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在位于卢沟桥的碑龄旁“接触”历史。

事变当日

市长乾隆书房内办筵宴

无人在意日军大搞演习

讲述者:孙敬生(原国民党29军37师109旅217团机枪连的班长)

孙敬生老人今年91岁,住在天津宾水南里一栋旧楼里。2005年6月23日下午,在记者面前,孙老的思绪回到了68年前……

“卢沟桥事变之前日军见到中国军队经常挑衅!”孙老说:“一次双方的部队都在演习,日军突然冲进我们的队列,我们的连长见状大喊‘上刺刀’!三个排‘唰’地扬起了白晃晃的刺刀,鬼子只好悻悻离去。29军在长城喜峰口一战中打死打伤日本鬼子6000多人,鬼子知道我们不好惹。”

孙老回忆,卢沟桥事变发生之前,驻扎在丰台的日本军队经常以演习为名,在卢沟桥附近出现,侦察地形。宛平城门有我军把守,每天晚上10时准时关闭,日军有几次夜间演习后竟要求半夜进城,均为我军严厉拒绝。“当时我们怎么就没看出来,日军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啊!”

讲述者:方军(北京中日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作家)

连续几天酷热之后,1937年7月6日清早,北京迎来了这一年的头场大雨。驻丰台的日军大尉清水节郎率领着他的中队开始了以卢沟桥为假想敌的攻击演习。“那时候鬼子演习很多,大家都没在意。”

7月7日,北平一切如常,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在中南海乾隆的书房里筹办筵宴,准备欢送蒋梦麟、梅贻琦、胡适等社会名流去庐山与蒋介石面谈。

“谁也不知道,5个小时后这里会响起震惊世界的枪声!”方军说。

事变爆发

卢沟桥上深夜突响枪声

将士寸土不退慨然赴死

2005年6月21日中午,记者冒着6月北京罕见的39℃高温,踏上有着815年历史的卢沟桥。桥上几百只当年用来顶托沉重沙包、抵挡敌人炮火的狮子身上依稀可见的弹痕把人带回到68年前……

“砰砰……”1937年7月7日晚上11时许,卢沟桥附近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枪声。

这一夜在卢沟桥负责守卫任务的是第29军37师219团3营11连3排,排长李毅岑事后回忆,当时他发现“有两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来到桥头附近要强登河堤,我军战士喝令他们止步,他们就打了两枪。我军被迫还击,也打了两枪。日军狼狈逃跑。

李毅岑立即向上报告。29军37师师长冯治安闻讯后发出命令:“寸土都不许退,可采武力自卫及断然处置。国家存亡,在此一举;设若冲突,卢沟桥即是你们的坟墓!”

李毅岑回忆道:黎明4时,大批日军到达桥头,气势汹汹,声言要到我军驻地搜寻他们失踪的土兵。我军当即拒绝,日军竟开枪打死了我军一个排长。于是他一声令下:“打!狠狠地打!”我方两个排一起开火!

保卫卢沟桥的战斗打响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枪声打响了!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命运大决战轰然爆发!

和谈烟幕

日军假借和谈增派兵力

宛平县长受骗吐血住院

就在战士们拼死守卫的同时,当时国民政府的代表也正为所谓“求事件和平解决”忙着和日方交涉。据当时的河北省行政督察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事隔一年后的回忆,就在日方装模作样地与我方交涉时,前方突然报告,“日军飞机、大炮、坦克车、铁甲车等多辆,开到丰台,已将大井村、五里店占领,平芦公路业已阻断……”王冷斋当即“悲愤欲绝”,气得吐血,住进了北平的德国医院。日军进攻之下,宛平城内各机关及民房几乎全被毁……”

7月11日,日本在内阁会议上作出《关于处理卢沟桥事件的决定》,要求迅速增派兵力到华北。日本侵略者露出了全面侵华的狰狞面目。

“日军实际上是借和谈为烟幕,施缓兵之计。”2005年6月22日晚,北京中日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方军在北京家中向记者分析,卢沟桥既是南下的要冲,又是北京的咽喉,侵华日军一旦占领卢沟桥,华北也就唾手可得。当日军在卢沟桥遭到29军坚决回击后,感到其有限的兵力不足以取平津,于是借和谈争取时间,增调大批日军进关,准备大举进攻。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

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

“七七事变”的消息传到延安,中共中央立即发表宣言:“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7月15日,中共中央向国民党送交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

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称“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历史应当铭记

一半北京市民不知“七七”何年

本报讯据《北京晚报》报道,为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年,日前,北京晚报与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联合进行了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近一半的市民不知道“七七事变”发生在哪一年,一成半的被访者不知道“七七事变”是怎么回事。

这项调查通过电话访问的方式,在市民中随意采集了一千余个样本。在回答“您是否知道‘七七事变’是哪一次战争”的问题时,有84.3%的市民选择了正确答案???中国军队在卢沟桥抗击日本侵略者进攻。4.6%的人选择了“日军抢占东北”,1.6%的人选择了“百团大战”,0.5%的人选择了“淞沪会战”,另有9.1%的人说不清或是不知道。而调查人员问及“您是否知道‘七七事变’发生在哪一年”时,44.5%的被访者答错了日期或是说不清。

在纪念抗日英雄方面的问题中,99.1%的被访者认为抗日战争中的英雄们值得现代人崇敬和纪念。

针对目前日本在历史教科书、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上的做法,94.5%的被访者表示这些做法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宋哲元写下“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记者手记

难忘老兵情怀

68年过去了,当年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路军老战士们大多已经过世,记者辗转得到了3个老战士的线索,寻找中发现又有2个已在去年和今年相继离去,91岁的孙敬生老人成为记者寻访到的亲历卢沟桥事变最后的老战士。

