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移走了这座雕像,那个穿中装的少女会哭的!

上个月我从媒体上看到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开馆的消息,我不觉得意外。意外的是,我大学时代经常走过的大草坪上,设置了一座“和平少女像”。

我网上看到的照片质量很差,以为是一件普通的雕刻作品,毕竟我知道主持“慰安妇”博物馆的苏智良教授经费并不很多,他有这份心意已属不易。

如此,我们可以以一种更文明、更理性、更有力的方式纪念战争受难同胞,祈愿世界和平。



两天前一位出版社的同学转发了华东师大退休教师龚若栋的文章《正视历史 维护和平》,在这篇图文并茂的文章里,我终于看到和平少女像清晰的照片,非常美,有一种平和却震撼人心的力量。



但在这篇文章里,我读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因为日本方面的抗议,外事部门已要求上海师大移除“慰安妇”少女像。很快有校友告诉我,学校方面“压力很大”。

我突然想到了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



韩国民间团体2011年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设立了第一座“慰安妇”少女像,提醒国人铭记“慰安妇”历史,要求日本道歉赔偿。日本方面当然很恼火,但屡次抗议无效。2015年12月,日韩突然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首相名义向“慰安妇”受害者表示“诚挚道歉和反省”,同时赔偿10亿日元(约830万美元)。此后安倍在国内声称“慰安妇”少女像问题将得到解决。然而包括“慰安妇”幸存者在内的韩国民众坚决不同意移除“和平少女像”,韩国政府方面随后声称,移除少女像并不在韩日协定之内。如今,“慰安妇少女”依然平静地坐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



了解韩国“慰安妇”少妇像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上海师大校园内的“和平少女像”并不是一座普通的雕像,它和2015年10月在韩国首尔一个街心花园落成的“和平少女像”完全一致,系由中韩两国艺术家共同创作。



作品中短发的韩国少女像由韩国雕塑家金运成金暑炅夫妇制作,梳着辫子的中国少女像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潘毅群和电影制片人史詠共同制作。史詠说:“用艺术的方式表现残酷的历史,让我很受感动。”金云晟说:“中韩两国人民都遭受过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害,有着共同的痛苦回忆。这下韩国‘慰安妇’少女不会那么孤独了。旁边的空椅子希望能够承载日本的反省和道歉。”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雕像中的“韩国少女”其实也是与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是一致的。穿着韩服,双拳紧握,肩头落着一只标志性的小鸟。



我同时了解到,在韩国,“慰安妇”少女像已经陆续设置了30座,相当一部分是著名的“和平少女像”的复制品,也有新的创作。另外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各有2座和1座“韩国慰安妇少女像”。






韩国落成的第30座“慰安妇”少女像





2015年12月14日,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两位“慰安妇”受害者出席第1000次“星期三抗议”活动。自1992年1月以来,“韩国慰安妇委员会”几乎每个星期三都在位于首尔的日本大使馆门前集会,要求日本政府就侵略战争期间强迫妇女充当随军“慰安妇”道歉、赔偿,惩罚相关责任人并把这段历史写入日本历史教科书。

2013年7月,韩裔美国人把日本驻韩大使馆前面的“慰安妇”少女雕像复刻了一座安放在洛杉矶小城格伦代尔中央图书馆的草坪上。当时遭到一部分日裔美国人的抗议。但格伦代尔市议员扎瑞-西南延说:否认性奴役如同否认大屠杀一样,是一个道德问题,我们应该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展示我们对受害者道义上的支持,分享韩裔兄弟姐妹们的感受。




洛杉矶格伦代尔市“慰安妇”少女像


密歇根州“慰安妇”少女像

我对中国“慰安妇”的了解和同情,来自苏智良教授的专著《“慰安妇”研究》一书。这是每一个中国人读后都会拍案而起的书。书中包含大量“慰安妇”幸存者的口述实录,她们来自山西、江苏、上海、海南等地,每一份口述都是一份血淋淋的日军兽行证词。她们被从家中强虏至日军驻地或作战部队时的年龄大多只有十四五岁,有的更小。每一个人都遭到殴打、强奸和非人的待遇。很多人自杀,或者悲惨地死去,活下来的人一生也在阴影之中。那些痛彻心扉的证词,彻底揭穿了日本政府所谓“慰安妇”是非强迫性服务的无耻谎言。

中国是日军二战“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据苏智良教授及其夫人陈丽菲教授的调查研究,中国约有20万“慰安妇”受害者,战争中的性暴力受害者更以百万计。然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国的“慰安妇”幸存者长期生活在屈辱之中,更不用说得到道歉和赔偿。如今幸存者不足20位。



山西省武乡县故城镇羊公岭村郝月莲老人回忆屈辱经历。1943年6月,年仅15岁的郝月莲在家中被日军抓住,用绳子绑住拉到据点强征为“慰安妇”

苏智良和陈丽菲教授历时20余年调查,将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滔天性奴役罪行昭告于天下。他们的工作日益得到国家各个方面的重视,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今年5月,包括中国、韩国、印尼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日军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苏智良教授是中方的首席专家。



日本方面对中国推动“慰安妇”问题列入世界永久记忆显然惶惶不安。2015年《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对日本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刺激。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0月24日称,(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设立“慰安妇”少妇像)此举不会给日中关系带来正面影响,对此感到非常遗憾。

对此,10月2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面向未来的前提是要正视历史,众所周知,强征“慰安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受害国人民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至今仍然对受害者及其亲属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陆慷说,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刻意回避而消失。中方严肃敦促日方以对历史负责、对人类良知负责和尊重人权的态度,正视和反省日本军国主义在对外侵略战争中犯下的严重罪行,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取信于国际社会。“希望日本政要能到柏林去看看德国修建的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如果能因此在东京也修建‘慰安妇’铜像,可能有助于日本卸下历史的包袱,有助于赢得亚洲邻国的谅解。”



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正面阐述在“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我为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击节称赞。

意想不到的是,在外交部发言人铿锵有力的回击刚刚过去不久,上海师大仍然被要求移除“慰安妇”少女像。

我不知道一个战争加害国,一句道歉也没有,一分钱也不赔,有什么脸面要求中国人不能纪念自己在战争中受害的同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战争结束71年过去,我们不能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向“慰安妇”少女献上一束抚慰伤痛的鲜花?

请留下上海师大草坪上的“和平少女”雕像。如果它被移走,那个扎麻花辫穿斜襟布衫的女孩一定会哭的,你看她的眼眶已盈满泪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