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靖国神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日本政要频频参拜?亚洲各国人民又为何坚决反对参拜靖国神社?近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又口口声声誓言拜“神”,靖国神社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靖国神社到底是个啥?
靖国神社的由来:1869年(明治二年)6月29日,为了给在明治维新内战(戊辰战争)中为辅佐天皇而死去的3000多官兵“招魂”,日本明治政府在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设立了“东京招魂社”。1879年6月正式改称为“靖国神社”。“靖国”是“镇护国家”的意思。因此,靖国神社不同于一般的神社,是专门祭祀死在战场的军人的神社,它在日本大大小小8万多个神社中有着独特的地位。

靖国神社概况:靖国神社占地近10万平米,成条形。这个神社有围墙与外界相隔,中间被一条小路阻断为前后两部分。院前立一巨大牌坊(日本人称“鸟居”),多植树木;后院有拜殿等主建筑。前后院之间的路旁有一对30年代建的展示帝国军人“武功伟业”的石塔,上有表现“皇运进展”、“鏖战奋进”的浮雕,16面浮雕中有10面与侵华战争有关,又是“奉天入城”、又是“占领南京”,令中国人不堪入目。在院内的一侧还有个陈列馆,称“游就馆”,陈列日本自明治维新到二战结束为止的战史,为侵略战争歌功颂德。透过日式牌坊,饰有菊花徽记的白幔在拜殿前低垂,阴森中透出一股杀机。在前往神社的广场周围树林的喇叭里放出类似招魂曲的声音,确有让人感到阴魂不散的压抑感。

在神社的纪念馆里还摆放着二战时期日本军队的零式战斗机,而纪念馆外则立着军舰、战马,以及二战后期大搞自杀式攻击的“雄风特攻队”飞行员等的雕塑,这当然是号召现代的日本人对当年战争保持思想上的崇拜。由于正在修缮,记者未能看到供着东条英机等战犯牌位的建筑。

最让人感到刺激的是神社大门旁边一个纪念碑上的浮雕,有两幅与中日战争有关,一幅描绘的是中日甲午海战,一幅是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入侵上海。自然都是正面描绘当时日本军队如何“英勇”作战的???这是不折不扣美化当年侵略战争的做法。

靖国神社恰好在一些小学和地铁站中间,许多放学的中小学生都从这个纪念碑前走过,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他们都会看到这些浮雕,不知道浮雕所颂扬的“历史”以及政客在神社里的“榜样表现”会让天真无邪的下一代在长大之后培养出什么样的历史观。 

靖国神社的性质:靖国神社是日本近代史上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精神支柱。

靖国神社修建之初与其他神社在性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随着日本不断对外侵略扩张,特别是20世纪30年代法西斯势力的急剧膨胀和大规模的对外侵略战争,靖国神社被一小撮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用来作为愚弄和笼络国民感情的工具,靖国神社逐渐取得了国家神社的显赫地位,变成由国家护持(管理)的、“超宗教”的祭祀活动的场所。靖国神社既是国家宗教设施,也是军事设施,它从一开始就与军队和军国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并一直由陆军省和海军省负责管辖(其他神社均由内务省管辖)。

在近代历史上,靖国神社的名字是与战刀和征伐相联系的,折射着日本从封建武士社会向封建军事帝国主义发展,走对外侵略的道路,最后走向破灭的轨迹。明治维新后,日本的为政者们把天皇崇拜与神社信仰一体化,神道变为“国家神道” ,靖国神社逐渐取得了国家神社的显赫地位,变成由国家护持(管理)的、“超宗教”的祭祀活动的场所。在上个世纪,特别是在三、四十年代日本法西斯势力最为猖厥的时期,靖国神社完全变为军国主义愚弄和笼络日本国民感情的工具,参拜靖国神社不是宗教行为,而是表忠。出于对外侵略扩张的需要,军国主义者们编制了种种廉价的神话,用“靖国思想”换取士兵在战场上的武勇,它要兵士们相信效命沙场如樱花飘落,其魂可在靖国神社内找到归宿,作为“靖国祭神”万世不灭,受人景仰。可悲的是,无数上当受骗的士兵,正是在谎言和神话煸动下被驱赶到战场,向中国和亚洲人民挥舞起屠刀,又在“重逢靖国”的口号下曝尸于异国荒野,变为孤魂冤鬼。供在靖国神社里的246万多亡灵,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应该说,这些当年被赶上战场的普通士兵首先是加害者,同时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一些人把死者捧为“英灵”的把戏,实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是现实的需要。

