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复疆——航空电信事业先驱  驼峰空运幕后英雄


在驼峰运输后期、抗战胜利后的查复疆先生——照片后面注:民国34年10月于昆明。
 
2015年8月,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的“伟大胜利历史贡献——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上,在纪念“驼峰运输”那个部分的展板上,很意外地出现了我的姑父查复疆先生的照片和名字,当时姑父查复疆先生担任中国航空公司昆明电台台长,作为飞行报务员频繁飞越驼峰,参与了指挥驼峰运输这一永载史册的历史壮举。
  
不久后,海峡对面也传来消息,中国国民党当局也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参与对日抗战牺牲奉献”的有关人员及其遗族颁发“抗战胜利纪念章”,并且由马英九先生亲自签发证书。其中也确认了查复疆先生的不朽功绩并颁发证书和纪念章。
  
姑父在抗战最为艰难的时刻,担任中国航空公司昆明电台台长,作为飞行报务员这么多次飞越驼峰的这一段可歌可泣的经历,姑父生前从未对自己夫人或孩子说起过,因此我的表弟查肇扬先生(查复疆先生的儿子)闻之也非常震惊非常激动!由此,一段已经被淹没在历史长河里的真实篇章、一个已经沉睡多年的不朽英灵渐渐浮出水面、露出真容。







查复疆先生,1912年2月18日生于江苏苏州。

1928年,姑父考入中航建委会无线电报务员养成所;1929年,中航建委会上海电台,任见习报务员;1930年调中国航空公司汉口电台,任报务员;1930调中国航空公司天津电台与重庆电台,任领班报务员;接着分别在中国航空公司安庆电台、南京电台、厦门电台、汕头电台、天津电台担任重要任务;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后,姑父转战中国航空公司青岛电台、济南电台、芜湖电台、长沙电台、柳州电台、衡阳电台、重庆电台,都是作为电台的骨干力量进行创建、扩建、加强、巩固及培养新人等工作。为中国航空电信事业完成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为之奠定了厚实的技术基础。查复疆先生的老朋友们说起这些旧事,都很实事求是毫无争议地认为,查复疆先生是中国航空电信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1941年,姑父临危受命,升任中国航空公司昆明电台台长,直至抗战胜利。

此时中国的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都进入了白热化状态!1941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为了迫使重庆国民政府投降,对香港和仰光实行轰炸,接着又切断了滇缅公路,使大量的援华物资无法运进中国。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为保证二战亚洲战场上对日作战的军备物资,中美两国决定联合开辟新的国际运输线。于是诞生了抗战中最危急最艰难时期的空中“生命线”——举世闻名的“驼峰航线”。
  
“驼峰空运”于1942年4月开辟,美国空运队(The Air Transport Command简称ATC)和中国航空公司(CNAC)共同承担“驼峰”空运的任务。此时,已经担任中国航空公司昆明电台台长的姑父查复疆日日夜夜战斗在中航驼峰运输通讯指挥联络的第一线。
  
“驼峰”航线是世界航空史和军事史上最为艰险的一条运输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脉、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丽江白沙机场,到达昆明机场。总航程约800公里。另有北线,经缅甸葡萄、丽江程海,再到昆明。全长1100公里。“驼峰”也是指飞机要穿越状似骆驼峰背的连绵山峰,故而得名。
  
这条航线经过的地区都是海拔4500-5500米左右的高峰,最高海拔在7000米以上。由于当年的飞机设施落后,机上没有加压装置,飞机在异常高空飞行,机员需要承受极大的压力与耐力。另外,驼峰航线不仅地形险峻复杂,还有堪称世界上最恶劣、最可怕的气候,天气始终是制约空运数量的主要原因。驼峰航线位于欧亚大陆三大强气流团的交汇点。从西面来的低气压沿喜马拉雅山移向西藏和印度之间的驼峰,与来自孟加拉湾的暖湿高气压团以及来自西伯利亚寒流的低气压团进行激烈的撞击。因此,驼峰天气的主要特征就是经常的暴风雨、猛烈的湍流、每小时160-240公里的横风以及严重的结冰。有时,气候急促变化使飞机的水平飞行受到影响,会使货物撞击舱壁,甚至被甩出飞机。驼峰航线尽管航程不很长,却因其险峻复杂的地形和可怕的气候成为世界上最险恶的航线。
  
姑父查复疆先生本人上百次频繁飞越驼峰,不仅仅在空中进行通讯联络,还对驼峰航线的另一端、印度阿萨姆邦汀江机场的通信设备设施进行了多次调试、测试。为后来中航公司相对比较顺利地完成驼峰运输任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以这样说,每一次飞越驼峰,都是一次生死考验。为了完成驼峰运输的重大战略任务,参与其中的每一位都是应该纪念的英雄!

