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8月13日,日本首相小泉不顾周边国家人民的反对,坚持参拜靖国神社。14日晚,一位名叫冯锦华的在日华人为示抗议,用红漆在靖国神社侧门的一个石雕底座上喷写了日语“该死”字样,当场被日本警方以“损害物件罪”拘捕。

    消息传出后在日本华人圈和国内引起极大反响。中国政府亦对此事密切关注,我驻日大使馆与日方进行了外交交涉,希望日方考虑政治与历史因素,对冯锦华免予起诉,及时放人。

    8月24日,日本有关方面回话,因靖国神社方面坚持,日本检察院向地方法院对冯锦华正式提起诉讼,罪名是“毁坏公物罪”。

    9月3日下午,记者从日本大使馆获知,经多方努力,冯锦华获保释,但事情仍没有结束。

■电话采访

    冯锦华:我并不后悔我的行为

    9月3日下午,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得知冯锦华获保释的消息后,记者就开始往冯锦华在琦玉的住所打电话,拨了近一个小时,一直占线的电话终于在18:10时通了。电话那头,冯锦华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我已经向家里报了平安,很多朋友知道我今天出来,都纷纷打电话来慰问,电话一刻没停。”

■还没喷完,我就被抓了个正着

    回忆8月14日晚上的举动,31岁的冯锦华说:“我的行为确实违法,但我并不后悔。”他说,8月13日晚他从新闻里知道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当时非常气愤,“14日下了班,我家也没回就直奔靖国神社,路上买了一桶喷漆,我想我必须表示我的抗议和不满。到了靖国神社,那儿戒备森严,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我瞅准一个空钻了进去,在靖国神社的一个雕塑底座上喷写‘该死’,还没写完,我就被抓了个正着。”冯锦华说自己当时一点都不意外,“被抓是肯定的,当时那么多警察。我本身是学法的,在做之前我就知道这触犯了日本的法律。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必须表达自己的义愤。”

    冯锦华说自己在警署里很坦率的承认了全部行为,“我向他们承认行为违法,但我坚持自己的动机是可以谅解的,这是出于对右翼势力的不满,是处于一种民族义愤。”他说,警署的人也对他的行为表示了理解,没有对他有任何不公正的待遇。

■结果比我预料的严重

    不过,冯锦华也承认事情的发展比他预料的要严重得多,“我本来以为关个10天就该放出来了,本来,乱涂乱画并不是特别大的事,但24号,我被告知,东京地区检察厅以‘毁坏公物罪’对我正式起诉。我知道事情大了,但依然很镇静。我既然已经做了,就一定敢于承担。”

    冯锦华说在大使馆的帮助下,他联系了一个律师,律师在上个星期五递交了取保申请书,自己所在公司也垫了200万的保释金,到了星期一下午,他被通知获得保释。

    在那10天里,冯锦华说自己想了很多事:远在家乡即将临盆的妻子,来日本多年的奋斗,还有可能会有的后果,比如拿不到下一年的签证,比如被判刑,他说,即使判决结果对他很不利,他也依然觉得值得。只是,不能在妻子生产期间如约回去探望,冯锦华感到很遗憾,“一两个月之内是回不去了,我已将机票延期,希望年底能回去。”

    最后,冯锦华在电话中强调他之所以那么做并不是因为想破坏中日友好关系,相反正是为了促进中日友好,“我的思想并不极端,我的行为正是对日本右翼势力极端思想、极端行为的反抗。”

■东京报道

    在日记者:我看到许多人排队看望他

■消息从警署内部传出

    据《东方时报》报道此事的一名记者称,8月14日夜,他们从警署内部获知一名在日华人因在靖国神社底座喷写抗议标语被拘捕,但打电话到警署核实却被告知“无可奉告”,后经过多方联系和打听,得知这名中国人名叫冯锦华,31岁,住在琦玉县琦玉市,毕业于日本东洋大学法学部,持“人文知识、国际业务”工作签证,目前在东京一家电讯公司中国部就职。

    他说,经过多方工作,他们在拘留所里见到冯锦华已是17号。“当时我们去了一个记者一个翻译,警方破例让我们用中文交谈,再由翻译翻成日文讲给在场的警察听。”

    《东方时报》总编苏灵告诉记者 ,他曾于8月28日去看过冯锦华,他形容冯锦华长得很斯文,戴着眼镜。他还称冯锦华是一个极其温情的丈夫,每次提到家乡即将临盆的妻子,都是一往情深的样子。苏灵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冯锦华本已买好了9月7日回国的机票,因为妻子的预产期是8月24日。

