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部研究室主任,大校研究员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歪曲、美化其侵略历史,为军国主义战犯招魂的闹剧,愈演愈烈,从政府要员、国会会员到历史学者,以及普通民众的政治右倾化趋势日趋严重,军国主义思潮日益泛滥。右翼势力已形成官民结合、朝野合流的特点。与此同时,日本出于争当政治大国、军事大国的野心,竭力阻碍中国的和平崛起,散布“中国威胁”论,故而暗中支持“台独”和挑衅钓鱼岛主权。这严重损害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李登辉、陈水扁上台后,台湾涌动一股“日本暗流”,日台关系由经贸向军事合作日趋紧密方向发展;日本政坛的“台湾帮”势力也逐渐扩大,且明里暗里支持“台独”。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和右翼势力对台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归还中国,始终耿耿于怀,至今仍没有放弃“台湾地位未定论”。

    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从1997年后,先后签订《美日防务合作指导方针》、《周边事态法案》等,日本完全突破了《日本国宪法》第九条关于“永远放弃以国家权益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向海外派兵的禁区。日本介入台海危机是必然的。

   一、藕断丝连的台湾情结

    台湾地处日本、中国大陆与东南亚的中心部,扼守中国大陆通往南太平洋的东南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近代日本历来视台湾为其“南进基地”和称霸亚太的跳板,把台湾海峡看作是日本海上“生命线”的重要一环。因此,日本对台湾的情结,自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至今100多年时间里,即使用利剑斩断,也难割舍。可以说,日本对台湾是情有独钟,藕断丝连。

  甲午战争后,日本强迫清政府与其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被迫将台湾割让给了日本。从此,台湾开始了被日本殖民统治整整50年的屈辱历史。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台湾重新回到中国人民的怀抱。1949年,国民党蒋介石集团逃到台湾,由于蒋介石反共,又是日本战败投降时的“以德报怨”的“恩人”,释放了像冈村宁次这样许多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令日本人至今“感激涕零”。出于反共、反华的共同意愿,吉田茂内阁与蒋介石集团于1952年4月28日共同签署了“日蒋和约”。中日复交前,台湾问题一直是中日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签署联合声明,宣布中日两国恢复正式外交关系。随后,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发表谈话,声明日本与台湾当局的条约已经失效。

    中日建交30多年以来,在中日关系向前发展的同时,台湾问题仍不时干扰和影响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虽然日本政府在公开场合均表示不与台湾当局发生官方关系,而只是在民间与台湾开展经济、文化交往,但实际上日台暗中接触从未间断,且交流的渠道越来越广,层次越来越高,不断放宽台湾官员访日的限制,其中尤以李登辉上台后更加无所顾忌,肆无忌惮, 20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经委会”主席郭婉容、经济部长萧万长、总统府秘书长蒋彦士、司法院院长林洋港、外交部次长章孝严、工商协会会长辜振甫等,走马灯似的赴日活动。1994年广岛亚运会期间,日本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交涉,允许台湾行政院副院长徐立德到广岛进行政治活动,使日台关系有了新的突破。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放宽了官方人员与台湾当局接触的规定限制,违背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政府所作出的承诺,允许“部长或部长级以下官员以私人身份”访问台湾。例如,1993年5月,日本通产省通商政策局长赴台访问;1994年10月,当时的通产相与赴日参加APEC 部长会议的台湾经济部长江丙坤进行了正式会谈,从而突破了中日关系正常化后日台“部长”级接触的禁区。1998年1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尾山静六秘密访台,与李登辉进行了单独会谈,其内容包括:在《日美安全条约》的框架内对台湾实施“防卫性保护”、加快日台共同开发冲绳、提高政府接触层次等问题。

    陈水扁上台特别是今年连任后,台湾海峡更是涌动一股“日本暗流”。日本政坛的“台湾帮”势力日趋扩大,从右翼组织的“青岚会”,到主要由政治家组成的“日华关系议员恳谈会”、“日台议员联盟”,到政治家的周边组织“李登辉之友会”、“陈水扁之友会”等,不一而足。日本虽然公开表示坚持“一个中国”的方针,但却一直在暗中试水“两个中国”,并明显加快了涉足台海事务的步伐。2003年12月12日,不顾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公然在台北举行明仁天皇诞辰招待会,邀请台湾当局“外交部长”、“总统府秘书长”等政要出席。12·15日,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在东京召开成立大会,李登辉通过会场的荧屏发表题为“台湾精神和日本精神”的演讲,称“日本人士应发扬‘武士道精神’,重拾战后失去的自信心,并在亚洲发挥领导作用”。12月25日,曾于两年前力排众议,核发签证让李登辉赴日本“就医”的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在小泉政府的默许下“因私”访台,不但出席了台湾当局的授勋仪式,而且会见了陈水扁和李登辉。有迹象表明,亲台的日本右翼势力甚至准备搞日本版的《与台湾关系法》,它们明里暗里支持台独,破坏中国的统一。

