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继任小泉为日相后,在参拜问题上暂且退让,实质问题上却加强争夺的姿态已日益明显。

东海天然气开采中国占尽优势,全无向日本作出任何让步的必要。

高度警惕日本加强针对中国的“内部公关”的新动向

2007年4月7日,新一轮关于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的技术会谈在北京举行。据中新社报道,日方再次要求中方提供正在开发的油气田构造及储量等数据,遭到中方拒绝。另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中方已提案要求日方接受中国单独开发春晓油气田,日方对此明确反对。中国外交人士向新闻界指出:春晓油气田开发是在中方与日方没有争议的中国近海进行的,日方根本无权干涉。而且东海目前尚未划界,所谓“中间线”是日方单方面提出来的,中方从来没有接受,今后也不会接受,中方决不接受以所谓“中间线”为前提来讨论共同开发。

看到上述报道,笔者深感欣慰。欣慰的原因是经过多年的洗礼,中国对外政策的制订与执行,特别是对日政策的制订与执行已越来越具有积极主动的色彩,相比往昔对日政策的昏招迭出就更是令人耳目一新。以象征性的姿态来换取实质性的让步这一曾让日人屡次得手的招数在新形势下已经越来越明显的开始失效。

安倍的姿态与行动

还在小泉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致使中日高层来往几近停顿之际,笔者就曾多次撰文指出:第一,靖国神社问题决不仅仅是供奉了战犯牌位那么简单,而是里面供奉的大多数牌位都是当年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的鬼子兵;第二,靖国神社问题高度敏感,可谓中日政治关系的焦点,但却并不是中日之间最具实质意义的问题。从战略高度来看,日本谋求“入常”、日本修改“和平宪法”并持续扩充军力、东海划界与资源开发、日本阻挠俄罗斯建设通往中国的输油管线等等问题对中日实力对比影响更为直接和显著,而日本对台湾问题的暧昧态度更是直接涉及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和中国的重大安全利益。如果说靖国神社问题是中日关系的象征性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就是中日关系的实质性问题。

安倍继任小泉为日相后,在参拜问题上暂且退让,实质问题上却加强争夺的姿态已日益明显。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对华政策一方面继承了小泉的衣钵,一方面在策略上做了重要调整。在表面上,安倍做足了改善关系的姿态,不惜采取了在出访美国之前先到北京“朝拜”的非常规手段。然而,安倍的姿态终究不过是姿态。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在安倍这位二战后出生的日相治下,日本的“总保守化”有增无减,而且在关键的实质性问题上比小泉走得更远。在安倍政权的推动下,日本“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已成定局,还成立了直接对首相负责的国家安全会议。安倍的下一步就是修改麦克阿瑟宪法,正式恢复日本被“和平宪法”第九条所剥夺的战争权力。作为日本保守势力“二战翻案运动”的关键一步,安倍的行动迄今尚未遭到有力的回击。从这个意义上讲,安倍在参拜问题上的后退与其说是让步,还不如说是为修改麦克阿瑟宪法“保驾护航”。值得关注的是,安倍从未明确的承诺不再参拜靖国神社,而是一直在刻意的模糊甚至搪塞。一旦修改麦克阿瑟宪法的任务顺利完成,安倍完全可能在一夜之间恢复保守派日相的本来面目。

小泉拜鬼得罪的并非只有中国一家

安倍的策略调整是在小泉的做法已陷入严重困境的局面下进行的。对于东京首相府来说,困境最重要的来源并不是中日政治来往陷于停顿,而是美国破天荒的干预历史问题。美国国会针对参拜问题的“书信外交”和针对慰安妇问题的听证与提案使日本陷入腹背受敌的被动境地。然而,美国在历史问题上对日本的施压说到底是日本自己造成的。说得更明确些就是日本的“二战翻案运动”已经到了触及美国底线的程度,因此才遭到美国突如其来的“修理”。

