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二黑最讨厌人家说“国耻”。今年春节前夕,搜狐网转载了国际在线网沈二黑“王选女士您让我怎么说你?”[见附件1]一文,文中沈二黑谩骂“南京师范大学大屠杀研究中心”翻译、王选译校的<<黄金武士>>“这种东西"是“二百五",是“瞎译",是“犯罪",并几乎让他得了“神经衰弱症"云云......

    或许沈二黑是读过<<黄金武士>>一书的,其罗列出一些所谓“勘误”,这本可让人敬佩。但缘何会神经衰弱失望恐慌?又何以气急败坏恶语中伤、罗织罪名陷害他人?这实在令人费解!

    只要是真正看过这本书的人,想必知道这本书的宗旨.这本书中文版序[见附件2]及作者的话[见附件3]开明宗义,在于揭露二战日本掠夺亚洲黄金财富黑幕,传播美日等国联合掩盖的犯罪真相,寄望于亚洲国家的专家学者继往开来,在这本书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调查研究,进而维护受害国家和人民的合法利益。

    <<黄金武士>>中文版译者南师大志愿者和王选女士,在忠于英文原著内容和作者提供的大量修改补充材料的基础上,以极大的热情投入翻译,倾注了大量心血,付出了艰辛的几乎无偿的劳动,前后历时三年,数易其稿,终于使中文版付梓。翻译是一门永无止境的学问。译者在译后记[见附件4]开诚布公明言,本书难免存在不足之处。有道是,瑕不掩瑜,“吹尽狂沙始到金”。作者和译者欢迎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对书中存在的歧义和失误提出探讨和批评指正,以便今后再版时精益求精,进行更正或补充。作者和译者有公开网站和渠道方便读者互动联络,有关历史文献亦将制成光盘附在书中。

    应当说,世上任何人都不敢说自己的每句话都是正确的。<<黄金武士>>一书涉及国际社会的重大题材,受到公众广泛关注,相信每位读者都会有自己的判断和认识。作者夫妇冒着生命危险和死亡威胁,历时18年写成<<黄金武士>>,揭开了20世纪一个惊人秘密,奠定了让世人可以深入了解和调查研究的基础,实属难能可贵,理应受到各受害国及其人民的尊敬。同时,这么敏感重大的题材,单靠作者夫妇俩完全正确地揭露和记载是不可能的。由此引申开去,每一位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人,都应当一如作者和译者所期望的那样,接下去审慎而理性地“做功课”,下苦功夫,淘出“真金”来。

  <<黄金武士>>中文版出版发行至今半年多来,尚未见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对此发表意见,倒是沈二黑迫不及待地撰文抢先在媒体大放獗词,给作者和译者扣上“二百五”的帽子,欲加罪一棍子打死。对照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绝大多数网友正面评论、英文版<<日本时报>>近来至少三次整版或大版面刊登英国著名记者关于“山下黄金”的文章、英国BBS纪录片以及国际非政府组织世界[美国]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积极支持出版发行<<黄金武士>>中文版的种种状况,沈二黑却反其道而行之,其攻击一点不及其余的恶劣手法,与日本右翼势力图谋颠覆中国的手法如出一辙。在此,人们有理由怀疑,沈二黑莫非想做日本右翼势力的“买办急先锋”?

  对<<黄金武士>>作者和译者的人格进行谩骂攻击,沈二黑的行为显得多么滑稽可笑,令人不齿,不值得一驳。而企图给作者和译者定罪,则注定会使他有劳无功,臭名远扬,必定会受到道义的严厉谴责,弄不好还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沈二黑讨厌人家说“国耻”的这种态度还表明,他不愿直面祖国曾经遭受外来侵略那血腥、痛楚、屈辱的历史,不愿倾听战争受害者苦难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把自己打扮成<<黄金武士>>一书的受害者,并打算出书<<为历史辩护>>,图谋再度攻击<<黄金武士>>的作者和译者。只是我们不禁要担心,神经衰弱的沈先生,如此下去,是否会从此加重病情患上精神病,或者干脆将昏死过去?!