    二、政治、军事大国之梦

    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早在20世纪80年代前期,日本的主导舆论就提出要进行“战后总决算”的主张,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摆脱“经济巨人,政治侏儒”这一战后“特殊国家”的地位。其代表人物就是1982年11月出任首相的中曾根康弘,他一上台即提出“战后政治总决算”的政治纲领,要日本充当“国际国家”,积极参与世界事务。进入90年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后,日本政府明确提出要“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认为日本有强大的经济技术实力,必须作为国际关系中的“稳定力量出现”,并作为国际秩序的承担者“有必要确保发言权”。美国的支持,使日本想当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深受鼓舞。

    然而,政治大国还必须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后盾,而军事大国是日本攀登政治大国、主导亚太新秩序不可或缺的阶梯和实力基础。但日本深知其军事力量相对滞后,因而,在谋求政治大国的同时,决心大力加强军事现代化建设,推进军事转型,成为军事大国。

    第一, 日本自卫队已发展成为一支地区性军事强国。日本自卫队成立于1954年,它的前身是朝鲜战争爆发时建立的准军事警察部队(7.5万人)。截止2002年,日军编制兵力28.3万人,其中军人25.9万人,文职为2.4万人。陆上自卫队14.8万人,拥有13个师、1130辆坦克;海上自卫队4.4万人,拥有作战舰·154艘(其中驱护舰57艘、潜·15艘),航空自卫队4.5万人,拥有作战飞机400架。另有预备役军人5.3万人,防卫厅机关和直属机构编制7000余人。其中,陆上自卫队的总兵力超过英国;坦克数量超过英、法,与意大利大体持平。海上自卫队主要作战舰艇已超过所有中等军事国家,仅次于美俄两个军事大国,位居世界第三。航空自卫队作战飞机的数量超过意大利,迫近德、英、法。总之,日本自卫队已发展成为一支兵种齐全,武器装备先进,作战能力较强的军队。

        日本同英、法、德、意军事实力比较表
     
区 分 总 兵 力 陆  军 海        军 空     军

日本 25.83万人·15万人(13个师),坦克1130辆 4.3万人,作战舰·154艘(其中驱护舰57艘、潜·15艘) 4.5万人(10个飞行队),作战飞机400架
英国 22.6万人 11.3万人,坦克462辆 4.8万人,作战舰艇129艘(其中航母3艘,驱护舰34艘,潜艇16) 6.5万人,作战飞机530架
法国 33.9万人 23.7万人,坦克880辆 6.3万人,作战舰艇139艘(其中航母3艘,驱护舰41艘,潜艇18艘) 8.9万人,作战飞机620架
德国 35.8万人 25.3万人,坦克2988辆 2.9万人,作战舰艇138艘(其中驱护舰11艘,潜艇19艘) 7.7万人,作战飞机490架
意大利 32.5万人 16.7万人,坦克1164辆 4.4万人,作战舰艇96艘(其中航母1,巡洋舰1,驱护舰22,潜艇 8.  6.8万人,作战飞机360架
    (资料来源:2001年《防卫手册》、《防卫年鉴》等)

    第二,维持高额军费,加紧采购先进武器装备和发展高精尖军事技术。日本的军费开支一保持直在400亿美元左右,位居美国之后,名列世界第二。多年来,日本防务预算始终是加大投入,稳步增长。20世纪90年代后,其势头仍旧不减,年增加军费平均达到3亿多美元,其中1990和1991两年增幅最大,分别比上一年增长了6.1%和5.45%。日本防卫厅计划2001――2005年拨款2287亿美元用于自卫队建设,比上一个五年军备计划增长3.8%, 其中武器装备费为360亿美元,占国家总预算的6.1%。2002年度达460亿美元。2004__2005年度,其军费预算达到4.96万亿日元。航空自卫队已采购223架 F―·15战斗机和E__767AWACS(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海上自卫队已经拥有4艘装备美制“宙斯盾”“金刚级”驱逐舰,它能利用计算机系统同时跟踪多个空中目标,并能自动评估目标的威胁程度和设定攻击的先后顺序,对20多个目标同时发射舰对空导弹。日本自卫队有七项引以为自豪的地方:1、具有世界最强的海上扫雷部队,扫雷技术和能力世界第一;2、反潜作战能力是海上自卫队的看家本领;3、常规潜艇不逊于核潜艇;4、F――2战斗机是日本最先进技术的结晶,其性能优于 F―·15、 F――16,是日本新一代多用途隐形战斗机;5、高技术导弹百发百中,令美军震惊;6、F―·15战斗机的一流飞行员和维护员保飞率为90%,而美国只有80%。7、自卫队官兵的文化水平世界第一。

