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万南京市民争睹枪决谷寿夫。


  最近,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叫嚣,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任意以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进行单方面审判的”,和日本其他右翼政客一样,森冈正宏是在为日本战犯鸣冤叫屈。这显然是在歪曲历史。为了再现半个世纪之前的那场历史审判的真实场景,本报记者连日来转战广州、南京,实地寻访当年审判的见证者和知情人,发现当年的审判程序合法正当、控方证据严密充分、辩方也获得了充分的辩护机会,最后的判决也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告诉记者,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刚刚散去,人类司法史上罕见的大规模审判即已开始,整个审判工作持续了10年之久。首先是在1946年5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同年年底,中国军事法庭在南京和广州等10地对日本乙级和丙级战犯进行了审判。1956年6月,新中国又在沈阳和太原两地对45名战犯进行了审判。

  东京雪恨 “战犯不判死刑我无颜见江东父老”

  昔日法官日记解密尘封历史

  当年,东京审判时,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委员的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梅汝?代表中国前往东京审判战犯。1973年,梅汝?法官去世,东京审判的诸多细节一直鲜为人知。日前,梅汝?法官的儿子梅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时解密了那段尘封的历史。

  梅先生对记者说,父亲生前并没有向他谈起过那段记忆,只是近年他在整理父亲遗物时,才发现父亲珍藏有一本当年的日记。

  10位大屠杀幸存者到东京作证

  “当时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是严格遵循英美法系的审判程序进行的,给予了28位战争嫌疑犯充分的辩护权利,他们也组织了庞大的律师团。”梅先生说。

  而当时参与指控的中国检察官是时任上海第一特区法院首席检察官的向哲浚,上海著名律师裘邵恒也随行前往东京,任“法庭中国代表秘书”。据朱成山的《为30万冤魂呐喊》一书披露,1946年3月~6月,裘邵恒两度回国收集日本战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铁证,国际法庭还派了一架专机供他使用。

  据披露,当时听说国际法庭需要收集日本战犯累累恶行的证据,南京城数以千计的群众前往国民党的高级法院投诉。裘邵恒总共翻阅登记了上万份资料,最后筛选出10位幸存者到东京作证。

  血证让日本记者连说3个“惨”

  后来的事实证明,在审判中,最沉重也是最震撼人们心灵的一幕恰好发生在对“南京大屠杀”审理的时刻。1946年9月,为弄清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法庭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单元进行法庭调查。

  第一个出庭作证的,是当时在南京大学医院工作的美籍医生罗伯特?威尔逊。他目击了南京大屠杀,他说从12月13日开始,在六七个星期里日军一直在屠杀中国人。3个死里逃生的南京居民尚德义、伍长德、陈福宝也出庭作证。通过他们的陈述,“屠城”的种种惨状震撼了每一位旁听者。

  更为难得的是,法庭得到了一份十分珍贵的影像资料。一段105分钟的纪录片中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事实,令世界震惊。看完纪录片中一个个残忍的镜头,在场的日本记者连用三个“惨”字形容:“那一刻,令人战栗不已。”

  判决结果由11位法官投票表决

  据梅先生说,开庭后,旁听席上每天都座无虚席,法庭旁听券的黑市价格曾卖到800日元一张,当时日本人的月薪也就500日元。整个审判历时两年零7个月,公开开庭818次,英文庭审记录4.8万余页,12个国家共419名证人出庭作证。

  据后来的史料记载,法庭最后的判决结果是由11位来自各国的法官通过投票表决的。据梅先生回忆,其父当年在接受《申报》采访时说,最后表决前的一个星期里,他几乎睡不着觉,那是惊心动魄的关键时刻,他说:“要是那些罪孽深重、残害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战犯们连死刑都判不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江东父老?”

  南京雪耻 谷寿夫被枪决10万市民拍手称快

  南京中山东路307号钟山宾馆大礼堂,目前是江苏省重要的会议中心,如果不是门前广场上醒目的“砺志社”石碑,可能没多少人知道这里曾是审判南京大屠杀战犯的军事法庭。1947年2月6日,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这里开庭审理了南京大屠杀的首犯谷寿夫。

  数百受害者头颅陈列于法庭

  当年参与审判的法官葛召棠的儿子葛文衡曾撰文透露,为了让全家人都能为历史作见证,他父亲当时邀请了四叔葛叔棠、五叔葛季棠到南京参加旁听。葛文衡说:“叔父参加了审判旁听,并录于文本,可以为历史作证。”

  据葛文衡介绍,在南京大审判之前,全国各地的报纸均刊登了相关消息,南京的中央广播电台同时向海内外广播,南京市各区街更是贴满《通告》。开庭时,参与旁听的人数高达上千人。

  第一个接受法庭审判的是南京大屠杀的首犯谷寿夫,他是日寇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谷寿夫以态度嚣张而又阴险狡诈著称,南京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对选任合适的主审法官犯了难。想来想去,想到了叶在增。

  叶在增的儿子叶于康如今在江西九江,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当时他父亲40来岁,属于年轻的法官,在审判前,他多次随检察官陈光虞到中华门外花神庙的万人坑实地视察,又从草鞋峡、燕子矶等地取回大量证据。开庭时,法庭上陈列了从屠杀现场挖出的数以百计的受害者头颅,显得肃穆惨然。

  多方查实遇难同胞为30余万

  当时的南京军事法庭庭长是石美瑜,时年仅38岁。石美瑜曾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政治大学,在大学期间,他就参加了司法官考试,并以第一名被录取。日军入侵上海后曾动员他执掌伪法庭,石美瑜不从,后来到了西安,8年后他成了日军战犯的主审官。

