运销渔货,而并非捕鱼用的。船的排水量约800吨。陈意琴说,丈夫到厦门卖鱼,遇到厦门人李义强,李义强和他丈夫联系,要船去钓鱼岛。家里人知道这是件爱国光荣的事,都非常赞成蔡飞全去。
  然而船出海后,家里人还是一直很担心,不时通过电台与他们联系,特别是9日听说他们被日本的舰船拦截追赶,蔡的全家人心都快跳出来;后来知道他们安全返回了,全家人心上的一块石头才落下。昨天14时,丈夫说,船距厦门还·150海里。
  “钓鱼岛是咱们中国的领土,能够参加保钓活动那是我们全家的光荣。”最后陈意琴这样对记者说。

理智爱国  捍卫领土
副题:早报记者专访著名保钓人士吴祖康

        昨日,早报记者就此次两岸三地共同参与钓行动采访了著名保钓人士吴祖康。吴祖康先生说,这次保钓行动意义非常深远,因为这是第一次海峡两岸三地共同参与的保钓行动。这次保钓行动是由台湾人士发起,内地和香港共同参与。

        此次行动得“人和”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虽然这次行动意义重大,但此次出海保钓的时间、气候、地点并不是很好,现在天气比较冷;海上的风浪很大,9 日凌晨保钓船在棉花岛附近与台湾保钓行动小组组长金介寿、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主席柯华等人乘坐的保钓船相遇,但是因为当时海面风浪很大,5到6级东北风,阵风8级中到大浪,两艘船近在咫尺却不能靠近,一直耽搁了近8个小时台湾来的志愿者才跳到保钓船上;而且从厦门出发比6月份从浙江出发行程增加了1/3左右。选择这个时候出海保钓,主要是为了回击日本右翼的登岛行为。
        然而我们的保钓人士非常勇敢,9日 13:30,保钓船和日本海上保卫厅舰船进行对峙。我保钓人员挥舞国旗以示抗议,日本舰船四艘,两大两小,两大舰左右夹持,两小舰在前拦截,飞机三架在头上盘旋,还有多艘日本舰船陆续赶到。14:08,日本舰船把保钓船围成一圈。14:43,保钓船不顾日本军舰的拦截,继续向钓鱼岛方向冲击,保钓人员打算在离钓鱼岛5海里处,身披五星红旗跳入海中游泳抢滩到钓鱼岛·15:58 我保钓船靠上了钓鱼岛!准备登上钓鱼岛!但由于日本舰船的冲撞和挤靠,我保钓船受到了重创,只好离开,预计今天保钓船就会回到厦门东渡渔港。

      “祖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此次行动,保钓人员严格遵守相关法律,理智爱国,对日方不主动采取过激行动。钓鱼岛是我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而日本一些右翼人士一再侵占钓鱼岛。保钓人士通过这次行动有助于唤醒更多的中国人关注我们的钓鱼岛,捍卫祖国领土的完整。
       这艘保钓船名为“闽龙渔F861”铁壳渔船吨位在800?1000之间,而今年6月下旬内地民间保钓首航的保钓船的吨位只有140吨左右。这次行动相对于6月份的行动有着明显提升。未来一定还会有很多的人士参与到保钓行动来。保钓行动是民间自发组织的,一切的经费也是民间自发筹集的。6月份的保钓行动总共花了七八万元,而这次行动估计经费将达10多万元。
       另据了解,吴老师将会在昨晚10点抵达厦门,参加欢迎英雄的归来。

(相关链接)

  吴祖康,54岁上海人;发起组建“中国918爱国网”,任总编;9月14日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百姓故事》栏目 “历史不能忘却”采访了他;6月参与《中国大陆民间保钓首航行动》 6月23日去浙江玉环迎接“保钓船”归来,7月5-6日 在上海召开“第三届网络与爱国主义教育暨中国大陆民间保钓首航行动研讨会”。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