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10月海南探访二战受害者“慰安妇”老奶奶情况

10月9日-12日,基金会长钟惠明带领基金会一行数人在探访完山西的二战受害者后,又来到海南,探访在二战期间受害老奶奶,给每位老奶奶不仅送去了慰问金,还有一些日用粮油等物品。这是继去年慰问以后第二次的探访。再次看到基金会的人,老奶奶们都很高兴。

(上图:基金会人员与二战受害人符奶奶合影。符奶奶,1919年3月出生,现年89岁,1941年7月,日本侵略海南岛时期,日本在皇桐村建了一个军部,设立炮台和军事区。当时她的丈夫被日本鬼子抓走后,过了第二天,她来到军部看丈夫,不料被日本鬼子扣在军部,之后三、四个日本鬼子将她轮奸、奸淫她两个昼夜。之后她为日本人挑水、洗衣服煮饭。日本鬼子不分白天黑夜,多时七八人,少时三四人对她进行轮奸。她一年四季被日本鬼子押在军部,强迫劳动,不但饭吃不饱,还时常挨打,随时受日本人奸淫,直到日本人投降。被日本人侮辱几年,身心受到摧残,身患疾病不能生育。)

(上图:基金会人员与二战受害人邓奶奶交谈。邓奶奶,苗族,1927年生,81岁,1943年,她所在的全村60多位苗族男女被骗到县城做劳工,她当时16岁,多次被一个叫松木的日本军官奸污,两个多月后,别的日军也多次奸污她。直到1945年8月,日本人忙着撤退,劳工无人看管,她才得以逃脱。)

 

(上图:林奶奶,1926年生,现年82岁,20多岁时她被日本人抓去,当时汉奸诱骗她嫁给日本人做老婆,林奶奶不同意,日本人就用木棍塞住她的嘴巴,双手吊起,把她往死里打,晚上就奸淫她。由于她坚决不从,她的右大腿筋骨被日本人打断,造成她至今残废,不能正常行走。她由于身体遭受严重摧残,不能生育。)

 

(上图:基金会会长钟惠明给二战受害者王奶奶发慰问金。王奶奶生于1920年,1941年7月,日军占领海南岛,在她所在的村设立了日军军部,建起了炮台设置了军事区,无恶不作。日军经常到各村抓走一些年轻人,到日军军部当苦力。一天,日军再一次到村里抓人,当时已怀孕5个月的王奶奶躲藏不及,被强行抓到日本军部。随后,成为日军“慰安妇”。在被囚禁于日军军部的两个多月里,她被强迫充当苦力,给日本鬼子洗衣、挑水、做饭、打扫卫生。同时,她还要充当性奴隶,先后遭到20多名日本鬼子的轮奸,身体受到极大摧残,胎儿流产了,导致终生不育。 )

 

(上图:二战受害人李奶奶很高兴基金会来探望她。李奶奶,1920年生,现年88岁,16岁时日本兵进村烧村时,被日本兵抓住,然后来到日本在海南加来的据点,白天除草皮,建日军机场,晚上日本兵来强迫施暴,迫为“慰安妇”。)
 

(上图:基金会工作人员与符奶奶合影。符奶奶,1929年生,现年80岁,日本1941年侵略海南岛,她17岁时被抓到大成镇附近的慰安所充当“慰安妇”。目前和孙子相依为命。)

 

(上图:二战受害人王奶奶与基金会长交谈。王奶奶,1928年生,现年80岁,17岁时在去外祖婆家舂米回到半路时被日本兵抓去,在山口乡大云市子日军部当慰安妇并挖战壕,同时关押的还有5、6个慰安妇。她已耳聋多年,两脚患有严重的关节炎。)

(上图:受害人蔡奶奶很开心基金会来探望她,她一定要请大家吃饭。蔡奶奶,1916年生,现年92岁。19岁那年,驻福来日本兵来东岭村烧村抓人,杀了村长,蔡爱花被抓到福来军部,充当慰安妇。因被日本兵用脚蹬踢腹部,致伤残,常年腰痛和腹腔疼痛。)

 