长期以来在日本极为盛行的“二战日本受害论”其实一直是日美同盟的一块心病---日本在二战当中的“受害”说穿了不就是美国对日本本土的大轰炸和海上封锁吗?为了维持日美同盟的面子,广岛每年举行的“原爆纪念日”从来不提原子弹是谁投下来的,仿佛那天发生的是场大规模自然灾害一般。然而,埋藏在心里的话总是会冒出来的。在日本泡沫经济达到顶峰,美国却要日本出钱打海湾战争的时节,就出现了以“日本从未把美国平民作为攻击目标,美国却对日本平民进行了残酷的无差别轰炸”[1]为理由,要求美国向日本道歉的声音,遭到老布什的严词拒绝[2]。但从此之后,如何反驳这种直接威胁美国道德立场的论调引起了美国史学界的关注。最终美国人提出了日军曾对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民进行大屠杀而这种罪行得到了日本国民支持的论点,从而为美国的对日总体战找到了“法理依据”。虽然这些历史研究是“不代表政府立场”的,但却足以清楚的表明出于自己的切身利益美国是不能听任日本把当年的罪行一笔勾销的,否则美国军队反倒要成为屠杀日本平民的刽子手了!

可小泉恰恰就是忽视了这一点,把不顾中国的反对年年拜鬼当成了日本“二战翻案运动”的旗帜高高举起,终于把美国人逼得别无选择,从背后给了他一棍子。美国此举也并非只针对小泉一人,而是要一劳永逸的告诉日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要搞清楚,当中国崛起的平衡者是可以的,全面推翻二战的历史定论不行!从这个意义上讲,小泉拜鬼得罪的并非只有中国一家。因此,在参拜问题上完全可以考虑邀请美国史学界的有识之士共同参加对二战历史的一体化研究,这很可能是一次历史性的机会。

然而,应当看到的是美国对日本的“修理”是有限度的。只要日本能“诚心诚意”的表白没有向美国算旧帐的心思,美国人也就自然会放下手里的棍子。况且亲身参加过太平洋战争的那一代美国人年事已高,正在逐渐退出政坛,美国在历史问题上对日本的压力随之放松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因此,靖国神社问题只能说是暂且搁置下来,还远远谈不上解决。更重要的是,出于让日本分担“国际安全责任”的目标,美国对日本的扩充军备不但没有反对,甚至还有所鼓励。在这一背景下,中日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不断激化。这才是当前中日结构性矛盾的核心之所在。

东海问题是当前中日之间最尖锐最突出的实质性问题

在前面列出的实质性问题里,日本谋求“入常”由于安理会改革的争吵不休,到了牛年马月恐怕也不过是纸上谈兵;阻挠中俄输油管线充其量不过是一种骚扰,特别是中哈输油管线开通后其战略意义已经大幅度下降;日本修改“和平宪法”并持续扩充军力,对掌握着火箭核武器的中国并没有什么可怕的,需要的是“实而备之”,以加强海空军战力回答日本的扩军。而东海划界与资源开发是当前中日需要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的首要问题,其牵涉面之广立场相距之远使其解决难度不亚于靖国神社问题。因此,东海问题是当前中日之间最尖锐最突出的实质性问题。

谈判桌上虽然没有弥漫的硝烟,但只要看看新中国从板门店、日内瓦到香港回归的外交历程就会明白,谈判桌上的斗争之激烈丝毫不逊于战场;而只要看看东海的海底地形图[3]就会明白,东海问题所涉及的权益相当于一场战争的胜败。

