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流镇车站的水楼建筑得既高,又大,而且非常坚固。为津浦线的火车上水最大的储水楼。狡猾的倭寇就拿这个水楼,作为他们的根据地。所有的倭寇完全住在上面。在上面的布防得非常周密,如果发现,一发现下面有人,马上就用机关枪扫射下来。自从十一日那天一阵大炮威吓不成后,就天天用它那种不伤心的炮弹对准着静海县乱轰。每天都要轰上五十炮到一百炮。结果呢?只不过在平地上多添了几个大坑。连一个人也没有打着。我军虽然没有大炮,可也不买他账。只要藏在高粱田内,阻止敌人不能前进就算。这样的拼了两天,到了十五日,我军又增加了一团人的兵力,是三十七师冯治安派来静海接防的。当他们一进城的时候,随带了几门大炮,为静海县的居民看见了,都欣慰起来,纷纷传说“十二匹驴子拉着一门大炮,这一下东洋鬼子要死了。”
  这一团人是XXX旅的XXX团,团长王为贤,据他向记者说,他们自从平津退出后,一路绕道至河间府,总计走了半个月才到此地。他们到了静海县,无疑地静海县多了一层保障;可是另一方面给养的问题又发生了疑问!此时粮秣兵站还未成立,所用的一切,完全要县里供给。好者静海县民,对于抗战还有相当的认识,在县政府内成立了一个办事处,专门办理征募给养,到各村各乡各户募集了来。静海县民为了静海的存亡,均纷纷捐给。
  王团长接防以后,马团长所部就暂时休息。但一方面也同样的负着防务。前线的接触与大炮的响声仍然不时的表演着。
  十七日的下午,好久没有听过铁路的行车的声音,突然地又听到了。从这种行车的响声推测一定是又增了援兵来。急忙赶到车站一看原来是一列铁甲车。栅栏门外站满了的人围着看那七寸半口径的大炮。开来的铁甲车是直属军事委员会的第三区队,队长曹永铭,会谈后才知道是由平汉孝感开来,奉命到沧州掩护建筑国防工事。他们为了联络前方友军起见特地开来助战。到傍晚的时候,又开来了一列第二区队铁甲车,由济南奉命来的。这样一来静海县的形势,已无形中巩固起来。
  我方的铁甲车开到后,在他们几位勇敢的分队长心里,恨不得马上开到独流镇,用机关枪把敌人一阵扫射,大炮轰上几下,出一口气。可是因为铁路在前两天为了怕敌人的铁甲车冲了过来,特地把它破坏了,已经不能开过去。于是就令车站路工赶快修好路道,以便攻击。铁路工人,一听到修道攻击的消息,都兴奋起来,虽然在敌人大炮威胁之下,都照常加紧补轨的工作。静海县站长李国述君虽然工务上与他无关,他也领着头带了民夫亲历险地至十里堡战场,将陷于该地之工程材料车的工程材料取出,使工程得以迅速进行,于两日间即将三里地之铁轨完全修复。
  在修路的这几天,王团长也开始了工事的进行。一点防御工事没有的静海县,由多数的农民卖力,不消几天工夫,居然也做起了一道长的战壕,接连着又下了两天大雨,外壕里也盛满了水,俨然的已成了一道极好的防御工事。
  在青纱帐内的我军,每天仍然照常地和敌人接触着:二十一日的中午,敌人的炮弹还是在乱放,此时我铁甲车即直驰十里堡,以三千五百米达的距离,对准了敌人窠巢独流车站水楼上面轰去,清脆而又隆重的炮声,接连着放了十余炮,始开了回来。事后,据前方的报告说我们放的炮完全打中在水楼的旁边,打死了敌军数十。
  午后战事又转激烈,敌人听到我方的炮声后,就接连着,用密集的炮弹乱轰,青纱帐内也发出了激烈的枪声。敌人显然又在攻击了,两个连合在一处的团部,这时候已由县政府迁移到南门的一所住宅内。好避免敌人的炮火。运河的西岸,敌人也从东西贾口抄了进来,马团长调了一营人去堵守、此时大炮仅连遍的打来。团部的电话不住的在响,团附的耳中听着电话,眼睛看着地图,指示着前方的策略,真所谓“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那句话了。
  记者在团部内,坐听着前方的消息,一会儿敌人退了下去,一会儿敌人又攻了过来,所有的卫兵把所用的东西,完全背在身上,这种情况之下真是紧张极了。两个最高的指挥官,老守在团部,战线上如何他们分不开身上去看一下。前线的战士在拼命的杀敌,天上一阵阵的落着大雨,给养的面饼也送不上去,他们不知道雨淋在身上,也不知道饥饿,至于其他,他们更是谈不到了;他们所知道的是拼命杀他们的敌人!保守住他们的阵线!