(上图:基金会人员与受害人一家合影。受害人黄奶奶,;黎族,生于1927年,现年81岁,1941年,15岁的她就被日军强暴。1942年4月的一天,黄奶奶被日军抓去,送到藤桥日军军营充当“慰安妇”。在这里,她每天遭受非人的性折磨,甚至有时整天不停地被轮奸。1944年6月中旬的一天,谎称父亲去世了回家送葬,才得以逃出虎口。2001年11月黄奶奶作为原告代表,第一次站在了日本的法庭上,当庭讲述了日军侵占海南岛期间她的可怕遭遇。)

(上图:二战受害者陈奶奶一提起往事,禁不住还是伤心落泪。她是黎族,1925年生,现年83岁,1942年时她17岁,被日本汉奸抓到汉奸兵营干苦工。半年后来了日本兵,把她抓到三亚市,关进一所慰安所,充当起了日本人的性工具,多次被日本兵强暴,有时被打,眼睛都哭坏了。由于被迫充当“慰安妇”,造成了身体的创伤,她怀孕六次都流产了,最后好不容易生下一个女儿。现在她常常做恶梦,气喘,想呕吐,而且总是吃什么、吃多少都不饱,胃里总感觉饿。2003年她赴日本参加中国慰安妇研讨会。)

(上图:二战受害人陈奶奶与基金会人交谈。陈奶奶生于1926年,82岁,由于往事,常年伤心痛哭,现在造成双目几乎失明。1942年起,她在数次被日军抓到保亭加茂据点后勤服务队,被迫为“慰安妇”,受尽日本兵的刑罚折磨。)

 

(上图:二战受害人陈奶奶拿到慰问金很激动。陈奶奶1925年生, 1941年初16岁,日军把她征去当劳工,开始时,她被派去种水稻和蔬菜,之后被编入“战地后勤服务队”。当了7天的服务队员后被一日军军官强暴,迫为“慰安妇”。一次她趁日军监工不注意逃回家,结果被抓了回来。日军就用“四脚牛”来惩罚她。“四脚牛”就是日军用战刀倒插在地上,要她弯着腰手脚着地,战刀锋利的刀刃刚好抵住她的腹部。如果敢抬头,就会遭到日军的棒打;但如果累了撑不住,就会被刀刃凿穿腹部丧命。老人现在后腰上还有明显的被日军棍棒打击的伤痕。老人脸部的几条明显的伤疤都是日军用战刀在她脸上划的。后来她逃到山里躲起来。日军投降后,她才出来。

 

(上图:林奶奶与基金会人员合影。林奶奶,黎族,1925年生,83岁,1943年10月的一天,她和姐妹们在稻田里被日军抓走,关在一个小茅房里,第二天就被3个日军轮奸,在什漏村10天有9天都被日军强暴。10天后又被带到南林村日军据点,关在一间小铁皮房里,继续充当慰安妇,一个月后她病倒了,才得以回家。之后又多次被日军奸污、轮奸。因身体遭受摧残无法生育,领养了丈夫兄长的一对儿女。2005年3月她勇敢地赴日本出庭作证起诉日本政府要求战争受害赔偿并道歉.)

<新>10月山西探访二战受害者“慰安妇”老奶奶情况
 

       2008年9月 30日 -10月3日,我基金会会长钟惠明及基金会一行人从北京开车出发去山西,探访在二战中受害的所谓日军称谓“慰安妇”老奶奶们。此次探访并慰问了山西境内的14个受害老奶奶,除发放慰问金外,还为每个老奶奶送去了日用所需的粮油等食品。(此行文字记录为李?老师,摄影为吴力田老师,特此表示感谢!)

