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jczs.sina.com.cn 2001年5月11日 03:28 人民网

  1940年10月27日,一架日机在宁波空投下染有鼠疫杆菌的疫蚤及麦粒、面粉等物,106名无辜百姓在劫难中相继惨死……然而,日本右翼分子至今都不承认侵华日军这一滔天罪行。为使日本细菌战罪行大白于天下,四十多年来,浙江省宁波医学科学研究所原所长黄可泰一直在调查研究,为细菌战中的受害者的索赔倾力指证

  2001年3月19日,卢鹤龄、卢长龄、卢菊娣、卢翠娣四位老人分别从杭州、甘肃、上海赶来,汇聚宁波开明街“侵华日军细菌战宁波鼠疫区遗址”纪念碑前,悼念家人亡灵。

  60年前,这四兄妹就住在这里,日军制造的鼠疫夺去了他们两个姐妹和父母的生命,四兄妹相继离家逃亡,从此天各一方……

  宁波医学科学研究所原所长黄可泰新近出版的《宁波鼠疫史实???侵华日军细菌战罪证》一书,促成了四兄妹半个多世纪之后的相聚。四位年龄之和超过300岁的老人,将自己对这一事件的回忆录交给了黄可泰。

  出庭东瀛

  2001年1月24日,新世纪的第一个大年初一,千里之外的东京,大雪飘飞、寒风凛冽。东京地方法庭上,日本细菌战案正在开庭。一位白发中国老人,正慷慨陈词,到庭者无不感染动容。他,就是黄可泰。

  一个半小时里,他展示了原始资料,对宁波遭受的那场黑色横祸作了详尽描述。最后,他斩钉截铁指出:“1940年宁波发生的鼠疫,决非如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说的那样,是自然原因所致,完全是日军人为造成。”

  黄可泰是作为宁波鼠疫史的研究者,受日本细菌战案律师团和东京地方裁判所的邀请,为侵华日军在中国施行细菌战一案专程赴日作证。

  他的任务,是以自己多年来收集的资料及研究成果,为这起诉讼提供确凿有效的科学证据。

  这是“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第19次开庭。黄可泰与浙江衢州防疫部门的邱明轩、哈尔滨卫生部门的辛培林应邀出席。中国的医生、学者第一次到法庭作证,引起了美联社、法新社等国际媒体的关注,庭审前后都作了详细报道。

  法庭的被告席上,日本政府的5名代表例行公事地出席了听证会。面对中国受害者义正辞严的指控,他们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一言未发。

  接触“疫菌”

  幼年的黄可泰曾饱受日军侵略之害。

  1941年,日军逼近家乡,母亲带着8岁的他和小弟弟,惶惶外逃。黄可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过一条小河时,载人小舢板翻了,母亲和弟弟永远留在了河里???他成了孤儿。

  1954年,地方落实党中央反细菌战部署,黄可泰与另外5个年轻人,被推荐进浙江医学院(现浙江医科大学),进修细菌学、寄生虫学、生物学。从此,他与细菌结下了不解之缘。

  第一次“接触”疫菌是在学校。一天,他们在院长带领下,上了一辆车厢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卡车。到了台州才知道,该地报称发现有疫情,他们奉命前往检验和调查。虽然最后查明是虚惊一场,但人们谈疫菌色变,唯恐避之不及的情状,让黄可泰感觉到疫菌的可怖。

  毕业后,黄可泰分配进宁波卫生学校,讲授细菌学知识。60年代初,黄可泰调任宁波市卫生防疫站防疫科科长,主持传染病防治。1963年,他又被特派至杭州接受鼠疫防治培训。回到宁波后,黄可泰开始对宁波市鼠疫疫情进行监测,调查家鼠的活动和生理状况,看是否还有日军撒下的鼠疫细菌残留。

  那时,黄可泰家里,鼠药、笼子一大堆。为收集更多老鼠来研究,下班后,黄可泰就上街收购老鼠。几年下来,有黄可泰解剖记录的老鼠就不下5000只。

  搜集罪证

  随着鼠疫调查的进展,黄可泰越来越愤怒。“不能让那么多同胞死得不明不白!”他暗下决心,从1965年起,与宁波细菌学专家吴元章一起对1940年侵华日军使用细菌武器、在宁波散播鼠疫细菌的罪行进行调查。

  他们找到了当年消毒队副队长钟辉、染疫幸存者钱永贵、受害者家属蒋信财等多人,询问、倾听、记录,收集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并查阅了宁波《时事公报》、《伯力审判》等一批解放前的档案,撰写了一份《宁波鼠疫惨案》的调查报告。

  此后,黄可泰转向了其它工作,但只要与鼠疫有关的资料,他都细心地收集起来。

  1991年8月12日,宁波来了3位不速之客,民间组织“日本侵华细菌实验战调查团”专程从日本赶来实地考察。该团团长森正孝长期对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作调查研究,被日本右翼分子污蔑为“卖国贼”、“叛徒”。

