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尾山宏 忏悔罪行才是真正的爱国心
                            ??日本律师尾山宏和他的律师团

  一位73岁的日本老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用自己大半生的时间对日本政府侵华战争的罪行进行着不懈的追问。在他身上,人们看到了跨越国家和民族的正义力量,这力量启示着人们,在捍卫正义的道路上,人们可以超越一切界限,而惟一不能失去的就是正义响在心中的声音。

  尾山宏性别:男年龄:73岁国籍:日本

  身份:律师,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团长

  尾山宏曾20多次来到中国,是中国受害者的老朋友。

  “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成立于1994年。该团的律师们认为,必须有一位有正义感、一呼百应的带头人,大家都想到了日本著名律师尾山宏先生。

  尾山宏律师在日本法律界德高望重,他以代理家永三郎诉日本文部省检订历史教材案而闻名于世。

  按日本法律规定,跨国起诉日本国家的案件,原告国的律师是不准出庭参与法律程序的,这类案件都必须由日本律师代为诉讼。

  右翼分子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律师团律师的骚扰和恐吓。尾山宏先生曾在几个月时间里,每天半夜都会被电话铃声吵醒……

  尾山宏先生说,律师的最高追求就是通过诉讼还受害者以人权。人权是没有国界的,不能因为是自己国家侵害了他国人民的人权,就无视事实、放弃追求。

  “一个有良心的国家应该正视历史、进行道歉、做出赔偿,而非极力否认、设法掩盖;惟此才能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忏悔自己国家的罪行,才是真正的爱国心

  尾山宏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是日本知名律师。1963年,33岁的尾山宏认识了家永三郎,家永三郎影响了尾山宏作为一个律师的全部价值观与历史观。

  家永三郎是史学家,日本历史教科书编撰者。他在发现文部省删掉了历史教科书中由他编撰的“南京大屠杀”、“731细菌部队”等全部内容后,决定起诉文部省。为此,他找到了尾山宏。

  这场诉讼持续了32年,以家永三郎的胜诉而告终,此时他已去世。

  在这32年中,尾山宏说,没有谁比他更理解家永三郎曾经发誓诉讼到底的目的:忏悔自己国家曾经的罪行,才是真正的爱国心。

  “尽管我们知道道路艰难,但是,我们要让家永先生的精神长存,我们要让日本政治家改变他们的历史观,我们要还给日本国民一个历史真相,我们要让战争受害人得到补偿,我们要安慰那些受伤的心灵。”

  近几年,在20世纪日本侵华战争中受害以及被侵华日军遗留化武和弹药伤害的中国人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赔的案件,越来越多地为外界所了解。在日本,有一个专门为中国受害者提供无偿法律支持的组织??“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作为多起对日诉讼案件中中方原告的日方代理律师,这个团的几百位日本律师已经同日本政府的法律代表,进行了8年多的交锋。

  专门负责日军遗留化武和弹药受害者对日诉讼的中国律师苏向祥曾说:“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律师是我们的战友、朋友和老师。他们是一群人格高尚的日本人,中方受害者和律师都非常尊敬他们,他们追求正义的执著常让我们落泪,中国人理应更多地了解这些日本人。

        8年代理近30件对日诉讼案

  “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成立于1994年。当时,日本的法务大臣公开叫嚣,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捏造出来的,没有其事。日本政治家这种对待历史的态度,立刻在有良知的日本人中掀起轩然大波。

  针对这种谎言,日本律师小野寺利孝发起成立了“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他对同行表示,应该通过这个团体的工作,促使日本民众和政治家正视历史,承担罪责。

  小野律师的提议一经发出,当时就有多名律师响应,加入了律师团。律师们认为,这个组织必须有一位有正义感、一呼百应的带头人,大家都想到了日本著名律师尾山宏先生。尾山宏律师在日本法律界德高望重,他以代理家永三郎诉日本文部省检订历史教材案而闻名于世。