■中国大使馆总领事也曾去警署探望

    冯锦华因涂写抗议标语遭拘捕的消息传出后在日本华人圈引起强烈反响。东方时报总编苏灵说,消息登出后,报社立即就收到了大量的来信和电话。此外,冯的很多老同学也纷纷来电对冯的命运表示关注。他说,在他28号去警署看望冯锦华时,等了好半天,“很多华人在排队看望锦华,我出来后,就看到中国大使馆张总领事也来了。”

    但同时,在日本的华文报纸中还存在这样一种评价:愤怒之情可以理解,但抗议方式还应克制。

■驻日使馆、外交部出面斡旋

    据记者从中国驻日大使馆了解到,在冯锦华遭拘捕后,中国驻日使馆极为关注,武大伟大使一方面几次派人前往探视冯锦华,另一方面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本外务省提出了交涉,希望日本方面考虑到中国人民的感情,考虑到政治和历史因素,对冯锦华免予起诉。此外,中国外交部也专门为此事召见了日本驻华使馆官员,希望日方对冯锦华一案“慎重考虑,妥善处理”。

    在使馆致冯锦华的姐姐冯锦亚的信中,记者看到:“使馆正在尽一切努力为冯锦华提供保护和服务。”

■山西专访

    母亲:这是我的孩子出的最大一件事

■那几天全家人都没睡好觉

    在冯锦华获保释前两天,记者来到了冯锦华的老家太原。

    由于冯锦华的妻子即将临盆,记者先来到了冯锦华的姐姐冯锦亚家,见到了冯的父母和姐姐。

    冯的姐姐锦亚告诉记者,她知道消息已是8月16号,当时锦华在日本的朋友打电话来说锦华出了点事,但也没说明白,他问了问锦华妻子的情况就挂了电话。“后来我看到网上的新闻。”她说,当时不敢告诉父母,因为老人身体都不好。对锦华的妻子也只说是锦华出差了。后来报纸上也登了消息,看着瞒不住,才告诉父母。

    当时,锦华母亲说自己一听到“被捕”,脑子里就嗡了一声,“听明白了事情,我又觉得真的不能怪他。”

    冯锦华的母亲说,锦华一直是个很稳重的人,而且本身就是学法律的,因此她相信儿子并不是鲁莽,“我想他是处于一种民族激奋中。”据锦华家人介绍,锦华在日本几年一直和人相处很好,1999年回国时,他的一位日本老师还曾跟他一起回来。

    只是对锦华眼下的处境,一家人都不无担忧,“不管怎样,锦华的举动毕竟是触犯了人家的法律,我们还希望日本政府能从中日友好大局出发,妥善解决处理此事。”那几天全家没一个人睡一个好觉。

■家人眼中的锦华极其懂事善良

    在母亲的眼中,锦华从小就是一个极其懂事、极其善良的孩子,“从小到大没让我费过一点神,这是他出的最大一件事。”

    锦华母亲说,锦华虽比姐姐小了4岁,但从来都像个小大人一样,非常懂事。

    “小时候因为经济紧张,我用宾馆里淘汰的旧沙发套给锦华做了一件上装,结果衣服后面有一个清晰的印子写着‘西二楼’,他穿到学校去,同学都笑他,喊他西二楼,回家后,他告诉了我,我说那就别穿了,他又不肯,说可惜,还是照穿。前两年回家,他还说要找出那件西二楼做个纪念。”

    在姐姐冯锦亚眼里,冯锦华是一个极其独立极其体贴的弟弟。“他1994年去日本,不懂日语,从最基本的学起,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必须半工半读,两年之后他考上了东洋大学法学部,仍然是半工半读,这两年里他肯定吃了不少苦,但他从来报喜不报忧,我们知道他不想让我们担心也就不问他,其实也是对他放心。”

    就在这时,冯锦华的外甥女甜甜问了记者一个问题,“我舅舅怎么了?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好想他。”锦亚告诉记者,甜甜最亲舅舅。

■冯锦华的孩子近日就要出生了

    由于锦华的妻子张慧芸即将临盆,她表示不愿意见记者以免影响情绪,“24号,我知道了锦华的事情,当时就很紧张,觉得很不舒服,原本预产期是24号,可现在拖了一个星期,孩子的胎位又不是很好,很可能要剖腹产。”出于理解,记者只在电话里和她简单聊了聊。

    她说自己对丈夫的行为很理解,目前只是希望丈夫能早日回来。

    9月3日,记者从大使馆获知锦华获保释的消息后,立即通知了她,听得出来 她特别高兴,她说希望能在近日动手术将孩子安全取出,也算给锦华的另一种交代。下午5时多,她告诉记者锦华给她打电话来了。

    虽然目前冯锦华已获保释,但并不意味着事情结束。中国驻日使馆总领事 对记者说,保释意味着冯案的妥善解决有了重大进展,使馆一定会尽全力保护本国公民的利益。

■感谢/中国驻日大使馆、日本《东方时报》、《山西商报》、《山西广播电视报》大力协助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