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锡麟,保钓十余年的故事

这次,港口挤满了为他们壮行的民众,10艘军舰为他们护航,日本官员终于低头谢罪。

日本巡逻舰喊话:“全家福海钓船,你们已进入日本领海,立即离开!”

台湾基隆海巡队长黄汉松还以颜色:“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这是我们的海域,我们船舶有航行的自由,请不要干扰它的航行。”

多年未有之阵势,对于近年频受打压、日渐凋零的保钓队伍来说,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38年前保钓始兴时那段风起云涌的峥嵘岁月。  

台湾保钓惊心8小时

突破日军封锁,向钓鱼岛进发

马英九下令和平解决钓鱼岛撞船事件

6·15日晚10点,台北县瑞芳镇深澳港宁静的渔港之夜被喧嚣的人声打破了,6台SNG卫星采访车的照明灯刺穿了夜幕。灯光所指,是港外98海里的钓鱼岛方向。

笼罩在众多摄像机聚光灯下的黄锡麟,感觉恍若隔世。2年前,5年前,乃至更为久远的在这个港口的启航,目的地依旧是钓鱼岛,带队的依旧是黄锡麟,保钓船依旧是“全家福”号,船长依旧是跟黄锡麟合作保钓十几年的老朋友游明川。

壮 行

“这次出发不像以前一样。以前我们出发时,‘海巡署’的人把我们团团围住阻扰出港,这次则是百姓把我们团团围住热烈壮行。这一次政府都很帮我们,不会阻止我们。”担任台湾“保钓行动联盟”执行长的台北县永和市民代表黄锡麟,甚至用了“欢送”来形容这次社会自发的壮行情景。

被日本巡视船撞沉的联合号海钓船船长何鸿义,也现身深澳渔港。他说,因为还有事情要处理,无法随船出海,到场是要为保钓人士加油。

为避免节外生枝,以往每次行动,黄锡麟他们都相当低调。“但6·15日晚整个码头挤满人,光是上船的记者就有30人。”黄锡麟说。台湾《中国时报》副主编张景为说,由于报名随行媒体太过踊跃,而船只容纳名额有限,最后只得每个媒体各出一名摄影记者登船。

黄锡麟说,保钓行动联盟原本就预定今年9月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6月10日,台湾联合号海钓船被日舰撞沉,震动台岛,舆论鼎沸。联盟成员召开临时会,紧急决议立即前往钓鱼岛向日本抗议日舰撞沉台湾渔船事件。

没有遭遇任何阻拦,台湾保钓行动联盟12名成员及30名随行记者,深夜10时30分,登上“全家福”号海钓船,在《保钓之歌》的唱和中,从台北县瑞芳镇深澳渔港驶往钓鱼岛海域。船上挂着“日本滚出钓鱼岛”、“日本政府霸道无能”、“倭寇横行、草菅人命”等抗议布幅。

临行前,他们进行了另一场“送行”,为今年3月去世的保钓英雄“赵老爹”赵德申默哀一分钟。

黄锡麟不禁想起两年前2006年的8月16日和赵德申携手并肩的最后一次保钓行动,那本是一次包括两岸三地及海外华人在内50艘保钓船的大规模行动,却因扁当局层层阻碍,最终只剩下了5人1船孤军奋战。

那次,船出海不久就遭到台湾“海巡署”的拦截,禁止“全家福”越界驶离台湾本岛超过24海里,否则要罚款并吊销执照,而钓鱼岛距离台湾本岛是98海里。

这让当时已经年届七十的赵德申着急不已,他质问“海巡署”,“你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老人摆出要跳海的架势。海巡人员这才退让,不过离开前,他们没收了船上用于自卫的弹弓。

“‘海巡署’规定渔民不可以租船给保钓组织,否则就要扣船罚款,而且渔船所在渔会都要跟着受罚。”黄锡麟说,2006年的“保钓”,让他们回航之后被罚了3万块台币。而每次出海“保钓”,花费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台币,全靠自筹募集。