“靖国神社”的历史不过百余年,最初的教义是通过祭祀来安抚冤魂,以免给人们带来灾难。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个祭祀之地却变成了供奉二战战犯灵位的地方,而且因为战后日本政府首相和议员等政界要人的参拜,给本来就阴魂不散并且兴风作浪的日本右翼势力作伥,同时也极大地伤害了曾经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广大国家和人民的感情,引起了无数人的强烈愤慨。

靖国神社里供着啥?
    靖国神社供奉有日本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如桥本左内、吉田松阴、坂本龙马、高杉晋作等人的灵位,同时也供奉了一些不仅在日本历史上、而且在人类历史上也可算作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人物。

靖国神社中有一座被称为灵玺簿奉安殿的大殿,供有明治维新以来250万军人的灵位,包括日本历次对外侵略战争中死亡的军人的灵位。其中,有戊辰战争中阵亡的将士,有为创建新政权而死于“佐贺之乱”、“西南战争”等日本国内动乱的人士,但更多的是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等侵略战争中阵亡的军人。

据统计,靖国神社里供奉的灵位中有80%以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丧生的。

1978年10月17日,靖国神社举行例行“秋祭”时,正式把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放进了靖国神社。

14名甲级战犯分别是:

东条英机:侵苏战争、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主要决策者之一;

土肥原贤二:窃取同盟国各国军事和经济情报的间谍头目、策划伪满洲国的首要分子;

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杀首恶罪犯;

木村兵太郎:太平洋战争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以及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武藤章

另外还有:

被押期间因病死去的甲级战犯松冈洋右、永野修身

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白鸟敏夫、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

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的东乡茂德

他们均犯有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违反人道罪,是双手沾满了亚洲人民鲜血的刽子手。这些人以及原先就祭祀在靖国神社的乙级、丙级战犯,合计1000余人。至今,靖国神社供奉着246万多个灵位,其中210万个是二战亡灵。

靖国神社供奉甲级战犯是军国主义势力膨胀的产物

  日本战败投降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占领军进驻日本,与亚洲各国一起,对日本的战争罪犯进行了清理。按照战争犯罪严重程度,被分为甲、乙、丙三级。当时在中国国内审判的多属乙、丙级战犯。特别罪大恶极的送交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甲级战犯共有14名,其中特别罪大恶极的原日本首相东条英机等7人于1948年12月在东京被处以绞刑。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的抚顺和太原的管理所共关押过1062名战犯,其中的1017名战犯因认罪态度较好,我国政府于1956年夏天分3次对这些人宣布免于起诉,释放回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名义判刑的有45名,至1964年也全部释放回国。

  20世纪70年代,甲级战犯被奉入靖国神社祭祀,这是日本在经济上成功后,社会上军国主义势力膨胀的产物。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占领军为了根除军国主义的土壤,在战后初期也采取过一些打击日本军国主义的措施,如废除战前的《帝国宪法》、“天皇宣布为人”、解散财阀、整肃战犯等。对于日本对外侵略扩张象征的靖国神社,占领军当局也于1945年12月发布废除国家对国家神道、神社神道进行护持的指令,靖国神社降为一般的民间宗教法人团体。但是,后来美国出于反共的需要,决定把日本作为“共产主义的防波堤”,原来的战犯又重返社会,有的(如岸信介)还当上了日本的首相。美国呵护战犯的政策,极大鼓舞了日本的右翼势力。

