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子牙河畔的一只小船上我遇到一位军官,他是廿九军的一位营长,在天津作战他一营兵士都伤亡尽了,他自己也受了伤,正要坐着船到后方医院去静养,他的左腿已经折断了,现在仍不能行走,只可以坐在船面上,向岸头作工事的人们眺望。
  他兴高采烈地为我们讲述津战的经过,有时热泪满眶,不住地叹息,有时发指眦裂,以拳打船板,表示他的愤恨。最后他说:“我一营弟兄牺牲了,我也残废了,军人的责任也算尽了,可惜我们的牺牲毫无代价。”他静静地落下泪来,他的简单的有力的话,使我们也受到无限的感动。
  “我们是驻在良王庄车站附近的,在芦沟桥事变之后,我们大家便起了誓,谁也不作汉奸,在28日的下午四时,我们接到出发天津的命令了,全营兵士,连一口水也没有喝,便上了汽车,在金钢桥畔下车,增援攻击日本租界的保安队,我们本来又饿又渴又热的,应当稍为休息一下,再上火线。但我们的兵士,听说打日本鬼子,一个个都精神百倍,忘记了一切。当我们整队由日租界开进的时候,马路两旁的老百姓,都鼓掌欢迎,有许多人为我们送汽水,送点心,兵上都一面走一面吃,民众这一种鼓励,无异给我们打了一针吗啡,作战的勇气更加增高了。
  “当我带着一连预备队在一条小巷子里等候冲锋的时候,全胡同的人家都出来给我们送茶送水,有四位老太太看见我浑身大汗,都用扇子在我身边用力地扇,这种热情使我感动得流泪。当我们的伤兵退下来的时候,都有老百姓两三人搀扶着向后送,有些妇女和小孩子,便跟在伤兵后面,用扇子驱逐伤口上的苍蝇,我自有生以来,被别人这样敬爱还是第一次。因为我自幼便是个孤儿。
  “日租界旭街的日本兵,被我们打退之后,我便带着全营绕到八里台去攻击洋光寺的日本兵营,我们由于炮兵的掩护和利用民房的遮蔽,进到与日本兵营相距仅三百米的地方,我命令第一连向前冲锋,在日本兵的头道防线上发生了白刃战,占领了日本兵的阵地,但因为他们的火力太强了,所以我的第一连,在攻击他第二道防御工事时,便全连牺牲了,第二连继续上去,终竟占领了他们第二道防御线。我命令我带领的不足两连人一齐射击,集中火力,遮断了日本兵营大门内外的交通。这时若再有一营预备队便可以冲进日本兵营,杀他个痛快。但当我打电话给团长报告时,他却命令我,守住已占领之阵地,等待援兵。
  “援兵是久等不到而花碉楼上的敌人却加强了火力,向我们射击,我眼看着,弟兄们一个个地伤亡了,我方的火力,也渐渐地减弱了,后来掩护我们的炮兵也停止了射击,把我们陷入了绝地,在前面的弟兄也退回来了,这时全营四百多个弟兄,已经伤亡了三分之二了,仅仅剩下一百名左右,这时后退的命令便来了,我接到命令,手也抖了,眼泪也禁不住的流下来了。我们的弟兄也都哭不成声,‘我们眼看就冲进敌人的大本营,我们为什么要退却呢?’弟兄们都不肯向后撤退,情愿死在火线上。
  “军人是以服从为天职的,何况全部退却,只我们百多名人也是无用的,所以我便率领着弟兄们向后退,这时我们完全被敌人所控制了,我们后退时没有掩护部队,所以在脱离敌人之后我们的弟兄便都亡尽了,我也受了伤。
  “受伤后爬了一段路转入一条小胡同,被老百姓发现了,他们将我抬到屋里,给我开水喝。一位青年妇人,在急忙中将她自己的绸大褂的前襟裂下来,为我裹伤。后来因为怕日本兵搜索,将我的军装卸下,用门板抬着我送到杨柳青,现在坐在船尾上的一位,就是为我裹伤的少妇的丈夫,他情愿送我到后方医院去。”
  最后;这位军官向我们询问各方面的战事情况,我都?一为他说明了,他听到凇沪胜利的消息,便喜欢的了不得。他肯定地说。“先生。我认定中国是不会亡国的!”我们大家都点头赞同,他忽然很兴奋地说:“只要不作亡国奴,我自己残废了有什么关系。”
  在谈话中,他除告诉了我们他自己的作战经过外,还告诉我许多平津战争期间的史料。
  在月光下,我们和这位受伤的军官握别,走回小店去。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