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爱花(中)站在介绍自己的图片展板下


 

日本友人参观图片展


 

日本友人展示资料图片


 

日本民间团体在我省武乡举办“二战日军性暴力图片展”
 

“大娘……”在中国北方地区,这是对老妇人的普通称呼。但在石田米子口中,这个称呼,却有着难以名状的滋味。这名日本冈山大学的教授,今年已经70多岁,关注这些“大娘”近20年。如今,她还在努力帮助着这些中国的 “大娘”——二战期间受到侵华日军性侵害的女性。“大娘”,是石田米子们对那些受害人的特有称呼。
 

3月21日,石田米子搀扶着“大娘”万爱花,走进武乡县八路军纪念馆,参观“二战日军性暴力图片展”。与石田米子同行的,还有山西省·查明会(全称是:查明驻山西日军性暴力实情与大娘共进会)、南京大屠杀60周年大阪执行委员会、支持对中国海南岛战时性暴力受害者提出的谢罪和其他要求网、女性的战争和和平资料馆、中国人“慰安妇”诉讼案辩护律师团等团体的24名日本学者。

 

这次图片展,从去年11月2日开始,被称为亚洲最大规模的“二战日军性暴力图片展”。这些证明日军性侵害史实的图片,是石田米子他们经过长期调查走访收集到的,而参观的“大娘”万爱花,正是图片的主人公之一。

 

A 10个人只剩下3个
 

3月21日清晨6点多,天还有些冷,一辆中巴驶进了太原北城的一个旧居民区内。
 

中日交流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在车上不断向窗外张望。林伯耀是旅日华侨,虽然以前到过这个居民区,但他对中文的地名并不是很熟悉,他只知道,这里是万爱花“大娘”的住所。1992年,“慰安妇”问题国际公开听证会在日本东京举行前,林伯耀找到了万爱花。万爱花,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个站出来控诉日军性暴力的受害者。
 

穿过狭小的楼道,门打开,万爱花大娘看见林伯耀,小跑过来,两个老人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18年过去了,72岁的林伯耀已满头银发,而万爱花也八十有二。两个老人的相聚是为了同一件事——“日军性暴力图片展”要在武乡举行,主办方是来自日本的几个民间团体,林伯耀、万爱花都是受邀嘉宾。
 

从太原到武乡,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位老人并没有因起了个大早而有困意,他们有很多话要聊。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有些话还需要翻译。万爱花有些兴奋地告诉林伯耀,前几天去算了个命,师傅说她能活到120岁,“我还要告,要讨公道。”
 

 

汽车驶入武乡八路军纪念馆后,他们有些怔住了。为这次展览,纪念馆开辟了一个巨大的展厅,展览入口处,醒目的受害妇女照片中,万爱花大娘赫然在目。
 

两个老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偌大一个展厅,人群熙熙攘攘,却肃穆安静,只有解说员铿锵的声音——“六十五年前,抗日战争胜利……但直到40多年后的上世纪90年代初,一群在日本侵华战争中饱受性暴力侵害的‘大娘’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
 

 

林伯耀盯着一幅幅展板,拉着万爱花大娘的手更加有力。“亚洲慰安妇的控诉”“中国日军性暴力女性的抗争”“国际社会的态度”等等几个板块面前,两位老人与陪同的人士一起静看无语。
 

在一群受害妇女群像前,走路有些蹒跚的万爱花老人情绪激动起来。看着照片上的乡亲,万大娘用颤抖的手指着照片,一个一个地数——“3个,只剩3个了,10个人只剩下3个了。”她翻开留言本,想写点什么,手却握不住笔,旁边的林伯耀老人上来帮忙,写下两个字——“认罪”。
 

B 为“大娘”做点什么
 

“这个展览,就是想让大娘们出口气!”日本“山西省·查明会”成员、“女性的战争和和平资料馆”负责人池田惠理子女士说。
 

从1999年开始,池田惠理子参与的“山西省·查明会”开始了对日军侵华战争期间在山西发生的性暴力事件调查。十多年时间,他们掌握了大量证据,证明了日军侵华期间犯下的性暴力罪行。2003年、2004年,日本法院虽然承认侵华日军所犯罪行属实,但却以超出诉讼期限为由,判“大娘们”败诉。“从初审到最高法院的终审败诉。很多大娘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打击,情绪有些低落。”池田惠理子回忆着当年的情形。“我要求不高,就是要他们(日本政府)赔情道歉,但为什么这也做不到呢?”万爱花对败诉也很难理解。官司打了5年多,一些年纪大的受害者已经离开了人世,池田惠理子说,当时“山西省·查明会”上下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为打官司输了的受害大娘们做些什么”。
 

