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一甲子》出版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

  由老兵华湛口述,香港作家、著名社会活动家简兆平先生作序的《二十世纪一甲子》一书,近日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本书主要内容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日寇魔影,主要叙述作者和他的战友们当年在中印缅战区担任随军译员的战斗历程;第二单元津门先烈、先贤,讲述天津人民抗日战争的故事,以及赵天麟、兰维廉、宋硕等七位先烈、先贤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第三单元岁月,综述天津大环境以及天津八国租界和日租界的沿革兴废、“千年睡狮”忧患的危机意识和作者几十年酸甜苦辣的人生经历与感悟。

  作者以亲身经历,从客观的角度笔触述说,内容丰富、内涵深刻。书中包括图片、歌谱50余幅,资料翔实、实事客观、图文并茂,其中有若干幅照片是当年现场拍摄的,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参考价值。在文中,作者一方面以极其愤怒的心情鞭笞侵略者的罪行和我们队伍中的丑恶;另一方面以热忱的心情,歌唱生活中的真善美。本书是一本宣扬爱国主义精神的图书,适宜中学以上的师生阅读,也可供相关领域读者阅读。

  本书为大32开,220千字,300页,文前为彩色图片,每本21元(含邮费)。需要订购者可与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联系,联系电话:010-63347246,或与918@china918.net联系。

一、 日本和日本人

  写完了上述题目,我感到一种无名的怅惘。我是一个中国老人,我们这一两代人,主要都生活在20世纪中,事实上一生都笼罩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阴影之下。我的家乡又在华北,那里所受荼毒仅次于东北。九一八以后,日寇跨过山海关,步步进逼,整个华北就进入了救亡图存最危急的时刻。那时,我还不过是个儿童或者勉强说是个少年了,但我们这帮小伙伴也已走上街头,向群众宣传拒购日货和为察绥抗日武装募捐等活动。我还记得在我们中学校门前,经常有全副武装的日本兵,旁若无人,席地而坐,枪支和钢盔搞的叮当乱响,说是打靶回来。实际是有意示威挑衅、恐怖气氛不堪言状。如果异地而处,这个场面搬到今天他们的城市、乡镇、校门前不知道他们的少年学生会有何感受或者他们今天的少年也根本无法理解的。卢沟桥七七事变以后,那就更一发不可收拾了,整个中华民族不得不进入“地无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全民抗日的最危急时刻,在这场飓风中,每一个中国人都被卷起来,去承担他所碰到的需要他承担的任务,在“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无耻的表演当中,中国广大劳苦群众在炼狱之中承受了惨绝人寰的煎熬,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中,除了西北极个别的穷乡僻壤外,无处不喷射着侵略的毒焰,没有哪一个中国家庭不曾受到巨大的伤害,现实教育了我们,那时候“日本和日本人”这样的名词就在中国人民的头脑、神经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刺激和无以名状的反应?不知道心理学上有没有一个特殊概念来描述,那时候如果有什么顽童吵闹不已,无可奈何的父母就会不自觉地喊一声“日本人来了!”,顽童立刻吓的平静下来。中国人之间偶有争执,如果碰上一方凶狠不讲理,被激怒的一方不免反唇相讥“你这么凶!为什么不去打日本?”,这样一来,挑衅的那一方也就沉默不说什么,自动撤退了。

  回忆几十年的岁月,我记得偶然也有过对于日本人略有好感的感受,中学生时偶然看到薄薄的传记介绍一位日本野口先生的生平?名字记不清楚了,这里说的姓氏也未必全对。这位野口先生据介绍是十九世纪日本的一位医学教授,常年住在非洲的森林中,研究非洲各种恶疾传染病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方法;最后,死于恶性黄热病的传染,以身殉职。读后掩卷,我的感想:原来日本还有这样的人物!另外,我也知道诺贝尔奖金得主中也有汤川秀树这样的日本人,原来日本人对科学也曾做出过一定的贡献。