“全家福”海钓船,五年前也曾搭载保钓人士到钓鱼岛海域宣示主权。船长游明川说,当年在靠近钓鱼岛海域时就遭到日本舰艇包夹,最后没有如愿靠近钓鱼岛。

来自日方和扁当局的双重打压导致台湾民间保钓力量的青黄不接。民进党当局对青年“去中国化”的教育指针,与日本青年社在钓鱼岛擅自搭建的宣示主权的灯塔相互辉映,也让后者至今“稳坐钓鱼岛”。

保钓联盟中像黄锡麟这样正值壮年且一干就是十几年的已经寥寥无几,众多上世纪70年代擎起保钓大旗的老将也都年事已高,“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谁愿意接手干?”黄锡麟说。还好,有“老保钓”一直解囊相助。“他们年纪大了没办法出海,就把保钓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

热血

黄锡麟则将希望寄托在当年的“热血青年”马英九身上。

马英九主政台湾之后,黄锡麟终于从台湾“内政部”拿到“中华保钓协会”的批文,这意味着三十多年遇挫愈战的台湾民间“保钓”运动终于有了自己合法的组织。“多亏了马英九上台。以后可以申请一些当局的补助,干什么事也会更顺利。”黄锡麟说,一纸批文在手,想起浸透纸背的卅载辛酸,他和一位“老保钓”不禁相拥而泣。

马英九被保钓人士寄予厚望,有其历史缘由。保钓运动始兴时,台湾大学三年级学生马英九便是运动中的风云人物,他从政后更是说过“为钓鱼岛,不惜一战”的狠话。

然而,此次事件中,马英九却保持了执政者惯有的谨慎。台湾当局的初始对策,尤其是“外交部”“日本事务会”在处理撞船事件时的手法,受到蓝绿“立委”的一致强烈批评。“日本事务会”执行长蔡明耀公开坦承日本方面打电话给他,要求台湾方面不要进入钓鱼岛海域,所以他就打电话给“海巡署”,要求海巡舰别进入钓鱼岛十二海里内。因此,海巡舰刚进入钓鱼岛海域,又撤了出来,未能保护被日舰撞沉的台湾渔船。“蔡明耀此举等于变相承认了日本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这是第一个错误;再者,‘日本事务会’是一个《组织法》中没有的‘黑机关’,他有什么权力指挥‘海巡署’撤退?”国民党“立委”帅化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舆论哗然之下,台“外交部长”欧鸿炼宣布裁撤成立两年半专责对日事务的“日本事务会”,回归体制。与此同时,马英九团队迟迟没有表态,使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摆出大阵仗召开记者会,要求马英九应该出来讲几句话。

马英九成为众矢之的。终于,事隔三天,6月14日,台“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下午在“总统府”召开记者会,宣读对联合号渔船被日本巡逻船撞沉事件的四点声明。王郁琦强调,“总统”马英九参与声明的磋商,“声明属性经马‘总统’、‘国安会’看过且同意”。

声明说:“钓鱼岛行屿是我们的领土,地理上是台湾的附属岛屿,属于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我们坚持维护钓鱼岛主权的决心从未改变,也绝不改变。”

声明中并且罕见地要求“海巡署”,“立即强化编装,提升维护主权与捍卫渔权的功能”。

一个细节是,“总统府”原本通知上午十一时十五分举行记者会,但三度延后,最后下午四时才发布声明,足见马当局对此事的慎重。

对于岛内直陈马英九退化为“慢热中年”的指摘,王郁琦不以为然,他表示,“马‘总统’过去在钓鱼岛事情上是热血青年,现在仍是热血中年”。

同一天,台“外交部”召回“驻日代表”许世楷以示严正抗议。“从这次召回驻日代表来看,马英九这次下的外交决心是挺重的。”帅华民说。

这是马英九上台之后第一次处理重大外事危机。台湾舆论认为,钓鱼岛问题涉及马英九解决问题的能力、魄力与诚信,拖得越久对台湾当局压力越大,对马英九及其执政团队也将构成更困难的挑战。

马英九一直没有亲自出面表态。

对手

6月16日凌晨,漆黑寂静的海面上,“全家福号”表明了它的态度:这艘平时乘载悠闲的钓客的旧渔船开足马力,以每小时12海里的速度冲向那座它想要亲近的岛。

“发现日本的巡逻舰应该是我们出海40海里左右的时候。之前毫无预兆。”保钓联盟的“十二壮士”之一的陈书笙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