  20世纪60年代,日本历史学者家永三郎在自己编著的教科书中,如实反映了南京大屠杀、日本731部队在华从事人体实验等史实。但日本文部省在审查教材时,要删除这些内容。家永三郎认为文部省无权删改,遂向法院提起诉讼。1965年、1967年的两次判决均告败诉,但家永三郎坚持自己的主张,上诉到日本高等法院。终于在1997年,此案由日本高等法院裁决家永三郎胜诉,此时距第一次判决已整整过去了32个年头。家永一案成就了尾山宏在日本法律界的地位,更使他成为正义的代言人。律师团成员一致推举他出任团长,尾山宏先生欣然接受。

  1995年,“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帮助中国受害者进行了第一场诉讼??中国受害者就731部队活人实验、南京大屠杀等诉日本政府。从那以后,8年过去了,除了两个案件外,“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几乎代理了所有中国受害者的对日诉讼,其中包括广为人知的劳工案、细菌战案、慰安妇案、化学武器伤人案等,累计近30件。

       无偿帮助中国受害者

  尾山宏先生介绍,“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经费主要来源于两个渠道:一个渠道是律师团的支持会,这个支持会由日本各界人士组成,名字叫“战后的50年,日本的良心被追问”。有正义感的日本公众自发捐款,为打官司筹集资金;而更主要的渠道是律师团成员自己,也就是说,主要的资金来自律师团成员??成员律师不但要为打官司累心费力,还要自己承担诉讼所需要的一切费用。就连平时律师团开会、讨论,律师也是自己带饭。

  律师团最大的开销是请中国受害者到日本出庭。用尾山宏先生的话说,中国当事人从走出家门,到日本打官司,再回到家,这个过程中自己不需要花费一分钱。而这一过程的总费用约合5万元人民币!在一些年头久远的案件中,有些当事人已是行动迟缓的老人,为了赴日出庭,一般都有多人随行照顾,仅此一项,律师团在成立的几年中就已经支付了几百万元人民币。

  由于开销巨大,律师团目前已有些难以支撑。但面对窘境,这些有正义感的律师却从未轻言放弃,而是想方设法把每桩诉讼进行下去。“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发起者小野寺利孝先生,至今已为诉讼贷款近2000万日元。律师团支持会的一位女性成员,为了给律师团提供资金,竟然卖掉了自己的房子,租住在一间小房子中。

  尾山宏先生当年代理家永案时,他还有微薄的代理费;但当他代理中国受害者的案件时,就是向外掏钱了。他的夫人曾对他讲,先生,您是否可以找一些可以赚钱的案子来做。但他坚持己见,夫人最后也成为他的支持者。

  这一切举动,全部是自发的,没有任何人要求他们抛家舍业,帮中国人打官司。

       把余生献给人权正义事业

  今天的“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已拥有300多位律师成员。尾山宏先生讲,全日本只有不足两万名律师,能有几百位律师为中国受害者的权利走到一起,其影响力巨大。

  在成立的最初几年间,右翼分子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律师团律师的骚扰和恐吓。尾山宏先生曾在几个月时间里,每天半夜都会被电话铃声吵醒,可一接,却又没人说话。最后,他不得不接上录音电话。

  在过去8年的对日诉讼中,中国受害者一直是胜少败多。许多同行看到这种情况,都认为律师团所做的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也没有任何意义,但律师团律师却不这样看。

  近几年,律师团代理的案件主要集中于南京大屠杀、劳工、细菌战、慰安妇、遗留化武和弹药几个方面。虽然胜诉的寥寥无几,但这些案件的判决却有这样一个共性:尽管日本法官以各种理由判决中国人对日诉讼败诉或只是部分胜诉,但案件的事实部分却全部都被认定。这就意味着,虽然中国受害者的要求没有得到支持,但日本的法官承认了南京大屠杀的存在,承认了细菌战的存在,承认了日本公司曾经强掠中国人做劳工,承认了日本曾制造并在中国土地上遗留大量化武和弹药……

  通过诉讼还历史真相??这正是当年成立“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初衷。通过多年努力,这初衷终于得以实现。

  正因为了解“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这些年来的艰难和成果,所以每一起对日诉讼无论是以何种结果告终,中国受害者都会对日方律师表示感谢,从没有一点埋怨。

  尾山宏先生说,律师的最高追求就是通过诉讼还受害者以人权。人权是没有国界的,不能因为是自己国家侵害了他国人民的人权,就无视事实、放弃追求。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