  黄可泰此时已担任宁波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多年。

  “我们是来调查当年宁波鼠疫的,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也许是预料到不会受欢迎,森正孝开诚布公,并把他们在日本收集到的一些资料交给了黄可泰。散会后,黄可泰带他们到开明街鼠疫场的遗址,森正孝一行人垂首静立,久久不语。“他们是诚心诚意的,并不是走过场。”黄可泰接纳了他们,与他们成了朋友。

  森正孝一行的活动启发了黄可泰。于是,他将“1940年宁波鼠疫史实”正式列为研究课题,开始大量调查。他又一次找到了在鼠疫中幸存的元泰酒店学徒钱永贵、原华美医院鼠疫杆菌检验者许国芳、建筑疫区隔离围墙、掩埋尸体的泥水匠戚国荣等人,作了大量文字记录,部分还录了像。

  1994年,饱含黄可泰心血的《惨绝人寰的细菌战???1940年宁波市鼠疫史实》一书出版。全书9万字,死亡者名单、疫区焚毁房屋表等一一列出,受到了受害者家属、宁波人民及海内外医学界和爱好和平人士的关注。

  受该书影响,1995年7月30日,中日两国代表150多人在哈尔滨召开“反对侵略,维护和平”座谈会时,黄可泰作为浙江惟一代表应邀参加。会上,他以大量事实揭露了宁波细菌战的罪行。

  从哈尔滨回来,黄可泰与热心人士一起,着手筹建“侵华日军细菌战宁波鼠疫区纪念碑”。1995年9月3日,刻有“毋忘国耻,励志图强”的黑色大理石警示碑树立之时,开明街万头攒动……

  赴日开诉

  1997年8月4日,“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赴日本提起诉讼,黄可泰组织了宁波受害者家属代表团。作为反细菌战研究者,应日本细菌战澄清会邀请,他与死难者家属代表赴日。

  这是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的首起索赔案。一下飞机,他们就被30多名记者包围。“为什么在57年后的今天才想到索赔?”黄可泰铿锵有力地回答:“是我要撕开旧伤,来博取同情吗?不是。是我有意揭开贵国历史上这不光彩的一页吗?不是。我只是要把真实的历史公之于众,不容某些人任意歪曲历史的行径。索赔不是个人的事,关乎民族尊严。日本政府一直不承认侵华罪行,我们的索赔,就是要让正义得以伸张,以对蒙难者有个交待。”他激动地说:“如果你们亲自聆听过受害者的泣诉,相信你们也会这样做的。”8月11日,一份长达150页的诉状递交给了东京地方法院,控告日本政府并要求向受害者赔偿。

  索赔团到东京、静冈、神奈川、横滨、大阪等8个城市集会演讲,每到一处,听众都很多,一些退伍老兵忍不住与受害者一起痛哭流涕。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纪念日。当天,索赔团在大阪参加“第十二次悼念亚太地区侵略战争殉难者铭心集会”。翻译递给黄可泰当天的一份《朝日新闻》。报上赫然登着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藤冈信胜的一篇文章,否认日军的细菌战,否认慰安妇,否认南京大屠杀。“太荒唐了,无耻!”黄可泰立刻要求补充发言:“……铁的事实不容否认。我请在座的记者给藤冈带句话,就说我愿意就细菌战一事,与他论战,时间、地点随他定。”话说完,台下掌声四起。

  回家半个月后,日本传来喜讯:东京大学教授家永三郎长达32年的教科书案胜诉,判定:文部省当年删除“731细菌部队”内容是错误的。这一消息对黄可泰的鼓励很大。当天下午,日本共同社打来电话,对他作了专题采访。此后不久,森正孝打来电话,称赞他说得有理有据,很有说服力。

  继续取证

  日本之行,黄可泰深感在某些人近乎无赖的诡辩面前,确凿的史实是多么重要。回到宁波,黄可泰力主成立“宁波市细菌战调研会”。

  从那时起,宁波档案馆出现了一位老人,每天调阅宁波《时事公报》及解放前其它档案。

  1998年7月30日,由日本细菌战历史澄清会策划,黄可泰《1940年宁波鼠疫史实》一书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在日本上下引起了巨大轰动。同时有日本朋友给他指出,这本书欠缺当时国民党政府对日军细菌战的反应,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黄可泰马上把“中国政府对日本细菌战的反应和对策”作为研究课题。10月,他到北京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郭成周、钟品仁等反细菌老专家交换看法和相关资料,又专程到哈尔滨“731部队罪行馆”及有关档案部门查询,获得一批细菌战原始材料。

  经过两年调研,《宁波鼠疫史实???侵华日军细菌战罪证》一书于1999年12月出版。除了鼠疫史实,黄可泰增加了大量就鼠疫一事政府部门的往来电文,资料详实,铁证如山。

  黄可泰取证工作没有就此停止。他很快又组织了“1940年宁波鼠疫史实再调查”,一年后,该调查课题被授予“2000年宁波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为了更好地搜集资料,黄可泰学会了用电脑、上网。笔者在他的电子信箱里,看到很多邮件,主要来自日本。许多日本人已成为黄可泰的朋友,用邮件保持联系,互相提供各自收集到的资料证据。

  最近的一封邮件是村田忠禧教授发来的,他告诉黄可泰,正准备把45名当年在抚顺和太原战犯管理所的日军战犯自供书结集出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