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康:“做愤青,不如做奋青”

他创立的“中国九一八爱国网”被日本右翼当成“全球头号反日民间网站”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和吴祖康见面,约在了2012年国庆节后的第二天。他刚从澳门参加一个保钓活动(即保卫钓鱼列岛爱国活动)回来。吴祖康住在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一个老式的居民小区里。地方很狭窄,用上海俗语形容,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走廊被改造成了一个简易的厨房,冰箱半堵在门口;几平米的客厅兼餐厅只能容下一张小桌、两把凳子;10多平方米的卧室被沙发、大床、衣柜和两个写字台塞得满满,只剩下窄窄的过道。家里最显眼的,除了一块写着“上海市第四届优秀教育网站”金色的牌子,就是两台电脑,那是他用来做网站的。

吴祖康拉记者在客厅的小桌旁坐下,点起一支烟。他的妻子用红色的雀巢咖啡杯给记者泡了一杯茶。这种杯子,是雀巢咖啡礼品套装的赠品。

今年已是吴祖康建立“九一八爱国网”的第十二年。这个网站,是他拿出微薄的退休金创办的,为的是“宣传、研究历史,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如今,他的网站已经很出名了,甚至被日本右翼当成“全球头号反日民间网站”。不过,这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他继续守在蜗居中,只是他对于爱国的思考越来越深入。


“被抓住了就是失败的”

 

采访很自然地从当下最热的钓鱼岛问题开始。吴祖康是“老保钓”。他1949年出生,1969年到黑龙江插队,10年后回到上海,后来,他当过副厂长,也经历过下海失败,最后于2004年从新华化工厂退休。退休之前,他就开始参与保钓活动。

2003年1月1日,日本媒体发布了日政府准备“租用”钓鱼岛的消息,大陆民间人士冯锦华等人于2003年6月22日完成了保钓首航。此后,吴祖康就开始琢磨搞钓鱼岛旅游。“那时候,大陆民间保钓人士分登岛派和旅游派,我是旅游派。当时我们的想法是要通过‘环岛旅游’,让更多的人知道钓鱼岛,定位是宣示主权。2004年1月,我和一些保钓人士策划出海‘探路’,计划3月28日进行钓鱼岛旅游的试航,5月份开始每个月出海。我们在厦门借了3条渔船,参加首航的有五六十人。那时,离我正式退休还差几个月,我就先办了下岗手续,一个月只发几百块钱。不过我也无所谓,当时只想把钓鱼岛旅游搞起来,通过这种和平方式宣示主权,也不激化矛盾,但最终因为种种制约没有去成。”

吴祖康对“登岛”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登岛’的人上去以后,如果安全撤退,才是成功的。被抓住了就是失败的。登岛被抓,给外界的印象就是日本人对钓鱼岛有控制权,想抓你就抓你,想放你就放你,这是很不利的。”

保钓,让吴祖康结识了一些朋友,其中他最欣赏的是一起策划钓鱼岛旅游的李义强。“他在厦门原本有个网吧,大家去后可在那里上网,还能睡在那里。后来网吧被关了,他妻子一看这情形,也和他‘拜拜’了。他借住在农民房子里,至今单身,前两天我还见到他。网上有句话:‘一个人保不了自己的事业,保不了自己的家庭,他却还要保这个国家。’这就是说他的,也让我感到很辛酸。”


网站可以换个100平方米的房子

 

“保钓之前,我就开始办网站了,这事缘起于2000年1月”,吴祖康告诉记者。当时,日本右翼搞了个集会企图否认南京大屠杀,吴祖康非常生气,想找资料反驳,却发现网上的资料很少。一气之下,他和女儿、妹夫及几个亲友一起凑钱,办起了抗战史资料库“中国九一八爱国网”,当年3月24日正式上线,定位是“民间、正义、公益”。起初,整个网站资料只有一张软盘的容量——1.2兆,他们只能一点点的搜集。吴祖康的一个老同学知道有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画册,其中有400多张图片。他们设法取得了授权,将图片全部扫描后放在网上。后来经过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等媒体的报道,网站逐渐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吴祖康的资料搜集得越来越多,一些电视台拍摄抗战题材的纪录片时也会来找他。“我们有抗战史料和日军暴行史料,包括南京大屠杀的资料、二战被掳日劳工的资料、日军化学武器和对华细菌战的资料,还有重庆大轰炸和慰安妇资料。2007年开始,对日本的索赔活动我每年都去,也记录下那些志愿者的活动。我觉得这也是历史,要让后代知道在解决二战遗留问题的过程中,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的艰辛。”此外,网站还搞起了“复兴中华园”、“抗战纪念园”和“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有个日本人写文章说‘我们有靖国神社,你们有什么?’我们确实要有东西纪念抗战。”吴祖康说。

吴祖康的行动并不仅仅停留在网站上,他还参与救助抗战老兵,协调、征集全球41个国家4200万人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这10多年,钱一直是吴祖康最头痛的事情。“网站一个月的开支要3000多元,我们夫妻都是退休工人,工资总共4000多元,大部分都贴进去了。有时候没钱了,一家人就吃面疙瘩。”面疙瘩用面粉和青菜做成,是一种廉价的上海平民小吃。“2001年《东方时空》采访后,有人想出30万买网站,我老婆说你卖掉算了,那时候房子3000元一平方米,可以买100平方米的房子。我说那怎么行,这是我的事业。”吴祖康说,现在网站靠捐助已经勉强可以收支平衡,他特别感谢各地爱国网友,“有一年网站快要‘弹尽粮绝’了,我发出紧急呼吁,很快有人汇了钱,网站才挺过来。”


“我们年轻人的爱国意识比日本人强得多”

 

尽管吴祖康自己不买日货,也承认“骨子里的仇是很难彻底消除的”,但他不喜欢别人称他的网站是“反日网站”,甚至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说明自己的网站是“涉日”而不是“反日”。“我对网站的定位是: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对日本人不能一概而论。现在有些做法过头了,有的人把民间极端情绪煽动起来,这样一些比较亲华的日本人日子就很难过。”吴祖康告诉记者。“我办网站、搞活动的一些器材,都是旅日华侨林伯耀老先生捐助的。他很体谅我,还积极地帮助侵华日军受害者开展民间索赔。这几年和林先生接触多了,我的观念也在慢慢变化。现在,日本亲华派越来越少,我们口号喊得越狠,越是让日本的中间派倒向右翼。目前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解决二战遗留问题。当年受害者的损失怎么办,谁来赔偿他们?现在看,民间索赔还是可以,这已经有了先例。这些受害者活着的已经不多,应该尽快给他们一些补偿。”

在吴祖康看来,中国人应该多到日本去,了解日本。“一方面,我们去看看日本,会发现日本的社会秩序、人员素质等,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另一方面,日本社会的年轻人,关心政治、关心民族的很少。据我所知,日本右翼的游行都是出钱雇人,用一些‘吸引眼球’的活动让年轻人来参与,而我们去参加游行都是自发的——在这点上说,我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年轻人的爱国意识比日本人强得多。”

但对暴力行动他极不赞成。“群情激昂之下,有些事控制不了。不排除有人故意闹事。你有本事出海保钓去,欺负自己同胞的人都是‘缩货’(胆小鬼之意)。我觉得,我们民间也要做好爱国主义教育。与其做愤青,不如做奋青。”

 

《环球人物》2012年28期 总197期  2012年10月26日出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