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兵先生,我不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看到你与日本右翼分子配合得如此默契,实在是令人气愤!你应该清楚,中国所谓的反日情绪,完全是被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否定侵华史实激起的愤怒,中国纪念馆只是展出了一些缴获日本鬼子(看清楚,不是日本人民!)本想用于炫耀武力的照片而已,现在日本右翼势力看见其先辈可耻可怖的“杰作”感到难看,不是去认真反省自己先辈的罪过,反而倒打一耙诬蔑中国在搞反日宣传。一群人被鬼子打了抢了奸了杀了,难道连鸣冤叫屈的权利都没有吗?难道连公示一下作为罪证的伤疤的权利都没有吗?何况,他的后辈正在矢口否认他曾承认过的行凶事实?你是教授,学问大,还为人师表,那就请你说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说战争是人类的灾难、悲剧,这在理论上是没有错的。但是作为人类,你独独忘了中国人自己也是人类,而且在近代历史上是任人宰割的人类。你说要中国照顾全人类的感受??也就是照顾日本人的感受??本质是要照顾日本右翼分子的感受,但是你却忘了真正应该照顾的是受害者??中国人的感受。你以为纪念馆展出自己的同跑被日本鬼子强奸、砍杀、活埋……的照片,他们是在“追星”“玩酷”?不!他们也是迫不得已在展示行凶的罪证!如果不是日本右翼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侵略历史,我们何尝不想把这屈辱痛苦的一页翻过去?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在写作《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时,因查阅日军侵华的历史资料每天都接触到大量日军暴行录,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创伤,常患失眠和忧郁,最后自杀(见2004年12月23日《南方周末》),就是一个例证。可以这样讲,现在中国有关纪念馆公开展出的日军暴行录,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生猛”“爆料”,是有很大保留的。如果全部公开不但是有中国人受不了会有很多人自杀,就是日本右翼分子也会受不了刺激而忏悔自杀??当然,他们死后会有人把死者打扮成以自杀抗议中国所谓反日宣传的英雄。这就是日本右翼的逻辑,日本永远正确??至死不悟的偏执。我看葛教授对此深有研究,这篇《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快文分明是与日本右翼一唱一和。你这边博客一发布,日本右翼或偏右翼的媒体就马上跟进大肆宣扬:看看,中国的专家教授就说“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我们抗议的有理!如此里应外合颠倒黑白,还倒打一耙,真是配合默契。佩服你的厚颜和无耻。

  七十多年前鲁迅先生曾尖锐批判过“友邦惊诧轮”,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中国人不长进。一些专家教授天天大搞“友邦惊诧轮”,逼着我们小老百姓按照帝国主义、资本家的丛林法则和野蛮逻辑去反思、忏悔。我看老百姓过平民的日子没什么花花肠子,倒是那些屁股坐错地方的所谓专家学者应该好好反省自己良知何在?公里何在?

  作为人类的一分子我们要心怀全人类的解放事业(我知道这话你不爱听!嗬嗬,扎着你的软肋了!),这是对的,而且我们曾经以这样的口号激励了几代人为之忘我工作,艰苦奋斗。虽然我们现在不这样喊口号了,但是实现中华民的伟大复兴就是对全人类最大最好的贡献。因为中国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的复兴可以抑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动物性冲动,促进他们进化和文明,最终消灭战争。

  也许你写作如此奇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得愤青的骂名。尽管我知道自己可能中了你的奸计,但是,我还不得不费些时间写下我的批判。因为你不是一个一般网民,因为你是大学教授,因为你披着专家教授的皮,因为你这篇文章必将为日本右翼和国内右派所用。所以,如果我不给你迎头痛击揭穿你和日本右翼分子的伎俩,你就会日本右翼势力一样欺我中华无人!

  我们希望与日本人民世代友好。但这决不是我们放纵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华史实、肆意践踏诬蔑中国人民友好感情的理由。事实上,日本右翼势力才是破坏中日友好大局的罪魁祸首,中国青年的所谓“反日”情绪只是被迫反击!希望你能以大学教授的心智好好梳理一下中日建交以来的历史发展脉络,然后再大放好词,而不是信口雌黄颠倒是非。当然,如果你是为了布马立诚后尘,想到日本右翼那里邀功请赏,那就另当别论了。

  文章千古事,落笔万人评。希望你看在民族大义和人类福祉的份上,不要再为日本右翼势力开拓张目了。日本右翼势力一日不消,日本人民大众必受其害。希望全人类爱好和平的人们高度警惕。在此我也奉劝日本右翼所谓政治家,不要低估中国青年的智慧,你们的雕虫小技我们清楚,还击是因为我们有空陪你玩,不还击是因为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人要疯狂,上帝都拦不住,奈何。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u/4868bcc801000aa0

