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阿根口述汤贞麒整理

    50多年前,年轻的海员阿根远航去美国。谁知这一去,漂泊了整整几年,由于阿根服务的轮船公司归台湾管辖,因此他有家不能回,思乡的泪流不尽。

    终于在1997年,阿根叶落归根,回上海定居。今天阿根讲述着往事,令人感慨万千。

    那个夜晚

    那是50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夜深了,只偶然听得到外面行人走路的脚步声。天还下着蒙蒙细雨,屋檐下滴滴答答的水声有节奏地敲打着。

    屋内,点亮着一盏比烛光稍亮一点·15瓦的电灯,弟弟和妹妹都早已熟睡,因为明天一早他们还得去上学。在暗淡的灯光下,围坐着爸爸、妈妈和明天即将远航去国外的我。

    因为家中弟妹多,全家依靠父亲一个人做工的收入维持生活,确实非常困难。我在宁波乡下只念了3年书就来到上海当学徒。在我17岁的那一年,经老乡介绍去船上当了一名水手。当时在旧社会,“撑船”这行当是被人看不起的。第三年,父母亲想到我一直在为家中挑着生活的重担,希望我也该成个家了。我是这样对父母亲说的:“像我这个经常飘流在外的海员,一年也不知道能否回家一次,娶了老婆再生了孩子,我也无法照顾,还是过几年再说吧!”

    明天,我将离别自己的亲人去美国远航。本来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航行,但这次可不一样,可能一去不知何时回来。

    一家人围坐在暗淡的灯光下默默无言,父母亲相对流泪,母亲握着我的手说:“阿根啊!你这次一去,不知道我们今生今世还能否相见,你一个人在外,处处要当心自己啊!”我忍着热泪对老人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不打仗了,我不是就可以回来了吗……”

    遥念家乡

    想不到,这一次分离竟阔别了四十多年!

    从此我流落异乡,和家中亲人的联系也就此中断!我只身漂流海洋四海为家,船儿随海风飘荡,我的心始终怀念着我的故乡和生我养我的爹娘!每当看到别人在饮酒欢唱,我只能暗叹自己无比凄凉。船儿在大海中飘荡,自早到晚,从秋冬到春夏,我的岁月在海浪声中流逝,我的青春也随着浪花消失!每逢中秋佳节,我站在甲板上遥望着故乡,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想不到一条小小的台湾海峡,竟将我和亲人们分隔了半个世纪,连最起码的通信也不能往来。人,一旦与家人分离而不能相见,留下的是满怀的惆怅和忧伤,儿思双亲,娘呼儿郎,朝朝暮暮同思量。假如我能变成一只小鸟有多好,我将飞过大海,回到我爹娘身旁。就在我离家不到一个月,上海宣告解放,从此,船只再也没有回来,我也只能梦乡、望乡……

    1960年,大妹夫妇俩去香港后,为了寻找我,曾在香港和台湾的报刊上登了3天的寻人广告。我和大妹重新相聚,当时我真想能回上海见见久别的父母亲,行吗?不能!因为我所服务的轮船公司已归属台湾轮船公司管辖。当时上海的一个老百姓假如同台湾的亲人通信往来,就可能祸事临头……当时台湾当局更是百般阻挠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就这样,形成了父母与儿子,弟妹与哥哥生不能往来,死不能见面的悲惨局面。“四人帮”横行不法,海外关系成了一大罪状。

    “四人帮”粉碎了,我通过香港的大妹同上海的亲人们恢复了通信往来。

    亲人团聚

    1984年后,我和我的父母亲及二妹妹在香港大妹妹家见面,圆了35年的相思梦。但他们都没想到我在台湾一直没有成家。我对他们说:“我想回老家,上海才是我真正的家。”这次先请他们到香港来见见面。亲人们向我介绍,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侨眷、台胞和台属,都受到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父亲还说:“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海员,就是过去在国民党军、政界里担任过要职的,政府对他们也是‘既往不咎,来去自由’。你尽管放心好了,争取早日回家团聚吧!”通过亲人们在香港的会见,使我产生了回家的愿望,决定要离开台湾。

    1987年,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开始,我才真正有了回家团聚的勇气!

    1993年11月,我由弟妹陪同从香港乘船返回自己阔别44年的家乡,想不到我离家时是英俊少年,回来时已年过花甲白发苍苍!我还委托上海二妹为我在她家虹口区运光新村附近购买了二房一厅的商品房,为我将来回家安度晚年作准备。

    外滩乘船

    当我第一天踏上久别的上海时,真的,一切的一切都变了样!宽广的大道,整洁美丽的街坊,高楼大厦林立,地铁和高架路通向四面八方。你看:人人都意气风发,到处是一片新的气象,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可是离开了四十多年的家,却见不到我慈祥的爸爸。妈妈说,你爸爸在4年前临终时,还呼唤你的名字,要你早点回家!

    有一天,我的弟妹们陪我到外滩乘船一日游,我真高兴极了。记得我离开上海的时候,外滩边上是用铁链防止路人跌下,根本没有像今天的防汛墙,每逢夏季潮汛,沿浦江边的几条马路都被涨上来的潮水淹没。你看,浦东对面的高楼林立,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建造得多么宏伟,我差不多已走遍世界各国,中国的上海也可称得上是世界一流的城市。我们在游轮上的休息室坐下后,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找了一只凳子坐在甲板上,四十多年了,让我好好地看看这久别的故乡。太美了,浦江两岸一片好风光,记得当年轮船驶到外白渡桥时就会闻到苏州河上的一阵阵臭味,黄浦江和苏州河有一条很明显的分界线……共产党为人民真正做了这件大好事!在船上见到五星红旗在船头飘扬,使我想起了有一次在去法国的航行途中与一艘挂着五星红旗的祖国货轮相遇。我挥帽向祖国大陆的同行致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祖国的鲜红的五星红旗。那一刻我心中这么想:我什么时候能回到祖国大陆?什么时候能见到生我养我的亲人们?!

    现在,我与家人分离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

    叶落归根

    就从我第一次来上海住了半年后,便去香港及台湾,来来往往了三四次后,在1997年4月我决定“叶落归根”定居上海,我向曲阳街道台胞联谊会、曲阳警署、虹口区台办、虹口区公安分局及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处等有关部门申请定居,在此,我要向曲阳街道侨联、台联、社区民警主动为我的定居奔忙联系而表示十万分的感谢!

    从此以后,我才真正回到我梦寐以求的家!一个永不分离的家!团圆的家!

    1997年7月1日,是我最高兴的日子,我把上海的弟妹、侄子女、甥儿女们都请来吃饭,还特地开了一瓶二十多年从国外买来的葡萄酒请大家品尝,席间我举杯兴奋地说:“今天是香港回归祖国的大喜日子,我衷心祝愿回归后的香港兴旺发达。一国两制好,改革开放好。1999年澳门也要回归祖国,我衷心希望台湾也能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中来!我提议,为祖国的大家庭的大团圆而干杯!”

    1999年3月,当我从报上得知李登辉要搞分裂、要搞台独,我非常气愤,李登辉推行什么“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论调,使我深深地感到不安。我热烈拥护邓小平先生提出的“一国两制”,这有利于祖国统一和民族振兴。

    由于我异乡飘流几十年,我的健康状况不是太好,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我希望祖国繁荣富强,人民生活安康!这么好的日子最好再活50年!

    本版插图田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