对手就这样不动声色地埋伏在黑夜和海洋深处。临时接到任务登船采访的《中国时报》的摄影记者刘宗龙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仍觉惊心动魄:一开始是长时间的黑航。那个时候,大家都进去船舱里面休息。大概凌晨3点多的时候,有人突然发现,日本船舰像突然冒出的幽灵一样居然一直跟在我们的旁边。很多人惊醒过来。“没有行动,就是跟着你。其实等到他们强力来阻挠我们是在天已经微亮的时候。”

看到日本船,第三次出海保钓的陈书笙叫,“日本鬼子终于来了”。“我觉得就是既然敢来,我就不怕你。你来了就来了,你敢怎么样?有本事就撞我。不然就乖乖跟在屁股后面跑。”

船上众多第一次出海的人吓了一跳,“怎么这么近就有保安厅的船在这地方啊?”“日本的行动怎么这么快就跑来这边了?”

对于有十二年出海保钓经历的黄锡麟来说,这在意料之中。对于日本人的行事方式,他算是经验非常老到的了,包括大概到四十海里的时候会碰见军舰,到差不多24海里的时候甚至可能还会有飞机。他知道此时还未到剑拔弩张的一刻,镇定地安抚着保钓船中的同伴的情绪,让他们平静下来。

直到夜雾散去,“我们才发现到他们(日方)总共加起来有一二十艘大大小小的巡逻舰。”陈书笙说。尽管事前明知危险,保钓船上的成员和记者心中仍会起念:万一起冲突怎么办?

五分钟后,他们吃惊地发现:台湾的护航舰出现了。

“我没想到的是当局派出舰艇帮我们护航,这是我们当初没有想到的。这也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陈书笙说。

“日本船在尾随了我们一段时间后,他们就有向我们靠近的举动出现了,他一有这个举动出现,台湾‘海巡署’的巡逻舰就从东边加速冲过来,硬是把日本的巡逻舰隔离在我们的外面。后来我们发现就是左右两侧还有后面,都有台湾派出来的巡逻舰。”陈书笙说,“他们来的气势是非常强势的,完全没有要退让日本人的意思。我们小组成员和媒体一阵欢呼。”

顿感提了气的黄锡麟开始带着整船的人喊口号。“日本人滚出钓鱼岛,钓鱼岛是我们的,海巡署加油,大家加油,大家努力,不达目标绝不终止……”

互搏

陈书笙说,后来我们就一路往钓鱼岛前进。后来大概五点钟的时候,天还没有全亮,我们就发现在我们的前方大概有五到六艘的日本巡航舰已经在前面等我们了,把我们的路堵住了,后面大概也有三到五艘的日本巡逻舰一直跟着我们。空中也出现了日本的侦察机,天亮之后,日本又有两架直升机一直在我们船上方像苍蝇一样始终盘旋,但我们还是一路往前冲,“全家福”距钓鱼岛还有40海里 (约74公里),日本巡逻舰以跑马灯警告,要求“全家福”改变航向。4时53分,载着保钓人士的“全家福”,由“海巡署”舰艇护卫进入钓鱼岛12海里,台日船舰剑拔弩张,达到临界点。“日方开始打‘LED灯’,意思是我们的船已经进入他们日本的领海了,叫我们离开,但我们没有理会他们。后来一直进入到12海里的时候,他们的船就开始围上来,然后就开始放黑烟,然后造浪。”陈书笙说。

清晨5点20分,距钓鱼岛七八海里处,“全家福”海钓船全速前进,波涛滚滚,情势紧绷。

在第二天的报纸中,台媒一句一句的回放那一时刻那片海域的紧张对峙:

晨曦中,日本巡逻舰传来不标准汉语的广播:“全家福海钓船,你们已进入日本领海,立即离开!”