  第三,竭力强化日美军事同盟,提高日军在日美防务合作中的地位和作用。1997年9月,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出台,明确将朝鲜半岛、台湾海峡和南沙群岛未来战事包括在其范围之内。1999年5月,日本通过《周边事态法案》,不仅将防卫范围可以任意扩大而且可以为美军提供后勤支援。2003年6月,日本通过“有事三法则”,认定日本首相在危急时刻可不经过国会同意直接派部队采取军事行动;12月9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向伊拉克派遣自卫队。在美国被伊拉克问题弄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日本出钱、出力又出兵,成为美国并肩作战的军事盟国。此举可谓一箭双雕,一是强化了日美同盟,二是表明日本争做政治军事大国的决心。

    第四,调整军事战略,改“专守防卫”为“海外干预”和先发制人。1970年,日本正式确立了“专守防卫”军事战略,其地理范围只能限定在日本本土,行使武力的条件是受到武力攻击之后。海湾战争以来,日本通过《关于发生周边事态法案》、《自卫队法修订法》等,日本自卫队的战备任务增加了“海外派遣”和“支援美军军事行动”的内容。1997年签订的《日美防务合作指针》把行使武力的条件改为从“遭敌入侵后”提前到“受到敌人威胁时”。2003年2月,日本防卫厅长官石破茂提出对“潜在威胁”实施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抓住美国要求日本支援伊拉克战争这一时机,于6月6日参院通过“有事法制”相关三法案;7月26日在国会强行通过《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案》,从而以法律的形式为日本向海外派兵铺平了道路。可以说,伊拉克战争圆了日本军事大国之梦。2003年12月19日,日本政府在一天之内作出三大决定:下令向伊拉克派兵、拨款65亿美元建立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提出修改《防卫计划大纲》“构想”。日本想要向世界表示,它不仅是一个经济强国,而且也是一个军事强国。

    日本政府不惜违反和平宪法铤而走险的真正目的,是扩大向海外派兵,实现充当政治大国、军事大国的野心。日本未经联合国授权就向一个很难被称为“非战场”的地区派兵,这远非例外措施的向外派兵行动,这是日本未来一糸列军事行动的前奏。日本防卫厅长官石破茂说:“如果在伊拉克的行动取得成功,它就可以作为今后类似行动的范例。类似的行动必将是自卫队的主要任务之一”。小泉纯一郎所说,“‘有事法制’的通过,是‘日本政治史上划时代的事件”。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可以说,这是日本军队性质和职能大转变迈出的重要的第一步。

  然而,日本这样急于向世界展示军事力量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负面消极影响。一是,日本重返“军国之路”,无疑增大亚洲、太平洋地区各国对日本的疑虑和不安,因为日本至今还没有对过去的侵略历史认真反省。二是,在政治上显示出日本缺乏主见,对美国亦步亦趋,象美国的一条“跟屁虫”。因伊拉克恐怖活动增多,小泉对派兵问题也曾犹豫过,由原来的坚决派兵到“看看情况再作决定”,拉姆斯菲尔德2003年11月访日后,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又作出了出兵决定。这与政治大国的想法南辕北辙。

    三、日本右翼支持“台独”,破坏中国统一的危险日趋严重

    李光耀对日本派兵海外撰文指出:“准许日本再次派兵到国外,就好象拿巧克力味的烈酒给醉鬼喝。一直不沾唇的日本人一旦再喝上,要阻止他们可就难了……我们虽然相信(日本)年轻一代的价值观已经变了……但是我们凭哪一点可以保证,他们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如石油或市场的道路被切断―――不会祭出他们祖辈的那股子狂热?”。这是一位老政治家的具有历史眼光的战略远见。否认侵略历史必然容易重蹈覆辙,这是一条规律。亚洲人对日本重返“军国主义”之路,心存疑虑,也是必然的。