每年两到四次来山西探望这些大娘,看到大娘们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查明会”里的日本人都感到时间越来越紧。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探望一位大娘时,“查明会”的负责人石田米子听到了在病榻中的大娘说的一句话——“出口气。”
 

 

大娘们沉默了50年,鼓足勇气向世人说出自己的遭遇,惟一的愿望就是“出口气”。这三个字,深深刺痛了石田米子和“查明会”的所有人。大家觉得要给大娘们一个交代,至少要让她们把“这口气”出了。“山西省·查明会”决定办图展,将这十多年来收集到的大娘们遇害证据、图片,全部展出。在和大娘们以及家属交换意见后,大家决定,这个展览要在国内一个正规的纪念馆举办,以此教育后人。
 

2007年春天,山西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得知展览计划后,协会推荐了当时刚刚经过大规模扩张改建的武乡县八路军纪念馆。石田米子带着查明会的一些负责人和万爱花大娘在这年8月第一次来到八路军纪念馆。
 

第一次到馆里,万爱花大娘很满意,“是公家的地方,又大又正规”。
 

然而,这样一次大规模展览,所需展板、资料、经费等都是难题,对于靠自费和捐助运行的“查明会”来说,离目标还遥不可及。
 

C 日本市民捐款30万
 

2007年8月,石田米子回到日本,马上进入图展制作程序,日本其他几家调查日本侵华罪行的民间机构也加入了进来。但总数为166块的展板,需要大量经费。而参展的组织者,全都是日本民间组织,经费非常少。一度时期,展览陷入僵局。
 

“为让展览顺利进行,我们在日本街头搞募捐。”池田惠理子说。事实上,这样的募捐是非常冒险的,在日本,社会的激进右翼势力,对宣传日军暴力行为非常抵触,社会募捐会不会引发现场冲突?
 

募捐开始了。果然,右翼势力的一些人冲进募捐现场,用大喇叭喊话捣乱。更有甚者,有人给“查明会”成员打恐吓电话,或把火把扔进“查明会”成员的屋子里。“有一段时间,我们很害怕,不夸张地说,在地铁里都不敢站在门口,怕在关门的时候,被人踢到铁轨下面去。”池田惠理子回忆。但另一番景象却让她感到温暖,募捐开始后,不断有日本普通市民捐出钱物来支持这场寻找真相的展览。最终,500个捐款者捐款400万日元(约30万人民币)。
 

2009年11月2日,展览在山西武乡八路军纪念馆正式开展。几乎同时,日本当地的展览在东京开展。这个名为“二战日军性暴力图片展”,成为目前最大规模揭示“日军性暴力”的展览。2010年3月21日,来自日本的24名各界人士和旅日华侨、受害妇女代表万爱花等齐聚武乡展厅,以一场“听证会”的形式,将展览推向高潮。
 

声音
 

万爱花 (中国第一个公开指控日军性暴力的受害者):
 

我是这些老人中年龄最小的。日本人不承认这个错误,就是盼我死掉。我打官司的时候60多岁,现在都82岁了,(日本政府)还没有赔情道歉,我死不了,活到120岁也死不了。这个血债是一定要讨的。
 

池田惠理子(“山西省·查明会”成员,“女性的战争和和平资料馆”负责人):
 

为什么我们要把我们父辈,爷爷辈的罪行查明。虽然我们不是战争的亲历者,但他们对妇女的罪行,女性很难说出来。在日本,我们的父辈祖父辈在此之前没有坦白,日本政府也没有去谢罪赔偿。为了今后,我们必须去做这些事。
 

猩猩 连 (山西大学日本留学生):
 

我当初到东北看到了很多不知道的事情,而在这个展览上,我也有同样的感觉。通过图片展把历史的真相还原,我想中日都能看到光明的未来。
 

 

步平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这个展览第一是谴责了日军二战时对女性的罪行,第二反映了战后日本人的思考和反应,我觉得第二点更重要。我们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日本民间团体)来追究战争期间日本军人的战争责任,并不是反日,同样也是爱日本,为了日本。只有反省了战争的罪责,才能换取国际社会的认同。这个展览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思。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