    沈二黑何许人也?对日索赔长期艰苦斗争中,未见其露面为中国受害者的正义之举鼓与呼,今却敢颠倒是非,无端攻击王选,妄言正在进行的对日诉讼的结果,胡乱归责王选。人们认识到,在事关中华民族尊严和中国受害者合法权益的诉讼的大是大非原则面前,可以看出大概有三种立场,一种是同情关注和参与的立场,一种是旁观者事不关己的立场,一种是“唱衰”并打击对日诉讼的立场。在此要正告沈二黑们:针对此几种立场,中国受害者同样有几种因应的态度。其中,企图“唱衰”并打击对日诉讼的败类,我们将给予他汉奸的“奖牌”。


附件1<<王选女士 您让我怎么说你?>>

     作者:沈二黑  来源:国际在线   时间:2006年01月26日10:21


 序言

  本人最讨厌的事,就是拿着“国耻”当卖点。不幸的是2005年10月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搞的《黄金武士》就是这种东西。这本书本来是美国小左畅销书作家Seagrave搞出来的,不幸的是书商找到“卖点”,拉“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来翻译,又找来“感动中国”的王选女士来作“译校”。

  《黄》书里说日本在二战中抢来很黄金,就是被美国拿走了大部分,所以日美形成勾结,还有扯到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

  这批黄金,是如此之多,以至超过了全球的黄金储量。很多网友已经在网上指出无稽之处。

  王选把这种货色当成“铁证”,本来已经叫我大跌眼镜。去年12月南京大屠杀周年纪念时,王选和南师大的那个中心还举行了会议,声称还真要找回《黄》书里那些黄金,实在叫人失望。

  想知道《黄》作者是什么货色吗?搜一下11月的《辽沈晚报》吧,此人说自己的书已经泄露了国家机密,美国政府正在追杀他。最无耻的是他还说,“福特基金会的创始人”汽车大亨利?福特对他的书很欣赏。亨利?福特1954年就死了。《黄》的作者就是这种货色!

  二黑这几天看了一下这书。发现王选和南师大那个中心的水准跟原者一样让失望。

  I

  历史著作的翻译关键的地方之就是专有名词的正确翻译。可是,此书译者在瞎译!

  《黄》提到溥仪的书??《从皇帝到平民》,其实溥仪只写过《我的前半生》,前者是它的英译名,应该回译成原名。译者却没有。文中提到的人名,译者也不核实原文,直接音译成“张玉卿”,事实上溥仪的原书里有叫“张燕卿”。原作者很多地方很不“老实”,瞎编内容:《黄》书里说“上海流氓张玉卿给登基的溥仪发来贺电”,事实溥仪的书里没有这话,只是“张燕卿来到旅顺”(《我的前半生》P313,东方出版中心 1999)而且,张燕卿是赫赫有名大汉奸,就是张之洞之子,专家们居然又是不知道!《黄》作者说的上海流氓“张玉卿”根本就是胡说!

  最让人生气的是,原作者不懂中文,胡说八道,把上海滩的流氓“顾竹轩”(就是今天福州路上天蟾舞台的老板)误认为是战区司令“顾祝同”的兄弟,胡说“兄弟两人勾结搞鸦片贸易”。译者翻译时,把“顾竹轩”硬给翻译成“顾祝川”,这下“顾祝同”真地多了一个兄弟了!你们不会查一下书吗?顾祝同,有这个兄弟吗?

  南师大的研究近代史的各位专家,居然连美国著名汉学家魏斐德都不知道,把F.Wakeman,音译成“韦克曼教授”!

  把朝鲜的“闵妃”,译成了“闵妃皇后”。这叫中文吗?

  英文“Ri SamPyong”,这帮专家又是翻译不出,只能音译成“李杉柄”。我不懂朝鲜语,也不是近代史专家,我随手一查就知道那是朝鲜的治陶大师??“李参平”。

  小的地方,粗枝大叶更多,把赫赫有名的"Prince of Wales"号,翻译成“威尔士号,”把"Pope Pius"翻译成“教皇派厄斯”,应为“教皇庇护十二”,把专名“汇丰银行”,直译成为“上海香港银行”,

  有好多个译名,都不愿意找资料,查出英文对映的人名。这叫叫风格下作!

  堂堂“南师大”的近代史专家(包括一位复旦的专家),以及敬爱的王选女士,这些专名都不知道吗?不知道,还敢搞近现代史?翻译水平低得像原作者一样,要么说明这是粗制滥造的货色,要么说明“南师大屠杀中心”的专家水平一塌糊涂,你们对得起自己的工资吗?你们这是对中华民族犯罪。

  II

  严肃的翻译对原文中的“硬伤”??严重的史实错误,必须指出来。此书的译者却没有!