众所周知,包括渤海、黄海和东海在内的边缘海在地质构造上是东亚大陆的延伸,其海底是长江黄河以及其它河流年复一年从大陆上带来的泥沙堆积形成的大陆架。在西方国家的地图上,往往将其统一标注为“东中国海”。因此,中国历来主张东海划界应当遵循大陆架自然延伸的原则,把整个东海大陆架划归中国的专属经济区。况且,东海大陆架的东南缘是深达2940米的冲绳海槽,这个深度已经超过了《联合国海洋公约》明文规定的2500米切断深度。因此,目下由日本管治的“冲绳县”显然是不能作为东海的划界标志物的,日本的专属经济区只能到冲绳海槽中心线为止。

然而日本却完全不顾东海大陆架的形成机制与冲绳海槽超过切断深度的事实,片面引用《联合国海洋公约》的中间线原则,谋求瓜分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浙江省面积的中国海洋国土。更令人忍无可忍的是,日本单方面推出的“中间线”最重要的标志物之一竟然就是被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钓鱼岛!以钓鱼岛为基点,日本把“专属经济区”的界线向浙江福建方向推进了整整二百海里,直逼到了大陈列岛的鼻子底下。照着日本画的海图,甚至我东南沿海渔民的一些传统作业区域都会“侵犯”日本的“专属经济区”!

由于自知理亏,日方当然是不敢到中国近海来“维护”其“专属经济区”,只是大肆制造舆论,要求中方同意在跨“中间线”的广阔海域进行共同开发。但对于中方以事实和法律为依据作出的反驳,日方从不正面答复,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其所谓的“中间线”,大有“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的架势。围绕东海划界与资源开发问题,中日已进行了长达两年的磋商,包括七轮司局长级会晤和多次相关对话,但日方始终拒绝接受中方在有争议海域进行共同开发的提议,非要跨“中间线”进行共同开发。这实际上就是要求中方全盘接受日方片面推出的“中间线”。这与其说是来谈判,还不如说是来进行一场比力气的“相扑”更加合适。

需要指出的是,东海问题并不是孤立的划界与资源开发问题,而是直接牵涉到中日之间的领土争端,而且对台湾问题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倘若在东海划界问题上妥协退让,接受日本单方面推出的“中间线”,就无异于默认了日本把钓鱼岛作为“固有领土”的立场;倘若在维护海洋国土问题上软弱无力,对蠢蠢欲动的台独势力就无异于极大的鼓励---届时陈水扁吕秀莲之辈一定会说,大陆连在东海的气田都不敢维护,连钓鱼岛都让给日本了,怎么敢来打台湾呢?因此,倘若在东海问题上作出无原则让步,其后果完全可能是导致台海局势的失控,进而引发一场战争危机!

东海天然气开采中国占尽优势,全无向日本作出任何让步的必要

其实,在当前能够开采的东海资源以天然气为主的形势下,东海的天然地理条件就决定了日本是无法进行资源开采的。这也正是虽然日本政界一再叫嚷要以单方面的勘探开采来对抗春晓气田投产,却迟迟不见行动的原因。

在海上进行油气开采,本身就是技术难度相当大的事情。如果开采的是原油,技术门槛还相对较低---钻井开采出来的原油经过预处理后,存放于停泊在海上油田附近的储油轮上,再定期由摆渡油轮送往陆地。而天然气的主要成分是易燃易爆的甲烷,不可能进行简单的预处理就大量存放在海上,而是要么直接通过管道送往使用地,要么进行液化处理再由液化天然气船运走。如果选择直接管道运输,那么气田和使用地之间的距离显然就不能太远;如果选择液化方案,那么就必须投入巨资购买液化装置和液化天然气船队,而且还要解决进行液化作业所需的电力供应以及压力容器的维护问题。