    --------------------------------------------------------
        阳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驳斥葛红兵

   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从北京卢沟桥开始,把中国推向了有史以来最血腥最苦难的深渊,中华民族以伤亡3500多万人的代价,奋力反抗侵略,拼死救亡图存,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在日本,一些政客已经感觉到了这70周年的“不安”。成立了一个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的超党派议员联盟。
    在日本,什么人都有,有通过战争而悔恨的老兵和反对战争的有识之士;也有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为了那场最终失败的战争而企图掩盖历史。
    但是,在中国,有一位叫葛红兵的教授,在他对日本人的言行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急匆匆地出来说话了。
    葛说:“如果是想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反击,如果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你连人家的目的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分析的,至少也可以静观一下,何必比日本人还着急?
    撤照片不就是掩盖历史吗?何况抗战时的历史照片,中国人拍照的仅是一部分;许多是西方人拍照的,还有不少就是日本人自己拍照的,也成为不可否认的证据。
    日本的这批政客说的“道理”是军国政治,是有倾向的政治,他们还还明确提出抗战展览馆是“歪曲事实”。葛马上跟着说:“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简直就是当年的汉奸言论。
    对葛说的话,我当然要坚决驳斥。中国人的近代史,离不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自然也离不开抗战的历史,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的外祖父熊十力当时是在北大作学问,在七七事变之后,8日就乘煤车逃离北平,不愿意做“亡国奴”。后来,在他到了大后方四川,居然还受到日机轰炸,腿受伤。他在那时,到处宣讲“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国不会亡”。这些讲话于1938年夏天整理出来,由中央陆军学校编印出版《中国历史讲话》,约六万言。
    我三伯父是国民政府警卫团的营长,在南京保卫战中抵抗到最后,乘采菱盆逃过长江,亲眼目睹日军屠城。
    我父母在成都遭受日机轰炸,恰巧那天出城几里地没有停留在城门,得以幸免。日军对平民的“疲劳轰炸”和“恶性轰炸”持续多年(日寇广播中用语,详见圣陶先生1941831日日记),最惊险的一回是1941727日:十时半,忽闻空袭警报。及十一时方过,而复鸣“紧急”,敌机即随之而至。旋闻呼呼之声,随之即闻轰轰爆炸之声,殆数百响。四年来历空袭,当以此次为最甚矣。敌机多批总数为百零八架,被炸地点则为少城公园一带云,炸死人甚多。罗家碾、苏波桥均死人不少,殆系死于机枪。乡间亦复如是,殊可虑矣。

    我妻老家河北曲阳,乡亲告诉我在这个水井旁,日军扫荡一次杀死青年15人。

    要再列举下去,还有许多许多。

    ......

    不错,日本的老百姓也遭受了苦难,在当年坚持出版8年的《晋察冀日报》中,也有不少记载。问题是,日本的一部分政客和军国主义者并没有认识到这场灾难的原因,没有改变仇视中国人民的态度。

    所以,我们的纪念和宣传力度还不够。就像刚去世的台儿庄敢死队长仵德厚等,许许多多的抗战勇士的事迹还不为人们所知,我们还要一代代地讲下去。

    葛红兵妄加指责的说:“这种纪念的恶果如今正在当下的年轻人中显露,他们狭隘好斗的心胸,视仇恨为荣耀的心态,就是这种宣传种下的恶果。他们是半个世纪以来仇日宣传种下的恶胎。”我是完全不能赞同的,这不是事实,也不符合逻辑。
    如果年青人不知道历史,不奋起建设强大的中国,历史难道就不会以新的形式重演吗?
    在这几天的中国新闻中,包括仵将军的葬礼、上海老战士向学生宣讲抗战史等等,我没有看到所谓“仇日”宣传的字句,历史是客观的。
    相反,就是今天的在电视新闻联播中看到,德国政府拨专款数百亿欧元,赔偿纳粹强迫从事劳役的老百姓和他们的后代。而日本政府却顽固不化的一概拒绝,不承认中国劳工的牺牲、不承认各国慰安妇的屈辱。
    在《凤凰电视台》的南京大屠杀的专题中,陈晓楠说:日本鬼子这个词,是在南京的美国人授予的,看到日本人的残暴,美国人这样称呼他们。并写在书中。
    陈晓楠还说,不能用文学手法来评语日本人的大屠杀,因为日本军人已经丧失人性。
    历史是不能掩盖的,历史是永存的。好在在南京以杀人比赛的两个日军战犯,1948年处决在南京。而这两个战犯的后人,不是也在日本要求“平反”吗?根本不承认杀平民的事实。不知道在这之后20年出生的葛红兵是否知道他们的行为?我真怀疑葛在南京上过大学,就从这一点说,我们的抗战宣传是少了,而不是多了。
    中国人不强大起来,必然还会遭受侵略,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70年前,农业化的中国,对日本没有任何威胁,却遭受到已经工业化的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多亏我们现在有了两弹一星,有了打狗棒,我们才有了安全感。
    就是在共同发展经济的欧洲,每年的纪念活动与二战电影的优秀作品依然源源不断。
    2003年我在德国,电视台正好在播放电影“二战的最后一天”,内容还是战斗??消灭法西斯,胜利属于人民!一直打到最后一分钟才停止。
   今天,日本政府还不向中国老百姓认错。谁要反对宣传抗战历史,谁也就是汉奸!
    我们应当记住陈嘉赓先生当年的提案:“寇未退出国门,言和者为汉奸”。
    寇不认错,还想再来过,我们难道不能警惕吗?
    胆小的,自知理亏的葛教授,博克居然谢绝评论。但是,你依然不可能阻止大家发言,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知道历史的人的发言。
    我的一位长辈也是抗战将军,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缴获了6把日本军官的军刀,40年前的动乱中后辈把刀藏到井中,井已填埋多年。我对他们说,应当挖掘出来,这是历史的见证。
    让我们记得,“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
              【原文】葛红兵: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葛红兵,1968年生于江苏南通,199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
    http://blog.sina.com.cn/gehongbing
 