台湾基隆海巡队长黄汉松同样还以颜色:“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这是我国海域,我们船舶有航行的自由,请不要干扰它的航行。”

黄锡麟对本报记者回忆:“走到距离钓鱼岛6海里到0.4海里这段的时候,双方的对峙最为激烈。这本身就是最敏感的、冲突最多的地方。日本保安厅的船要撞我们,我们台湾的巡舰马上冲过去,把他们顶回去。这种动作连续好几次。日本的船还在我们前面蛇形行驶,弄得波浪很大。前面船要蛇形行驶的时候,我就跟船上的人讲:‘小心,小心,抓紧栏杆,快蹲下来。他们又要造浪啦。’我要保护他们的安危。我总是站在最前面。”

“喷水的时候有喷到我们,但是离我们还比较远,不造成多少危险。如果近的话是很有杀伤力的。他们喷我们,我们的海军也喷他们。两边互喷。距离最近的时候,两艘船距离不到两公尺。”黄锡麟说。

“跟着我们船的有五艘比较小型的巡逻舰用U字形把我们包在中间,陪着我们往前冲。”陈书笙说这也许是他一生经历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非常地激动,我们的巡逻舰应该说是这三十多年来第一次进入到钓鱼岛海域,而且是以台湾当局的立场,是公权力的展示,完全没有惧怕日本人的感觉。”

日出时刻,两边的旗帜,一边是红日丸,一边是青天白日,在同一海域罕见的互搏交织在一起。两面旗帜的背后,还有第三面旗帜还未展开,多年来出海保钓的黄锡麟一直备有一面五星红旗,“五星红旗是护身符,日本军舰对大陆渔船非常节制,对台湾渔船就像殖民地的老爷。”事实上,台湾一些渔船在捕鱼时,为防止与日本船只发生冲突,也会悬挂五星红旗。

这是台湾官方多年来首度在钓鱼岛宣示“主权”。日本广播公司(NHK)报道说,这是第一次有外国巡逻船舰进入“日本领海”.。

保钓船向北前进,台湾“海巡署”的护航舰向北前进,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舰跟着向北。北方,钓鱼岛。

命令

这一夜,台岛未眠。从普通渔民到“总统”马英九的神经都被“全家福”牵引过去,东北望,钓鱼岛。

此前,台湾“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要求“国防部”派舰艇,搭载“立委”到钓鱼岛宣示“主权”。

几天来,台湾岛内的政坛生态也像海面般波谲云诡。一方面,一向对钓鱼岛“主权”漠不关心的绿委们此时挥霍着在野党越俎代庖的指手画脚,而一向被称为“保钓派”的马英九却迟迟未予回应。

对“钓鱼岛”壮志未酬的帅化民,用一种睥睨的态度面对绿委不绝于耳的“呛马”之声。这位退伍将军,曾任李登辉时期的台“国防部”作战计划处处长,1996年,“全球保钓华人联盟”首领陈毓祥率领5位突击队员跃身入海游向钓鱼岛,陈溺水身亡。当时,帅化民就提出武装护渔的作战计划。

“计划在钓鱼岛海域渔船周围海面军舰护航,空中直升机护航,但是最后被李登辉给否了,后来才搞清楚李登辉就是个日本人!而民进党执政期间我们的渔民被日本欺负了十几次,民进党当局的态度比李登辉还倒退,在野了倒反而跳出来叫嚣了。”帅将军对本报记者说。

台日关系走向仍然是决定这场联合号被撞事件木偶戏的幕后引线。

日本巡逻艇撞沉台湾渔船的事件,肇事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总·15日晚间召开记者会,坦承疏失并道歉。日本政府发言人町村信孝16日上午则针对台湾保钓船凌晨进入钓鱼岛海域表示“遗憾”。

45度角一鞠躬,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厅总部长那须秀雄终于道歉了,这迟来的道歉认错让台湾等了整整5天。

日本共同·15日报道日本保安总部为联合号撞船事件道歉,共同社的报道刊登那须秀雄道歉照片,标题为“台湾船沉没,日本海上保安厅谢罪,那须本部长鞠躬”;冲绳当地媒体《琉球新报》也以斗大标题写着“总部长为沉船事件谢罪”,并附上低头道歉的照片表达歉意。

早前,台湾“国防部”已有配合“立委”出海的准备,但安排搭载“立委”出海的军舰,可能由纪德舰改为拉法叶舰,以降低此行的敏感性;至于要航行到距离钓鱼岛多近的地点,则被军方列为最高机密。