  与此同时,靖国神社虽然降为一般的宗教团体,但供奉战争亡灵的灵位并没有撤除,军国主义的遗老遗少们也没有停止翻案活动,他们在日本保守政党自民党内右翼势力的支持下,一直力图使靖国神社重新归国家管理,实现日本政要的正式参拜。

什么是“甲级战犯”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胜的同盟国先后设立了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和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把轴心国的某些国家领导人当作首要或主要的战争罪犯加以逮捕、侦察、起诉、审讯和判刑。这些首要或主要的战争罪犯有时又被称为“甲级战犯”(Class A War Criminals)。“甲级战犯”只是人们在学术著作和新闻报道中使用的习惯用语,在正式的国际文件中,一般都是用“主要战争罪犯”或“主要战犯”字样。
  之所以使用“甲级战犯”的称呼,是因为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六条,以及《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五条中,破坏和平罪都被列为法庭管辖权的(甲)项,即第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普通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分别被列为(乙)项和(丙)项。在纽伦堡法庭受审的戈林等22名主要纳粹战犯和在东京法庭受审的东条英机等28名主要日本战犯,都是被控主要犯有破坏和平罪或侵略罪的战争罪犯。因此,这些人通常被称为“甲级战犯”,而这两个审判也常被称为对德、日甲级战犯的审判。被称为“甲级战犯”的大都是侵略战争中的元凶罪魁。他们的特征主要有两个:一是他们的地位很高、权力很大,属于国家领导人的范围;二是他们都犯有纽伦堡和东京宪章中所规定的(甲)项罪行???破坏和平的罪行,即策划、准备、发动或实施侵略战争的罪行,而这种罪行是法庭所认为“最大的国际罪行”,是“包括全部祸害的总和”的罪行。
  依照一般国际惯例,甲级战犯大都是由国际军事法庭审判,而犯有普通战争罪行或违反人道罪行的乙级或丙级战犯,一般都由犯罪地国(暴行实施所在地)的国内或当地军事法庭审判。

  

日本哪些首相参拜过靖国神社
    从1951年吉田茂开始,日本各届首相几乎都曾到过靖国神社参拜,但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他们都极力避开8月15日这一"战败日",并以私人身份前往。1975年,三木武夫首次在8月15日以私人身份参拜。此后首相及阁僚参拜情况逐渐增多,但在以“公职身份”还是“私人身份”问题上仍含糊其辞。

1982年,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开始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前往靖国神社祭祀和参拜。同年,日本政府把每年的日本无条件投降日8月15日定为“追悼战亡者、祈祷和平之日”,不仅导致中国和朝鲜等国的严厉指责,也引起日本在野党、群众团体及舆论界的不满和反对。

1983年秋天,中曾根康弘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引起中国的强烈愤怒,认为中曾根率日本阁僚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是严重的政治问题。

1996年1月,桥本龙太郎作为首相在参议院会议回答日本共产党议员的提问时承认,“我国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带来了很大的损害和痛苦,这是事实,对此我们必须承认,并在深刻反省的基础上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作出贡献"。然而不久,他却自食前言,于1996年7月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这种言而无信的做法受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自从2001年4月当选以来至今,小泉纯一郎作为首相曾四次参拜靖国神社。

2001年8月13日:小泉第一次参拜靖国神社。

他在众多支持者“万岁”的欢呼声中,前往供奉了1000多名甲、乙、丙级战犯牌位的主殿进行参拜。

2002年4月21日:小泉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

参拜后会见记者时说,他是以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参拜的。

2003年1月14日:小泉第三次参拜靖国神社。身穿燕尾服的小泉驱车来到靖国神社神殿后面的入口处,坐到台阶上脱下皮鞋后匆忙走了进去。不到10分钟,小泉走了出来,据说已经进行了参拜。随后,他在贴身警卫的簇拥下匆匆坐进专车扬长而去。

2004年1月1日:小泉第四次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首相率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影响极其恶劣