  《黄》书的作者其实就是个中国历史的“二百五”??我会在将来的《我为历史辩护》一书中,详细剥此人的皮。不过,“大屠杀中心”的专家居然跟他一起“二百五”。书的第一章,作者胡说1907年,日本迫使朝鲜国王让位给“只有10岁弱智皇太子李安”。事实上,让位给李拓,朝鲜最后一个国王,他也不是“10岁弱智”,他生于1874年,已经33岁了!李安是他的儿子!

  P36说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想对日本人报仇,结果“收到了蒋介石不要抵抗的命令”,这种硬伤,译者居然不指出,是自己看不出吗?

  书中说:1894年的甲午战争,日方用头山满的“黑龙会”主动挑衅,可是“黑龙会”是1901才成立的,这是常识!

  书中还有很这种“硬伤”,专家和王选女士,好像都瞎了,什么石原莞尔炸了柳条湖(应为土肥原贤二)。

  1940年发生“皖南事变”,应是1941年!而且新四军是换防驻地,不是为“袭击南京上海的铁路”。顾祝同也不是因此,才“提升为司令”,而早就是司令。中学生都知道1941年发生“皖南事变”。专家却不知道?还有很多,不写了!

  我不禁产生疑问,如此的历史水准,还敢大骂日本右翼篡改历史吗?如此水平,到日本打官司,能不输吗?如此马虎的中国人,只配被日本人瞧不起!

  III

  还有《黄》书作者引用的很多都是没有历史学价值的畅销书。比如P19引用了 Duus :The Abacus and the Sword说:日朝两国历史上相互袭击,只是带剑的武士,而没有整支武装的军队。这个作家不知道《三国史记》《三国遗事》的日本派军队围攻新罗王都这种大仗就算了,可是16世纪,丰臣秀吉入侵朝鲜,就应该知道,那是“带剑的武士”吗?

  IV

  此外,原作者不太老实,对一些比较严肃的著作,如溥仪的回忆,魏斐德的,乔纳森?马歇尔的著作,都“无中生有”出一些内容。比如前述的所谓上海黑帮头子“张玉卿”给伪满皇帝发贺电,是溥仪回忆录没有的事。他还“生有”出其他内容。我会核对魏等的原文。我比专家认真!

  结论

  王选女士,您一直让我很尊重,但我看了您的“译校”的大作,实在让我尊敬不起来。您觉得工作如此不严谨,可能会在日本法庭上胜利吗?您为什么要卷入到这种书的炒作中,还要把种玩艺说成“罪行铁证”,要开会去“追讨”。出于对您的尊重,本人不想“深挖”您在这本书上的“利益”。请您自重。

  “南师大大屠杀研究中心”的专家们,你不觉得脸红吗?你们翻译的东西,对得起中国的历史吗?

  PS

  去年二黑就说要写《我为历史辩护》一书,到现在还没有写完,真是对不起各位了。越是读中国那些专家的著作,越是觉得好气,我把《黄》的书评写进《我为历史辩护》的。

  中国人,包括很多所谓专家,以为“爱国”是件很轻松的事。可笑!看了很多中国写的类似的东西,几乎神经衰弱。(沈二黑)

附件2 [中文版序]

  《黄金战士》中文版的出版意义不同一般。作为日本的受害国,中国的受害者比其他任何民族和国家都要多得多。在1895年至1945年间,日本从中国掠夺的财富,比其他任何民族和国家要多。日本对中国的掠夺从东北开始,然后殃及上海、南京和全国数百个城镇,价值以亿美元计数的金块、财宝、钻石、五彩的宝石、瓷器、艺术品、远古化石、无价的线装典籍、宗教文物和祖传宝贝都成了日本人的囊中之物。除中国大陆外,从香港到新加坡、从马尼拉到雅加达,几乎海外所有华人的居住区都遭到了劫掠。

  这些财宝中的大多数都被运到日本,或是存放在皇宫宝库或成为寡头的私人宝藏。1945年战争结束时,按理这些财宝应该被归还给受害国,但是并没有。战后德国归还了他们盗窃的艺术品和掠夺的财宝,数量巨大;他们还向纳粹受害者作出了超过550亿美元的赔偿。但同德国相反,日本拒绝道歉和回避赔偿,他们只归还了很少量的财宝,绝大数财宝一直还藏在日本。