但日·15日公开释出善意,并表达愿意赔偿后,已有“立委”建议可取消此一行程,并已有蓝委打退堂鼓。国民党“立委”,原定6月18日就要搭军舰到钓鱼岛海域护渔,民进党“立委”却说,现在出海根本是在作秀,不会配合演出,发起人林郁方气得大骂,这等于帮日本说话,根本是台奸!不过由于护渔行动杂音四起,台“国防部长”陈肇敏决定不随舰前往。

林郁方对南方周末记者评价说,民进党的“立法委员”先是批评马英九动作太软弱,等到召回了驻日代表,然后开始用强硬的手段的时候,他们又说,太强硬了。“我认为民进党的态度暧昧模糊。国民党的态度当然坚定啦。”

林郁方表示,我们吃定日本人不敢开火,而且最近两岸关系改善,日本也会有所顾忌,绝对不敢选这时间地点与台湾冲突。

帅化民则认为,“联合号”被撞是日本政府试探马英九的招数。马英九刚刚上台执政20天,而这几天海协、海基“两会”在北京复谈,成为两岸各界高度关注的焦点。可就在这时,台湾基隆东北160多海里的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生了台湾海钓渔船遭日本巡防舰撞沉事件。

身处台岛内外关系波谲云诡之中,尽管身段柔软,马英九通过护航“全家福号”展现的姿态仍十分清晰??这是对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一种确认仪式。

“海巡署长”王进旺得知岛内有人要赴钓鱼岛海域宣示主权后,召集幕僚紧急会议做出护航决议。“副署长”郑樟雄说:“民众船舶到哪里就护到哪里。”

据台媒报道,担任护渔的现场指挥官是“海洋总局”基隆海巡队队长黄汉松,王进旺授权他“随机应变”·15日深夜,保钓人士船只从瑞芳深澳码头出港,黄汉松所属护渔船舰在附近随行,待命执勤。

王进旺对保钓船只出航向海洋总局护渔船舰下达三道命令:

一、民间保钓人士的船只出发时,海巡船舰在附近海域确保安全。

二、保钓船只接近钓鱼岛海域时,如保钓船和日本公务船发生冲突,“海巡署”船舰需在保钓船附近,维护保钓船航行安全。

三、发生冲突,海巡船舰应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实施“对话”、“沟通”,但交涉时必须“维护国家主权及国人安全”。

台湾海巡官员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未被授权对保钓船护航作出回应,但其重申此前立场,三道命令的“白话文”,就是海巡船舰要让保钓船出港到回航“一路平安”;如遇日本海上保安厅船舰时,海巡船舰要挺身站上火线“母鸡保护小鸡”,不会让保钓船落单无援,沦为日方船舰“老鹰抓小鸡”冲撞欺负。

主权

黄锡麟和海钓船长游明川看到“海巡署”巡防艇紧密保护他们,直闯钓鱼岛的信心大增。钓鱼岛已在??的远方出现,船上的人欢呼:“钓鱼岛到了!”

胜利就在眼前。此时,黄锡麟看到日本船强行靠了过来,逼保钓船往外海航行。在极有可能再次发生撞船事件的时刻,“海巡署”编号5030的五十吨巡防艇立即加速,直接挡在日本巡逻舰和“全家福”海钓船之间。

5030巡防艇放下船头右侧的碰垫,开始往右侧偏航,压迫外侧的日本巡逻船,让“全家福”得以绕岛一周,台、日海巡舰艇相距只两米,几乎擦身而过,间不容发,日方官员的面貌清晰可见。

眼见巡防艇冒着碰撞危险让“全家福”维持原有航向,黄锡麟等人报以热烈掌声,向巡防艇人员伸出大拇指。

5030巡防舰上,坐镇着“海巡署”此次护航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据透露,“海巡署”在行动前晚秘密提升指挥官级别,由“海巡署海洋总局”主任秘书李茂荣登船指挥,并在保钓船出港前半小时,率精锐特勤先行出发。“海洋总局”局长林福安,还授权李茂荣下令特勤队员待命,如保钓人士欲泅水登岛,以两人护卫一人方式登岛。

