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抗战、民族英雄
—上海四行仓库八百壮士追记
2016年10月19日
上海市静安区文化局副局长 张众

 

光阴似箭,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已经快要80年了。80年前,中国军人和中国人民,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涌现了无数的英雄豪杰。我要讲诉的,就是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场特殊的战斗、一群特别勇敢的中国军人的传奇故事。
1937年的10月底,中国军队在上海这样一个弹丸之地,整整抗击日本侵略军将近三个月了。在此期间,全国上下空前团结。国民党和共产党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全国各地的军阀也第一次真正团结起来,派出部队,奔赴上海。据说,贵州省的部队,由于交通不便,在出征的路上整整花了45天的时间,才来到上海的抗战战场。
在近三个月的战斗中,牺牲的将军(不含死后追赠)达到十四位,阵亡的校级军官将近一千名。普通战士的死伤更是接近三十万之多!但是,由于整体国力的巨大差距和战略战术上的各种不足,这场历史上被称为“淞沪会战”的战役最终还是失利了。我军奉命撤退。但是就在这样一个危难之际。一支小部队却接受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这个任务就是坚守在苏州河北岸边上的四行仓库。为什么几十万大军都撤退了,非要留一支小部队去坚守这样一个仓库呢?难道这个仓库里有什么稀世珍宝需要保护吗?还像有的传说那样,是为了阻击日军的追击呢?真实的答案出人意料!这是一场为了国际斗争而打的特殊仗、政治仗!
当时中国领土广阔而国力弱小,面对跻身列强的工业化现代化强国日本的侵略难以招架,而当时的领袖蒋介石寄希望于在十一月份将召开的九国公约会上(九个列强国家),各国能够为中国声张正义,像当年一二八淞沪抗战那样,逼迫日本停战。如果不行,至少可以制裁日本,对日本侵略中国的行径予以压制。如果此时,中国军队全部撤出上海的话,就无法让列强为中国说话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有部队在上海坚守。
蒋介石当时的想法是派88师全部留在闸北打游击,坚持到九国公约会议结束。但是88师师长孙元良认为,自己的部队已经没有多少老兵了,如果各自为战的话,在无险可守的闸北地区很难坚持多久,基本上等于送死。还不如留下一个团的兵力,寻找一个比较牢固的建筑物中就地坚守。也许还有坚持到九国公约会议结束的希望。
蒋介石同意了孙元良的请求,允许只留一个团坚守。下达命令时,孙师长又对留守的部队进行了削减。只留下了88师262旅524团的一营加一个机枪连,组成了一个加强营留在闸北坚守。并委派了524团的中校团附谢晋元领军。至于坚守的地点,孙师长则建议放在了当时作为88师师部的四行仓库。
几十万大军全部撤退,只留下一个中校团附,带着一个加强营,要坚守一幢孤楼直至九国公约会议结束。其压力可想而知。可是作为一名军人,谢晋元早已置身死于度外,对于即将面对气焰嚣张的日军围攻做好了死守不退的准备。
四行仓库创建于1931年,为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筑物。它原是当时大陆银行、中南银行、盐业银行、金城银行这四家银行联合建造的仓库,主要用于存储抵押物资。为了运输便利,就建在了苏州河的边上。由紧靠西藏北路的大陆银行仓库与紧靠现晋元路的四行仓库两部分组成的,但一般均统称为“四行仓库”。由于这是一幢闸北少有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楼高墙厚,易守难攻,是一个坚守的好地点。更特殊的是,它的东面以西藏北路的中间线为界与租界相接。南面沿光复路和苏州河与租界相隔。日军只能从北面和西面作为主攻方向。
如果有机会来到现在的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参观的话,观众会发现一堵面积超过一千八百平方米的战场遗址墙—“弹孔墙”。作为国内少有、上海仅存的战场遗址,一个个被真实复原的炮弹孔狰狞恐怖,却是对日军侵略中国的无言证据和无声控诉!