  到目前为止,已有数百个诉讼案指控日本政府以及企业,这些企业在战争期间参与在东亚的掠夺、奴役数百万劳工。但是,所有在日本和在美国各州法院的诉讼都遭到来自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的阻力。华盛顿声称,1945年时日本没有钱,因此它没有能力支付赔款,向日本和日本富有的企业提起索赔诉讼违反1951年和平条约。华盛顿和东京都以这些借口来阻挠所有的索赔诉讼。

  读者们在阅读本书时将会发现这一切都是谎言。当时日本并不是一文不名,它从整个东亚掠夺了大量财富。华盛顿明明知道这一点,却撒谎包庇日本政府、企业和皇族,以使它们既不需要对受害进行赔偿,也不需要归还掠夺的财宝。华盛顿这样做是因为它要利用日本作为它的盟友,对抗亚洲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为了在东京扶植一个反共的政府,美日之间做了许多暗中交易,如让日本战争期间的军国主义头面人物重新上台、释放战犯,并用从中国掠夺来的财宝建立秘密的贿赂基金。 所以说,1951年的《和平条约》是骗人的东西。

  利用一个腐败和欺骗性的条约来保护日本是一种犯罪,美国政府犯的罪。中国和苏联拒绝在1951年的条约上签字,但是,美国胁迫其他盟国接受了这一条约,秘密的用日本掠夺的黄金作为条件,予以回报。

  今天,骗人的1951年和平条约仍被继续利用来阻碍受害者的索赔诉讼,也就是说,华盛顿和东京仍在不断重复同一犯罪行为,持续至今已达半个多世纪。

  我们希望中文版《黄金战士》将为中国民众提供有用的证据,有利于他们制止这一犯罪,迫使日本归还从中国和亚洲各地掠夺的庞大的财宝。

  大家明白,光靠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也需要有大智大勇者资助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来裁决华盛顿与东京之间的秘密勾当。

  近几年来,加拿大的金融家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正在支持一起起诉瑞士银行的国际诉讼案,这起诉讼要求这些银行归还在大屠杀期间纳粹掠夺的犹太受害者的财产。

  现在需要有一位,甚至一群亚洲金融家去做同样的事,支持日本的亚洲受害者提起诉讼。必须迫使华盛顿停止撒谎、不再庇护伤害了数千万人的道德败坏的日本政府和超级富有的日本企业;必须迫使美国政府放弃用骗人的1951年条约阻碍诉讼。只有这样,对于受害者来说,正义最终才会到来。

  这也是本书的期望。

斯特林?希格雷夫   佩吉?希格雷夫
2004年1月

附件3[作者的话]

作者声明:如果传播真相的人被谋杀

  许多人对我们说这本书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价值,它一定会出版的。但他们接着警告我们:如果它出版了,我们可能会遇到谋杀。一位澳大利亚的经济学家在看完书稿后说:“我希望他们让你们活着。”但他没有解释“他们”是谁?

  日本掠夺亚洲的财产以及秘密存放在美国银行的事实,同纳粹因大屠杀而掠夺的黄金存放在瑞士银行的事件是紧密关联的,揭露这两者的秘密都显得十分危险。吉恩?齐格勒(Jean Ziegler)是瑞士的一位教授和国会议员,他花费了很多精力写成《瑞士、黄金和死亡》一书,他在书中揭露了50名官员的“健忘症”。但在1998年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证实在瑞士银行业确实存有犹太人财产之前,他因这本书一直被瑞士联邦检察机关指控犯有“判国罪”。这一指控有21个银行家、企业代理律师和一些极右政客参加,他们当中许多人都是一些瑞士大银行的股东。他们指控齐格勒是一家犹太组织的同谋,他们认为这一犹太组织正在向瑞士勒索一笔数额巨大的钱。

  许多人因为能够在贪欲面前保持道德操守而遭到迫害,齐格勒并不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克里斯托夫?迈尼(Christophe Meili)是一家瑞士银行协会的安全员,他也曾受到谋杀的威胁,他的妻子和孩子遭到绑架,此事在得到美国参议院调查证实之后,他才从瑞士银行协会的折磨中解救出来,他和他的全家在美国受到庇护。

  在此之前,我们曾受到过死亡威胁。当我们出版《宋家王朝》一书时,我们被中央情报局的一位资深官员警告,他说一个旨在暗杀我们的行动小组正在台湾准备。他说:“如果我是你们,我会十分认真地考虑这件事。”为此我们不得不秘密离开美国,前往英国哥伦比亚海面附近的一个岛屿,我们在那里呆了一年时间。在我们离开美国后,一支台湾行动小组到达旧金山,他们开枪打死了一名美籍华裔新闻记者亨利?刘。