5点40分,“全家福”号保钓船在巡艇护航挺进至距钓鱼岛0.4海里海域,也就是741米,日方以小艇布放阻拦索阻挡保钓船。

黄锡麟试图下水游上钓鱼岛,不过只要海钓船一减速,日舰立即广播:“请不要减速,不要停船!”并有小型载具在岸边待命,黄锡麟一下水,日方就会逮捕。

黄锡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绕钓鱼岛的时候我们的船离钓鱼岛约0.4海里。很近,岛都看得很清楚。“我们不能再往前靠近了,再往前就会搁浅了。要登岛,只有一块可行的海滩,但日本的船就停在那边,我们不敢贸然下去。我们下去的话,可能就会被抓。虽然我们台湾这边有已经待命在那里的外援部队,万一我们人被抓走的话,他们马上会追上去解救我们。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节外生枝,一发不可收拾。我认为我们这次出来最主要就是要宣示我们的主权而已,我们不要有激烈的冲突。”

黄锡麟说,这一次是台湾有史以来,第一次有像这么激烈的状况,第一次出现这样子的双方对峙。我考虑到人身的安全,就毅然跟他们说,“算了,我们还是不要登岛了。我们绕岛一周。”

陈书笙回忆绕岛时自己是在挥旗。“我们就是一路上都是这样持续啦。因为那时候大家的情绪也都非常地高亢。”

陈书笙说,媒体这次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绕岛一周的时候,记者也在跟对方喊话,说“钓鱼岛是我们的”,请他们滚出去。

一个电视台的女记者,吐了十几次,整个人瘫着躺在那里,一直吐。但是一到钓鱼岛,虽然吐,虽然难受,她却依然拿着麦克风在做采访。

《中国时报》的摄影记者刘宗龙,此时兴奋地放下相机,和保钓队员一起对日舰做着滚出钓鱼岛的手势:“红衫军他们倒扁的手势就是拇指往下。我们这边的保钓人士也就是用的拇指往下。”

清晨6点40分,“全家福”号完成绕岛一周,驶离钓鱼岛。

黄锡麟说,“离开的时候我们还是情绪很高涨,高喊着‘日本滚出钓鱼岛!马英九加油!’日本保安厅的船还是一直跟着我们,直到离钓鱼岛40海里才返回。”

离开钓鱼岛的时候,黄锡麟告诉船上的保钓成员,“我们还会再来。保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要做一个长期抗战的准备。希望我们全世界的华人都重视这个钓鱼岛。”

“因为这是我们的领土,不能让日本人随随便便就欺负到家门口来了。”黄锡麟说。

谋定

直到6月17日,马英九最终选择和平而不是战争。他在与岛内媒体茶叙时表态:钓鱼岛“是台湾的属岛”,我们的渔船进入“领海”是很正常的行为,且有争议就应该透过和平的方式处理。他也表示,日方光是口头遗憾还不够,应该要正式道歉。

谋定而后动的马英九选择6月17日这个日子出面表态,耐人寻味。

整整37年前,1971年,马英九在大学时期积极投身保钓运动。当年台湾爆发保钓运动,台大学生串联“6?17大游行”,行经美日大使馆示威,年轻的马英九义愤填膺,走在队伍最前头,“要为人民争雄风”。

马英九更曾经参与一场在松山机场包围日本特使车队的大规模抗议,当时的马英九高举标语与持的宪兵对峙,结果被记者拍摄下来,隔天还登上英文报纸。

“彻夜画海报,与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边流泪一边工作;尔后,甚至还参与街头示威,拿起鸡蛋怒砸日本特使座车……”2008年2月出版的《沉默的魄力》一书中,马英九这样写道。

1974年2月,当年参与“保钓运动”的学生领袖,都取得了国民党中山学术奖学金,赴美国深造,马英九自然成为其中一员。他在哈佛大学的国际法博士论文也跟钓鱼岛有关。《怒海油争:东海海床划界及外人投资之法律问题》,这在当年被认为是台湾地区首部研究钓鱼岛问题的学术作品。