面对二十多万日军的层层包围和数十次进攻。中国军人毫不畏惧,毙伤日军二百余名,在全上海市民面前,在租界的英国守军面前,在国内外记者面前展示了中国军人的英雄气概!为中国军人赢得了国际声誉。
在坚守四行仓库的四天四夜里,上海市民不分昼夜,守候在苏州河的南岸。一方面为中国军人的勇敢杀敌而感动、骄傲;另一方面也为他们的流血牺牲而感伤、落泪。记者们也用文章和照片把他们的英雄事迹传遍了世界。为了迷惑敌人,不让敌人知道他们仅有四百多人的真实兵力,他们对外宣称守军有八百人,于是,他们就被冠以“八百壮士”的英雄美名。而他们的感人事迹被当时的全国军民乃至国际社会传诵一时,流传至今。
有一个叫做陈树生的战士,是湖北利川人,年仅21岁。当他看到狡猾的日军利用钢板护住头部,冲到仓库墙边开始挖墙脚、埋炸药,而扔下去的手榴弹和迫击炮弹被钢板弹开而无法杀伤敌人的危急时刻,毅然决然的身背十多颗手榴弹,从五楼窗口纵身跃下,用自己的粉身碎骨,换来了阵地的转危为安。这一幕被当时的上海市民和中外记者亲眼目睹。上海的一位年逾九旬的老作家沈寂先生不仅亲眼所见,还在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开馆之际,亲笔留下了这样一个感人至深的历史记忆。让我们这些后人为中华民族有这样的英勇先辈而无比自豪!
作为“八百壮士”最高指挥官的谢晋元在奔赴淞沪战场之前,自知敌强我弱,此去凶多吉少。已给其妻遗书明志,决心以死报国。但是陈树生的英勇牺牲,仍然给他以极大的震动。他想到一个年仅21岁的战士壮烈牺牲,没有给家人留下片言只语,感到十分内疚。为此,他专门召集了全体官兵,一方面与大家见面,说明战斗任务。因为此前战事紧张,官兵伤亡惨重,多次补充,很多官兵还是素不相识,亟需相互见面认识。另一方面,考虑到陈树生牺牲之前没有给家人留下遗言的的遗憾。特意提出,希望大家每人给家人写一封信,告诉家人自己的情况和所担负的任务,了却家人的思念。
虽然谢晋元说的是给家人写一封家信,但是官兵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要在日军的层层包围中生还只是梦想,他们必然是要战死在这个仓库之中的。
经过近三个月的血战,“八百壮士”中老兵所剩无几。大多数人都是近半个月来从湖北、湖南、江西、安徽等地保安团补充而来的。小的仅15、6岁,16、7岁,大的也不过20出头。他们虽然也已经经受了战火的洗礼,但是,真的听到长官要自己给家人写信,也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给亲人最后要说的话了。一时间百感交集,有的小战士甚至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他们大多目不识丁,从小到大可能还没给家人写过一封信,没有想到第一封家信竟然是诀别的遗书,一时难以接受,不由得悲从中来,也是情有可原。
谢晋元没有对哭泣的战士进行责骂,他非常理解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对生存的渴望,毕竟他们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啊!谢晋元深情地讲起了自己的妻儿和父母,他问道:从918到813,日军烧杀抢掠,连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都不放过。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我们就是老百姓的唯一指望。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里杀敌卫国,那我们的父母妻儿能指望谁呢?他向全体官兵表明自己将和大家一起战死疆场,决不投降,坚决不当亡国奴!一时间群情激昂!大家振臂高呼:“宁死不当亡国奴!誓与仓库共存亡!”感人肺腑的决死动员后,有一定文化程度的连排干部们趁着战斗间隙,为那些不识字的战士们写起了遗书。真正的“八百壮士”这样一个英雄的群体到此时才真正诞生,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群体中的代表之一!
“八百壮士”的英雄事迹经过中外媒体的报道和杨惠敏、夏之秋、海岚里昂等中外人士的宣传,激发起国际社会,特别是海外的华侨华人对中国抗战的全力支持。华侨华人不但出钱出力,而且还有不少热血青年,毅然返回祖国,参与抗战,成为支持抗战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相信“八百壮士”的英雄事迹就是最好的感召力量之一。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80年,但是我们对英雄的纪念还是只是刚刚起步。期待全体中华儿女永远牢记他们为民族独立而作出的牺牲,期待有更多的观众来到他们曾经战斗过的战场遗址,为他们献上自己崇高的敬意!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