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的遗骨回国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日本民间友人的无私帮助,但是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日本政府和法院仍然拒绝承担责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孟凡报道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为了维持昂贵的侵略战争,在中国成立了“华北劳工协会”,专事在华掠夺劳工,并在塘沽设立“华北劳工收容所”,又称“劳工集中营”,肆虐抓掳劳工,并将他们运往日本从事非人的劳动。
    据统计,这些劳工人数在4万多,许多最终因为疾病、饥饿、冻寒、殴打、伤残和反抗致死。而他们的遗骨也从此散落异国。在日本政府一味隐瞒强虏劳工事实的同时,中日民间通过交流,促成了中国劳工遗骨的回国安葬。

日侨归国的回报

    第一批劳工遗骨的回国是日本民间对于中国政府极力促成日桥归国的回报。在长期的侵华战争中,日本军国主义者曾用强暴手段驱使大批日本人到中国作战或定居。从日本战败至解放战争,大批日本战俘已被遣返回国;大部分侨民也陆续撤走。至1952年,在华的日侨仍有3万多人,由于日本当局的阻挠和船只的缺乏,他们的回国愿望一直没能实现。
    中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通过中国红十字会积极与日本民间团体接触,并通过他们向日本政府施压,最终促成了这些日侨的归国。
    这些回国日侨在日本国内随即通过媒体和周围的朋友讲述他们在中国的亲身经历,新中国的一些讯息在日本国内广泛登上报刊杂志,引起日本读者广泛的兴趣,在日本涌现出一股中国热。
    随后,以参议院议员、东本愿寺住持大谷莹润为首的日本友人发起了送还遗骨运动,决定利用接日侨归国的船只,把他们收存起来的中国殉难者的遗骨,分两批运还给中国。这两批遗骨分别于1953年6月、8月抵达塘沽。
    此后,另外一些遗骨也通过中国红十字会陆续回到国内。据中国红十字会介绍,1953年至1964年,他们共接受日本“中国殉难烈士慰灵实行委员会”在日本各地挖掘收集的中国劳工遗骨10批2744具和15盒骨灰。这些遗骨回到国内后,大部分都被安葬在天津水上公园的烈士陵园里,供后人祭奠。

日本友人的护骨行动

  之所以当年这些遗骨能迅速被运回中国国内,与日本国内的对华友好人士之前寻找遗骨和保护遗骨的行动分不开。
    1950年春天,日本枣寺前住持、菅原钧的父亲菅原惠庆最早参加了发掘花冈中国劳工遗骨的活动。发掘出的中国人遗骨装有400多个骨灰盒,运到东京后,就放在枣寺里。
    当时的枣寺只是刚刚重建起的三间简陋房,一间是佛殿,一间是住宅,一间是客厅。菅原惠庆把400多个骨灰盒放在客厅里,伴着这些骨灰盒共同生活了几年,一直到这些骨灰于1953年送回中国。
    20世纪50年代初期,日中正处于敌对状态,存放这些物品是要承担极大风险的。当时,处理这些事务的对外联络工作,都是由菅原钧的妻子菅原夹子去做,她一出门,身后便跟上了盯梢的特务。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送还遗骨时,在天津塘沽港领受遗骨的廖承志先生手上捧着的悼念殉难中国劳工的牌位,就出自枣寺,书写那个牌位的就是菅原夹子。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集中运回中国劳工遗骨以后,目前,仍然有许多中国劳工的遗骨散落在日本国内,寻找遗骨的行动仍然在依靠许多日本友人来进行,但是,与此同时,许多中国受害者的遗骨在被找到之后,面临着运回国内后无人认领的尴尬局面。
    作为见证日本二战时期罪证的中国劳工遗骨虽然在日本国内被广泛发掘出来,但是日本政府和法院面对这些铁一般的证据,仍然拒绝承认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反复以各种理由驳回中国劳工的对日索赔。在找寻回中国劳工遗骨的同时,中国劳工的对日索赔仍然前路漫漫。

  名古屋故意粉碎朝鲜苦力遗骨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李荣勋报道与搜寻二战时日军遗骸的认真态度相比,日本归还战时从朝鲜半岛强虏苦力遗骨的工作近来不断遭到不负责任的批评。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日本政府目前的实际调查工作仅仅是装模作样。