  1947年1月下旬,石美瑜曾亲自指挥军事法庭检调人员及法医,在南京中华门外,挖掘出大批掩埋受害者遗骸的“万人冢”,他还多次亲自查看受害者头颅遭重击的情况。当时,“万人冢”的挖掘引起中外震惊,并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正是经过石美瑜等司法人员的多方查实,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数字最后被证实为30余万。

  日本媒体报道成为重要证据

  在铁证面前,谷寿夫最终被判了死刑,在南京大审判中被判处死刑的还有“杀人比赛”的暴徒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审讯阶段,两人均矢口否认参与过“杀人比赛”。但审判法官龙钟煜通过有关途径得到一份《东京日日新闻》,成了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杀人比赛”的有力证据。

  该报在醒目的位置刊登了一幅照片:两个高矮不同的日本军官一人举着一把武士刀,狰狞狂笑,标题是《超纪录的百人斩》,照片左侧的图片说明是:“百人斩竞争之两将校”,并津津有味地报道:向井少尉与野田少尉举行杀人的友谊比赛,谁先杀死100个中国人,谁就算赢得了锦标。在他俩碰头的时候,向井已杀了106人,野田已杀了105人,两人拿着砍缺了口的军刀相对狂笑。

  中国检察官人道转交恶魔“发肤”

  1947年4月26日中午,谷寿夫被押往雨花台刑场,沿途10多万观看的市民无不拍手称快。行刑前,谷寿夫吃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绸小口袋,递给检察官,低声请求说:“袋里面装有我的头发、指甲和一首诗,请先生转寄东京都中野区富士町53号我的家属,让我的身体发肤回归故土。”中国检察官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接受了谷寿夫的小口袋和请求。1948年1月28日,向井敏明、野田毅和南京大屠杀的另外一名刽子手田中军吉也被押赴刑场正法。

  1993年,石美瑜在台湾去世,南京审判的一些珍贵史料一直尘封于其在台北的家中。2004年12月13日,他的儿子石南阳将上述史料捐献给了大屠杀纪念馆,石南阳表示,捐献史料是为了“不容青史尽成灰烬”。

  广州雪仇 处决华南首犯前法官赠以白酒一杯

  这几天,广州市中山图书馆推出了一期名为《历史的烙痕》的老照片展,前往参观的市民络绎不绝。其中的一组华南日籍最高级别战犯田中久一伏法的照片,再现了59年前发生在广州的那场正义审判。

  广州地区共有战犯692名

  据史料记载,日本投降后,中国政府在广州成立了军事法庭,该军事法庭除了判处田中久一死刑外,还有平野仪一、重藤宪文、近藤新八、野间助之贤等人也被判处枪决。广州军事法庭的判决是国际正义力量惩办法西斯罪行的一部分,在10年审判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但令人遗憾的是,当年的审判资料保留下来的很少,不过,不少上了年纪的老市民都是那场审判的见证者。75岁的梁锡老先生对记者说,田中被执行死刑前,曾在多条街道上游街示众,最后在流花桥刑场伏法,他亲眼目睹了当时的场景。

  记者在中山图书馆收藏的《广东受降纪实》中发现,当时广州地区共有战争嫌疑犯692名。其中,田中久一号称“华南之虎”,曾在广州、香港等地作恶多端。在日本投降后,田中久一到汕头参加日军投降仪式,仪式结束后,即作为头号战争嫌疑犯被扣留监禁。

  美英证人在广州出庭作证

  1946年5月,广州军事法庭对田中久一正式开庭审判。在法庭审判阶段,田中得到了充分的辩解机会,他利用这一机会极力为自己开脱罪行,并冷血地说,既然是战争,就有“正常伤亡,不足为怪”。

  当时,美军将领义愤填膺地出庭作证,控诉田中虐杀“飞虎队”英雄荷克少校。英国证人则说,田中所部攻陷香港后,在圣斯蒂芬学院,日寇将伤员钉死在墙上,再用刺刀捅死60多人,多位英籍女医生和女护士被强奸。中国公诉人则指控田中作为日军高级将领,已构成发动战争和违反人道罪。

  《越华报》记载田中10多项罪名

  1947年3月27日,广州军事法庭判处田中死刑。在执行前,田中要求法官将他的遗书以及遗物等寄返家属。临刑前,法官还赠以白酒一杯,香烟一支。

  日前,记者在一份当年的《越华报》中查到了审判田中的记载。《越华报》在1947年3月27日报道:田中久一的罪行包括纵兵屠杀俘虏和非战斗人员、强奸抢劫、流放平民、滥施酷刑、故意轰炸不设防医院等十几项。

  香港市民到广州争睹田中伏法

  据广州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市民说,处决田中之日,整个广州市轰动了。由于田中曾经在香港短暂任过“总督”,不少香港市民也到广州,以求亲眼目睹田中伏法。

  老市民林天尧对记者说,他的姨夫和另外一位亲戚就是死在田中部队的手下,“田中被处死是罪有应得,他双手沾满了广州人民的鲜血,是个十足的杀人魔王”。

  同年,其他几位恶贯满盈的战犯平野仪一、重藤宪文、近藤新八、野间助之贤也被广州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应香港受害者的强烈要求,野间助之贤被押到香港正法。

     大洋网-广州日报   2005年06月06日

石美瑜和由他担任庭长的“审判战犯军事法庭”
为无数中国人一雪国恨家仇。
相关新闻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