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虽说是一个简洁的数字编码,却因为关联二战,便成了国人不愿回想且不能回避的隐痛。

    来到哈尔滨,挥手拦住一辆迎面驶来的的士,告知目的地,岂料司机摇头说:“不去!”再拦下一辆,司机倒是愿去,却不知它在哪里。

    时常出门,碰上的士拒载的事不多。“731”遗址世界闻名,的士司机居然不知路径,更是鲜见。

    是位置偏僻,还是路况复杂?两者似乎都不是。因为“731”遗址就在哈尔滨平房区,门口有宽敞的大街??车水马龙,熙来攘往。而且,在林立的高楼簇拥下,那幢与现代都市极不协调的小二层楼房特别显眼。它虽没有中世纪城堡一样阴森,但在安静的建筑里开设了15个展厅,那一张张泛黄的图片和一件件锈蚀的实物,无不见证着侵华日军的血腥罪行??日军731部队在这里大肆繁殖鼠疫、霍乱、伤寒、炭疽和赤痢等传染细菌,应用于研制杀人武器。并以当时的爱国人士及普通老百姓为对象,采取断水、干热、电击、人血与马血互换、人的肢体互换、冻伤试验等方法,进行惨绝人寰的实验。
    如今,展厅里的焚尸房、冷冻房,培养细菌、老鼠的地窖,放养黄鼠的小石池,历历在目;而被日军折磨得扭曲变形的遗体、怒视刽子手的眼神、日本侵略者滴着鲜血的手术刀……则让我们的心阵阵发紧。

    陈列室面积不大,内容也单薄,即便参观者认真阅读每一页文字,仔细观看每一件实物,也用不了半个钟头。若不是顺便路过,外地游客谁会刻意造访?

    哈尔滨是座英雄的城市。“731”遗址开发还不到10年,年客流量已达到40万人次。不过,空的日子,门可罗雀;忙的时候,人满为患。究其原因,绝大多数游客是由所在单位统一组织前来的,是一项为任务而任务的集体活动。较之生动有趣的东京时尚、动漫、广告、化妆,其题材未免太重大,气氛也太沉闷,来去匆匆,能留下怎样的记忆呢?倒是那些外国游客(最多的是韩国人,其次是日本人和美国人)结伴同行,三三两两,不乏白发苍苍的老者,目的也不尽相同??有的是为了忏悔罪孽,有的是为了印证史实,个个都爱刨根问底,看得特别认真细致。也许,这就是文化之差异?而这种差异,能造成怎样的社会效果呢?

    同样经受二战,波兰人留下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美国人留下了海底的战列舰,连日本人都留下了广岛的教堂骨架,而我们的“731”呢?

    陈列室的工作人员不无惋惜地说,日军731部队当年在平房附近划定了120平方公里的特别军事区,拥有各种建筑88座。在撤逃前,他们有计划地用毒气毒死了所有的被关押者,然后炸毁牢房和设施。有幸留存下来的众多设施由于分散在居民区和企事业单位里,60年来不断被蚕食、破坏,大多业已消失!

    一名受难者在日军灭口屠杀前咬断手指,在一堵牢房的残墙上用鲜血写下两行大大的血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而写下这15个大字所用的血量,则必须咬掉自己10个指头!无疑,血墙是控诉日军暴行的最好明证,却在无意中被拆了。

    锅炉房原是一座3层楼高的钢混大型建筑。爆炸发生后,整个建筑的框架仍在,后来还是人为拆扒??钢筋铁架卖了废铁,水泥石块垒砌成了自家的院墙。如今,遗址仅剩一堵残墙和3个烟囱,中间那个烟囱被拆得只有半截。遗址上堆满了附近居民倾倒的垃圾和粪便!

    即便是目下用作陈列室的楼房,也曾被多次挪做他用,比如单身宿舍、教室等等,早已不再是原貌了。幸好,陈列室外围尚有一片偌大的空地,满眼都是欲倒未倒的残垣断壁和萋萋荒草掩不住的残砖碎瓦,仍依稀可辨当年的惨状……

    站在“731”遗址的废墟上,听着工作人员神情凝重的讲解,心头忽然生发出几个疑问:为什么国内的很多遗址都在“慎重”决策中被随便拆掉了?为什么浙江省义乌市的王选等乡民自费在日本状告日本政府时无人旁听?为什么 “731”遗址要像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那样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社会各界会有那么多杂音?难道说,人们在渴望美好生活的同时,渐渐淡忘了曾经的伤痛?!

    “731”是人间地狱。当年从事细菌战研究人员2600余人,饲养了数以万计的老鼠和数千万只跳蚤,每月生产近千公斤鼠疫菌、炭疽菌、霍乱菌等。仅在1939至1945年,“731”共残害了密捕的中、苏、朝、蒙、美、英、法等国的抗日战士及无辜民众3000多人。而在侵华日军进行的细菌战中,遭到屠杀和残害的至少30万人。

   “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 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遇难纪念碑前那惊人的一跪,感动了世界,德国人终于从二战的废墟中站立起来。然而,一衣带水的邻居呢?虽然不乏像田村良雄、东史郎这样良知未泯的日本友人给我们提供亲历的史料,并出庭作证,但千万不要忘记,“白衣恶魔”??731部队主官石井四郎居然没有受到公证的判决,晚年还得以善终!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我行我素,屡屡拜鬼。一些右翼分子甚至叫嚣:日本政府阁僚应更加频繁地参拜靖国神社,直至中国人习惯日本的参拜而不再抗议为止。

    “当人是鬼时,他比鬼还坏。”(泰戈尔)“拜鬼”并不可怕。过去有人参拜,今后也难断绝。“抗议”是一国之姿态,必要又重要,但光打雷不下雨,便难免“刀子嘴豆腐心”了。“仁者爱人”,既是美德,又是软肋。就“731”遗址目下之现状,说一万次“抗议”,还不如花点精力和财力好好保护利用来得管用。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