  日本政府敷衍了事

  该报8月9日披露了一份近期获得的日本总务省“调查委托”形式的文件:总务省自治行政局国际室长于6月20日发给地方政府总务局长的“总行国第147号”文件的题目是“关于韩半岛出身旧民间征用者遗骨”。文件附上了曾雇佣强制征用者的612家企业的所在地一览表,但是除对应地区以外,却删除了其它所有地址,甚至连很多征用企业的名称也标记为不明。

  《东亚日报》认为,鉴于这种情况,日本各地方政府在调查结束之日??8月10日前,要能够提出完整遗骨状态资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且日本因解散众议院而进入大选,所以在政治机能空白的情况下,更难以期待征用牺牲者遗骨调查能有所成果。

  而日本方面之前承诺,对战时日本企业征用并死在日本的韩国劳工遗骨分布状况进行调查,并且尽快归还遗骨。

  121位朝鲜人遗骨被粉碎

  无独有偶,8月1日,在日本的韩国人团体“大韩民团”爱知县地方本部和“朝鲜人强制征用真相调查团”披露,日本名古屋市政府于1999年,在明知这些朝鲜人遗骨有人要求归还的情况下,仍以粉碎形式处理了保管在市骨灰堂的121位朝鲜人遗骨。

  据了解,这个消息是由一位有良心的日本人向韩国相关团体提供的线索。当时名古屋市在迁移骨灰堂的过程中,以地方狭窄为由粉碎处理了没有亲戚朋友的遗骨,而在粉碎处理的过程中,一同处理了朝鲜半岛出身者的遗骨。朝鲜人真相调查团事务局局长洪祥进指出:“(无故粉碎)可通报遗属的遗骨违反日本国内法。”

  名古屋市政府进行此举动前,“大韩民团”爱知县本部曾在1991年收到了安置在名古屋市遗骨堂内的121名朝鲜苦力牺牲者相关文件,并确认其中的4人死于北海道和福冈的矿中。民团方面要求提供全部人员的原址等可确认身份的文件,但名古屋市却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拒绝提供资料。

  日本想毁灭罪证?  

  虽然目前日本政府已经表示会向韩国归还强制征用苦力的牺牲者遗骨,并正在经由地方政府搜寻资料,但是一般认为,其它地区随便处理遗骨的事情也会很多。韩国方面甚至认为,这也很有可能是有心人士刻意毁灭战前日本政府罪行的作法。

  前些年,日本政府对二战中被日本企业征用并死在日本的来自朝鲜半岛的劳工,以不是日本人为由一直排除在遗骨调查对象之外,但近两年态度突然发生改变,日本政府突然加紧办理交还被强制征用的韩国劳工遗骨及赔偿原子弹受害者(原子弹对日本的轰炸当时也伤及在当地的韩国劳工??编注),个中原由,5月16日日本《读卖新闻》交待,是为了以此缓解韩国国民的反日情绪,推动韩日首脑会谈。为了这个目的,除了对曾在战时强制征用来自朝鲜半岛劳工的日企进行调查,搞清百余位苦力遗骨的安置场所,另外计划将集中存放在日本寺院的苦力遗骨全部交还。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后来在6月20日与韩国总统卢武铉的会面中,再次重申:“日本政府将加紧调查在日本死亡的朝鲜半岛出生者的遗骨,早日让遗骨重归故土。”但在日韩首脑会晤中,小泉并没有改变对参拜靖国神社及历史问题的立场,这也就难怪遗骨归还工作中为什么会让对方感觉敷衍了。

  对死者如此,对生者的不真诚同样存在。据悉,日本政府近日根据60年前的面额,向二战时期被日本征用并饱受折磨的韩国劳工支付了养老保险退休津贴。退休津贴是日本为补偿战时韩国劳工采取的方式。一位领到津贴的韩国劳工苦笑不得:“光复年间(指刚摆脱日本占领时期??编注)这笔钱能够买6头牛,但现在只不过能够买一碗面条。”

116万日军遗骨散落战场(附图)   


