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海县失陷后,统计一下我方的损失,王团长所部伤亡了二分之一,胡团长所部伤亡了三分之一,马团长所部也损失了四分之一。阵亡及受伤者人数总计达二千人。敌方也是同等的一个很大的死亡率。这一般的败北既不是败于敌人的火力下面,也不是败于人数太少的关系;静海县的失陷,可以说完全是败在指挥的上面。而且在这个时候敌人的飞机还没有出动。如果说是敌人的火力厉害,然而我们的轻机关枪与七九步枪也并不见得较弱,如果说是人数太少,敌人也不过只有三四千人;至于说到战斗力,我二十九军士兵那种吃苦耐劳的站在水中,忍饥受饿的浴血抗战的精神,真足以动天地而泣鬼神??尤其是下级军官,连排长更是视死如归地和士兵们在一处同尝甘苦的领导着,前仆后继的勇往直前。此时,如果有统一的指挥,团长不蹲在后方抽鸦片,旅长亲临前方督战,敌人要想把静海县夺去就是再拿出十倍的力量,也是不能的。
  我高级指挥官,于静海县失陷之后,才发现出敌人人数的稀少,认为静海县失守的不当,于是就责令XXX旅及XXX旅于二十七日夜反攻,限三天内克夏静海,攻到天津??这个命令一下来,使人听了一则以喜,一则以奇。喜的是:可以攻到天津,收回北平;奇的是:这样的军事秘密,怎么好使外人知道?差不多连一个车站的夫子,都知道我们要在二十七日夜反攻。像这样的军事明目公开,和“军事行动,贵在秘密”的这个话可以完全大相其反了。
  二十六日的下午,果然的一批一批的队伍开了上去,二十五旅旅长李致远光着脚,穿了双草鞋,裤子掩到大腿上,头上带了一顶蔑斗篷,踏着田野水深过膝的泥水,一步一步的跟着队伍走上去。此外沿路破坏的铁道;也在加急的修理,到了二十七日的傍晚,路也修好了;队伍也开齐了,只等二十四点钟一到,开始总攻击??这时候无论是谁都在紧张中,臆想到克复天津后的痛快!大家正在想得快活,突然地停止攻击的命令又下来了,这个命令一听到后,不由的使人呆住了!反攻的希望从此就遥遥无期了。
  当我方正在各事齐备,准备攻击的当地,敌人忽然由海边绕道来攻我减河之汇丰桥了,这一来我军为了要对付汇丰桥的敌人,反攻就无形中受了牵制而中止了。
  汇丰桥,在唐屯的东南约三十余里,属静海县管辖,当敌人由大沽抄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民团和敌人交战,敌军一路攻到四党口,经过十几个村庄,每一个村庄的民团,都给敌人一种严重的打击,直到民团无法抵抗时,始相偕逃走。其中以五美村的民团抵抗力最强,把历史上遗留下的土炮都拿了出来,装起火药,上了引子轰击敌人,那种古老的东西倒很有效力,一炮轰出去,也能够打死很多的敌人。最后敌人因为攻击不下,也就放弃了该村不攻,另走其他的路过来。后来该庄得到军队弹药的接济,很给了敌人严重的打击。
  当敌人到达汇丰桥时,我方已有准备,派定XXX师李文田部驻守,两下一接触,就把敌军驱逐到四党口。
  半月来,不断的大雨,把减河的水都装满了,平常军家用兵,正恨无水大之机会,现在减河既然装满了大水,自然是不可交臂失之,在指挥官的策划之下,于二十九日的夜间,一夜工夫就挖了几个溃口,溃口打通后,随时就把马广的定九闸提起,这一下万马奔腾的水势,尽朝下流,由溃口处流入向遍野冲去,这一阵大水使敌军受了严重的损失,狡猾的倭鬼,他们预先制就了一种汽艇,这种东西,在没有水的地点,下面有轮可以当作车推,有水的地点,烧起汽油就能在水中行走,上面可以坐上三四个人,船头上也照样的支起一架机关枪,可以向人扫射,倭鬼有这样的准备,所以当水冲到的时候,就上了汽油艇逃走,被水淹毙只是一个少数。
  正线上自二十七日,反攻不成,敌军在二十八日又向陈官屯进攻了,陈官屯离静海县只二十四里路,因为没有工事的建筑,在第二天也就沦陷了。阵线接着就移到唐官屯。
  唐官屯,是静海县的一个大镇市,商业,街道都较静海县热闹,人口也比较多,在事先已筑了一道工事,敌军攻到的时候,我XXX师就接着战了起来。
  在一条长的战线上,敌人的骑兵一阵阵的冲了过来,经我方机关枪一扫射,马上又驰了回去,步兵根本就不敢冲锋过来。所有冲过来的,却是东北同胞及韩国朝鲜人,被敌人在他们后面架起机关枪强迫着朝前闯。如果不前进的话,倭鬼的机关枪就对他扫射,冲了过来只有死在我军的手里!亡国奴的痛苦,就是这个样子,所谓“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拿来比喻亡国权真是再确切都没有了。
  敌人唯一的本领,就是乱放大炮,大炮本来是军中的主力,用以鼓励土气,破坏建筑,轰击多数敌人用的,如果像敌军这样不着边际敌轰,一炮接一炮放了出去,不但打不倒人,连建筑物也不能破坏,这样一炮的代价一点都不能偿还,结果只有白白的消耗了弹药。敌人的大炮所以这样随便的乱轰,据说他们的炮弹全是我们沈阳兵工厂的出品,在他们打过来的炮弹上,有沈阳兵工厂造的标记。难怪他们不花一个钱的炮弹,自然是不痛心的乱放了。
  一连三天,敌军不断的大炮轰了过来,我军不但不理他,连枪也不乱放一下。非等看到了敌人的时候,才把起枪来赏他一弹,机关枪是不等敌人到了面前是不用的。
  大炮大枪声响了,唐官屯的居民也就吓走了,在天主教的教民,这时候有了保障,全躲到教堂里去求上帝的保佑。在这时候居然的还有一种怪透的事情发生出来,静海县的县长,从县城逃出来到了唐官屯,还向老百姓大敲竹杠,向各商店挨家的借款五十,一百,五百,一千的照资本大小的摊派,不拿钱出来的就叫保安队关了起来,甚至于连人家的牲口驴子都要了走,这个时候,军队用不着他筹给养费心了,他借了钱作何用处,可不得而知,事后据说是借了钱是发保安队的饷。在这个时候,即是正当公用的,也不应当这样明目张胆用绑票手段去做,这样作威作福地乘火打劫,出在县长的身上真是该杀而有余了!
  战事到了四日中午,又转激烈起来,机关枪,步枪大炮竟连续不断的响了起来,到天将黑的时候,我方铁甲车,又负起爆炸的责任,破坏了路道,炸倒了水塔,炸断了铁桥,而回到减河的南岸。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