正是由于这份专业积淀,马英九的梦想是通过国际法解决钓鱼岛争端。

“马英九政府软硬兼施,刚柔并济,做得不错。”林郁方评价马英九此次的表现时说。

而黄锡麟则说,“这一次全是马英九政府在背后全力支持我们。”“这次保钓行动鼓舞了全球的华人,今天香港的保钓人士也到这儿来了。他们也准备出海。”

除了马英九,黄锡麟还感谢了妈祖。“妈祖是两岸渔民都祭拜的对象,我去年在妈祖那里求了面令旗。我把这面令旗插在船上,刚好是妈祖也巡视钓鱼岛一周。妈祖也是宣示主权,宣示钓鱼岛是我们的领土。”

黄锡麟要让世人看到,在妈祖护佑的中国东海,一座岛对另一座岛的保卫。

“他心中要有底线”??台湾“立委”谈马英九

软弱还是强硬?

南方周末记者 张悦 实习生 王霞 李庆雅 发自广州

洪秀柱,国民党籍“立法委员”,问政风格严厉泼辣。林郁方,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台湾“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的主席。

此次保钓行动将马英九再次推上风口浪尖,有人说他软弱,有人说他强硬,而两位“立委”,也有他们对马英九的近身观察。

南方周末:这次钓鱼岛事件发生后,马英九的处理方式如何?

洪秀柱:马英九的立场非常坚定,只是他不愿意引起过于激烈的冲突事件,希望很理性地靠其他和平方式来解决。

今天马英九的角色,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是一个青年学生,或者说是平民,所以他会有高涨的民族情绪,但他现在是一个领导人,很多事情都要考虑周全,不能贸然行事。

有些比较激进的人,认为他不够强硬,比如民进党,就使劲在鸡蛋里挑骨头。在野党肯定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

但是,马英九的理性并不代表让步。台湾海峡的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钓鱼岛的领土问题,还牵涉到往后东海油田的利益,我们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

南方周末:在此事的处理上,马英九是得分还是失分?

洪秀柱:至少还没有失分。因为日本人把人也放回来了,也准备赔偿了,最近我们还要追究他们的责任。至少到目前为止,与民进党相比,我们表现要好得多,不像他们那么窝囊。

有人说我们蓝营是“大中国主义情怀”,民进党是亲日。这是两个政党之间不同情绪的反映。但是站在领导人的立场上,马英九不可能完全偏站在哪一个立场,他要从台湾总体的利益来看。

林郁方:我也认为马英九是得分的,因为他的态度温和而强硬。他今天在总统府召开记者会,也强调我们“海巡署”的船进入钓鱼岛0.4海里是正确的做法,是合理、合法的。

南方周末:台湾各方,对马英九有什么期待和要求?

林郁方:大部分民众是支持用强硬的态度和日本协商的,虽然我们不要打仗,不要战争,但是态度还是要强硬的。

相反,民进党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很模糊,民进党的“立委”先批评马英九太软弱,等马英九召回了驻日代表,开始用强硬手段的时候,他们又批评说太强硬了。

洪秀柱:要求当然各有不同。所以他自己心中要有底线,否则就父子骑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他未来的任何政策、任何主张的落实,大家都看得到。如果他没办法给台湾带来很好的发展空间,台湾民众当然会用选票把他推翻。

南方周末:这次事件,对日台关系有什么影响?

林郁方:这先要看日本怎么处理,你把台湾渔船给撞沉了,你要不要赔?你要不要正式道歉?还有就是渔业谈判,以后要停止骚扰我们的渔船。

最重要的就是,钓鱼岛的主权问题。马英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钓鱼岛是我们的,日本政府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它不会自动消失。我们以后也绝不会放松这个问题。我们也不会永远等下去,日本要是没有诚意解决,我照样可以要军舰去巡航,开到钓鱼岛海域去。

南方周末:如何看待今后台日关系的走向?