 

(上图:基金会把慰问金给受害人张奶奶。张奶奶,82岁,1926年生人。15岁的时候1942年农历大年初二,一早一家人还未起床,日军就闯进家门,把她抓走。不仅抢了家里 一些东西,还抢走了两头骡子,她当时还是个小孩子很害怕,当时村子里有5、6个姑娘一起被抓。在日军驻地中20多天受非人折磨,每天最多有十三、四个日本鬼子凌辱她。最后家里借钱用800个银元把她赎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

 

(上图:二战受害人李奶奶接受基金会会长钟惠明(右)发给她的慰问金。李奶奶,1921年生人。87岁。当时她已经结婚了,丈夫参加了八路军,在站岗的时候被日军打死牺牲。1947年她17岁的时候被日军抓去了进攻炮台,被关押了10多天,每日遭受性虐待。家人最后借了100多银元才将她赎回来。解放后才又改嫁。目前跟儿子一起 ,儿子以种地为生。)

                       (上图:基金会志愿者把给老奶奶们的慰问品送到家中)

(上图:基金会会长钟惠明给李奶奶慰问金。李奶奶,1926年生人。82岁.1942年9月,日本军队进入她的村庄,把她抓进日军驻地。她在那里遭受性虐待,前后长达有5个月之久。她曾反抗,眼睛被皮带打瞎了一只,腿也被打断了,头部也被日军用枪托打伤,至今还留有伤疤。胳膊,后背上也多处伤疤。由于她经常反抗,所以被打得死去活来。在又一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后,一个村里知情人悄悄告诉她的家人,家人这才去死人堆把她给背回来。母亲因为她的这个经历上吊自杀。)

(上图:二战受害人尹奶奶(中)在向基金会人员回忆往事。尹奶奶1922年生人,现86岁。在她19岁的时候被日军抓走去了日军据点。由于反抗,她的右脸曾被日军用棍子打得骨折,至今右边的脸还塌陷,有遗留的伤痕。在她的腿和身上也还有曾挨打受伤留下的疤痕。一段时间过后日军放了她,但不久又把她抓回去。这样反复数次。由于不堪忍受日军对她非人折磨,3年后她被迫离开家乡,逃到另外的乡镇才得以逃脱。现患有严重膀胱炎。目前跟当农民的56岁的儿子在一起生活。)

(上图:二战受害者刘奶奶感谢基金会人员前来探望她。刘奶奶,1927年生,81岁。1943年春,日军入侵,把她抓到据点,一起共有3个女人,现在那2个已经去世。当时刘面焕15岁。在那里被日军折磨一个多月,经常被毒打,至今仍然左手不能动,变残疾。父亲卖掉家里的绵羊换回她。目前老伴已经去世,现在跟儿子生活在一起。女儿均远嫁。儿子是农民。她曾作为受害者代表去日本与日本政府打官司要求赔偿。)
 
 
(上图为曹奶奶拿到捐助慰问金很高兴。她今年84岁,山西盂县下社乡里千口村人。当年日军把她抓走充当“慰安妇”的时候,她才10多岁还是个孩子。她一直被关押将近2年,受尽了日本兵的折磨。一天当趁日本兵外出扫荡看守不注意,她的一个同伴带着她跑出来。在做“慰安妇”期间,她有了身孕,在逃跑的时候她很艰难,也很恨,不停地折磨自己,想让自己流产,但未果,在她逃出虎口4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她想都没想孩子一出生她便用被子捂死了自己亲生的孩子。由于在受蹂躏期间她身体遭受很大摧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生育,领养了一儿一女。)
 
 
 
(上图为基金会钟惠明给陈奶奶慰问金。 陈奶奶今年85岁,山西省盂县南娄镇秋子峪村 。20岁的时候被日军抓走,由于不堪忍受折磨,曾多次反抗,结果被日军把腿打断了,大腿根部也严重受伤,现在走路很困难。手腕也被打断至今无法用力。目前患有严重的肺气肿,现在双眼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几乎看不见,出门需要拐杖才行。除此 还有心脏病。)
 
 
(上图为基金会人员向受害者万奶奶捐赠慰问金。万奶奶今年80岁,15岁被抓,原来1米65身高,被日军吊起来毒打,脊椎被打坏,至今背部还驼着,现在 身高仅1米5。她是共产党员因不透露党员的姓名,被日军施以性暴力。目前生活240元低保/月,因为身体受伤害不能生育,女儿是养女,为农民无收入。现在与女儿每月600元租房子住,基本靠三个外孙女的支持勉强过活。)
 
 
 
 
 