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搜寻日军遗骨。美联社  

  日本正全力搜寻散落于广阔战场的数百万日军遗骨,但有近一半的遗骨基本上没有找到的希望

  国际先驱导报驻东京记者孙巍记者韩轩报道“1945年11月,父亲依依不舍地将年幼的妹妹从怀里放下,微笑地向亲人挥挥手,渐渐远去”。现年66岁的中尾元彦至今还无法忘记在当时伪满洲国的新京(今长春),作为日本战俘的父亲离开家人成为苏军俘虏的那一幕。1946年5月,其父因劳累过度,死于西伯利亚冰冷的土地上,其尸体更不知葬于何处。

  用DNA鉴定遗骨

  整整60年过去,就在中尾近乎绝望的时候,8月1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遗骨搜寻团带回的遗骨让他梦想成真,经过DNA鉴定,中尾确信眼前的遗骨就是自己的父亲。

  日本厚生劳动省从2003年12月开始,由国家出资对从前苏联和蒙古等地运回的遗骨进行全面的DNA鉴定。目前,包括东京牙科大学在内的8所机构,已经完成了770根遗骨的鉴定工作,其中67根已经交还日军后代手中。

  DNA鉴定是通过对牙齿或指骨细胞染色体的比对来判别的,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在高温湿热的地区,遗骨很容易裂化,因此在菲律宾等东南亚战场发现的遗骨很难做出鉴别。厚生劳动省社会援护局的一位人士指出:“考虑到遗族的老龄化,工作人员会尽可能早地判明遗骨的身份,但由于技术上的难度,只能与时间去赛跑。”该省计划今年再向前苏联和蒙古的10个地区派遣遗骨搜寻团。

  据说,在东京霞关的政府联合办公大楼里摆放着近7000根遗骨,而等待鉴定结果的遗族超过了1000多人。虽然许多遗族家庭寄希望于高级的DNA鉴定技术,但厚生劳动大臣尾 秀久透露,因为时间过长,遗骸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几乎“触及即碎”。

  搜寻工作加紧进行

  8月11日,位于东京都千代田的“千鸟渊战殁者墓苑”举行了一个引渡仪式,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职员从蒙古带回的8根前日军遗骨被安葬在这里。这些遗骨全部来自诺门坎战役的战死者。1939年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地区成立伪满洲国政府时与苏军在蒙古边境发生战斗,日军死伤惨重。负责运送的阿部正春说:“尚有大量遗骨残留在蒙古,我们将尽可能把更多的遗骨运回日本国内。”据悉,这些遗骨在日本将接受DNA鉴定,如果能确认身份,会将其转交给这些前日军的遗孤。

  前日军的遗骨收集工作由日本厚生劳动省负责,于1952年开始。参加者主要是阵亡士兵的战友及亲属。收集的地域集中在东南亚和俄罗斯等地,迄今为止已收集到遗骨约31万根。

  在二战结束60周年之际,日本所面对的是他为自己的侵略战争付出的代价:日本政府称二战期间240万死在海外的日本人中有一半找不到遗骸。根据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数据,日本在战争期间在海外死亡已经验证身份的大约85万,包括30万平民。还有35万身份无法确定的遗骸已经找回,作为无名士兵一起埋葬在东京千鸟渊公园。另外还有大约116万散落在面积辽阔的战区??从太平洋上的硫黄岛、塞班岛、冲绳岛,到东南亚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缅甸,再到蒙古和俄罗斯远东地区……

  在得知厚生劳动省8月下旬将派遣遗骨搜寻团赴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米莱(音)岛寻找前日军遗骨时,62岁的坂本俊文决定报名参加。由于得到当地居民发现遗骨的信息,厚生劳动省将第8次向该岛派出搜寻队伍。搜寻团是以紧急招募的形式组成的,成员只有4人,除坂本外还包括1名厚生劳动省社会援护局的支援及2名考古专家。该团计划8月20日出发,9月2日回国。

  位于太平洋中部的米莱岛是太平洋战场战斗最激烈的地区之一。约有6000名日军在该岛登陆,其中3000多人战死或死于饥饿和疾病。米莱岛的遗骨收集工作始于1971年,在过去7次搜寻过程中,共发现前日军遗骨305根,其中有10%被安葬在东京千鸟渊战殁者墓地。

为了战争还是为了和平(附图) 