 
    据说,日本成立了一个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的超党派议员联盟,我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
    如果是想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反击,如果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
    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利用各种声光技术、照片技术,写实地再现各种日本人的兽性行为:杀戮、奸淫等等,这种强刺激的宣传,看得出来,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这种宣仇式纪念,对参观者,尤其是青少年参观者没有什么正面意义,相反,负面意义倒是很大。这会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仇恨,他们得到的教育不会是:“战争是人类灾难,全人类的悲剧,要避免战争。”恰恰相反,他们得到的教育是:我们要强大,要强大到通过战争保护自己,我们要强大,强大到敌人不敢来侵害我们,我们要强大,强大到在未来的战争中能够杀尽敌人。
    这种宣传不会让他们真正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和反人类性质,相反,会让他们渴望一场“正义”的“复仇”的战争??他们变得好战,而且残暴,因为他们已经反复地仔细地看了敌人是如何地残暴,他们相信??只有比敌人更残暴,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我们”才会胜利。
    宣仇式二战纪念,让中国的二战纪念完全变了味:它变成了直接的反日宣传,仇日宣传。它让我们看不到: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在战争中受伤的是整个人类。它让我们也看不到今天的日本已经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的根本观念是:通过市场,而不是通过战争来获得生存空间,通过协商而不是通过武力消灭对手来获得权益。
    任何二战纪念和宣传都应以宣扬爱、和平为目的,而宣仇式的纪念是反人类的:这种纪念的恶果如今正在当下的年轻人中显露,他们狭隘好斗的心胸,视仇恨为荣耀的心态,就是这种宣传种下的恶果。他们是半个世纪以来仇日宣传种下的恶胎。
    目前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人性”教育,尤其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让他们直接看那些血腥图片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我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参观过无数的二战纪念馆,那些国家都是深重地受到二战伤害的,他们受伤的程度不比我们轻,但是,在他们的纪念馆中,很少看到这种鲜血淋漓的照片。孩子还年少,应该让他们在对二战的纪念中知道:人类最终是善的,人类是美好的,明天是和平的,我们要珍惜和平,保卫和平。我写过《英国人怎样纪念二战》的文章,我们应该向英国人学习。
    二战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应该学习南亚各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纪念二战的经验,在他们的国家中没有仇日的情绪,相反他们和日本相处很好。我们也应该学习法国和英国的经验,他们没有仇德的情绪,他们和德国合作得很好。5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天天说:我们落后是因为日本侵略造成的,我们现在还没有修补好创伤。
    仇恨是毒药,是毒害人的心智的毒药,也是毒害一个国家的心智的毒药。
    一战失败之后的德国,正是被仇恨毒害,才再次发动了二战。而从这个教训我们也应该知道:对一个发动过战争的国家的惩罚以及道德蔑视、指责应该有限度,越过限度其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不应该用罪人的方式来对待罪人:反复地要求一个罪人道歉,用羞辱他们的方式(要求他们下跪)“教育”罪人,都是不正确的,岂不知,在这之中,我们是犯了和罪人同样的过犯。
    宽容是医治创伤和人性的良药: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
    纪念二战应以宣扬和平和爱为目标,而不应以宣仇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而不应过分地从一个国家的角度宣扬对另一个国家的仇恨、培养敌视心态为目标。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