  还有一次,是在较晚的时候,是看了电影《望乡》后的感受。那是十九世纪日本劳动农家女的故事。当我看到她们穿着和服踏上小木船离开祖国时,又结合影片后面的描述,我也哭泣了,她们有祖国、有政府,可是得不到任何保护而被自己的祖国和政府打发去赚外汇、去赚那肮脏的钱,结果埋骨异域,永远望乡不归,霎那之间我仿佛忘记了这是个日本的故事,日本的女作家通过她们的笔触、描述,给我带来了一点体会,理解到在日本人民的心灵深处和我们中国人民的心灵深处乃至全世界各族人民的良知之间还可以找到一些可以彼此相通的东西。这点启示很重要,由于这点共同的感应,我看到希望,中日人民之间真正的友好大概还是可能的。
  
二、 战后六十年

  1945年,反法西斯的二次世界大战,终于胜利结束,这是安排世界和平的良好契机,调整各民族矛盾的绝好机会,在西方我们确实看到了这种迹象,尽管希特勒罪恶滔天,但德国新总理从奥斯维新的一跪开始逐步取得了原来敌国的谅解;2004年,诺曼底登陆纪念时,德国人可以和原来的敌国人民共同悼念原来战役中牺牲的双方将士,德国也可以派出代表去华沙和波兰人共同祭奠当年反对希特勒暴政牺牲的二十万军民,甚至被杀掉六百万人的以色列也和德国和解了,别无奥妙;只因为这一跪,传递了德国人的谦悔反省的诚意。毕竟后代的子孙,不能为做强盗的祖父先辈们负责,但是,现代的这一辈人却可以和过去划清界限,和当年敌国的人民友好相处。

  在东方的亚洲,事情的发展却不尽相同;1945年后,我们遣返了大批日俘和许多“不请自来的日侨”,随后,我们密切观察着来自东瀛的消息。看来,战后主政的日本当局,对于世界和亚洲的政治格局,另有自己的盘算和估计,中国和日本的友好看来不是什么重要的课题,中国人民的感情也不被重视。在这期间,个别民间社团,对华友好人士曾为中日友好做过一些工作,中国人民也注意到这些,但终究无补大局。世界历史常规,战败国是要向战胜国缴纳赔款的,远的不说,19世纪末《马关条约》就规定中国向日本缴纳了很大一批银子。1945年战后,以我国在战争中受到的损害地严重,中国人民没有向日本苛求什么赔偿。在美国的主持下,日本的赔偿额一再被减少,最后达到不足轻重的程度。70年代中,日本首相来华访问,我国领导代表中国声明放弃了对日本的官方赔偿要求,中国人民与予支持,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人民最极大友好的表示,在这段时间中,也从日本传来一些“反省”的表示,这当然很好,但几十年的侵略恩怨当然不是轻飘飘的一些词句所能解决的,我们希望看到更实在一些的表示,随后一段时间,事情好像没有什么进展,有时反而有些开倒车的消息。有一段时间,从东瀛传来了一些窃窃私语,似乎日本给中国的无息贷款已经为数不少,因该听到中国人民“感恩戴德”的声音。老实说一句,中日战争中侵略军对我国造成的巨大损害是无法以数字或物质来赔偿的,关于无息贷款这一类友好的表示,中国人民也是心里有数,一笔一笔都有帐的,中国人民是有情有义的,水到渠成,投桃报李,真正的友好迟早会结出丰硕的果实,何必如此急躁呢?
  
三 、一衣带水的邻邦

  每次谈到日本这个国家,中国人民都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一衣带水的邻邦关系,两千年的友好历史都是中国人民十分珍惜的。盛唐时代,一批批日本留学生.留学僧来华,为中日文化交流奠定了基础,我们还记得晁衡(日本名字:阿倍仲麻侣)在中国留学仕宦数十年,他晚年离华时和中国诗人唱和的诗作还留在我国的唐诗中,这是两国友好的佳话。今天,日本京都、奈良的建筑还依稀给我们带来古都长安的建筑风貌,共同的儒教文化和书报、街头的汉字,也使中国人感到十分的亲切,即便你们的歌舞伎也给我们保留下盛唐文化的遗迹和回忆。