在记者离开时,91岁高龄的孙老执意送到门外,临走前,老人家站在家门口,再一次为我们唱起《起床歌》,“国耻莫忘了……”日军的罪恶,孙老永志不忘。

是的,“国耻莫忘了”,对当年发生的一切,我们将永远牢记。

老兵回忆北平沦陷前与日军的激烈战斗

忽听刺刀风声回头劈死鬼子

那时平津地区驻军是国民党29军,军长是著名爱国抗日将领宋哲元。

宋哲元的外甥女、天津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李惠兰今年6月23日上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卢沟桥事变爆发时,宋哲元正在山东乐陵,他得知事变消息后立即电令部队“扑灭当前之敌”。

1937年7月26日晚,日军对宋哲元下最后通牒,宋断然拒绝,并于7月27日发出自卫守土通电。

7月28日,就在宋发出通电的第二天,北京卢沟桥不远处的南苑发生了最惨烈的一战。29军老战士付锡庆在这次战斗中失去了一条腿。与付老交往甚密的方军告诉记者,88岁的付老于去年大年三十去世,去世前,他还念念不忘那场惨烈的南苑战斗。在这场战斗中,29军将领佟麟阁、赵登禹壮烈牺牲。

付老向方军回忆:“战斗到最激烈时,日军经在飞机掩护下打进东门,敌我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这时,有一个鬼子由我身后用刺刀向我刺来,我左手提着机枪,右手握着大刀。忽听见后面有风声,我猛回头和鬼子打了个照面,只见白光一闪,他的枪刺扎进我的左肋。说时迟那时快,我抡起大刀将鬼子砍死在地,鲜血溅满了一身……”

7月29日,北平沦陷。7月30日,天津沦陷。日本侵略者即向我华北大地大举进攻……

宋哲元于1940年4月5日病逝于四川绵阳,时年56岁。国民政府追授他为一级上将。在他陵墓前的亭柱上,镌刻着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联名题赠的挽联:“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可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应无忧乎九泉。”

暂存将士灵柩方丈守密八年

1937年7月28日,南苑前敌总指挥、29军132师师长赵登禹率部队在南苑与日军交战不幸遭日军伏击,赵登禹伤重身亡,年仅39岁。北平沦陷后,29军的官兵和家属是日军大搜捕的对象。

赵登禹牺牲时,赵夫人身上还有着8个月的身孕。赵登禹的遗腹子降生后,赵家人开始了逃亡之路。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一家人靠着赵夫人变卖首饰过活。新中国成立后,赵家人在北京恢复了正常人家的生活。赵夫人2001年去世,活到91岁,一生未改嫁。

在南苑和日军的战斗中,29军副军长佟麟阁在撤退途中战死在一块麦地里。7月29日晚,佟家人扶着佟麟阁的灵柩离开了东四十条40号,开始了8年的流离生活。佟麟阁的遗体暂存在雍和宫以东的柏林寺内。日军占领北平的8年里,柏林寺的方丈一直为佟家保守秘密。

“国耻日”只吃一顿

餐前高唱“国耻歌”

“这些饮食,人民供给,我们应该,为民努力,帝国主义,吾辈之敌,救国救民,吾辈天职……”“七七事变”后,面对敌人阵阵炮火,29军为了构筑营区边缘临时堑壕,被迫砍倒南苑营区边缘庄稼地里高过人头的高粱,动手之前,全体官兵站立庄稼地前,唱的就是这首歌!孙敬生老人,他用低低的歌声带出了一段29军严明的治军往事(见上图)。

为少砍庄稼减少堑壕宽度

孙老说,这首歌,29军战士每天用餐前一定要唱。当时军营里还自编了十几首歌。包括《八德军歌》、《悔改歌》、《射击军纪歌》、《利用地物歌》、《行军歌》、《站哨歌》、《吃饭歌》、《国耻歌》、《睡觉歌》、《起床歌》等等。

“‘七七事变’的第20天,从南苑向东南方向望去,团河附近火光冲天,炮声隆隆。部队需在营区周围15~16里长地带砍倒400米宽的庄稼,用来构筑营区边缘临时堑壕。望着高过人头的遍地高粱,副军长佟麟阁犹豫了。最后将宽度减为200米???这将是用血去换取的代价。”

“国耻日”餐前高唱《国耻歌》

孙老说,几首歌中《国耻歌》最令人难忘。每年9月18日“国耻日”这一天,29军全体官兵规定只吃一餐饭,每个战士得到的馒头上,还清楚印着“勿忘国耻”四个黑色大字。

“领到馒头后,官兵之间要进行下面对话。问:‘东北是哪一国的地方?’答:‘是我们中国的!’问:‘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答:‘十分痛恨!’问:‘我们的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应当怎么办呢?’答:‘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29路军自编的歌曲中,多数是以弘扬民族正气为主题。”孙老又为我们哼起《起床歌》:“黑夜过去天破晓,朝日上升人起早,国耻莫忘了,将来练得学术高,复兴民族显英豪。”接着又唱起《睡觉歌》:“今日工作又完了,平安快乐去睡觉……外患方多,卧薪枕戈,人人振作奋勉,努力工作,不可懒惰……”

最怕老百姓最不怕日本人

孙老特别记得当年29军宋哲元军长经常下连队和战士的这段对话。

宋哲元:你们是新兵还是老兵?战士:新兵!宋哲元:我也是新兵。宋哲元:我们最怕的是谁?战士:老百姓!宋哲元:我们最不怕的人是谁?战士:日本人!

在我们将要结束采访时,孙老唱了一首由岳飞《满江红》改编的29军军歌。“……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