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日本政府小泉首相、靖国神社及要求赔偿的理由
  
  2002年8月10日台湾原住民族立法委员泰雅族的Ciwas Ali,汉名高金素梅与原住民族泰雅族、卑南族「高砂义勇队」遗属代表等共5名,专程到日本靖国神社,要求「归还祖灵」。当时靖国神社回答说:
  
  非常同情各位内心的伤痛,但是碍于宗教理由一旦奉为日本的神就不能分离。何况各位的祖先那时是「日本人」所以当然我们恭敬祭祀;靖国神社所供奉的是灵魂不是遗骨等具体的东西,灵魂是到处漂浮的,所以各位可以用自己民族祭拜方式带回去吧;台湾方面的各神的名单因涉及隐私权问题,不能提供给各位,如果要查明的话就要填写申请单,再另附战亡者的「除籍誊本」(户籍上的死亡登记)。
  
  靖国神社的答复等于是<拒绝>,让台湾原住民的民意代表与「高砂义勇队」的遗属,无法接受。
  身为原住民民意代表的Ciwas Ali,向靖国神社要求战前被带去<南洋>战场而战亡者的「高砂义勇队」员名单,就是忠于民意,执行公务。也是现在的台湾原住民族民意代表共8位立法委员付托给Ciwas Ali的重任,并不是Ciwas Ali个人的行为。然靖国神社藉以保护个人隐私等说词驳回,不愿意交给Ciwas Ali。这是对台湾的一种暴力、压迫、污辱。何况台湾曾经当过「日本志愿兵」「军夫」的汉人以及原住民族「高砂义勇队」等家属,有绝大多数者还不知道亲人被带去<南洋>后的下落。在生死未明的情况下,「高砂义勇队」员的父母妻小等了六十年的岁月,却等不到消息,就已含冤赴黄泉的也不少。据说靖国神社内有2万7,000人<台湾籍>出身者,这是日本政府厚生省提供名单而所编造出来的「靖国之神」而已。难道日本政府叫<台湾籍>被害者家属,自己准备好战死或下落不明的亡者的「除籍誊本」,自费渡海亲赴日本,向靖国神社申请请求寻找那失踪多年的亲人。如果说这里还有道理的话,那就是<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道理,是反应当代的台湾在战后六十年却仍旧脱离不了<殖民统治>的隐影。
  台湾原住民族「高砂义勇队」家属所要求的是非常简单,只想知道亲人到哪个战场,哪一天、在哪里、怎么死的,什么理由在战后被列入靖国神社内。毕竟是原住民族或汉人,本来就不是日本人。但只因为从1895年到1945年败战以前日本殖民统治台湾,且在1940年代大力推行「皇民化」,让殖民地人民失去行驶自由意识,在高压统治之下被迫<协助>日本军国主义。在战场中死亡,对被统治者来说是实在是很冤枉。加上战后又没有经过台湾家属的同意,靖国神社把他们用当兵时附给他们的<日本人姓名>放进「靖国之神」之列。被殖民统治的人是被害者。因此台湾原住民族向靖国神社严正要求,从神社的「御玺簿」的名册中除名「高砂义勇队」以及其它的战亡者<日本人姓名>,是要归还<祖灵>、归还<本名>。靖国神社向家属说明,是因宗教教义与台湾原住民族不同,所以要尊重日方立场,但靖国神社根本不愿意尊重台湾原住民家属思念的心灵。靖国神社理直气壮地说,是当时去战场时以<日本人>身份,所以战死就能成为日本靖国神社的<英灵>是多么光荣的。但台湾原住民族向靖国神社说<No?>。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日本人>,当今是早已脱离被日本殖民统治命运的台湾原住民族,怎么能用统治者异族的日本神道方式祭拜祖先哪!当然用自己民族的方式祭拜祖灵,才能亡者与活者同时获得安祥,达到真正的慰灵?因祖灵的名册被靖国神社收藏,靖国神社也不愿意公开,也不肯「除名」,所以家属只能面对着被囚禁在统治者手中的<祖灵>,也无法带回故乡,还给家乡家属的怀抱里。
  从台湾的立场来说,要求<日本政府>向所有的台湾、朝鲜等被日本殖民统治受害者,公开道歉并赔偿,并停止参拜靖国神社。