怀抱里的松本对他父亲的了解仅限于照片里穿着和服的男人。  


1945年4月,太平洋岛屿争夺战期间,一队美国士兵经过一具日本士兵的尸体。  

  日本民间搜寻遗骨的工作从未停止,但是他们在看待历史方面的态度截然不同

  国际先驱导报驻东京记者孙巍记者韩轩报道松本对他父亲的了解仅限于照片里穿着和服的男人,这张照片拍摄于1942年12月25日,同一天,他的父亲加入了皇军,再也没有回来。

  家里后来收到了一封军队寄来的信,确认30岁的老松本于1944年12月3日战死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北部。但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如果把他们中的每一个都鉴定出来有困难,至少应该尽可能地把他们带回国内”,已经62岁的松本说,他与其他失去亲人的家庭呼吁对失踪军人的遗骸进行鉴定。

  松本不想放弃。2003年,在退休几个月后,他参加了一次政府资助的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旅行,在当地的菜地里发掘出100多具日军士兵的遗骸。但从这些遗骸中还无法辨认出是否有他的父亲。

  搜寻遗骨的目的

  与松本的初衷一样,1994年7月,71岁的春木芳子为了收集前日军的遗骨,首次踏上了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的土地,用收集遗骨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的思念。

  春木芳子的父亲佐臧1944年春天应征入伍,临别前佐臧已经预感到日本发动的这场战争将以失败而告终。他对送行的亲人说:“连我这样的老兵都被送往前线,看来……”同年夏天,正在学校参加学期考试的芳子得知了父亲阵亡的消息,在台湾与菲律宾海峡之间,其父乘坐的运输舰被潜艇击沉。年仅10岁的芳子从此与父亲永别。战后,一直生活在大阪的芳子于1976年前后开始参加遗族会的活动。1992年,在遗族会的组织下,芳子首次来到其父阵亡的台湾,在那里芳子只能以向大海投放鲜花来祭拜父亲,当时她深感没有遗骨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回到日本后,芳子立即决定参加搜寻日军遗骨的活动。截至2002年,她已经先后5次到达俄罗斯,在长达104天的时间里,共收寻到日军遗骨707根。春子回忆说:“在异国他乡挖起黄土的时候,我一直在思索日本士兵的命运,一种悲伤夹杂着愤怒的情绪在我的身体里不停地游动。为什么会这样……”在遗族会的集会和在小学校演讲时,春子都要把自己的感受传达出去。“许多老人听到我的讲话时都会泪流满面,但小学生似乎无动于衷”,春子说,“我无法强迫小孩子接受我的观点,但我要永远告诉他们决不能让战争的悲剧再次重演。”

  众多民间团体参与搜寻

  遗骨搜寻者往往比较执着:尽管被确认的日军遗骸只占发现的一小部分,但已经66岁的辰巳始终不愿放弃希望,一些老兵告诉她,他们最近一次看到她父亲,还是62年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她对当地的寻访激起了当地人对过去的回忆,许多村民愤怒到告诉她当年日本军队如何杀害了他们的亲人。但在多次访问之后,辰巳和他们逐渐成了朋友。

  除了个人调查以外,许多日本民间组织都在从事前日军遗骨的收集工作,“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就是其中的一个。该团体属于特定的非营利法人,是在厚生劳动省的指导和协助下以学生为核心的志愿组织,它的主要工作是收集在二战中阵亡和死于前苏联看守所的日军遗骨。据该组织称,除它之外,参加遗骨搜寻工作的日本民间团体主要有财团法人日本遗族会和由战争幸存者组成的日本各地战友会。

  “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成立于1970年,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前苏联西伯利亚和东南亚一带。在迄今为止的35年间,共组织了187次收集活动,派出的日本青年和学生达1200余名,搜寻到遗骨14.6万根。该组织的活动经费由两部分构成,除国家提供部分援助外,自筹资金也是主要的来源。据悉,参加海外活动的人每次要交纳5万日元的费用。

  在从事遗骨收集工作的民间团体对待历史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像“日本青年遗骨搜寻团”就主张让每个参与的人去亲身体会和平的来之不易。而像日本遗族会就截然相反,它不但是日本最大的右翼组织,还多次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美化侵略战争,否认侵略行径。

 

新华网 ( 2005-08-23 10:38:55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