  直到1850年以前,中日两国还是远东两个友邻的小兄弟,同样是在西方坚甲炮舰的威胁下,强迫被轰开港口进行通商,大概从1850年以后两国开始走上不同的道路,日本的维新迅速取得了成就,国力大增,开始在远东侵略称霸,一步就跨到了朝鲜半岛上,接着就是中日战争马关条约;随后进入我国东北,打败了北极熊,这样一来事情就不同了,20世纪中,田中奏摺公开表明了日本“征服世界,征服中国”的国策。那么,此后二次世界大战的惨剧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

  回顾两千年来的中日关系,在瞻望未来可能的中日友好,可以说过去150年的中日交恶,也许只是一场噩梦。如果经过两国政治家和人民的共同努力,能把这场噩梦的痕迹妥善消除,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友好下去的。中国已经在远东太平洋一边屹立五千年之久,今后子子孙孙也将永远一直下去,日本列岛也将是我们的近邻不会迁移到别处,上帝既然安排我们做邻居,那么就让我们永远友好下去吧,过去把我们相隔的东洋大海,在科技昌明的今天,更不过是一条小水沟,瞬息间就可以跨过去了,将来只会更加密切。不过,说把噩梦的痕迹抹杀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是要面对现实、坦诚交换意见、认真做好工作的,有待于两国政治家和人民的共同努力。
  
四、 中日友好的症结和障碍

    客观事实必须认真对待,现在写出我个人对于阻碍中日未来友好的症结和关键所在:

  1、所谓教科书问题,中国人民十分关心的是你们将怎样教育你们的下一代青年,对于二次世界大战?我们称为反法西斯战争,你们过去称为“圣战”的缘由始末来龙去脉他们都有什么样的认识,从过去的百余年历史中他们对日本民族终结出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对于日本的未来,他们都作何取舍,是同意你们的和平宪法还是留恋当年“圣战”及“大东亚共融圈”那一套呢,我们闹不清,你们的教科书是由文部省审定或是私人编写的,但我们确实十分关心,日本的下一代青年?将要和我们共处的主事的一代,对于中日友好保持什么样的态度。

  2、关于南京屠杀的问题?当年双方当事人长期的实践还有现代化的媒体,证据确凿,还有什么赖头,中国受害人残存的活口已经日渐稀少,但也留下了足够的证词证据,日本侵略士兵中也有少数出于真正的谦悔和人类的良知说出了部分真相,即便第三方面、包括你们当年的与国德国人士和教会人士也都作了证言,遗憾的是这些年来当中国人民祭奠数十万牺牲的南京同胞时,从日本来华同我们一同悼念的人只有东史郎老人孤单的身影,近年来,来南京和中国其他地方代表祖先来华谢罪的又多了一两位,勇敢的日本青年男女的名字,对此我们感到十分欣慰,可是听说这些日本青年回国后日子都不太好过,这是为什么呢?

  3、关于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不久前你国首相在雅加达会晤了我国领导,方才信誓旦旦言辞友好,不几天回到东京后立即参拜神社,这种做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当时正在你国的我国领导,她除了下旗归国外不可能有任何别的做法;老实说在这种问题上她如果措施稍有失当,回国来向中国人民也是交不了帐的。这是有关中国人民尊严的重大问题,这是公然在中国人民面上掴耳光,这是不能容忍的。如果当年11国国际法庭的庄严裁判也被视作儿戏,那么,从波茨坦宣言以后一切的世界大事安排就需要重写了。

  4、慰安妇问题?不久前我们还听到荷兰首相为此问题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的声音,像这样的问题战后已经60年还被别人追着屁股后面要账,很不体面。实际上,荷兰在东印度受害的妇女和亚洲受害的慰安妇比较起来恐怕为数不多,大批的朝鲜、韩国、中国、台湾等慰安妇今天还有几个存活下来,对于这些白发苍苍一身受尽屈辱的妇女即便给一些微薄的抚慰,难道在多大程度上能对她们起些安慰?说白了,她们是要求有个说法,是要听到人类正义的呼声。我们也理解,日本政府拒绝的恐怕就是这个“道歉”,可是在反省之中这个道歉当然是应有之义、必不可少的,这个问题早经过国际妇联的法庭做过审理裁决,铁案如山,长期拖下去对于日本恐怕也不是什么体面事。

