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8日,当哈尔滨上空的防空警报拉响之时,中国战争受害者赔偿请求案件律师团(日本律师团)结束了他们针对齐齐哈尔“8?4”芥子气泄漏事件的再一次实地调查取证,返回日本。从2003年齐齐哈尔“8?4”事件以来,日本律师团每年都要十余次地来中国实地取证。9月22日在东京地方法院的“8?4”事件将进行第六次开庭,这次日本律师团的取证,也是为第六次开庭做积极准备。

  首次发现“8?4”事发地旧地图

  这次日本律师团一行10人的最大收获莫过于在齐齐哈尔滨当地的资料管理部门发现了一张绘制于1961年的旧地图。

  据日本律师介绍,以往在他们搜集的旧地图证据中,始终没有“8?4”事件的第一现场???齐齐哈尔市北疆花园小区工地这一部分。这次他们在齐齐哈尔市找到了一张绘制于1961年老地图,终于有了案发地这一部分。这为日后在日本法庭上证明案发地当年曾经是侵华日军“516”部队驻址将会发挥重要作用。

  据日本律师团的总事务长李楼介绍,侵华日军“516”部队是当年二战时期日本政府驻扎在齐齐哈尔市的一支与“731”部队一样、肩负着重要实验任务的部队。这支部队当时的任务就是进行化学武器的研究、试验和制造。同时在齐齐哈尔滨市还有一支“526部队”,“516”与“526”的区别就是“516”部队主要负责研制、试验、验证并生产化学武器,而“526”部队则是在全国范围内使用“516”提供的化学武器。简而言之就是“516”是侵华日军化武的“实验室”,“526”是侵华日军化武的使用者。据史料记载,侵华日军“516”部队研制的毒气弹与一般的迫击炮弹在形状和大小上差别不大,主要靠弹体上的标志环颜色来区别其毒性。例如,黄色的称为“毒气王”,属于糜烂毒气,接触的部位会发生糜烂,吸入肺部会使人立即致死(2003年8月齐齐哈尔的芥子气泄漏事件的毒气弹就是这种);红色的为喷嚏性毒气,人吸入后打喷嚏、流鼻涕,使人短时期内失去战斗力;绿色的为催泪性毒气,主要是危害人的眼角膜。“516”研制毒气弹所需的原料是由日本的大久野岛毒剂工厂从海路运到大连,然后用火车运到齐齐哈尔的。用这些原料,“516”制成各种实弹供给各野战部队使用。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这支部队的许多机密资料被带回日本,而大部分装备和毒剂弹遗留在了中国。李楼介绍,现在他们努力搜罗各种证据,就是为了向日本法庭提供可以证明上述史实的佐证。

  受害者共同体检发现新问题

  今年2月27日,日本律师团来哈组织来自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敦化等地的50名侵华日军遗留化武受害者做了共同的体检。据介绍,事隔两年后再次进行这次共同体检目的就是要查看两年来受害者伤情的发展变化,为日后在日本的体检提供一些参考和依据。

  据李楼介绍,2006年3月第一次为“8?4”受害者体检时主要是对受害者皮肤、呼吸道、消化道、内脏等部位进行的检查,并将检查结果带回日本,请日本的医生根据检查结果给予必要的判断。根据体检结果医生们发现受害者的很多症状很可能是神经系统也受到了损害,于是在今年的第二次体检中,便开始有神经科医生参与其中。据李楼介绍,目前提供给日本法庭的证据中,还没有加入芥子气对受害者神经系统造成损害的内容。通过第二次共同体检,他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新发现,并希望能够通过专业医生的进一步的验证,成为一个新的证据递交给日本法庭。

  记者了解到,从2003年“8?4”事件发生以来,日本律师团每年十余次的来华调查取证,主要内容就是与受害人进行一次又一次地受害经过的询问。李楼说,虽然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相同的内容,但是每次取证都会有新的发现,一些细节的补充,受害者心境的变化,这些内容都是日本律师所需要,并将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李楼说:“特别是对那些未成年受害者,当年他们还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当年他们对于毒气的伤害只是停留在身体受到创伤层面,但是现在孩子们长大成人了,他们深切地感受到毒气伤害将实实在在地影响到他们一生。有的孩子因为受伤而失学,有的孩子长大后希望参军入武而无门,这些后续的影响和毒气对于受害者的持续性伤害,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几年来的持续取证,是无法真正了解的。”