(上图为受害者周奶奶,80岁,山西盂县西潘乡铜炉村人。1944年夏天在家的 ,日本兵包围了村子,她吓得躲到庄稼地里但还是被抓,那年她14岁。日军对她不分昼夜进行折磨,如不服从还对她又踢又打。至今头部还有挨打所留下的疤痕。20多天后,家里借钱将她赎回。她当时就精神很受伤害,回家后一直不敢见人。目前现在眼睛白内障,高血压。与二儿子生活在一起。)
 
 
 
 
 
(上图为受害者张奶奶认出去年曾来探望过她的基金会志愿者很高兴。张奶奶,1924年生人,83岁。山西盂县西潘乡李庄村人。1943年日本侵略中国, 进攻炮台,她从家中被抓去充当“慰安妇”长达2个多月。白天日本兵为了防防止她逃跑用链子锁住她。她当年19岁,父母因此事先后气的得病去世。曾嫁过一次人, 但因为这个情况又被抛弃。感情上受了许多伤害。后来又嫁人,生育一个女儿。目前丈夫已经去世,现在与60多岁的女儿生活在一起, 女儿务农。患有脑血栓。)
 
 
 
 
 
 
(上图为基金会志愿者与二战受害人周奶奶合影。  周奶奶今年82岁。1925年生人。她18岁时担任妇救会主任,村子被日军包围后与13名共产党员一起被逮捕。她被抓后被迫充当“慰安妇”,期间曾多次想逃跑均未果,也曾多次自杀未遂。一个多月后被八路军救出。由于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结婚2次均未生育。目前与抱养的女儿一起生活。身体患有胆囊炎结石等,经常输液。)
<新>10月山西探访二战受害者“慰安妇”老奶奶情况
 

       2008年9月 30日 -10月3日,我基金会会长钟惠明及基金会一行人从北京开车出发去山西,探访在二战中受害的所谓日军称谓“慰安妇”老奶奶们。此次探访并慰问了山西境内的14个受害老奶奶,除发放慰问金外,还为每个老奶奶送去了日用所需的粮油等食品。(此行文字记录为李?老师,摄影为吴力田老师,特此表示感谢!)

 

(上图:基金会把慰问金给受害人张奶奶。张奶奶,82岁,1926年生人。15岁的时候1942年农历大年初二,一早一家人还未起床,日军就闯进家门,把她抓走。不仅抢了家里 一些东西,还抢走了两头骡子,她当时还是个小孩子很害怕,当时村子里有5、6个姑娘一起被抓。在日军驻地中20多天受非人折磨,每天最多有十三、四个日本鬼子凌辱她。最后家里借钱用800个银元把她赎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

 

(上图:二战受害人李奶奶接受基金会会长钟惠明(右)发给她的慰问金。李奶奶,1921年生人。87岁。当时她已经结婚了,丈夫参加了八路军,在站岗的时候被日军打死牺牲。1947年她17岁的时候被日军抓去了进攻炮台,被关押了10多天,每日遭受性虐待。家人最后借了100多银元才将她赎回来。解放后才又改嫁。目前跟儿子一起 ,儿子以种地为生。)

                       (上图:基金会志愿者把给老奶奶们的慰问品送到家中)

(上图:基金会会长钟惠明给李奶奶慰问金。李奶奶,1926年生人。82岁.1942年9月,日本军队进入她的村庄,把她抓进日军驻地。她在那里遭受性虐待,前后长达有5个月之久。她曾反抗,眼睛被皮带打瞎了一只,腿也被打断了,头部也被日军用枪托打伤,至今还留有伤疤。胳膊,后背上也多处伤疤。由于她经常反抗,所以被打得死去活来。在又一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后,一个村里知情人悄悄告诉她的家人,家人这才去死人堆把她给背回来。母亲因为她的这个经历上吊自杀。)

(上图:二战受害人尹奶奶(中)在向基金会人员回忆往事。尹奶奶1922年生人,现86岁。在她19岁的时候被日军抓走去了日军据点。由于反抗,她的右脸曾被日军用棍子打得骨折,至今右边的脸还塌陷,有遗留的伤痕。在她的腿和身上也还有曾挨打受伤留下的疤痕。一段时间过后日军放了她,但不久又把她抓回去。这样反复数次。由于不堪忍受日军对她非人折磨,3年后她被迫离开家乡,逃到另外的乡镇才得以逃脱。现患有严重膀胱炎。目前跟当农民的56岁的儿子在一起生活。)