对于中国来说,把东海各气田生产的天然气送到上海浙江等地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东海大陆架上铺设一条不长的输气管道而已,所有的处理加工都可以在陆上进行。而对于日本来说,需要用气的地方在千里之外的日本列岛上...怎么办?修建一条超长的海上输气管道?显然不可取---且不论技术上是否可行,那个成本的天然气没人用得起;在东海修建一座海上液化中心,再用液化天然气船摆渡?也不行---电力供应从哪来?大型压力容器长期在海上使用的腐蚀问题甚至爆炸隐患怎么解决?而且这一大堆坛坛罐罐放在东海上,在精确制导时代不堪一击自不必说,能不能应付得了每年都来光顾的台风都很难说;把海上输气管道修到冲绳岛,在那里进行液化再用船队送回本土?听起来好象还不错,可就在这那个老问题又出来了:怎么把输气管道跨过深度接近3000米的冲绳海槽?这可是个地道的世界级难题...而且这个既有管道又有船队的方案成本核算下来,同样也是一个毫无商业竞争力的画饼。

或许这就是应了那句“不是你的,就不要争,争也白争”的老话,地理环境决定了东海的天然气资源就只有送进东亚大陆这一条路可走。因此,东海天然气开采中国占尽优势,全无向日本作出任何让步的必要。就此而言,笔者认为中方简直就找不到把日方片面推出的“中间线”当回事的理由。

提出“日企参股分红”论究竟是意欲何为?

可是,某些自称是中国人自称很为中国着想的“专家学者”却是很把日本单方面推出的“中间线”当回事的。看来,他们也意识到了日本对东海资源进行开采的威胁不过是纸老虎,迟早要露馅,所以迫不及待的抛出了一个在中国的国土上就能让日本获利的“新思维”:让日本企业投资中国在东海开发的天然气田,并对收益“分红”。至于“分红”是以现金结算,让上海浙江等地家家户户做饭取暖洗热水澡都成为日本人利润税收的可靠来源;还是让中国人周到的把天然气开采出来处理好,再装船送到日本给日本人享用,至今还语焉不详。笔者不禁要问:日本到底给了这些“专家学者”些什么好处,能让他们如此体贴入微设身处地的为日本着想?!这种完全站在日本立场上说话的论调,与窃国大盗袁世凯为了一己之私签署“二十一条”,同意成立从中国掠夺资源给日本的“汉治萍”公司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当然,笔者并不相信如此的卖国论调能在今天的中国大行其道。但是,这些论调的出现本身就足以说明日本正在有意识有组织的收买一批汉奸文人,通过他们散播种种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卖国言论,以谋求干扰甚至左右中国的对日政策。对此,笔者呼吁中华儿女当中的爱国青年和有识之士:务必高度警惕日本加强针对中国的“内部公关”的新动向。毕竟,袁世凯和汪精卫的前车之鉴离我们并不十分遥远。

回到本文的主题,笔者认为在东海问题上中国无必要向日本作出任何实质性让步。当前,首先应推动春晓气田和浙东近海其它气田的尽快投产,同时强化在东海的海上巡逻,坚决制止日本飞机与船艇对我正常作业的无理干扰。在谈判桌上,中方应以正式外交文件的形式痛斥日方所谓“中间线”的荒谬无理,并把日方放弃坚持“中间线”作为谈判继续进行的先决条件。如日方继续坚持其顽固立场,中方应考虑在适当时机越过“中间线”,在东海海域我方主张界线一侧进行勘探作业,从而以实际行动粉碎日方使“中间线”成为既成事实的图谋。最后,在东海问题上升为当前中日主要矛盾的形势之下,务必更加坚定的捍卫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从这个意义上讲,保钓运动可谓任重而道远。

[1]
其实严格的说,美国平民也曾被日本利用高空西风带送到美国本土的气球炸弹直接伤害。当然,其杀伤力和攻击规模与美国对日本本土的战略轰炸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2] 当时老布什的原话是“No. Not by this
President”,日本媒体于是自说自话的将其解释为以后的美国总统会道歉。但等到克林顿执政时,日本的泡沫经济已经破灭,这种声音也就再没有出现过,显然是自知力量对比已不允许日本再如此说话。

[3] 本文特别附带了一张东海海底地形图,图中清楚的标出了钓鱼岛的位置。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