  中国人的宽容感动日本律师

  在这次赴齐齐哈尔的调查取证中,一位受害者年过七旬的老父言行,让日本律师团的很多律师潸然泪下。这位老人的儿子杨某是“8?4”事件的受害者,当年杨某在齐齐哈尔市的年收入达到七八万元,应该是当地的高收入人群。可是不幸降临到这个家庭后,杨某的母亲当场便昏倒,那次打击给老妈妈留下了偏瘫的后遗症,如今只有拄拐才能行走。杨某因为受到芥子的伤害而失去了工作,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倾倒,现在杨某年过七旬的老父亲每天都要到街上去捡垃圾、收废品来补充家用。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当律师们问杨父,对日本政府有什么要求时,年迈的杨父擦拭着满脸的泪水说:“这些伤害我们的毒气弹都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留下的,与日本人民无关。今天的日本人民是善良的,就像你们这么无私地帮助我们一样。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够早一天彻底地清理当年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别再让无辜的中国人受到伤害,别再有我儿子这样的悲剧。”“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老人家关于生活补助、医疗帮助的话一个字都没提,当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询问不得不中断,大家都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李楼事后说起这件事时还是禁不住动容。

  日本律师团的律师对记者讲,这样的情况他们在“8?4”事件的调查取证过程中,已经不是一次遇到,正是中国人民的宽容成为他们与本国政府对簿公堂的动力。他们说,尽管所有的对日索赔诉讼到目前是败多胜少,包括“8?4”事件也是一个持久战,结局也不容乐观,但是他们都在坚持、在努力,是正义感和善良的中国人民让他们不能放弃。

  据了解,这次赴齐齐哈尔调查取证的结果,律师团将尽快整理归类,有些会用于9月22日的第六次开庭。10月30日他们将再次赴齐齐哈尔进行下一轮的调查取证。记者发稿前与日本律师团取得联系,他们正在为第六次开庭将要进行法庭陈述的受害人办理相关的出入境手续。

  相关链接

  关于齐齐哈尔“8?4”芥子气泄漏事件

  2003年8月4日清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机场路的北疆花园工地在施工过程中挖出5个生锈的金属桶。施工中造成一个桶壁破损,桶内液体喷溅到挖掘司机身上,并喷洒到挖掘出的土中。上午,4个完整但已经有漏孔和1个破损的金属桶被卖给两个收购废品的商贩,随后这两个人又把5个金属桶卖到一家废品收购部,在5个金属桶交易之前,两人对几个金属桶进行了切割,整个切割过程共持续了几个小时。废品收购站收到这几个金属桶后不久,又把这些桶和其他废品一起运到大庆,在运往大庆过程中,这几个桶被相关部门追回,并送到齐齐哈尔冯屯化工厂处理。北疆花园工地挖出土后被一些单位和个人拉去垫院子,共有8处从北疆花园拉土。

  此桶内气体属于生化武器中化学毒剂的一种,名为芥子气,为日本侵华时遗留。而芥子桶被挖掘出的现场,即为日本侵华时期的516部队的弹药库,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是解放军的弹药库,直到2001年才被北疆开发公司买下,2002年初开始开发房地产。“8?4”事件造成44人受到毒气感染,其中一人死亡。

  关于日本律师团

  日本律师团全称“中国战争受害者索赔诉讼事件日本律师团”,自1995年成立以来,先后无偿代理了20多起中国战争受害者对日的索赔诉讼案,这些案件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连在日本法院立案的可能性都没有。十几年中的对日索赔诉讼中,他们在日本法律和现行司法制度上遇到的障碍几乎是无法逾越的,至今已有500余名律师志愿参与其中,与日本政府进行着斗争。在十几年的法庭斗争中,尽管官司是败多胜少,但日本法官的判决却发生着这样的变化:从否认犯罪事实到承认犯罪事实。“731部队的人体实验和杀戮”、“南京大屠杀和强奸”、“无差别轰炸和对市民的杀戮”、“山西慰安妇事件”、“刘连仁被掳掠做劳工、强制劳动事件”、“日本冶金大江山矿业所强征、强制劳动事件”、“平顶山居民集体虐杀事件”、“废弃毒气弹事件”等均被日本法庭承认了犯罪事实。这在审判史上是划时代的成果。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