    近几年来,日台军事合作日趋紧密。日本派驻台湾的武官今年提升到少将层级,台湾没派到日本的则是中将军阶。2002年台湾军方曾组织一个包括3位退役将军的军事访问团到日本访问,与日本退役将军进行了两次“战略对话”,除广泛地交换双方对于东亚战略转移态势的看法外,还商谈“一同举办海上救难演习的细节”等。今年3月31日――4月14日,台湾海军在台湾西南海域实施“康平”水雷作战操演,特别邀请日本退役将领随舰观察与指导,且演习模式也采取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相近的做法,演习时程就是仿效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演习而长达两周。

    此外,目前日本正积极部署军队,准备直接介入台海危机。据日本《军事杂志》载文对日本西部航空自卫队司令官永岩俊道的访问,他说:“日本航空自卫队目前的防卫重心已转移到中国大陆,而台湾的安全更是牵涉到日本的国家利益”。因而,第一,据日本共同社披露,日本防卫厅陆上幕僚总监部已制订一项向冲绳派遣7200名自卫队队员的计划,以应对台海两岸可能出现的军事冲突,日本担心中国为了扼制日美的干预,在台海战争爆发时,会首先进攻离台湾110公里的日本与那国岛。第二,日本借美国最近调整东亚地区兵力部署之机,加强与美军的军事合作,如计划部署以美国本土为目标的反洲际弹道导弹侦察雷达、将东京的航空自卫队总指挥部迁移至美军驻日空军总指挥部所在地横田基地,以使日本自卫队进一步纳入西太平洋地区的美军作战系统,日台其实已具备军事同盟的雏形。

  为什么日台关系能由经济、政治、文化领域逐渐向军事合作的深度扩展?从历史角度看,日本军国主义是“台独”的始作俑者,战后,日本又成为“台独”势力的第一个“大本营”。冷战后,日本出于争当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战略目标的需要,视中国为其安全的“潜在威胁”,因此打“台湾牌”,“以台制华”,希望两岸长期“不统不独”。从军事、经济角度看,首先,日本视台湾为日本生存发展生命线上的关健地区,台湾扼日本西南海域航线之要冲,台湾海域是日本西南航线的必经之地,每年经该海域运往日本的货物达7亿吨,其中包括日所需的90%的石油及99%的铁矿石。其次,日本视台湾为封堵中国东出太平洋的咽喉,日当局对中国海军的发展极为关注,别有用心地宣称中国海军“进出海洋的目的不仅是为了石油资源更是为了控制海洋航线”、“解放台湾是为了控制日本的海上航线”。因此,日本极不愿意看到中国的统一与强大,如果大陆统一了台湾,中国将更容易用武力解决钓鱼岛主权问题。日本对中国在冲绳西北400公里处建立的海上钻井平台深感不安,向该地区派出了侦察机,等等,不一而足。所以,日本加快发展与台湾当局的实质关系,暗中支持“台独”,以达成封堵中国东出太平洋、确保日本海上航线安全、牵制中国大陆和台湾无法采取有力措施维护钓鱼岛及南海主权“一石三鸟”的战略企图。

    综上所述,根据中日关系的历史与现状,可以得出三点结论:一,日本力图长期维持两岸“不独不统”的现状,以寻求日本在台湾地区的最大国家利益。二,日本在台湾问题上不会单独干涉或介入台海危机。三,日本自卫队介入台湾危机的程度与模式,主要视美国的态度而进退,有二种可能:

    其一,如果台海战争是由台湾当局单方面宣布独立的情况下而引发的,日本可能先是静观事态的变化,暂时按兵不动;后则采取“暗中帮忙”,间接军事介入的方式进行干预,与美军联手在“后方地域”向台军提供后勤、信息战支援等,以牵制中国大陆的军事行动,从而影响其战略意图和作战效果的达成,阻挠中国统一台湾的进程。

  其二,如果台海战争是在台湾当局无实质性分裂举动时,如台湾当局尚未宣布独立的情况下,由中国大陆主动发起攻击,而且是在中国大陆久攻不克,不能速战速决;或台湾平民伤亡数量巨大等情势下,日本必然会根据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和《周边事态法》等法律文件,打着“维护人权”、保卫“民主国家”的旗号,跟随美国公开直接介入台海危机,在美日安保的军事框架下和美军实施联合作战,使中国大陆付出更大代价。其规模是:出动中等规模的海空军力量(美国军事干预台海出动的兵力最大为10个空军战斗机联队,100多架空军重型轰炸机,4--5个海军航母战斗群,合计总兵力约10--20万人,1000架左右海空作战飞机)打击中国大陆一线攻台兵力及沿海军事设施,其战略目标是:恢复台海危机前的原状。

  对日本暗中支持“台独”,企图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我们要高度警惕,未雨绸缪,有所准备。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