  当我们出版《马科斯王朝》一书时,我们以为麻烦会来自马科斯家族和它的亲信,但是结果我们的困扰却来自华盛顿。虽然已有很多人研究马科斯,但我们是第一次揭露美国政府是如何卷入马科斯黄金交易案内幕的。为此我们不断受到美国财政部和国税局的秘密袭击,他们甚至在深更半夜用电话骚扰我们年迈的父母。有一次我们乘飞机抵达纽约时,我们中的一人中途在机场被扣留,护照被没收,而且被软禁了3个小时。最后护照虽然退还给我们,但他们并未作任何解释。后来我们到有关部门了解其原因时,他们十分吝啬地给我们回复了一份传真,但传真上的每个字包括日期都被涂黑了,审查机构所作的解释说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政府信息来源的需要,这一点可以超越法律!

  一位自称美国财政部的代表打来一个令人烦恼的电话,他说他正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观看一个有关我们接受日本一家广播电视采访的节目,这个节目只在日本播出,我们从未看到过。

  因《大和王朝》曾简短地提及有关金百合的一些发现,因此当该书出版后,我们的电话和电子邮件一直都被监控。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当我们其中一人在欧洲一个诊所进行简短的体检时,护士长告诉我们,称有一位自称是我们的美国私人医生打来电话询问了一些问题。

  当《大和王朝》一书的摘要在2001年8月《南华早报》上刊登时,编辑打来的好几个电话会突然中断,从该报编辑部发来的电子邮件,我们要在72小时之后才能收到,而同时抄送给我同事的邮件则会立即得到。

  最近几个月来,我们开始收到死亡威胁的匿名信。

  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事招惹了谋杀者?借用吉恩?齐格勒的一句话,我们正在同官方的“健忘症”作斗争。

  我们现处在一个危险时期,这就像1930年代的德国一样,当时只要有人揭露被隐藏的财产,他就可能被打上恐怖分子和判国者的标签。在几个月之前,三位御任的驻日大使宣称,二战期间的战俘和劳工起诉日本大企业,要求赔偿的行为如同恐怖分子。其后一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则称人们必须停止泄露机密情报的行为,即使“派遣特种武器和战术警察部队(SWAT)到记者家”也在所不惜。

  对于每个人而言,国家安全是一个严肃的事件,对此我们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国家安全常会被用来掩盖官员的腐败和利益的争夺,这种统治人们称它为暴政,唯一解决问题的做法是公开和透明。

  在本书中,我们不用讨论杜鲁门总统对发现这些战争黄金进行保密是否公正,这可以让别人去争论。我们所要指出的是整个秘密驱使腐败分子滥用贿赂基金,而且直到今天这一恶习像癌细胞一样在不断繁殖。围绕贿赂基金,一个全球范围的网络已经形成。官僚、政客、间谍和将军们已经沉溺其中。有迹象表明,有许多战争黑金在爱国主义的外衣下已被美国极右势力所掌握。杜鲁门当初所作决定时,他并没有想到黑金会成为全球金融体系中一个有害的组成部分,它正在将无辜的人们推向危险。那些从中获得好处的人和机构正在通过各种手段甚至包括暗杀来掩盖这一秘密。

  消除疾病的唯一方法是承认有病这一事实。但是当皇帝因梅毒病菌侵犯大脑而疯狂时,被折磨和烧死的第一个人一定是给他诊断得了梅毒的医生。

  尽管美国和日本政府花了很大力气来破坏、控制或者是掩盖有关金百合的相关文件,但是我们已搜集了数以千计的文件和录制了数千小时的采访录音,我们已将这些资料制成两张内容充实的光盘以便于本书读者利用,读者也可以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bowstring.net,读者根据这些资料可以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们期待金百合计划的知情人士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相关信息。当上层腐败时,真相不会由上层来揭开,而是常常来自像吉恩?齐格勒和克里斯托夫?迈尼等人所提供的零碎资料之中,他们觉得他们有义务要为揭开真相做点什么。

  为防不测,作为一种预防措施,我们已经计划将此书和所有相关文件放到因特网上。

  如果我们不幸被谋杀,读者一定会毫无困难地指出谋杀者是谁。 

附件4[译后记]

