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神社喷漆事件主角:让法律去裁决 绝不道歉

  新闻晨报11月22日报道:8月13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周边国家人民的反对,坚持参拜了靖国神社。

  8月14日晚10时20分,一位名叫冯锦华的在日中国人用红漆在靖国神社东侧门的一个石雕底座上喷写了日语“该死”的字样,当场被日本警方以“损害公物罪”拘捕。

  随后,中国政府对此事密切关注,我驻日大使馆与日方进行了外交交涉,希望日方考虑政治与历史因素,对冯免予起诉,及时放人。

  8月24日,日本检察院向地方法院对冯锦华正式提起诉讼,罪名是“损害公物罪”。

  9月3日,经多方努力,冯锦华在被拘留20天后获得保释,但起诉未免。

  11月19日,旅日山西青年冯锦华“喷漆抗议事件”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进行了第一次法庭听证、陈述。

  昨天晚上,晨报记者与冯锦华通了电话,得知冯锦华为了不向靖国神社赔偿20.9万日元的“罚款”而拒绝日本检察官等提议的“庭外和解”,宁愿接受法律裁决。

  据悉,本月28日将进行第二次开庭取证、辩论,届时或将作出判决结果。

  “要我道歉,不可能”

  “要我赔偿,就意味着让我道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冯锦华在电话的那端坚决地说。冯锦华给记者讲述了日本靖国神社、承办案件的检察官等建议他进行庭外和解的经过。

  “就在被拘留期间,办案的检察官就曾暗示我私下和解,我当时还气在心头,表示坚决拒绝。在9月3日保释后,一直到11月19日才开庭审理,延迟这么长时间,检察官也是有意为之,劝我庭外和解,并督促我的律师做我的工作。我开始一直没有同意,后来看各方有些诚意,所以就同意试试看,检察官就让我写一份书面的陈述给靖国神社,但当我将写好的陈述书交给检察官后,他看后决定不交给靖国神社,他说你这样写肯定会使他们更为恼怒,还不如不和解了。就是到19日开庭之前,检察官还督促我的律师让我再考虑庭外和解之事。”

  “其实,靖国神社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我赔偿,赔20.9万日元,我的那两个字还挺值钱的。我当时就表示坚决不干,我要是赔偿了就意味着我承认错误,向靖国神社道歉了。我宁愿接受日本法律的裁决,也不愿意向靖国神社低头。”

  “让法律去裁决吧”

  为什么东京的检察官如此“善意”,一再越界建议冯锦华庭外和解?冯锦华表示,“本来一般的检察官是不会这么热情的”。

  “因为这个案件比较复杂,涉及的问题也很多,我国的外交部、驻日大使馆等多次交涉要求日本方面免予起诉我并释放我。但由于种种原因,东京的检察院还是决定起诉我,而并不是靖国神社要求起诉我。对于这么一个简单的案件为什么会上升到刑事案件呢,主要是我的态度‘不好’,比较强硬。事前,我也向有关人士咨询过这类的损害物件的案件只要态度好点,承认错误,很快就会解决。如果态度不好,可能就会升级。”

  “检察官一直希望这件事情能‘完满解决’,但是靖国神社提出的要求我没有办法接受,所以只好开庭审理。”

  “据我了解,就是开庭审理,对法官来说,如何判决也是个难题。判得太轻了,不好交代;判得太重,本来这案件就不大,而且检察官、法官等在情感上都同情、理解我。我也不会屈服,所以只好让法律去裁决吧。”

  庭审出具了瓶子证物

  就19日的庭审,冯锦华介绍说,大约一个小时的庭审主要是进行事件听证和法庭陈述,基本是一问一答式的。

  冯锦华在法庭上陈述了事件经过,并认证了法庭出具的证物---喷漆的小瓶子;列席的证人---冯锦华公司的代表、他的上司证实了冯在工作期间的表现,认可其“认真、勤奋的工作态度和出色的成绩”,明确证实“冯锦华的行为不是为了捣乱,只是出于义愤”,并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公司将仍然留用冯”。

  记者拨通了中国驻日大使馆的电话,曾列席庭审的大使馆领事部的吴铁仁对记者说,东京的检察官曾经提到过,他们建议冯锦华可以进行庭外和解。不过,冯锦华对此不太愿意,他本人表示可以向日本法庭认罪,但决不向靖国神社低头认错。