  靖国神社现在是日本的一个宗教法人。虽然对谁进行祭祀不违反日本的法律,但根据日本宪法,政府要员不得参与宗教活动。在20世纪50年代,自民党曾先后5次向国会提交法案,要求将靖国神社重归国家管理,但在日本国内宗教团体和在野党的强烈反对下遭到失败。1985年是日本战败40周年,当时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不顾国内外的强烈反对,悍然率内阁成员参拜了靖国神社,创下了日本首相在8月15日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的恶劣先例。

  长期执政的日本自由民主党,是一个政治立场包括左中右的政党。1985年12月,时任自民党副总裁的二阶堂进曾对中国驻日大使章曙表示遗憾地说:“连我也不知道战犯和一般的战死者祭在一起。”中曾根参拜之后,自民党政治家中曾出现过考虑把甲级战犯的灵位从靖国神社中撤除的动向。1986年1月,日本自民党“自主宪法期成议员同盟”的事务局长杉原淳平,曾前往靖国神社打听能否撤消合祭的问题。日本《读卖周刊》杂志报道说,当时靖国神社的宫司(神社最高负责人),以“作为神社的常识,一个人的灵魂虽然可以被分祭,但如全部移走则没有前例”为由加以拒绝。此后,又有自民党的政治家探索过撤祭的可能性,但都没有结果。可以肯定,日本政要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问题,是一个关乎日本政府对过去的侵略战争如何认识的大是大非问题。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就不能说日本已经“结束战后”,日本也就不会得到亚洲人民的信任。

频频“拜鬼”引发何种反应?
    近日,小泉纯一郎公然表示:“无论哪个国家都有追悼战死者的心情。以什么方式进行追悼,别国不应干涉”,他对“参拜靖国神社被说成是美化军国主义感到意外”。小泉透露,今后还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至于何时前往“将做出适当判断”。对小泉此番言论,东亚邻国及舆论反响强烈。

新加坡总理正告日本:"参拜"要付出代价

李显龙就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表示:“对日本而言作出(参拜)的决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将遭到亚洲国家的反对。”

朝抨击小泉有关参拜靖国神社言论

“世人皆知,靖国神社存放着发动侵略战争、犯下空前罪恶、遭到正义审判的战犯的牌位。在战犯牌位前低首祈福,是向受日本帝国主义侵害者伤口上撒盐的恶毒行为。正因如此,国际社会才把日本政界人士参拜靖国神社看作是对人类与和平的挑战,看作是严重的政治问题。”

韩国政府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表示愤慨

“被靖国神社供奉牌位的战犯对朝鲜半岛实行了殖民统治和侵略,破坏了世界和平,给韩国国民带来了无可估量的灾难和痛苦。韩国政府对小泉在新年第一天突然参拜靖国神社感到十分遗憾和愤慨。”
  
《亚洲日报》:小泉参拜神社本质是祭拜军国主义

“小泉也不必藏头露尾,说什么不以首相的名义,而以‘平民’的身份去参拜靖国神社,其实质是一样的。”

《朝日新闻》:小泉应对日本外交四处碰壁负责

“为什么会出现日本外交四处碰壁的前所未闻的事情呢?其根本原因是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靖国神社里合祀着对侵略中国负有责任的甲级战犯,小泉充耳不闻中国方面有关停止参拜的多次要求,仍表现出一种要继续参拜的姿态,这在何等程度上刺激了中国人的感情。”

共同社:小泉"政治信条"论无力解决靖国问题

“日中首脑间的互访活动已中断了3年之久,毫无疑问,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小泉则一直以参拜靖国神社是“政治信条”为由,拒绝中方所有停止参拜的要求。”

《联合早报》:日本应早日放下战争历史包袱

“小泉面对的压力并非一面倒地来自国内保守势力,因为参拜神社和其他一些罔顾二战伤痕的举措不只激发了中韩民间的不满情绪,而且也勾起了其他曾受日本侵略与蹂躏的亚洲国家的惨痛回忆。”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