  一夜的砍杀!一夜的炮声和枪声没有停止,我军还是在十里堡青纱帐内,敌人一步也没有攻下。到二十二日的下午,敌人的兵力似乎增多了,正线,左翼,右翼一齐进犯了,此时我军始由十里堡退回到阵线上来。显然地主力战已开始了!记者此时为了便利观战起见,就住到铁甲车上来。
  天望着渐渐转黑了,但却露出一层土红色,大概就是迷信所谓的杀气罢?机关枪与步枪的声音渐起了,敌人又攻了过来,团部的联络兵,不时跑来通知朝某方某地放多少米达的枪声,炮声闹了又是一夜,右翼方面尤为激烈。一直到天明,始稍沉寂。记者此时特地下车,沿着散兵线的战壕,一路走下去,路上尽是泥泞不堪,战沟里也是水深过股,战士们的两只脚,就站在水里。身上的军衣,已是龌龊不堪。一个个都是没精打采的伏在战壕土堆上打困,再向前行,已是机关枪连的阵地,战壕的外边,一眼望去,躺着无数的尸身和头颅,有的尸身躺在水沟里,猛然的看了不由的吓人一跳!从一位班长的口中说,这就是昨天夜间敌人向我方进攻的时候落在水沟往上爬时,让我们一刀一个砍死的。一连砍了七八十个,听了他这样的话,看看这被杀死的倭寇,真是痛快极了。离开此地,一路走着,已到了三里庄,机关枪正在咯咯的怪叫,慌忙掉转头来,两个转弯,不觉走到那位独守孤城,第二营陈营长的阵线上来。他的部下哨兵,因为认识我的缘故,就把我领到他的面前,他正坐在战沟内发命令,因为战事激烈,谈不上几句话就奔回铁甲车上。陈营长在我走后,不大工夫就中了炮弹了。
  十点钟的光景,敌人已由正线包围过来,我方铁甲车就直冲了过去,以机关枪密集的扫射,敌军支持不住才退了回去。接着敌军退走,敌方的大炮又连珠似的轰了过来,半天的工夫足足放了五百多炮,静海县车站打中了,两边田野里尽成了一个个的大坑。
  敌军因正线攻击不下,随即改变战略,由左翼进攻东边庄,到天傍晚的时候,东边庄因孤军无接终于让敌人攻陷了,东边庄失守,西边庄也就不保,接着三里庄也受威胁了,眼看就到静海车站。此时幸XXX团胡团长援兵赶到,将敌击退,同时又得了要保守静海不能撤退的命令,只好再去反攻东边庄,西边庄。事后据一位营长谈起,攻击东西边庄的时候,那条路上,尽是水深过膝的泥水;敌人占了东边庄后,就在大树上,屋顶上架起机关枪布防,当我军反攻踏水前进时,那种哗哗的水声一响,就为敌人听见,大树上,屋顶上的机关枪就扫射过来,在这种威胁之下,我军还是前进。结果终将东边庄攻下,东边庄拿回后,接着再攻西边庄,可是好攻不好守,等到西边在攻下后,东边在又失守了,于是再回过来攻东边庄,等到东边庄攻下后,西边庄又失守了,像这样来回如拉锯似的达四五次,直到一营人快完了才退回来。最可惜的就是受伤的长官及士兵,没有人把他们抬回,就只有让他们躺在水里等敌人来再加上一刀。
  是夜,记者在铁甲车顶上,观看了一夜,天上明朗的星月和平常一样,机关枪声,如放爆竹似的一阵一阵地格格格……格格格……很清晰的可以分出我方和敌方的枪声。从黑暗中望去,一处一处的起了火,烧得火焰四散。不时在四方还显出一个个的信号灯,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这分明是敌人有计划的调度,大概就是我军攻东边庄西边庄的时候,敌人的信号灯一举,马上他们的救援就赶到抢救。敌人这样的用心,可见得不是一天的算计。我方的部队,此时却还是守正线的守正线,守左翼的守左翼,其他的事就不管了,如果也像敌人那样有计划的此起彼应,互相联络,静海县是再也不会失守的。
  这一夜的猛烈激战,直到天明,静海县还在我军的手里,到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我方铁甲车突然让敌人包围起来,敌人的坦克车、装甲汽车一齐驰了过来。用小钢炮朝我铁甲车、车身穿射,此时我方铁甲车即一面用机关枪扫射,一面用近距离的大炮轰击,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接着第二队铁甲车赶了来,始脱重围。这时候守城的马团长渡了河回转马厂,王团长得了退却的命令,沿着铁路退到陈官屯。静海县接着也就起了火,记者在铁甲车上遥望着火焰的蓬勃,而和这住了二十多天的静海县告别!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