  中国驻日大使馆新闻处黄先生还向记者介绍,事发后,大使馆一直致力于使冯锦华免予起诉,但现在已经进入审理阶段了,大使馆仍将努力做工作,一定会尽全力保护本国公民的利益。

  黄先生表示,目前冯锦华与大使馆配合比较好,他本人仍然坚持“我可以向日本法庭认罪,但决不向靖国神社低头!”的立场,而至于他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抗议是另外一回事。

  从情感上支持儿子

  昨天,记者从冯锦华姐姐冯锦亚处了解到,19日庭审之后,冯锦华就和姐姐通了电话。冯锦亚说,“冯锦华如往常一样很平静,但家里人都殷切希望冯锦华能得到从轻处理。”冯锦亚还对记者说,冯锦华的律师曾估计,此次审理的结果可能会是判刑一年缓刑三年。

  而冯锦华69岁的老父冯宝玉就更为担心儿子的前途,他表示,“不管结果怎样,锦华的生活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8月4日到9月3日遭拘留20天,后来得到了保释,他的公司帮他垫付了200万日元的保释金,还是要他日后偿还的。如果判刑了,也不知道他的前途会怎样。”当记者告诉冯老伯,“如果可以的话,东京博朗思特国际电信公司仍将继续留用冯锦华”时,冯老伯听后有点释然。

  从太原市政府退休下来的冯老伯颇有大局观,从更为宏观的角度给记者讲解了冯锦华“喷漆”的动机。他说,“前期,韩国等抗议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的声势很浩大,同样出于义愤,冯锦华表示自己的行为是‘为了争口气’。事后,在日本的华人舆论里有两种情况,一是支持冯锦华的;另外是认为他损害了中日关系。我个人从情感来说也是支持锦华的。”

  喷写“该死”表达义愤

  提到冯锦华那天晚上的“激动之举”,冯老伯还略带激动地说,“8月13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公然以日本首相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8月14日晚,冯锦华下班回家后,从网站新闻上看到了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非常愤怒,当即决定要以实际行动表达在日中国人的义愤。”

  当日晚上10时20分左右,冯锦华径直来到靖国神社东门,趁巡警没留神,走上前,在门口的两头石狮的座基上分别用红油漆喷上了日语‘该死’的字样。就在他刚刚写完最后一笔,手中的喷雾器还在喷着红漆的时候,两名巡警赶到,一边将冯锦华拖向一旁,一边用对讲机呼叫附近的驻点。不到30分钟,他即被以‘损坏公物罪’被押到1公里之外的警察署。

  由于油漆极难洗脱,在第二天的战败纪念日,靖国神社就用白布遮着石狮座基。”

  “事后,冯锦华跟我们说,由于小泉已经参拜过了靖国神社,而且第二天是日本战败纪念日,那天晚上的靖国神社气氛显得十分令人窒息。同时,为了监视中国、韩国等地的示威者,防范右翼团体的突然行动,日本警方在这几天加派了大量警力,当时靖国神社前面的靖国大道已布满了警车,三三两两的巡警在附近走动。”

  在电话中,冯锦华对记者说,“选用油漆进行抗议,是因为以往的抗议示威也是常用油漆来喷射物件的,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买了一罐油漆。”

  中国政府外交斡旋

  事后,中国政府对此事密切关注,我驻日大使馆与日方进行了外交交涉,希望日方考虑政治与历史因素,对冯锦华免予起诉,及时放人。与此同时,大使馆官员也亲自到冯锦华上班的公司解释事件发生的缘由,以期该公司不要因此对冯锦华存有偏见。

  昨天,记者从中国驻日大使馆新闻处黄先生处了解到,在冯锦华遭拘捕后,武大伟大使曾几次派人前往探视了冯锦华。此外,中国外交部也专门为此事召见了日本驻华使馆官员,希望日方对冯锦华一案“慎重考虑,妥善处理”。

  据悉,大使馆曾致信冯锦华的姐姐冯锦亚,表示“使馆正在尽一切努力为冯锦华提供保护和服务。”

  就在19日第一次开庭之后,大使馆领事部的吴铁仁还对晨报记者说,“我们将进一步观察事态发展,保护国民的利益是我们的义务,而且我们也将对冯锦华提出的要求尽力给予帮助。”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