  二十一世纪在亚洲最民主、最进步的国家仍旧是日本国,怎么还如此不尊重邻邦人民的基本人权,丝毫不愿意面对过去所犯的政策所遗留下来的伤痕做出善意的弥补?台湾原住民族在日本殖民统治(1895年5月~1945年8月)时期,被归类为「野蛮人」而排除适用法律外的生物般的处境,因此遭受类似野生动物般的被驱赶捕猎杀。然日军在南洋打战所需时,称赞「高砂义勇队」是勇敢、效忠、人品高尚、诚实且最可靠的<人>,但这只不过是把台湾原住民当作<协助战争工具>而已。这所有的非人道的过程,日本的殖民统治者称为「理蕃」政策,还说是「野蛮人」经过日本的<现代化>才成为<人>。这是自欺欺人的骗剧。于是不管任何形式,只要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就这种战前的不人道的暴力,现今仍旧存在日本而政府似乎没有<反省>或有提出些改变。
  台湾原住民族向日本政府公开要求「归还祖灵」,是天经地义的最基本的人权。Ciwas Ali等236人于2003年2月14日向日本大阪地方法院提出控告日本政府小泉首相、靖国神社,并要求赔偿。结果却遭到靖国神社方面的拒绝,还动用右翼恐吓威胁,及日警的包围阻挡。日本政府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不顾台湾、韩国、日本国内的宗教团体及民间反对参拜靖国神社之声,每年参拜靖国神社。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站在军国主义的立场,肯定日本战前对外侵略、殖民剥削亚洲人民的反民主?法西斯主义的行为。小泉戏弄公式或私人参拜,藉此图谋脱罪,但明眼者都清楚其行为是违反日本和平宪法、尊重基本人权等普世价值。小泉的行为更是曝露日本国政府的野蛮性。现今新上任的安倍晋三,只顾虑中国大陆的<反参拜>史观,藐视真正被受害的、被戏弄的少数弱势原住民族,如今完全不理会,一句公道话都没有。
  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在第一审「弃却」,台湾原住民族遭受法院「不受理」的处分,因此再提上诉。2005年9月30日大阪高等法院的宣判,针对<首相参拜>提出<违宪>,但台湾原住民族的要求法官认为<感受不到痛苦>而又以「不受理」处分。2006年8月11日台湾原住民族「高砂义勇队」遗属赛德克族Yawi Iwung汉名杨元煌,向日本大阪地方法院提出控告日本政府、靖国神社。Yawi Iwung是1930年雾社抗日事件时第一个抗战而战亡的Hogo社头目Tadao Nokan的孙子,之后雾社人被迁移到清流,Yawi Iwung的家属中有4名被带去南洋当「高砂义勇队」。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日本政府非得要面对1930年<雾社抗日事件>的被害者,同时是1942-45年「高砂义勇队」遗属双重身份的台湾原住民。如今Yawi Iwung对日本政府与靖国神社提出<还我祖灵>的控诉,这对日本来说是像战前殖民统治时所犯的「理蕃」政策,现在受到台湾原住民族严厉的<历史审判>。
  不知道日本的<司法>是真正伸张弱势者正义的地方,还是日本政府行政部门的傀儡机构哪?但台湾原住民族「高砂义勇队」遗属坚持讨回公道的决心不变。台湾原住民族是站在反战、和平、争历史真相、争人权,而为此愿与国际并肩作战。同时向野蛮不尊重人权的日本政府、靖国神社提出控诉,要求<还我祖灵>。到目前为止,仍旧被囚禁在靖国神社内。遗属的愿望是把祖先灵魂带回台湾故乡,是用自己族人祭拜方式祭祀。那么,为什么日本政府与靖国神社不愿意归还给台湾原住民族的祖灵,到日夜思念家属的怀抱哪?难道又要一次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利用「高砂义勇队」!。但觉醒的台湾原住民族青年,会相继奋战,子子孙孙向日本讨回公道,这一直做到「归还祖灵」为止。
  
  一、日本军国主义「强占台湾」的暴力性
  二、台湾原住民领土被「国有化」的暴力性
  三、对原住民发动「征服战争」的暴力性
  四、排除法治、否认人性的暴力性
  五、强制「绝对服从」的暴力性
  六、否认「民族文化」的暴力性
  七、「强制劳动」剥削的暴力性
  八、强制「性奴隶」的暴力性
  九、强制在靖国神社「灵魂奴隶」的暴力性
  十、结论:「亲日」污名的暴力性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