林郁方:不能战争,但我们不会逃避,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采取一切的手段来保护对钓鱼岛的主权。军事手段当然是我们选择之一,我们不会轻易挑起战端,但我们也不会放弃钓鱼岛的主权。

如果马英九“政府”不强硬,这个问题可能就消失了,日本就一口把钓鱼岛给吞掉了。所以有事没事就是要闹它一下,日本人也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们会继续加温,直到问题解决为止。

洪秀柱:日本一开始对马英九的印象不好,我想他也会在这方面消除日本人对他的成见吧。可是如果过于讨好日本,我认为也没有必要。所以他自己本身的立场要站得坚定一点,这次的钓鱼岛事件是一个很好的考验。

台湾渔船被日舰撞沉

钓鱼岛,美国一鱼钓两国

1894年,中日爆发“甲午海战”,中国战败。中日于1895年签订《马关条约》,清政府割让“台湾全岛及(包括钓鱼列屿在内的)所有附属各岛屿”并“澎湖列岛”给日本。

此后一百多年,日本实际占领并治理钓鱼岛至今,尽管法律意义上中国拥有对钓鱼岛的主权。

尽管有舆论认为,1960年代末联合国的一个委员会宣布钓鱼岛附近可能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这一消息加剧了日本对该岛的争夺,但在中国人民心中,钓鱼岛在政治和情感上的象征意义可能比它的经济价值更大。它似乎浓缩了人民的爱国激情,成为拒绝对方触碰的极其敏感的穴位和人们心目中的圣岛。

2008年6月10日,台湾渔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被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撞沉,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再次浮起水面。

16日,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记者会上重申,“钓鱼岛群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

预料这番声明将再次掀起争议。

中方:中国对钓鱼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0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说,中国对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与中国台湾渔船在钓鱼岛近海相撞表示严重关切和强烈不满。

秦刚强调,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们对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到钓鱼岛附近海域活动并导致中国台湾渔船沉没表示严重关切和强烈不满。他说:“我们要求日本政府停止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非法活动,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台湾岛内的渔民劳动人权协会也前往“日本交流协会”,要求日本政府道歉立刻放人,并撕毁日本国旗表达不满。民众强烈要求“总统”马英九登上军舰保钓。

马英九年轻时曾是个热心的保钓分子,他在哈佛的博士论文便是以钓鱼岛的主权归属为题。在任台北市长期间,马英九曾说,为了保钓“不惜一战”。

日方:渔船被撞沉与争夺主权无关

日本各大新闻网站都对台湾渔船落水的消息进行了报道。日本媒体在报道时都强调,落水的人不是“政治活动者”。

日本《每日新闻》网站刊登的文章讲述了撞船的细节。报道称,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0管区的巡逻艇当时正在出事区域巡逻,发现了台湾的渔船,并向渔船驶去,渔船不顾方向开始逃跑,巡逻艇在右方追逐时,渔船刚好向右转舵,于是撞上了日本的巡逻艇,渔船上的人落入水中。发现渔船上的人落水后,日本巡逻艇放下了救生筏子,将落水者救上他们的船。

每日新闻的报道称,中国一直主张对钓鱼岛拥有主权,但是这艘台湾渔船与政治活动(争夺主权)无关。

钓鱼岛问题由来:美国一鱼钓两国

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并无条件投降。按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应当将台湾、包括其附属的钓鱼诸岛归还中国。但1951年9月8日,日本却同美国签订《旧金山和约》,将钓鱼诸岛连同日本冲绳交由美国托管。因此,日本让钓鱼岛暂时躲避了被归还的命运。

1971年6月17日,就在基辛格秘密访华(1971年7月9日至11日)前夕,日美签订《归还冲绳协定》,将钓鱼岛也划入“归还区域”,交给日本;但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则表示:“归还冲绳的施政权,对尖阁列岛(即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不发生任何影响。”

这种安排的高明之处在于,既不彻底激怒中国,又为美国保留了日后制约中日两国的手段。美国知道小小钓鱼岛对中日两国的价值,其主权的继续悬置,既可以防止中日两国走得太近,又可以让美国处于随时介入的有利地位。从这个意义上,美国这个渔夫,拿小小的一尾鱼??钓鱼岛,钓了中日两国。

关于钓鱼岛的主权,中国能够拿出许多的证据来支持“中国最早发现”说,但现在的问题是,日本抱定了“先占”和“长期连续的有效治理”两条国际法原则来渐渐确立自己对岛屿的主权???日本人多次在相关岛上树立灯塔、神社与太阳旗。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