中美航空队往返于印度至中国云南、四川,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空中战略桥梁。从1942年4月至1945年11月,驼峰航线运入的中国战场所需物资,主要为武器弹药、医药与医疗器材、飞机车辆零部件及各种机械油料、军工被服、在美国印制的中国钞票等等。空运的一半物资提供给陈纳德将军的美国第14航空队,另一半提供给驻华美军与中国正面战场作战的中国军队。
  
据权威统计,1941—1945年间,81%的援华物资通过驼峰空运完成,中美双方先后投入飞机2200余架,参加人数84000多人(含机场劳工),总飞行时间共计约150万小时,共计运输73万多吨战略物资,战斗人员33477人。其中美国陆军空运队运送物资65万吨,总价值约7.8亿美元。中国航空公司(CNAC)作为唯一参与驼峰空运的民航公司,先后利用有限的100架运输机,在驼峰空运共飞行161139小时,往返飞行43611架次载运了74809吨物资(约占驼峰空运量的11.51%),运送旅客37422人次(大部分是中国远征军)。

据美国陆军航空运输总队驼峰航线联合空运输总队关于驼峰航线联合部署搜索救援案件文件的不完全统计:中美双方在驼峰航线共损失飞机609架,牺牲和失踪的机组人员超过1500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美国陆军航空队司令长官阿诺德将军(General Henry Arnold)曾经说过,驼峰航线是二战最伟大的空运行动之一,飞机的损失率超过轰炸德国时的飞机损失率。当时空运总队的飞机损失率高达20-30%,而中国航空公司在驼峰空运中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人员107人。
  
另据上海地方志记载,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冒着敌机拦击攻击的极端危险中穿梭飞行。合计运送人员3.75万人次(大部分为去印度参战的中国远征军),运送物资7.48万吨(其中中国出口的钨、锡、桐油、茶叶、猪鬃、水银、丝绸等物资,从印度运回的汽油、军用物资、航空器材、医疗用品、五金器材等5.01万吨)。为中国抗日战争的大后方物资补给作出了巨大贡献,为近代中国民航事业谱写了光辉篇章!

中国航空公司昆明电台为悲壮惨烈的驼峰运输担负了极其重要的指挥、联络、协调任务!姑父除了担任飞行报务员亲自飞越驼峰外,在昆明电台工作地,他经常几天几夜不合眼,值守在几部电台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繁忙、紧张、焦虑;等候指示,传达命令,联络航班,发布信息。设身处地地想想,当姑父获悉一架架满载战略物资的飞机平安降落在昆明机场,其心,能不雀跃?!当姑父获悉一次次飞机坠落雪山,一个个鲜活生命永不回归,其心,能不泣血?!



1945年抗战胜利,姑父查复疆先生调上海,任报务稽查。解放前夕,姑父作为两航人员,积极配合中国航空公司内中共地下党有关人员执行护产任务。在非常危险的条件下,保护中航资产,防止公司资产转运台湾。所以中国航空公司的一大批珍贵的技术资料文件和大量飞机零部件等航空器材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为完全是一张白纸的新中国航空事业奠定了基本的技术与物资的基础。
  
1950年组建军委民航局,姑父奉调进京。先后担任过机航处电信科审查股股长、电信科副科长、电信处报务科长兼北京电台台长。
  
1953年,姑父被组织安排去天津政学队学习,因为电信工作的敏感性与众所周知的原因,从此姑父离开了他最热爱的本专业——卓越精湛的电信技术岗位,这不能不说是发展中的中国民航通信事业的一个重大损失与遗憾!在以后的长期工作中,姑父担任科技翻译,从事中国民航几种技术刊物的编辑工作。在不受信任的政治环境中,姑父仍然任劳任怨无私无悔,默默地为中国民航事业继续奉献着赤诚之心!

1966年文革开始后,中国民航也难逃劫难。姑父也进一步遭受种种不公正待遇。1968年去江西奉新民航干校劳动,1969年11月,姑父被强迫退职下放,全家被发配赴北京远郊的平谷县靠山集公社黑水湾大队(现为金海湖乡)落户。姑父那时已经50多岁了,还须从事各种各样的繁重农活。记得姑父曾经说过的一次,用驴驼粪往农田运肥,山坡路窄。姑父骑驴不慎从驴身上滑跌,把门牙跌掉了。姑妈当时在黑水湾大队卫生所当赤脚医生。在那样一种艰难困苦的环境里,姑父姑妈相濡以沫相依为命,姑父依然心系民航事业,关心着民航工作能够恢复秩序正常运行。
  