  本书作者斯特林?西格雷夫和佩吉?西格雷夫是我国广大读者较为熟悉的作者,20世纪80年代中期,斯特林?西格雷夫的历史著作《宋家王朝》曾经引起关注,当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大报均有评论。该书揭出民国时期许多有关蒋介石政权的阴暗内幕,竟导致台湾7名著名历史学教授联名发表声明,在美国各大报作为广告刊登,予以反驳。此书影响甚大,当时国内3家出版社几乎同时出版了不同版本的中文版。三年后,作者另一部历史著作《马科斯王朝》问世,在美国又引起轰动,国内很快也有中文版出版。1999年,作者和佩吉合作又推出一本大作《大和王朝》。现在读者面前的这一部是作者的最新力作《黄金战士》。令人惊讶的是,在上述几本著作出版后,作者每次都遭到生命威胁。

  作者冒着生命危险,耗时18个春秋写成的《黄金战士》,为读者揭开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二战期间日本一直在秘密实施所谓掠夺亚洲各国财宝的“金百合计划”,在战败投降前夕,在日本皇室成员亲自组织安排下,数以吨计的黄金被分成172份,秘藏菲律宾各地。战争结束后,美国很快掌握了山下奉文黄金的秘密,但是为了政治需要,美国同日本一起掩盖了这一真相。半个世纪以来,这批黄金不断被挖掘,并被用来建立了许多秘密“反共”基金,开展“肮脏”行动。作者指出:“整个秘密驱使腐败分子滥用贿赂基金,而且直到今天,这一恶习像癌细胞一样不断繁殖。围绕贿赂基金,一个全球范围的网络已经形成。官僚、政客、间谍和将军们已经沉溺其中。……那些从中获得好处的人和机构正在通过各种手段甚至包括暗杀来掩盖这一秘密。”本书还为我们道出了为何至今日本不肯向二战期间的战俘和劳工作出赔偿的真正原因。

  历史和现实是相通的。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同样,昨天的历史亦可成为今天的新闻。本书作者西格雷夫是新闻记者出生,新闻记者同历史学工作者有许多相通之处,他们都特别注重事件的事实本身。《黄金战士》如同作者出版的前几本专著一样,充分显示了作者非凡的史学功底。在撰写过程中,作者运用的每一个重要资料几乎都注有出处。作者在英文版出版前,提供给我们的英文稿,其资料注释几占全书篇幅的五分之一。英文版正式出版后,注释部分虽有所简化,但由此仍可窥知作者所花费的心血。另外,作为记者,作者对史料的解读十分敏锐,许多史料经过作者的条分缕析,使人阅后对许多历史之谜确有恍然大悟之感。为了保持本书的鲜明特色,使部分读者改变以前“传说”中“山下黄金”的印象,在翻译过程中,我们保留了作者最初较为详细的注释内容。需要的说明的是,为了方便读者阅读,书中涉及的少数极偏僻地名和人名,我们作了必要的简化处理。

  《黄金战士》中文版的顺利出版,我们首先要感谢作者在本书英文版未正式出版之前就寄来英文书稿,英文版正式出版后,作者又迅速寄来样书,并为中文版写了一篇十分精彩的序。美国史维会的丁元先生热情联络此书的中文版;王选女士在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对本书进行了十分认真的校对;作为责任编辑宗颖女士对本书一直十分关心;胡晓丁先生对书中出现的部分日本人名的翻译也多有帮助。

  本书是我们继翻译《魏特琳日记》之后的又一次集体合作,在很短时间里,各位译者为此付出了许多艰辛劳动。各人承担任务如下:杨夏鸣:导言,第一至六章;张连红:作者声明、中文版序、第七章;张启祥(复旦大学历史系):第八、九章;王艳飞:第十、十一章;杨国誉:第十二、十三章;罗峰:第十四、十五章、结束语。王选女士承担了英文总校对的任务,杨国誉、张启祥、王艳飞为此书的出版也做了很多琐碎工作。最后,张连红、杨夏鸣对全书进行了统稿。

  由于本书涉及许多美国、日本、菲律宾、朝鲜等历史及人名、地名,这给翻译校对工作带来很多麻烦。由于时间紧迫,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敬请各位专家不吝指正。

                                    译者
                                 2004年7月

《黄金武士》译校王选聊天揭幕后真相实录(附中文版连载)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