(上图:二战受害者刘奶奶感谢基金会人员前来探望她。刘奶奶,1927年生,81岁。1943年春,日军入侵,把她抓到据点,一起共有3个女人,现在那2个已经去世。当时刘面焕15岁。在那里被日军折磨一个多月,经常被毒打,至今仍然左手不能动,变残疾。父亲卖掉家里的绵羊换回她。目前老伴已经去世,现在跟儿子生活在一起。女儿均远嫁。儿子是农民。她曾作为受害者代表去日本与日本政府打官司要求赔偿。)
 
 
(上图为曹奶奶拿到捐助慰问金很高兴。她今年84岁,山西盂县下社乡里千口村人。当年日军把她抓走充当“慰安妇”的时候,她才10多岁还是个孩子。她一直被关押将近2年,受尽了日本兵的折磨。一天当趁日本兵外出扫荡看守不注意,她的一个同伴带着她跑出来。在做“慰安妇”期间,她有了身孕,在逃跑的时候她很艰难,也很恨,不停地折磨自己,想让自己流产,但未果,在她逃出虎口4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她想都没想孩子一出生她便用被子捂死了自己亲生的孩子。由于在受蹂躏期间她身体遭受很大摧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生育,领养了一儿一女。)
 
 
 
(上图为基金会钟惠明给陈奶奶慰问金。 陈奶奶今年85岁,山西省盂县南娄镇秋子峪村 。20岁的时候被日军抓走,由于不堪忍受折磨,曾多次反抗,结果被日军把腿打断了,大腿根部也严重受伤,现在走路很困难。手腕也被打断至今无法用力。目前患有严重的肺气肿,现在双眼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几乎看不见,出门需要拐杖才行。除此 还有心脏病。)
 
 
(上图为基金会人员向受害者万奶奶捐赠慰问金。万奶奶今年80岁,15岁被抓,原来1米65身高,被日军吊起来毒打,脊椎被打坏,至今背部还驼着,现在 身高仅1米5。她是共产党员因不透露党员的姓名,被日军施以性暴力。目前生活240元低保/月,因为身体受伤害不能生育,女儿是养女,为农民无收入。现在与女儿每月600元租房子住,基本靠三个外孙女的支持勉强过活。)
 
 
 
 
 
(上图为受害者周奶奶,80岁,山西盂县西潘乡铜炉村人。1944年夏天在家的 ,日本兵包围了村子,她吓得躲到庄稼地里但还是被抓,那年她14岁。日军对她不分昼夜进行折磨,如不服从还对她又踢又打。至今头部还有挨打所留下的疤痕。20多天后,家里借钱将她赎回。她当时就精神很受伤害,回家后一直不敢见人。目前现在眼睛白内障,高血压。与二儿子生活在一起。)
 
 
 
 
 
(上图为受害者张奶奶认出去年曾来探望过她的基金会志愿者很高兴。张奶奶,1924年生人,83岁。山西盂县西潘乡李庄村人。1943年日本侵略中国, 进攻炮台,她从家中被抓去充当“慰安妇”长达2个多月。白天日本兵为了防防止她逃跑用链子锁住她。她当年19岁,父母因此事先后气的得病去世。曾嫁过一次人, 但因为这个情况又被抛弃。感情上受了许多伤害。后来又嫁人,生育一个女儿。目前丈夫已经去世,现在与60多岁的女儿生活在一起, 女儿务农。患有脑血栓。)
 
 
 
 
 
 
(上图为基金会志愿者与二战受害人周奶奶合影。  周奶奶今年82岁。1925年生人。她18岁时担任妇救会主任,村子被日军包围后与13名共产党员一起被逮捕。她被抓后被迫充当“慰安妇”,期间曾多次想逃跑均未果,也曾多次自杀未遂。一个多月后被八路军救出。由于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结婚2次均未生育。目前与抱养的女儿一起生活。身体患有胆囊炎结石等,经常输液。)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