我的姑父姑妈——查复疆先生与周悟净女士被强制退职下放在平谷县时的照片和平谷落户当年住过的房子。
  
1973年6月,民航总局有关部门向姑父宣布了平反决定,推倒诬陷不实之词,恢复工作。1974年初,姑父一家处理好平谷下放落户的遗留事务后回到北京。姑父回到民航总局继续从事科技翻译工作。80年代初,姑父患喉癌,手术后继续坚守工作岗位。
  
查复疆先生的老同事好朋友吕吟声先生在《追忆查复疆同志》一文中作了这样的表述——可惜复疆的长才尚未全展,当年被无端派往天津政学队学习。翌年民航局整编,又分发到外文科技书刊较多的科研所资料室工作。他淡泊为怀,不问是升是黜,继续埋头苦干。好在他学养深厚一专多能,先后为《国外民航科技》和《民航经济与技术》两刊编译了不少高质量的资料,广受业内好评,被评为译审。直至患喉癌做手术不能发音、不能动笔为止。一度两刊大部分篇幅出于老查和仇启迪之手,互相审校,仇说以查为主,当非谦词。老查不求名不图利,稿件很多不署名。有时署一“辛”字,乃他另一名字“辛歌”之半。做好事固难,长期做好事更不易,在迭遭困顿后能不改其志,仍勤勉有加者尤难。老查的承受力令我钦佩。在平日说古谈今中,甚至在末日将至,不能口述只能笔谈时,我从未听到他因个人受屈而有牢骚,对我如此,对他人如此,对妻、子亦如此。所以我写此文前,便询有关人士的意见,然众口一词都说老查好。记不起他有过标榜自己的事。综其一生,他是一个平凡中不平凡的好同志。他的形象宛如祖国锦绣大地上的一株使人眷念的蒲公英!
  
在笔者与姑父多次促膝谈心中,除了吕吟声先生的朴实叙述真实描绘外,我的感觉是:一个目睹了社稷兴衰、沧桑巨变;经历过这么多颠簸流离、悲欢离合、生离死别、血火洗礼的老人,面对个人的荣辱沉浮、世态炎凉,早已处惊不变。姑父有着极深的城府与涵养,虽然音容笑貌是那样的谦和与平静,但其内心依然火热与机敏,只是不会轻易流露于外。如在文革期间,与姑父谈起时局,寥寥数字,点到为止,往往一语成谶。现在回想起来,他的所言都早已被历史所验证!
  
1986年3月,中国民航总局科教司司长与其他有关领导来到姑父的病榻前,向他宣布任命其担任中国民航总局科教司科研处处长。(注:姑父时年74岁,仍在工作岗位,还未办理退休手续。)大家都心照不宣,这是民航总局在当时特定环境下,力所能及能够做到的最好事情了——这是为了让姑父有进八宝山革命公墓资格的最后安慰。这时姑父再也控制不住数十年来忍辱负重、精忠报国的感情闸门,当场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在场人员无不为之动容!
  
1986年8月11日,姑父查复疆先生病逝于北京。姑父的不少老领导老朋友都满怀沉痛亲临送别,其中民航总局各有关部门、空军多个科研所、北京航空学院、民航北京管理局、北京101厂、《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等军地各界都有人员参与送别。中国民航总局科教司更是停止工作一天,全体去八宝山作最后的告别。
  
……

至今,姑父已经离去30周年了。当得知表弟查肇扬先生带着两岸的确认资料赶赴八宝山革命公墓祭拜、禀告父母在天之灵时,我再也控制不住热泪喷涌而出!
  
敬爱的姑父啊,这是一个迟到了半个多世纪的正式确认!您的不朽功勋终于没有被历史掩埋湮灭!您是中国民航电信事业的先驱!您是永载史册驼峰运输的幕后英雄!您是家族的荣耀、您是民族的脊梁!您是海峡两岸炎黄子孙的骄傲!
 
           
                                              定稿于2016年8月11日,姑父查复疆先生逝世30周年纪念日

参考文献:
1、纪念册《悲壮的驼峰空运——记中国的驼峰空运英雄》。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印制;
2、上海地方志——上海民用航空志;
3、吕吟声《追忆查复疆同志》1989年3月10日<中国民航史料通讯>第99期
4、徐康明、刘莲芬:《飞越“驼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著名的战略空运》,解放军出版社,2005。
5、[美]威廉 凯宁:《飞越驼峰:抗战史上的空运壮举》,戈叔亚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5年。

作者简介:周家铭(1948.3—)
江苏省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江苏大学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
长期从事工业重大危险源的辨识与宏观控制研究、重大事故隐患的排除治理、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救援研究与实践。曾获评“江苏省十佳安全科技工作者”、“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知识型职工标兵”等荣誉称号;获部省级科技成果二等奖两次、三等奖四次;核心期刊发表科技学术论文40余篇。
南京航空联谊会会员。原中国海军航空兵独立第三团地勤老兵,热爱航空事业,熟悉航空知识。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