  以上列举数端,其他恐怕不必一一赘述了。
  
五、 瞻望未来

  2007年以来,有关中日友好的发展情况好像还不错,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我国领导人有节制的态度和妥善的政策恐怕起了不少的作用,终于迎来了你们首相访华破冰之旅,随后我们又回报以我国总理访日融冰之旅。不久之前,福田首相访华,在我国大学做了讲演,我没有听到讲演全文,也没有及时找到全稿拜读,但是我听到了讲演的要旨大意,福田首相说:“ 日本要勇敢地反省,要反省一切应该反省的”。作为一个中国老人 ,作为一个当年在沙场上曾经和日本兵对过阵的中国人,我感到宽慰;果然如此,也就够了,如果更准确一些,大概应该这样说,是有保留的适当乐观。现在两国人民都寄希望于樱花盛开时节,我国领导的访日,希望能给两国人民带来友好的信息,最近这几天,仿佛又听到来自东瀛的一些不祥和的杂音,我个人认为这种事无需过多忧虑,跳梁小丑总会存在,未必有损大局。在这里,也许可以引用一句阿拉伯的谚语“狗在吠叫,但是驼队任在前进” ,历史终归是由人民书写的。

  当此重要时刻,我希望两国的领导人都有政治家的风度,能够本着战略的眼光瞻望中日友好的全局,为洗清100多年来中日历史间的噩梦切切实实做一些工作,此时最可怕的就是无聊政客们的诡计花招的干扰,他们或者可能得利于一时,为个人和他们的小集团得些微利,却不可能阻碍中日两国友好未来的进程。中国古谚说“人之相交,贵在知己”,关键在于一个“诚”字,人类心灵之间这个感应是十分敏感的,一旦相见以诚,事情就好办了。事情未必像设想的那么难办旷时日久,两国双赢、举杯相庆、立地成佛也许不是不可能的。

  这里我想对两个有关问题顺便说一点个人意见:

  1、关于东海石油问题?从老百姓的眼光看来,这个问题并不复杂,上天既然把我们作为邻居,那么,上天恩赐的财富就让我们共享吧。中国俗话说“二一添作五”,也许没有比这更公平、更现实的办法了。似乎国际公法上规定,两国界河一般以主流中线作为分界线,由于一些具体情况也许需要做一些具体的调整。在东洋大海上,我们的地理专家大概能找到合理的中线,这里恐怕也不排斥适当地调整,我个人设想,这里所谓地调整不应该意味着要求某一方承担巨大的损失,也不意味另一方得到巨大的利益,希望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诚意地作出双赢局面就是。

  2、关于日本进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的想法是:机还不成熟,请你们再等一段时间吧。1945年联合国成立时,有个联合国大会宣言或宪章之类的文件,我不曾仔细阅读,现在也来不及找出全文研究,但我设想,本着联合国大会的宗旨以及全球人民的福祉,对成员国总该有些要求并承担一些义务,更不必说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样的重大的职责了;德国现在如果申请“入常”,恐怕各国会实事求是地加以讨论,不敢惊异,因为几十年来,他们和当年纳粹的德国已经划清了界线,东方的日本恐怕有些不同,和二战的污垢似乎还有些牵连,并未洗刷清楚,亚洲各个受害国对你们还缺乏信任,没有充分地谅解,现在贸然给予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一重任,恐怕是不能接受的。万事应该正本求源,对症下药,如上所述,切实做好友好的工作,到时候“火到猪头烂,水到渠成”。取得了邻国和受害国人民的谅解,那时候以日本人民的勤劳和日本在公益和科学上面的成就,大概不难在世界事务和联合国事务上取得适当的地位,如果不此之图,现在凭借日元的力量,也许能买到几张赞成票,那是不会解决问题的。

  以上是一介中国老百姓参政议政的大实话,出言放肆,却是心腹之言,不揣冒昧,贡献出来。就教于两国贤达,请勿以为忤!
      
  
                                2008年2月28日于北京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